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間故事:飛天神鼠盜縣令

↓分享本文至社交平台↓
Share on FacebookShare on Tumblr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Digg thisEmail this to someone

Fc2Me(网友)怎么说:

因果报应,

清朝雍正年間,武清縣出瞭一個遠近聞名的飛賊叫胡天龍。這個人出身武術世傢,自幼練就一身瞭得的輕功,說懸瞭,他能躺在蜘蛛網上睡覺,能叼著樹葉蕩秋千。什麼“輕蜒點水”、“壁虎遊墻”之類的功夫就更不在話下瞭。可有一樣,這個人正事不幹,專愛偷,不論你的東西放在哪,隻要他想偷,那東西準跑不瞭,人送外號“飛天神鼠”。胡天龍偷可是偷,可他專偷貪官污吏和奸商豪富,窮苦百姓他從來不偷。正因為這樣,胡天龍行竊十多年,從來都沒“折”過。

這一天晚上,胡天龍正在外邊漂著,迎面碰見瞭酒肉朋友“禿燈”。胡天龍上前打招呼:“嘿,禿子,上哪去呀?”“禿燈”趕忙跑過來:“哎呀,是耗子,我正找你呢!”胡天龍一瞪眼:“你找我幹什麼?”“禿燈”一樂:“有買賣瞭,你幹不幹?”胡天龍瞧瞭瞧“禿燈”:“什麼買賣?我可不是什麼買賣都做。”“禿燈”把胡天龍拉到一邊:“這個買賣可好幹,你隻要神不知鬼覺的替人把東西送到指定的地方,就能得五百兩銀子。”胡天龍一聽,這事倒不錯啊,平時我是從人傢傢裡往外拿東西,這回是給人送東西,掉過個來瞭,行,咱也破例玩玩新鮮的。就說:“好吧,這買賣我接瞭,你領我去見那個人吧。”“禿燈”說:“那個人你不能見,你就在這兒等著我,我把東西和地址給你拿來,完事結帳。”胡天龍想瞭想:“好吧,你拿東西去吧。”說完,就來到一個僻靜之處,等著“禿燈”回去拿東西。

不大一會兒,“禿燈”回來瞭,把一個貼著封條的木盒和一張紙條交給胡天龍,說:“你就按著這個地址把東西送到,必須做得神不知鬼覺,讓人發現瞭可不行。”胡天龍接過木盒,一掂挺重,就知道裡面有硬頭貨,點點頭:“行瞭,我老胡的手段誰不知道?讓人發現?那我老胡不白在江湖上混瞭?行瞭,你等著,十分鐘之後,咱們結帳。”說著,漂身走瞭。十分鐘之後,胡天龍回來瞭,說:“東西送到瞭,不信你去問,要是沒有那東西,我把腦袋揪下來讓你當球踢!”“禿燈”嘿嘿一笑:“我相信你。”說著,拿出五百兩銀子交給瞭胡天龍:“這事算過去瞭,以後不許再提。”胡天龍捋瞭“禿燈”一把:“好您呢。”便無影無蹤瞭。

三天之後,胡天龍花完瞭“禿燈”給的那五百兩銀子,正在街上閑逛,尋思著再找誰“借”倆錢兒花。忽然前面一陣大亂,塵土飛揚沖過兩兩隊騎馬的士兵,士兵的後頭是一輛囚車,囚車上押著一個披頭散發的老頭。胡天龍覺得新鮮,就問旁邊的人:“哎,這老頭犯什麼罪瞭?”那人往地上吐口唾沫:“犯什麼罪瞭?貪臟枉法唄,聽說這個人還是個按察史呢,雍正爺讓他到縣裡查貪官,他剛到館驛就有人發現他收瞭人傢十顆夜明珠,聽說價值十萬兩黃金呢!雍正爺生氣瞭,要砍他的頭呢。”胡天龍一聽,氣得牙根直癢癢,奶奶的,我說怎麼這麼多人吃不上喝不上呢,敢情都讓這些人把錢弄走瞭,砍瞭活該。又一想,這小子雖然被查辦瞭,可他住的館驛裡肯定還有值錢的東西,自己不如到他住的地方走一趟,弄些值錢的東西賣瞭花花。想著,胡天龍就來到館驛四周,看好瞭地形準備下手。

天黑以後,胡天龍便穿好夜行衣,戴上黑面罩兒,背起百寶囊,飛身來到瞭館驛裡。胡天龍趴在房脊上往下一看,見有間屋子門口掛著兩個燈籠,上寫“按察”字樣。胡天龍明白瞭,這就是那個按察史原來住的地方。想著,胡天龍幾個青蜒點水就來到那間房的房簷上,倒掛金鐘把身子探到窗戶上,摘耳一聽,裡面沒什麼動靜,就知道房裡沒人。胡天龍漂身下房,落地比如一片鵝毛相仿。掏出十三太保小鑰匙打開房門就鉆瞭進去。

