您的位置 : 首页 > 电子书 > 精品言情

更新时间:2019-09-10

只嫁人上人

只嫁人上人

作者:舞落满庭芳分类:精品言情男主女主:乐萱,兰儿,罗斯严

小说简介:《只嫁人上人》作者:舞落满庭芳【完结】古城相悦情两难,伊人回眸壹瞬间。镌刻灵魂叹别离,愁肠唱断数千年!展开

本书标签:

只嫁人上人精彩章节:


    “你敢在招摇我撕烂你的嘴。”乐萱气急败坏欲上前,这丫的敢颠倒是非,真是气死她了。

    “母后,你看,你看,她当着你的面还敢行凶。哪有把你放在眼里?”叶婵哭的可怜楚楚,还不忘向乐萱投去一个挑衅的眼神。

    “大胆刁女,在哀家面前还敢撒泼,来人呀,给我拿下送宗仁府。”宁后高傲的扬着头,藐视乐萱,声音冷如冰。

    “你个老太婆,竟也不分黑白,有心偏袒这贱人,欺负我是不?”乐萱

张牙舞爪,岂料被宫女按住,她讨厌透了这种被压制被欺负的感觉,这让她想起小时候。

    “快给我拉下去,别让她在这碍眼。”宁后挥挥手,不耐烦的说道。

    “母后且慢。”一个慢条丝理的声音传来,则王摆着阔步,手提一只弓箭,望了眼乐萱,又瞥了眼叶婵,摇摇头叹了口气,“我看这其中定是有什么误会吧?”

    “误会?这个妖女藐视皇权,把后宫闹的乌烟瘴气,成何体统?”宁后有些动怒,兰花指指向乐萱,仿佛则王的话对她是极大的侮辱。

    “我说母后大人,饭可以乱吃,话不可以乱说的哦。我是被冤枉的,你不会是想睁着眼睛说瞎话吧,你到是问问你身边那位,到底是怎么回事,则王手中的可是物证。”有人为她撑腰,她便更加没什么好怕的了,只是她也奇怪这则王为什么要帮自己?他不是巴不得将自己除掉吗?扑闪着水晶般的大眼睛,盯着则王,突然发现这男人有时候看起来也满顺眼的。那与龙修相似的面孔上也散发着皇家贵族的气息,只是多了份阴霾。

    “醉墨,不得在母后面前胡闹,母后对事不对人,定会明察秋毫不见舆薪,你好好把事情说明便可。”另一个磁性沙哑的嗓音由远及近,来人正是龙修。

    龙修手腕一翻,将一名簌簌发抖的宫女推推送上前,并厉声喝斥:“说,到底怎么一回事?”

    宫女战战兢兢,答道:“我……”开口的同时望向叶婵,叶婵则投去一道杀人的目光。

    那宫女到也聪明,懂得弃车保帅,转口说道:“是奴婢想讨好慧妃,在这里射箭给慧妃看,奴婢一时失手,不小心射翻了蜂窝,然后害的萱妃娘娘落湖,萱妃娘娘上岸见慧妃娘娘在,就以为是慧妃娘娘所为,都是奴婢该死,生出这么大的事端,奴婢该死。”

    宁后听后大抵也清白了事情的始末,开口道:“原来是你这婢子在兴风作浪,给我拉下去重责三十,看你还敢不敢滋事。哀家也累了,胜下的事就交给皇儿处理了。”说完款步离去。

    叶婵见事情这般收场,也转身离去,她也懂得见好就收,离开之前还含情默默的望了眼则王。

    龙修从福公公手里拿过披风,轻轻的披在乐萱身上,眼眸落在那张喜怒不遮,倔强的小脸上。嘴角落出了一丝淡漠如水的笑容,开口:“小心着凉。”

    望着龙修那张阔别几日的俊朗的面孔,思念如洪水般迸发出来,他消瘦了许多,原本有棱有角的面孔变的更加棱角分明。自己都不明白自己到底别扭着什么,明明为他留下,却又执拗的不去找他,不去见他,就这样相互折磨着彼此。两滴清泪不经意的滴落下来。

