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故事]民間故事:一隻虱子

↓分享本文至社交平台↓
Share on FacebookShare on Tumblr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Digg thisEmail this to someone

Fc2Me(网友)怎么说:

哎呦我去,啥事也有啊官场现形记!从不洗头的干部胡编啊!中国有句歇后语秃子头上的虱子_明摆着!这都不懂为了编这个故事,八斤够作的,秃子头上都长虱子了!什么乱七八糟的。八斤老太你见过虱子吗?光头上有虱子我还是第一次听说,,,你该歇歇了,别再胡扯了推荐一位妹子,人爽快,信誉,专卖各种市面稀缺产品的微商,微信号是:ai2107797754出售各种防身用品,稀缺用品,海关扣押货,高科技神器,看片云盘,户外安防军用,卫星定位,等等,还有很多照片不方便发表,自己加好友看,[得意][得意][得意]

狐书记纵欲过度,不知道是精力衰竭还是染上了梅毒亦或别的什么原因,四十出头的他患上了严重的斑秃,头发一络一络地往下掉,真是惨不忍睹。原来乌黑浓密的头顶逐渐显露出了大块大块的头皮,象沼泽地里星星点点的土包。刚开始掉头发时,正是深秋季节,狐书记就戴了一顶绿色的大沿帽遮丑。可春天一过,气温一天比一天热,帽子实在没法戴下去了,他就干脆剃了个光头。

过剩的营养从狐书记头皮上渗出油花来,比打过蜡还要亮上几十倍,老远看去就像点亮了一只几百瓦的电灯泡。一只虱子很快发现了这片沃土,牢牢地叮在狐书记头顶的正中央,美美地吸吮着他的血液,死活就是不松口。狐书记挠呀挠呀,总是无法消除这钻心的痒,往镜子里一看,光光的头皮上什么也没有,想看一下头顶吧,肥硕的肚皮顶得他老人家无法弯腰。所以总也找不出原因。从哪时起,狐书记主持会议时,总时不时把手伸上头顶,表现出很不舒服的样子。

离主席台最近的苟惠田主任很快发现了他的反常举动。他和狐书记臭气相投,沆瀣一气,狼狈为奸,经常结伴去夜总会里风花雪月,是书记大人最贴心的死党。散会后,他偷偷钻进狐书记的办公室,一脸媚笑地递上一瓶外用药,说是专治梅毒的,还说上次他俩一起出去潇洒后,他哪里也痒得很,后来抹过这东西后就没事了。狐书记尴尬地笑了笑,夺过药瓶,匆匆上厕所去了。

又过了几天,秘书小田也发现了这个现象。一次,他给借着给狐书记送讲话稿,偷偷递过一瓶杀菌药膏,还装出一副专家的模样解释说,皮肤痒都是因为真菌感染引起的,和脚气发作时的痒是一个道理,抹点杀菌药膏肯定马上见好,还举例说上次他屁股蛋子上奇痒难受,抹了这药膏马上见好。狐书记笑笑,接过来装进公事包里。

再后来,机关的很多职员也知道了狐书记的毛病。于是张三送来一把玉制的痒痒挠,说皮肤痒是因为血热的缘故,玉石有凉血作用,准保一挠就灵。李四送来一个茶叶枕头,说是他昨天到专卖店买的高档茶叶,他老婆熬了一夜,精心用手工缝制的,还解释说头皮痒是因为血压高睡眠不好造成的,枕上这个神奇的枕头一准儿有效改善;王五送来一顶蚕丝的帽子,说戴上它能药到病除;赵六递过一个金佛挂件,说是他跑了300里远,在药王庙求来的圣像,已经过有德高僧的开光,灵验无比……狐书记一一笑讷下属们送来的好意,下属们奉上关切的时候,都哈着腰堆着笑,从来也不敢往书记大人的头顶上看一眼。

狐书记私下把送来的的偏方一一试验过后,发现还是奇痒难奈。长此以往,一种不详的预感就悄悄地爬上了他的心头。有一回,心烦意乱的他一个人躲在厕所里超剂量涂抹药膏时,怀疑自己是不是得了不治之症。

几天后,他就住进了本市顶级医院的ICU病房。苟主任责成院长用用重金邀请来的各地专家,组成专门小组24小时地围着他,给他会诊。他们给狐书记做了最全面的检查,什么B超、CT、X光、核磁、验血……能想到的办法都试过了,各种液体也输了无数瓶,直到体内再也检测不出一个梅毒的细胞,可症状还是不见好转,反而越来越痒了。

下属们听说狐书记住院了。都跑来看望,局长、处长、科长们送来一篮又一篮的鲜花把他围拢起来,还把一万又一万的现金塞在早就准备在床头的大皮箱里。狐书记为病所苦越来越消瘦,下属们辛苦跑官孝敬的钱纷至沓来,狐书记的老婆不得不每天拿来一只相同的空箱,把当天装满的箱子换回去,这搬钱的苦力涛让她跑来跑去累得实在不轻,人还为此瘦了一大圈,养尊处优的她私下里向儿子埋怨说:“这真他妈的是个力气活,你也不知道抽空给我帮个忙?就知道一天上网、泡妞、嫖小姐…….”