到瞭屋裡,胡天龍展眼一看,愣瞭,這地方自己來過,就是前幾天他送木盒那地方,隻是他送木盒的時候這間房的門上沒掛“按察”字樣的燈籠。胡天龍到處翻瞭翻,一樣值錢的東西也沒找到。胡天龍心說怪瞭,這個按察史連十顆夜明珠都敢收,住的地方居然這麼窮酸?不可能。想著,一個旱地拔蔥飛上房梁,看看房梁上,什麼東西都沒藏,連他放在那裡的那個木盒都不見瞭。胡天龍泄氣瞭,一個翻身落到地面,心說自己來一趟不能白來呀,賊不走空,不能壞瞭道兒上的規矩,就伸手從桌上抄起一本書裝進瞭懷裡,飄身出瞭屋子。

到瞭外面,胡天龍一想,既然按察史能收銀子,肯定就有人送銀子,送銀子的是誰呢?肯定是那些貪官污吏。俗話說,三年清知府,十萬雪花銀,這些當官的個個都有錢,自己不如到縣衙看一看,要是有值錢的東西就拿他兩件,反正這些東西也不好來的。想著,胡天龍就出瞭館驛,來到縣衙。

到瞭縣衙的房上,胡天龍一看,見大廳裡張燈結彩,一群當官的和當地的富戶正在舉杯痛飲。胡天龍氣壞瞭,他奶奶的,這都是吃老百姓肉,喝老百姓血呢,老子不好好偷你一把更待何時?想著,胡天龍三躥兩跳就來到瞭縣衙的閣樓上。他知道,這些當官的把值錢的東西都放在閣樓上。胡天龍打開門鎖鉆進閣樓。伸手一摸,摸到一個旋扭,一轉,墻上出來一個小盒兒,打著火蓮一照,見裡面放著一個小本,上面畫瞭一張圖。胡天龍看看圖,看看地板,明白瞭,這張圖畫的就是地板,這個地板是用各種花色的木板鋪的,那張圖跟地板上的花色一模一樣。胡天龍腦瓜一轉,這個地板下面肯定有文章。別忘瞭他是飛賊,對偷東西都研究到傢瞭。胡天龍蹲下撬開一塊圓形案的地板,一看,好傢夥,裡面是一堆金條!足有二三百根呀!胡天龍樂瞭,這回老胡我碰上大魚瞭,客氣什麼?裝吧!胡天龍從身上取下一個大袋子,把金條全裝瞭進去。裝完瞭,又撬開一塊條形圖案的地板,一看,裡面全是珠寶鉆石,少說也有五百多顆,沒說的,裝!不大一會兒工夫,胡天龍就撬開瞭十多塊地板,金條、銀錠、瑪瑙、鉆石裝瞭滿滿一麻袋。胡天龍打開閣樓窗子把裝滿的麻袋扔到外面,又取下一條大袋子,接著撬地板裝東西。正裝著,門“吱呀”一響,從外面閃進一個瘦小枯幹的傢夥。那傢夥舉著燈一看,屋裡有人,嚇瞭一跳,張大嘴巴剛要喊,胡天龍一看,別介,你要是一喊,我這發財的道不就堵死瞭,看你瘦小枯幹的也不夠大狼狗一盤菜,幹脆先讓你上外邊涼快著去完瞭。想著,一個雙風貫耳,就把小矬子打蒙瞭。揪吧揪吧塞進麻袋就扔到瞭窗外。胡天龍心說,好麼眼兒的來個小矬子,差點壞瞭我的好事,你別怪我把你扔外頭去,不把你扔外頭去,你往地上一躺,我撬地板都麻煩。想著,對照著小本接著撬地板。正撬著,就聽外有響動,胡天龍立刻就明白瞭,外面來瞭三四個人。胡天龍心說,一個我還對付得瞭,要是三四個我就不好對付瞭。正想著,外面喊上瞭:“譚大人,您別跑啊,咱們再幹幾杯!”說著話,三條黑影就撞開瞭屋門。胡天龍一看不好,抓起小本飛身從窗子就出瞭閣樓。三個人一見,愣瞭,但立刻反映過來:“有賊,快來人哪,抓賊!”胡天龍心說,抓賊呀,抓你娘的頭,老子去也!一個跟頭飛出窗外,把小本子往麻袋裡一扔,背起來就跑。

