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故事]每一個謹小慎微的靈魂,都在尋找狂歡的可能(圖片故事)

↓分享本文至社交平台↓
Share on FacebookShare on Tumblr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Digg thisEmail this to someone

Fc2Me(网友)怎么说:

有一招从天而降的插法。看了图我就撤了看见有丝腿果断点进第一张图是什么意思?只对第一张图感兴趣!背后插花老招式美人腿

每一个谨小慎微的灵魂,都在寻找狂欢的可能(图片故事)2015年,一名女孩在一间新开的俱乐部派对上。派对由一对策展人夫妇举办,女孩也是一名摄影师,“这是她没穿高跟鞋的原因。”

文/柿子

本文首发于总第766期《中国新闻周刊》

“大多数看过我的图片报道的人,都不会轻易批评照片里的年轻人,而是会批评我。因为我把莫斯科夜晚‘丑陋’的一面暴露无遗。”摄影师尼基塔·肖科霍夫对《中国新闻周刊》说。他的作品叫做《莫斯科的夜生活》。

从2010年到2015年,这五年来,肖科霍夫几乎每天晚上都泡在莫斯科形形色色的酒吧里,“我去过两百多个酒吧,但从不喝酒,也不会和任何酒吧里的人交朋友,因为我去那儿是干活的。”在导师伊戈尔·弗拉基米尔·穆辛的带领下,肖科霍夫成为了一名忠实记录“莫斯科夜生活”的摄影师。

最难忘的经历总是发生在第一次。“在一间名为‘天堂’的酒吧里,一只真的老虎被关在酒吧正中间的笼子里。”这是“李小龙功夫主题派对”,男人们都身着金黄色紧身衣,在一旁痛饮鸡尾酒,他们带来的姑娘则围着老虎笼子摇曳身姿,相比之下,老虎则显得更加从容、镇静。

“派对组织者给它注射了镇定剂。”每当肖科霍夫举起相机时,身高两米的黑人保安总会投来质询的眼神,“这里所有的服务人员都是黑人,酒保一次能得到5000卢布,约合200美元的小费。”

这一切,对于刚从外省小地方搬到莫斯科的肖科霍夫来说,是一场颠覆性的文化冲击。

文明到底意味着什么?

米哈伊尔·巴赫金,苏联文艺学家,曾以“狂欢化理论”诠释过大众文化。在他的理论框架里,“狂欢”在某种程度上消解着文明,同时,也在重构文明。

在日常当中,人们会被各种形态的规则所约束,如畏惧、恭敬、仰慕甚至礼貌。然而在狂欢的场景里,这一切都不见了踪影。

莫斯科拥有漫长的夜晚,对于没有钱打车回家的年轻人而言,夜晚的终点是清晨五点半,地铁开始运行的时间。肖科霍夫总能搭乘首班车回家。对于像他一样清醒的人而言,夜店里到处弥漫着荒诞的气息。人们被最基本的欲望所控制。“他们似乎并非在跳舞、放松或交流,那种状态用灵魂出窍来描述更为恰当,仿佛是一场从身体中的出逃。”

在所有肖科霍夫拍摄的夜生活当中,最疯狂,也最危险的一次发生在一家科幻书店。2014年,莫斯科国家理工科学博物馆面临关闭,原本在博物馆内的一家科幻书店搬迁到了不远处。

“乔迁派对”上迎来了三百个愤怒的“朋克音乐人”。“他们砸碎了书店里源自俄罗斯帝国时代的精美装饰,撬开硬木地板,用木头的碎片互相攻击,血流成河。店里的紫外线灯被他们扔向天花板,破碎的玻璃像下雨一样盖住现场每一个人。”在狂暴的仪式之间,肖科霍夫抱紧相机,艰难地确保自己和器材的安全,“那一刻我感到害怕,如果人本性中隐藏着这样的破坏和侵略属性,那么人类的未来究竟会向什么方向发展?”

粗鄙和俯就,是巴赫金“狂欢化理论”框架的另外两个范畴,正如肖科霍夫所描述的那般,在狂欢化的仪式上,一切阶级、神圣、崇高卑贱、伟大渺小的对立都被打破,人性中的某一面得到了充分的释放,短暂地从精神控制中逃离。“你无法否认这种周期性的需要和行为,尽管它看起来荒唐甚至可怖,但如果全然否定,也会对整个文明体系造成摧毁。”肖科霍夫说。

