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樂民、陸劍青:“寒戰”要拍三部曲,“法治”之後我們要談談“權力”

↓分享本文至社交平台↓
Share on FacebookShare on Tumblr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Digg thisEmail this to someone

Fc2Me(网友)怎么说:

坐等第三部剧情反转!

梁樂民、陸劍青:“寒戰”要拍三部曲,“法治”之後我們要談談“權力”

烹小鮮,讓娛樂更鮮活!

梁樂民、陸劍青:“寒戰”要拍三部曲,“法治”之後我們要談談“權力”

導語

跟《寒戰》第一部相比,第二部繼續保持瞭挖坑不填的風格,雖然在影片的結尾,郭富城扮演的劉傑輝保住瞭警務處處長的位子,梁傢輝飾演的李文彬最終並未黑化,幕後BOSS也漸漸浮出瞭水面,可是操縱局面的人仍然逍遙法外……對於這個開放式的結尾,梁樂民和陸劍青兩位導演給出的解釋是:“不要心急,‘寒戰’還有第三部。”

《寒戰2》最早出現在公眾面前是作為開幕影片亮相上海電影節,公映的第一場觀眾全是媒體人,結束放映後,江志強帶著梁傢輝跟觀眾見面,導演梁樂民和陸劍青站在觀眾席的後面,默默地觀察著觀眾對這部影片的反映……

四年前,《寒戰》的上映在內地創下瞭2.5億的高票房,還包攬瞭2013年香港金像獎包括最佳導演、最佳編劇和最佳男主角在內的九項大獎。當年甚至有人評價這部電影“自《無間道》之後香港電影的救市之作。”對於兩個第一次轉型做導演的人來說,這樣的市場反饋無疑是驚喜的。緊接著他們就緊鑼密鼓的開始準備第二部的劇本和拍攝。時隔四年之後,《寒戰2》終於跟觀眾見面瞭。跟第一部相比,第二部繼續保持瞭挖坑不填的風格,雖然在影片的結尾,郭富城所扮演的劉傑輝保住瞭警務處處長的位子,梁傢輝所飾演的李文彬最終並未黑化,幕後BOSS也漸漸浮出瞭水面,可是操縱局面的人仍然逍遙法外……對於這個開放式的結尾,兩位導演給出的解釋是:“不要心急,‘寒戰’還有第三部。”

梁樂民、陸劍青:“寒戰”要拍三部曲,“法治”之後我們要談談“權力”

“寒戰”系列電影的靈感來源於希拉裡和奧巴馬在大選時的政策辯論,再加上目睹香港警察將沖鋒車停在路上吃夜宵的情節,於是就有瞭《寒戰》裡沖鋒車失蹤和警界高層明爭暗鬥的故事主線。在傳統的“貓捉老鼠”套路式的好人打壞人的警匪犯罪片裡,《寒戰》的出現無疑令人耳目一新,港產犯罪片終於不再僅僅停留在善惡好壞的簡單對立上。這一方面體現瞭在港片式微的大趨勢下,創作者開始探索新的創作可能。另一方面則說明瞭相比上一批導演,陸劍青和梁樂民有更大的野心,大膽的將鏡頭和話題對準瞭香港的最高權力層,開始跟觀眾聊法治和權力。

1967年出生於香港的陸劍青看起來比實際年齡要小一些,說話帶著很重的粵語腔,說到有些復雜的詞匯的時候還需要用英語表達再求助另一位導演梁樂民幫忙翻譯,初次跟他見面也不覺得陌生,指不定你看過的哪部港片中他就曾經客串過。在拍攝《寒戰》之前,他擔任過眾多港片的副導演和助理導演,常常與梁樂民一起出現在很多香港電影幕後人員的名單上。

相比陸劍青,出生於1972年的梁樂民的普通話則更為流暢一些,在執導《寒戰》之前,梁樂民是香港電影界鼎鼎有名的美術指導。

梁樂民、陸劍青:“寒戰”要拍三部曲,“法治”之後我們要談談“權力”

《寒戰》是兩個人第一次當電影導演,“人傢喊導演我們不知道在喊誰,喊美術我跑出去,喊副導(陸劍青)他跑出去。”至今回憶起當8年前第一次當導演時的情形,梁樂民依然覺得樂不可支。

如今,執導過《寒戰》《赤道》和《寒戰2》三部電影的兩位導演比第一次當導演時老練瞭很多,知道如何盡可能的縮短影片制作周期,知道除瞭內容之外,怎樣在細節上取悅觀眾,更知道如何用並不嫻熟的國語回答媒體扔過來的各式各樣的問題,並且展現出恰如其分的幽默感。

梁樂民、陸劍青:“寒戰”要拍三部曲,“法治”之後我們要談談“權力”

烹小鮮:《寒戰2》這部電影從準備到拍攝完成用瞭多久?