    龙修见乐萱落泪以为她心中委屈,他想起乐萱临行前的一翻话,他心里十分自责,如乐萱所说,自己真的很自私,当初强行招乐萱进宫,却从没有想过醉墨的处境,如今乐萱已走,斯严也走了,只留醉墨一个人孤孤单单的在深宫之中,她不如乐萱那般彪悍,定是受尽了他人的欺负,乐萱与醉墨情如姐妹,若是被乐萱知道自己如此对待醉墨,怕是又要被骂的狗血喷头,永远不得原谅吧……
    抬手温柔的擦拭去乐萱脸上的泪水,轻声道:“别哭,以后不会在发生这样的事了。”然后揽着乐萱的肩准备离去。

    则王头也不抬的说道:“照看好你的女人。”声音低沉的让人猜不出他此时的想法,看是不经意的提醒,却又意味深长。

    “不用你提醒,朕的女人,朕自己会照看好。”龙修沉着脸,目光决然冷漠。

    蔚蓝的天空,清澈的空气,更使得这秋天显得一尘不染,晶莹透明。朵朵白云照映在清澈的湖水上;鱼鳞的微波,碧绿的湖水,增添了浮云的彩色,分外绚丽。乐萱将头深深的埋进龙修的怀中,从未有过的安心踏实。龙修脚步顿了下,然后顺势将她搂得更紧了些,只是心里却更加的酸楚,不知道自己此刻内心深处的感情是爱屋及乌还是如何?

    吵杂的宴会现场,未曾见过的富丽堂皇,攀谈声平地而起,显赫的各界名流身着华丽,让人看的眼花缭乱。

    醉墨一袭白色的晚礼服更是吸引了不少人的眼球,如瀑布般的秀发越发显得她高雅可人。然而那僵硬的笑容,弯起弧度不大的嘴角瞒得过所有人却瞒不过斯严的双眼。溺宠的拍拍她轻搭在自己胳膊上的手,轻声说道:“累了吧,坚持一会,一会我们就走。”

    “嗯。”醉墨乖巧的点头。几日下来她尽可能的去适应着这里的生活,去适应着每张陌生的面孔,掩饰着心中的尴尬与惊慌。

    说话间,面前的众人竟自动闪出一条路来,然后从这条路红地毯的尽头走出个风度偏偏的男子。有些清瘦的面孔,修眉如剑,狭长的双目蕴含着冷傲的气息。嘴角上扬,难得露出的如春日枝头初绽的樱花般灿烂。

    斯严和醉墨皆是一怔,时间似乎在那一刻,静止不动,男子走到醉墨面前,将一束火红耀眼的玫瑰递给醉墨,在他的心中她就如玫瑰花一样火热耀眼。

    见醉黑怔怔的接过玫瑰,他又从西装口袋里拿出一个锦盒打开,里面是一枚戒指。那枚闪耀着无数春华的钻戒多么美,美的令人心悸动荡,美的掩盖了所有光泽。

    他托起她细腻的手指,望着她跪了下去,声音磁性充满诱、惑力,“美丽的**,一次穿越宛如隔世,今日你成功归来,我无法在掩埋自己的情感,不知你是否愿意将这枚戒指戴在你的左手手机指上?”声音好轻,仿佛聚集所有的温柔,像小溪里潺潺流水,像小白兔软软的毛发。

    余辉赤、裸、裸的表白引的周围的人一顿唏嘘,醉墨则不明白,这是一种什么礼节,只是觉得那枚戒指精致漂亮,便盯着看了好久,然后把目光投向斯严。

    斯严心中翻腾,苦涩,堵塞,酸楚仿佛打翻了五味瓶,明明眼前的可能是自己**,被这样一个优秀的男子,告白被求婚自己应该高兴才对,为何如此这般的难过,好似从心上挖下块肉般,又好似心爱的东西被夺走。努力的压制自己的情绪将头偏向另一边,不看醉墨,不看那将眼刺的生痛的戒指。

    余辉将戒指套在醉墨纤细的手机指上,醉墨回映着他的微笑,她觉得这样的礼节很有意思。余辉则笑的更开怀,起身在醉墨的脸上蜻蜓点水的印上轻吻,众人响起了雷鸣掌声。

    这一下可惊到了醉墨,反射性的抬手一掌将余辉拍出几米远,可见力道用的不小,“你竟这般无礼。”然后用手猛擦拭着刚被吻过的地方,众人的掌声也戛然而止。

    余辉单手撑地,半坐在那里,怔怔的看着醉墨,不明白眼前的时曾相识的女子为何这般举动,口中甜甜的粘稠液体告诉他这并非是他所认识的乐萱的所为,可是到底哪个环节出了错呢?

