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故事]退役特種兵回歸故鄉要平靜過日子,卻遇到生死仇敵6

↓分享本文至社交平台↓
Share on FacebookShare on Tumblr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Digg thisEmail this to someone

Fc2Me(网友)怎么说:

求更新啊为什么不讲讲凶残度和战斗世界第一的城.管.呢?如若城管与您的退役特种兵对斗,谁胜?虚拟文章4530

退役特种兵回归故乡要平静过日子,却遇到生死仇敌6(图文无关,故事纯属虚构)

前言:秦渊是一名退役特种兵,从部队退下来之后,他就回到家乡,跟美丽的小姨住在一起……

前文链接:退役特种兵回归家乡照顾小姨,被军区老大喊去谈话5

文/月下吟

林广雄第一次感觉到和一个年轻人谈话有压力,秦渊说话态度都非常严谨,完全套不出任何有用的信息,如今更是挑明两人的关系,让林广雄不得不提前结束试探。

“好一个明人不说暗话,那我也不拐弯抹角,今天叫你来只有两件事。”林广雄突然正色说道,此刻的他俨然不像一个七八十岁的老者,而是一个久居高位的胜利者,至少给秦渊的感觉是这样。

“请说。”秦渊配合着吐出两个字。

林广雄再次拿起小茶壶给自己斟了一杯,这一次却没往秦渊他们的茶杯斟茶,然后一饮而尽,润了润嗓子说道:“第一件事很简单,打断你的腿,然后扔出林家。”

唰……

叶云曼的脸瞬间沉了下来,脱口而出说道:“林老爷子……”

熟知话刚说出来就被秦渊摆手制止,对着她露出一个放心的笑容,示意她不用着急。

叶云曼深吸一口气,欲言又止,最终还是没说出来,乖乖地坐了回去。

“我想你现在应该不会这么做。”秦渊双眼盯着林广雄说道。

“为什么?”

“我的直觉告诉我,你不会贸然出手,因为你在担心着什么。”秦渊一字一句说道,他自然猜到林广雄在顾忌他的身份,否则也不会和颜悦色地跟他谈这么久。

这回轮到林广雄沉默,看向秦渊的目光也发生了变化,他似乎小看了这个年轻人。

不过老狐狸始终是老狐狸,被人看穿了心思,脸上的表情依旧没有太大的变化,只是声音微微有些低沉说道:“年轻人,太过聪明的人一般都活不久,还是收敛点好。”

“多谢挂心,不过我现在依然活得很好。”秦渊无所谓说道,似乎完全听不出林广雄话中的威胁。

“第二件事是关于金色酒吧。”林广雄不在意秦渊的态度,将话锋转向叶云曼身上。

“我不懂林老爷子你的意思。”叶云曼面露不自然说道,她不似秦渊那么变态,被林广雄盯着,内心总感觉有些发毛。

“林家想收购你那间酒吧,你开个价吧,只要合适,我们现在就可以交易。”林广雄接着说道。

果然,林家是真的在觊觎金色酒吧,秦渊偷偷给叶云曼打了一个眼色,叶云曼是个聪明人,自然能够领会得到。

“金色酒吧只是一间娱乐性酒吧,我记得林家的生意好像不在这方面,怎么会想到要收购它?”叶云曼问道。

林广雄似乎早就想到叶云曼会这么问,不疾不徐说道:“林家这些年一直停步不前,所以我考虑准备将一部分产业转移到娱乐场所上,而你的金色酒吧所在的位置刚好是我想要的,叶小妞,你不会连老头子这个请求都不答应吧?”

林广雄说的话似乎很合情合理,但是秦渊始终感觉不是那么简单。

“林老,我想你也应该知道金色酒吧是我小姨的心血,岂能说卖就卖,林老你还是另寻他家吧。”秦渊赶紧上前帮叶云曼解围,他知道此时叶云曼碍于情面,应该不懂得怎么回绝。

“呵呵,这倒是老头子我自私了,不过为了林家的发展,老头子这张老脸也豁出去了,如果叶小妞同意,我林家愿意出两千万买下金色酒吧,这应该很有诚意了吧?”林广雄盯着叶云曼说道,手指很有规律地在敲着桌面,似乎一点也不着急叶云曼的回答。

叶云曼茫然不知所措地看着秦渊,如果是之前,就算她再喜欢金色酒吧,但碍于林广雄的情面,她肯定会拱手相让,两千万,足够买下好几个金色酒吧了,林家的确很有诚意。

“林老,你认为我小姨缺钱么?”秦渊突然出声问道。

林广雄微微一怔,不知秦渊这话是何意,轻摇头说道:“叶小妞是个人才,夏城好几家大型公司都有她的股份,自然不会缺钱。”

“既然林老知道,那我们的谈话应该可以结束了,不是吗?”秦渊淡然一笑说道。

两千万虽然很多,但钱,叶云曼可不缺,何必割舍自己的心血给你,这不是脑子秀逗了么?

情面那种东西,见鬼去吧,又不是跟你很熟。

林广雄一时气结,本来他以为亲自跟叶云曼说,不管怎样都会卖他一个面子,谁料秦渊突然横插一脚。

“真的不再考虑,林家真的很需要那块地方。”林广雄始终在给叶云曼施压,全然不顾秦渊的存在,他想只要叶云曼点头,那一切事情都好办。

叶云曼很坚定地点头说道:“林老,真的很抱歉。”

秦渊一直盯着林广雄,在叶云曼拒绝他的刹那,他脸上的表情明显变得阴冷许多,甚至目光中还闪过一抹杀机,这更加肯定秦渊的想法,林家想要得到金色酒吧,原因绝对不是那么简单。

或许金色酒吧里面有他们想要的东西。

“唉,看来老头子这张脸不值钱了,也罢,沈木,送客。”林广雄瞬间失去跟秦渊他们交谈的心情,旋即招呼那名中年男子送客。

“是,老爷。”沈木脸上完全没有任何表情,冷冰冰说道。

“屠夫沈木?”谁知秦渊一听到沈木这个名字,条件反射说了出来。

沈木一顿,脸上的表情变得更加冰冷,说道:“你认识我?”