梁樂民:這部電影是去年八月份開機,十一月關機的,其實《寒戰2》在拍《寒戰》的時候已經有輪廓瞭,《寒戰》上映成功之後江(志強)老板就說要快點搞,劇本做瞭九個月,拍攝《寒戰》用瞭四十六天,《寒戰2》用瞭七十天,拍攝時間長是因為很多場景比較麻煩的,比方說如果沒有時間限制,港鐵那場戲我們十四個小時就可以拍攝完,但是港鐵每天凌晨一點半才允許我們拍攝,所以本來是一個長的通告我們要分十天拍攝。看起來好像是拍攝的時間多瞭,主要是場景比較復雜麻煩。

《寒戰》的時候我們拍完剪輯師才開始工作,這次剪輯師在我們開機一個月後就開始工作,我們關機一個月之後就有瞭一個粗剪版,經驗豐富以後我們越來越快,《寒戰2》的制作加起後期不到半年。

烹小鮮:之前已經拍攝過《寒戰》和《赤道》這種同類型的電影,做《寒戰2》會不會比較得心應手?在拍攝的過程中有發生過預想不到的困難嗎?

梁樂民:我們從前也是在片場,隻是崗位不同而已,做《寒戰》的時候第一次當導演不習慣人傢喊我們導演,人傢喊導演我們不知道在喊誰,喊美術的時候我跑出去,喊副導他(陸劍青)跑出去。拍《赤道》 的時候就慢慢適應瞭,拍《寒戰2》的時候基本上適應瞭崗位的分別。

拍攝難度最大的就是在港鐵拍攝的那部分戲,場景比較復雜,因為是公共設施,留給我們的拍攝時間有限,雖然隻有幾分鐘的戲份卻要分十多天拍攝,群眾演員不能是普通人,拍瞭之後明天他有事不來瞭,你的戲就沒法連接起來,所以在那幾分鐘的戲裡你見到的所有人都是我們從日本和韓國找的非常專業的群眾演員。

烹小鮮:這部影片在香港和內地放映的版本有不同嗎?

陸劍青:沒有,隻是廣東話和國語的區別。

梁樂民、陸劍青:“寒戰”要拍三部曲,“法治”之後我們要談談“權力”

烹小鮮:影片中梁傢輝有一句臺詞是“特首這麼難當你也當”,在媒體場放映的時候這句臺詞成為整部影片的笑點,當時在寫這句臺詞的時候擔不擔心被剪掉?

梁樂民:政治題材從來都是很敏感,但是我從江(志強)老板身上學會的是你先不要給自己限制,先天馬行空努力的去做,老板如果覺得好的話會努力幫你拿審批。

烹小鮮:“寒戰”兩部作品都有一個共同點就是始終在強調香港的法治精神,在兩位看來,這是“寒戰”系列電影所想要表達的核心所在嗎?

梁樂民:不止是法治,第一集講法治精神,第二集我們說權力,每個人對權力的理解都不一樣,權力沒有好壞之分,權力一定要有一個平衡,所以《寒戰2》加入瞭發哥立法會的這個角色。

烹小鮮:2012年《寒戰》上映後拿瞭好多大獎,在內地也收獲瞭2.5億的票房,並且被認為是自《無間道》之後的香港救市之作,這次對《寒戰2》有沒有更高的期待呢?

梁樂民:每一次記者都問我們這些問題,我們隻能說努力去做吧,票房我們不能估計,估計少瞭你就說我不準瞭,估計多瞭你就說我驕傲瞭,這就很難回答瞭。我們希望多聽聽觀眾的感受,這是一個互動的過程。導演將兩個小時的作品交給觀眾,觀眾去表達他們的喜歡和不喜歡,這個經驗是不能替代的。我們做到的和觀眾期待之間是存在距離的,我們要慢慢縮短這個距離,這是有經驗的導演要做的。

梁樂民、陸劍青:“寒戰”要拍三部曲,“法治”之後我們要談談“權力”

烹小鮮:你們選演員的標準是什麼?在編劇的時候就已經想好誰來演瞭嗎?