這時候,縣衙裡的捕快聽到閣樓上有人喊抓賊,馬上提刀在手,順著喊聲就追瞭下去。胡天龍那可是飛毛腿,眨眼之間就出去一裡多地瞭,那幾乎個廢物捕快哪是他的對手,眨眼之間就把捕快給甩瞭。胡天龍正跑著,一個人猛地站到他面前,橫住瞭他的去路。胡天龍一看,嚇得差點坐到地上,這個人不是別人,正是他的死對頭順天府捕頭“常鐵手”。有好幾次胡天龍都是被“常鐵手”抓住的,雖然哪次他都能用“縮骨法”逃脫,可他見瞭“常鐵手”還是哆嗦。“常鐵手”嘿嘿一笑:“耗子,還用我費事嗎?跟我走吧。”胡天龍一聽,跟你走,哪那麼便宜,想著,掏出身上的白灰包,迎面朝“常鐵手”臉上一撒,撒腿就跑。胡天龍也是著急,慌不擇路,見前面有一堵墻,就飛身過去,剛要跑,兩把明晃晃的腰刀架到瞭他的脖子上。胡天龍一看,完瞭,這回跑不瞭瞭。兩個捕快架著胡天龍來到一間大屋子,剛進屋,就聽兩旁人等高喊堂威,有人一腳把胡天龍踢倒在地。胡天龍抬頭一看,見堂上端坐一人,這個不是別人,正是白天被關在囚車裡的那個老頭!胡天龍正在納悶,見那老頭一拍驚堂木:“嘟,你是‘飛天神鼠’胡天龍啊?”胡天龍脖子一橫:“我是,怎麼著?”老頭又問:“你今天都偷瞭些什麼東西?從實招來!”胡天龍不含糊:“我偷的東西都在袋子裡呢,你們自己看吧。”老頭拿人打開袋子,一看,裡面裝著一個人。胡天龍一看,奶奶的,自己跑的急,沒把偷來的寶貝背來,把小矬子背來瞭。堂上的老頭一見那個人愣瞭:“哎,譚大人,你怎麼跑到胡天龍的袋子裡來瞭。”那個叫做譚大人的人一看,也愣瞭:“哎,鄭、鄭大人,你不是……怎麼……”這時,有人已經把袋子裡的東西和那個小本子拿到瞭鄭大人的面前。鄭大人一看:“胡天龍,你說,這些東西都是從哪偷來的?”胡天龍一指譚大人:“就是從他的閣樓上偷的,我本來偷瞭一整袋和一小半袋,可出來的時候背錯瞭,把他給背出來瞭,他那個小本子畫的是閣樓的地板,地板下面全是好東西,這些東西全不是好來的,我不偷白不偷。”鄭大人一聽:“來人吶,到縣衙閣樓上把所有的東西都拿來!”

不多時,幾個捕快提著幾個袋子回來瞭。胡天龍一看,其中就有他弄錯瞭的那個袋子。鄭大人對照著本子一一查對袋子裡的東西,查完瞭,一拍驚堂木:“譚財,說,這個圓形圖案的地板下那些東西哪去瞭?”譚財一聽,嚇瞭一哆嗦:“這個……”鄭大人一陣冷笑:“譚大人,你不用再裝瞭,你的把戲我早就看出來瞭。”說著,從桌案取出一個木盒:“是不是這個東西呀?”譚財一看,汗可就下來瞭。胡天龍一看,那個木盒正是“禿燈”讓他送的那個。鄭大人放下木盒:“譚財,你以為你找人把這東西偷偷送到我的住處,再寫個折子到皇上那裡把我告倒瞭,你就可以逍遙法外瞭嗎?你錯瞭,皇上聖明,我也早就識破瞭你的計倆,玩個小把戲就是想讓你把尾巴露出來,這下好瞭,‘飛天神鼠’送瞭東西之後又去偷你,把你個縣令偷到瞭我這裡不說,還帶來的你貪臟枉法的足夠證據。”說著,鄭大人一指胡天龍:“快把你從我那裡偷的那本書交出來吧。”胡天龍一聽,哎,他怎麼知道我從他那裡偷書瞭?正發愣,鄭大人又說話瞭:“胡天龍,別以為你是‘飛天神鼠就瞭不起,從一開始,我就派人註意你的行蹤,來人吶,把飛賊和貪犯押下去,聽候發落!”譚財一聽,當時就癱在瞭地上。胡天龍一看,奶奶的,真是大江大浪獨闖,盜個縣令小河溝裡翻瞭船,看來自己這本事還得練呢!

Fc2Me娱乐新闻转载地址:http://toutiao.com/a6321038019978739969/

↓分享本文至社交平台↓
Share on FacebookShare on Tumblr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Digg thisEmail this to someone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Fc2me » 民間故事:飛天神鼠盜縣令

赞 (0)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