    斯严看也被拍飞出去的余辉,心中似乎明白了什么,忙上前扶起他说道:“不要怪她,她病情又复发了,她忘记了现代的一切,包括衣食住行。”

    怪她?他不会,只是他的一颗玻璃心却被她这一拍拍碎了,在也拼凑不回原来,她竟用这种方式在众人面前拒绝了他。

    “对不起。”醉墨不知道自己错在哪里,只是生硬的开口,因为她看到了斯严紧紧锁住的眉头和忧心忡忡的目光。她不想给他添麻烦,宁愿自己受委屈,眼泪噙在眼里,却努力抑制不让它流下来。然后蹲下身子,双手叉到发里,**道:“头好痛,我的头好痛。”她又用起了乐萱那教自己的那招。

    这招也确实管用,斯严带她离开了现场。

    许多时候,许多事,总想弄个明白,却结果总是朦朦胧胧的差强人意。那天之后余辉把自己关在实验室好多天没有出来。斯严进实验试时,余辉满面憔悴,眼框凹了下去,瘦了许多。实验室内没有别人,两人却相对无言。

    半晌,斯严才思量着开口:“送她回去吧。”

    “她?谁?”余辉打着哑谜。

    “你知道的,她不是乐萱,乐萱还在那个时代。”当他知道身边的人非乐萱而是醉墨时,他的心莫名的有着一丝喜悦,然而当调查结果出来,事实证明乐萱确实是他的亲**时,负罪感柔然而生。他亏欠乐萱那么多,而他竟然自私的想把她一个人留在古代。所以他就这样矛盾的来找余辉。

    “知道又如何呢?时空机不是任何人轻易能起动的,而且你们这次能平安穿越回来,不带表着还同样能平安穿越回去。”余辉话锋犀利,针尖对麦芒。

    “我想冒险试一试。她并不属于这里。”

    “宁愿牺牲她也在所不惜吗?”余辉冷笑,从神色中透露出一丝不屑。

    斯严垂头不语,他真的要牺牲她吗?现在的自己为什么像孩子般胡闹。他明明早应该发现她不是她的,却把事情闹到了这般田地才发现。

    “你走吧,我不会帮你。还有好好保护好她,若被别人发现她是个古人,那么她的处境很危险。”他以一个旁观者的角度提醒他,他看得出来斯严喜欢那个与乐萱如出一辙的女子,他看不惯罗斯严那种拖拖妈妈的行事作风,对于乐萱他会找回来的,但不是现在。
55.第三卷 斗争-大结局
    有词云:“烟柳画桥,风帘翠幕,参差十万人家。云树绕堤沙,怒涛卷霜雪,天堑无涯。市列珠玑,户盈罗绮竞豪奢。”

    这是处繁华的地带。

    乐萱坐在走廊的木椅上。

    寒冬近岁末,飞扬的雪花盛开在半空。洋洋洒洒的飞舞下来,姿态各异。乐萱张开手,一朵朵雪花飘落手中,在体温的热量下,变成水珠,消逝。地上是大小深浅不一的脚印落在雪地之上,错综杂乱,绵延不绝。

    那日随龙修顺走后,她辗转难眠。他是国君,身边美人佳丽三千,她是一个来自现代的人,怎么会喜欢上那个一个三妻四妾的人呢?