梁樂民:選演員隻是從角色出發,這三部戲都說到一些高級管理層的故事,管理層都是四十歲之後的這一幫人,這一幫演員我們能選擇的就是你們看到的這一批巨星,他們經驗很豐富也很優秀,所以你看起來我們永遠都是很大牌的明星,我們如果要開發青春題材也一定不會找他們,他們也不會來演。

有的是在寫的時候就已經想好瞭誰來演,比如在寫李文彬的時候腦子裡浮現的形象就是梁傢輝。我們第一次找梁傢輝是飛到北京,當時他恰好有一部戲在北京拍攝,他看瞭劇本第一句話就問:李文彬是按照我寫的嗎?我說是啊。我生怕他不演。這個角色你為他而寫,他會感受得到,而且他會覺得非他不可,壓力比較大,就比較容易同意出演。

烹小鮮:《寒戰2》中,周潤發演瞭大律師,請問你們是如何請發哥出山的?

梁樂民:《寒戰》上映的時候,很多觀眾都留言說第二集期待發哥出現,但是那時候我們並不算正式認識發哥,寫好劇本以後,我們想不如大膽一點請發哥來演,於是就跟老板說瞭這個想法,老板就輕描淡寫地說試試吧,然後就真的請來瞭。

烹小鮮:“寒戰”這種犯罪動作片更對男性觀眾的胃口一些,兩位導演在拍攝制作的過程中有考慮過如何吸引女性受眾嗎?

陸劍青:所以我們加瞭很多帥哥,比如李治廷的出演。因為這是一個警匪的動作電影,美國很多動作電影都是很男生的電影,人們也很喜歡這種題材。

梁樂民:女生會陪男生看啊。

梁樂民、陸劍青:“寒戰”要拍三部曲,“法治”之後我們要談談“權力”

烹小鮮:《寒戰2》應該算是在填《寒戰》挖下的坑,但是看完《寒戰2》之後,給人的感覺是坑並沒有填完,在上海首映的時候江志強先生說還會拍《寒戰3》,請問還要拍多少部,《寒戰》的坑才能徹底填完?

陸劍青:老板都想著這個電影拍三部,我看瞭很多評論都說幾十分鐘在看預告片,因為我們是三部曲,所以第二部還沒有完,昨天我看有一個評論說《寒戰2》是一個九十分鐘看預告片的電影,但是要讓觀眾知道我們這個電影是三部曲。

烹小鮮:為什麼二位導演會如此熱衷於把電影拍出續集感?

陸劍青:因為第一部電影很受歡迎,老板就讓接著拍,通常電影都是這樣,第一部好看瞭老板就想拍續集一直拍下去。

梁樂民:“寒戰”是一個可以成為系列的電影,三部曲作為一個整體。作為戲劇來說三部曲就是一個非常完整的概念。

梁樂民、陸劍青:“寒戰”要拍三部曲,“法治”之後我們要談談“權力”

烹小鮮:在兩位導演的三部作品中,邪惡一方的能力好像都更強大一些,甚至強大到直至影片結束,惡的一方都沒有受到徹底的懲戒,這是為什麼?

梁樂民:我們是從現實去尋找題材,有一個觀眾寫得比較好,他說這部片子中有反派但是沒有壞人,現實就是這樣,人生中你覺得壞的人他不是害你,隻是立場不同。你看到黑勢力非常龐大,會有一種無力感,我們就是在盡量貼近現實。

烹小鮮:近些年來,大陸的電影市場異常火爆,香港很多知名導演紛紛北上,未來二位導演是打算繼續紮根香港呢還是說也會有北上的想法和打算?

陸劍青:要看找我們的老板給我們什麼題材。如果我們拍大陸的電影,可能會不接地氣,我看瞭《老炮兒》很好看,但是馮小剛的很多對白我都不懂,尤其老北京的對話這個我們寫不出來。

梁樂民:我們寫香港的題材有把握,如果要寫大陸的題材肯定要找內地的編劇來幫忙。

文:李方方

梁樂民、陸劍青:“寒戰”要拍三部曲,“法治”之後我們要談談“權力”

Fc2Me娱乐新闻转载地址:http://toutiao.com/a6304937729051590913/

↓分享本文至社交平台↓
Share on FacebookShare on Tumblr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Digg thisEmail this to someone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Fc2me » 梁樂民、陸劍青:“寒戰”要拍三部曲,“法治”之後我們要談談“權力”

赞 (0)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