为了表达对俄罗斯婚姻制度的嘲讽,艺术家瓦尔瓦拉曾做过这样一个表演——在同一天里,同一个民事登记处和三个不同男子登记结婚。瓦尔瓦拉向自己的闺蜜借了三张不同的护照,显然,登记处的人既没有注意到证件上的照片和本人不符,也没有注意到结婚的新娘居然是同一个,“我甚至怀疑他是否抬起过头。”肖科霍夫说。

在“结第三次婚”的时候,瓦尔瓦拉决定让登记官注意到自己,于是她把自己喝得酩酊大醉,同时邀请“新郎”身着高级警察服装出席。登记官用了一个多小时的时间把瓦尔瓦拉打发走,“我永远不会忘记当时周围那些正准备登记的新婚夫妇们脸上的表情。”

夜晚,给了狂欢最好的掩饰。在所有莫斯科夜店当中,“红菜汤”(Solyanka)是最有名的一间,通常来这里参加派对的人年龄从16岁到60岁不等,很多人兴之所至,会做出各种疯狂行为,这使得“红菜汤”名噪一时,成为了最开放的酒吧。很多来“红菜汤”的人,都是从事时尚、创意产业的专业人士:时尚杂志编辑、设计师、建筑家、艺术家和电影制片人等等。

肖科霍夫认为,前往奢华俱乐部的人更多地对钱色交易更感兴趣,而前往地下酒吧的人则更多欣赏那里的音乐,二者的共同之处在于都在寻找一些东西,并且一次又一次地得到了满足。“社会化的矛盾和亲密关系的问题在此得到了解决,因此夜生活里藏着社会的密码。”肖科霍夫说。

而如今,夜还在,生活却已经渐渐远去。“那些曾经在莫斯科夜晚风靡一时的夜店,如今都已经纷纷倒闭了。”

“在没有狂欢节的平凡日子里,每一个谨小慎微的灵魂都在扒找狂欢的可能。”2015年,肖科霍夫离开俄罗斯前往美国,终止了莫斯科夜生活的拍摄。

每一个谨小慎微的灵魂,都在寻找狂欢的可能(图片故事)

2015年,一名女孩在一间新开的俱乐部派对上。派对由一对策展人夫妇举办,女孩也是一名摄影师,“这是她没穿高跟鞋的原因。”

每一个谨小慎微的灵魂,都在寻找狂欢的可能(图片故事)

没钱打车回家的人在酒吧里躺倒一片,等待清晨5:30的地铁。这张照片拍摄于2012年,红菜汤酒吧。“拍完之后,我就坐地铁回家了。”肖科霍夫说。

每一个谨小慎微的灵魂,都在寻找狂欢的可能(图片故事)

2010年的万圣节派对上,肖科霍夫在史翠卡酒吧,拍摄了这个装扮成“俄罗斯雪人”的家伙。雪人通常由三个雪球堆成,用胡萝卜当鼻子。这个“雪人”手里拿着仿真卡拉什尼科夫枪。酒吧隶属于史翠卡城市建筑研究所。

每一个谨小慎微的灵魂,都在寻找狂欢的可能(图片故事)

照片拍摄于2012年,“红菜汤”酒吧一次名为“爱之船”的派对上。肖科霍夫并不认识这三个人,在嘈杂中,他根本不确定照片最终会呈现出怎样的模样。

每一个谨小慎微的灵魂,都在寻找狂欢的可能(图片故事)

艺术家瓦尔瓦拉在同一天的第三次婚礼上醉酒,晕倒在婚姻登记处。瓦尔瓦拉以此嘲讽婚姻制度。

每一个谨小慎微的灵魂,都在寻找狂欢的可能(图片故事)

2012年,万圣节一个多云的夜晚,几个莫斯科青年搭乘轿车在长夜里漫无目的地闲逛。“这是我最喜欢的一张照片,它揭示了整个系列的精髓:莫斯科、夜晚、雨夹雪、闪光灯以及无处不在的欢腾气息。”肖科霍夫说。

每一个谨小慎微的灵魂,都在寻找狂欢的可能(图片故事)

2011年1月31日的新年夜晚,通往红场新年音乐会的路上有三道士兵组成的安保线。演出门票总是很贵,免费蹭演出的人总是很多。然而,因为是新年的缘故,平日里严肃的士兵也摆出了俏皮的手势。他们也是莫斯科夜生活的一部分。

每一个谨小慎微的灵魂,都在寻找狂欢的可能(图片故事)

总No.766期《中国新闻周刊》

故事大全转载地址:http://toutiao.com/a6313535784130543874/

↓分享本文至社交平台↓
Share on FacebookShare on Tumblr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Digg thisEmail this to someone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Fc2me » [小故事]每一個謹小慎微的靈魂,都在尋找狂歡的可能(圖片故事)

赞 (0)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