………………

苟主任全天侯地象巴儿狗一样守护在狐书记病床前,削端饭喂药,削苹果递水、洗脸擦身体、端屎倒尿,比侍候他老子还要细心体贴。有一次给狐书记刮胡子时,他偶然看到光光的头顶正中央叮着一头特大号的虱子,正美滋滋地吸血呢,这家伙浑身滚圆,肚皮撑得都半透明了,能清晰地看到腔子里鲜红鲜红的血。苟主任刚想伸手拍打,心里嘀咕到:“狐书记可是有品味的人,这人还有点洁癖。每次我和他出去潇洒,他都会自己带着‘威露士’消毒药水,让服务他的小姐反复用这个清洗身体。我要是冒然打他的头顶一下,又解释说他生了虱子,一定会触动书记大人的逆鳞,搞不好吃不了兜着走,把官帽给混丢了,落个得不偿失。”于是就把手就缩了回去。

小田也看到了这只虱子。心说:“我就是农村长大的,卫生条件极差,小时候身上净长虱子了。没有想到爱干净的书记大人也会长这玩意儿,倒是蛮有意思的。”又想:“一只虱子他妈的有多大能耐,能折腾起多大的风浪,书记病成这样,一定不是它引起的。”

郎局长也瞧见了。他跑到院长室指着院长的鼻子破口大骂,挥胳膊抡拳头大发雷霆。要他们全力保证狐书记病房的最高洁净标准,如若再有类似的事发生,立刻撤消他院长的职务。于是院长把狐书记恭敬地请到一个隐蔽的房间,又叫来几个漂亮的护士给他做全身按摩,再带头把病房里每寸表面都做了最高标准的净化。换了床单被罩,用紫外线消毒了好长时间。

……….

时间一天天过去,症状没一丝好转的狐书记绝望了,借口说想一人清静一下,把身边随侍的人都支出去,拿出手机偷偷给最心爱的一个情人拔了电话,说估计自己快要不行了,想最后再见见她。情人听了,伤感地叹着气,没有反应。狐书记又说:“我把老婆已经支出去了,你不要害怕。”情人哭了,还是不说话。狐书记接着说:“我背着老婆,偷偷把50万现金藏在枕头里了,你快过来,我亲手交给你,也算我们夫妻一场,有个交待吧。”情人哭着说:“我带咱们的儿子去看你。”

半个小时后,情人急匆匆赶到了,她麻利地从枕头里掏出整捆的伟人头装进随身的大皮包,有一搭没一搭地问着狐书记地病情,两岁的私生子看见父亲,顽皮地在骑在狐书记肚皮蹿上蹦下。狐书记为博情人一笑,把儿子举过头顶逗笑着。突然一股热辣辣的尿猛地从上面浇下来,洒得他满头都是,衣服也淋湿了多半,情人身上也溅了几滴,她不耐烦地抱过孩子,扔过一条毛巾。狐书记陪笑着,满头满脸地狠擦一通。

虱子先是被尿一激,又被干毛巾粗糙的表面狠狠一搓,终于松了口,让狐书记裹在毛巾里,仍进了垃圾桶。就在虱子张嘴的瞬间,狐书记觉得头皮一松,痒的症状神奇地消失了,他觉得很清爽,也很温暖,久违了的舒服感又回来了。他心花怒放地对情人说:“我的甜心,你这一来,我马上就不痒了,病看来是好了,你不愧是我的福星,我爱死你了。”情人又敷衍地说了几句话,抱起钱袋,拉着孩子走了。

不放心的狐书记又在医院呆了很久,重新检查过好几遍,确信彻底好了,才在众下属的簇拥下挺胸叠肚昴头挺胸地出院上班。但这病到底是怎么好的,他也百思不得其解。后来,他悄悄地找到一个号称半仙的江湖郎中咨询,这人晃了半天脑袋,神秘地讲这是童子尿的神奇疗效。

恢复了健康的狐书记,对情人和私生子充满了感谢,增添了爱意,对她们更宠爱了。

故事大全转载地址:http://toutiao.com/a6314248129340686593/

↓分享本文至社交平台↓
Share on FacebookShare on Tumblr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Digg thisEmail this to someone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Fc2me » [小故事]民間故事:一隻虱子

赞 (0)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