    所有,她偷偷离开了王宫,在这处繁华地带开了一家酒楼。

    “**,伞已经拿来。”丫鬟说道。

    乐萱起身,一笑一颦一碎步,如同一个真正地古代大家闺秀一般优雅。

    她们来到一个绣庄,这是她好友如玉的。

    “昔日快过年,成亲之人数不胜数。”如玉说罢取出一袭大红色的绣鸳鸯枕巾。这是即将出嫁女子必备之物,这飞针走线,如行云流水般的手艺显然出自如玉之手。

    “这送你,你也早过了成婚的年龄,是该着实考虑了。“如玉担忧的说。

    乐萱的眼神飘得很远,愿得一心人,白头不相离,而那人,却是很多人的心上人。

    “**面如桃花,柳如眉,想必是有心上人吧。”

    乐宣眉头紧锁,一丝忧郁不言语表。

    “**先回去吧,选夫之事交予我。”

    乐萱淡然一笑,到古代那么久了,找到几个知心朋友也是她幸运的事。

    出门,雪下得大了些,如飞絮般飘飘洒洒,天阴沉沉的,一阵风吹来,卷起地上雪花乱舞。一阵凉意刺到了骨头。乐萱搂紧风衣,想起那个人!

    他过的可好!

    突然一辆高大的马车飞奔而来,溅起了飞雪,冰冷了眼眸,再看地上,路上两道马轮碾过的痕迹。

    乐萱回头看那连马车门帘都是丝绸制成的华贵马车,她那柳叶眉下一汪

只嫁人上人最新章节:

1.第一卷  穿越-第一章  情何以堪
2.第一卷  穿越-第二章  如此容易
3.第一卷  穿越-第三章  何等暗器
4.第一卷  穿越-第四章  只为承诺
5.第一卷  穿越-第五章   今夜风波
6.第一卷  穿越-第六章  一元买命
7.第一卷  穿越-第七章 好个庸医
8.第一卷  穿越-第八章  沸反盈天
9.第一卷  穿越-第九章  闲情逸致
10.第一卷  穿越-第十章  断袖之癖


11.第一卷  穿越-第十一章  是非难测
12.第一卷  穿越-第十二章 暗里杀机
13.第一卷  穿越-第十三章 一日看尽
14.第一卷  穿越-第十四章 改造古人
15.第一卷  穿越-第十五章 栖身皇宫
16.第一卷  穿越-第十六章 情意缱绻
17.第一卷  穿越-第十七章 我的地盘
18.第一卷  穿越-第十八章 息事宁人
19.第一卷  穿越-第十九章  谈笑自若
20.第一卷  穿越-第二十章  祸事上身
21.第一卷  穿越-第二十一章 京都双美
22.第一卷  穿越-第二十二章 浮云游子
23.第一卷  穿越-第二十三章 伊人回眸
24.第一卷  穿越-第二十四章 卷上珠帘
25.第一卷  穿越-第二十五章 请别找茬
26.第二卷 入宫-第二十六章 老鼠猖狂
27.第二卷 入宫-第二十七章 东西丢了
28.第二卷 入宫-第二十八章  挑肥捡瘦
29.第二卷 入宫-第二十九章 玩火自焚
30.第二卷 入宫-第三十章 针尖麦芒
31.第二卷 入宫-第三十一章 强词夺理
32.第二卷 入宫-第三十二章 宫廷选秀
33.第二卷 入宫-第三十三章  天上地下
34.第二卷 入宫-第三十四章  事过境迁
35.第二卷 入宫-第三十五章  杀人动机
36.第二卷 入宫-第三十六章  七日之约
37.第二卷 入宫-第三十七章 喧宾夺主
38.第二卷 入宫-第三十八章  醉墨归来
39.第二卷 入宫-第三十九章  开棺验尸
40.第二卷 入宫-第四十章 寂静的夜
41.第二卷 入宫-第四十一章 投案自首
42.第二卷 入宫-第四十二章  我陪着你
43.第二卷 入宫-第四十三章  欠个人情
44.第二卷 入宫-第四十四章 答不答应
45.第二卷 入宫-第四十五章  如火如荼
46.第二卷 入宫-第四十六章 我要留下
47.第二卷 入宫-第四十七章  全都依她
48.第二卷 入宫-第四十八章 军事演习
49.第二卷 入宫-第四十九章 她都知道
50.第二卷 入宫-第五十章  萱妃在此
51.第三卷 斗争-第五十一章 这招管用
53.第三卷 斗争-第五十三章  爱屋及乌
54.第三卷 斗争-第五十四章 心中翻腾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