秦渊知道自己一时口快,不过这也不能怪他,毕竟这个名字对他来说可一点也不陌生。

“没想到你还活着,很好。”秦渊的语气突然变得阴冷起来,眼中的杀气猛地爆射出来,让沈木不自觉的后退一步。

这样恐怖的杀气,绝对是沈木有生以来遇见过最为骇人的杀气,仅凭气息就能逼迫他后退。

高手,而且是比他更加厉害的高手。

“你到底是谁?”沈木心有些发虚问道,得罪这样一个人,绝对是一场噩梦。

一旁的林广雄眼光闪烁不定,沈木的身手和资料他自然清楚,号称佣兵界的屠夫,手里的命案多到数不清,林家为了雇佣他可真是下了重金,没想到面对秦渊时居然会露出惊慌的表情。

“你很快就会知道了。”秦渊撇了一眼沈木,拉着叶云曼的手直接离开了。

秦渊真的很想在这里杀了沈木,不过他知道不能,一来叶云曼还在身边,二来他也不能暴露自己真正的实力,沈木可不像那些小混混,若真想要杀他,秦渊恐怕也得花费一番力气才行,屠夫之名可不是靠吹出来的。

沈木没有跟上去,就这么站在原地看着秦渊渐渐消失的背影,一脸疑惑之色。

“你认识他?”等到秦渊他们走后,林广雄才出言询问道。

沈木摇摇头,尽管他在努力回想,可始终想不起秦渊到底是谁,对他来说,那完全就是一个陌生的脸孔。

“这个人很厉害,我劝你们最好别惹他。”沈木喃喃自语说道,眼神中猛然暴射出两道嗜血的狂热,他好久没遇上这么强大的人了。

林广雄一怔,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从林家出来,秦渊和叶云曼直接打车回到别墅中,秦渊一言不发地呆坐在沙发上,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叶云曼换了一身休闲的衣服,从酒柜中拿出一瓶红酒和两个酒杯走了过来,不知为什么,她猜想秦渊现在一定很想喝酒。

果然,一看到叶云曼手中拿着红酒,秦渊伸手要过那瓶红酒,直接灌入口中,鲜红的酒从秦渊的嘴角疯狂溢出来,好似两行猩红的血液在流淌。

“呼!”

一口气灌了大半瓶红酒,秦渊才缓缓放下酒瓶,嘴角和衣服全是酒迹,样子显得有些疯狂。

叶云曼赶紧抽出几张纸巾,心疼地帮秦渊擦拭身上的红酒,等到秦渊心情平缓不少,她才开口询问道。

“那个人是谁?”

秦渊知道叶云曼会开口询问,也没打算隐瞒,将红酒放在桌上说道:“一个冷血的雇佣兵,当年以为他在一场爆炸中死了,没想到居然还活着,而且就在夏城。”

秦渊的语气很轻,但是叶云曼发现秦渊那握拳的双手在颤抖,于是她不假思索地挽起他的手臂,轻轻依靠他的身体,感受着那浑厚而有力的心跳声,叶云曼内心不由一阵疼痛。

“告诉我好么,看你这样子,我心里很难受。”叶云曼柔声说道,身体靠着秦渊更近,几乎整个身体贴在他身上。

感受到叶云曼那柔软丰腴的身体,还有那扑鼻而来的独特体香,秦渊的心情总算是平和了不少,眼中的杀意也渐渐散去。

“他叫沈木,外号屠夫,两年前的一次任务中,我们奉命围剿南海的一处海盗,谁知他和他的雇佣兵团突然出现,打乱我们整个计划,小六为了掩护我们离开,和他们同归于尽了。”秦渊尽量使自己的心态平缓下来,只不过他越是这样,越像似一座压抑的坟墓,沉重地让人喘不过气来。

“小六是谁?”叶云曼深吸一口气问道,强忍住秦渊身上散发出那股压抑的气息。

秦渊的目光陡然变得柔和许多,脑海中浮现出一个不到二十岁的年轻样貌,然后轻声说道:”他是我的战友,我的兄弟,他是一个非常出色的侦查兵,鼻子比军犬还灵,眼睛比雄鹰还锐利,身手比猎豹还敏捷,他死的那年,只有十九岁,被一场大火活活烧死。”

叶云曼心口不由感到一阵强烈的窒息,她感觉不到秦渊此刻内心有多痛,却内感觉到秦渊身上那股让人不寒而栗的致命杀意。

即便从小时候开始就认识这个男人,自认早已熟悉这个男人身上每一寸肌肤,可是这个时候,叶云曼依偎在秦渊身边总会感觉到一股莫名的寒冷。

原先秦渊说他是去当特种兵,叶云曼还半信半疑,如今第一次看到秦渊那冰冷到极致的眼神,此刻早已深信不疑。

这个男人,到底经历了怎样的环境才会变成这样?

“那你现在准备怎么办?”叶云曼从秦渊怀里脱离出来,然后优雅地给自己倒了一杯红酒,丝毫不在意那红酒刚被秦渊喝过。

“他一定要死。”秦渊冷冷说道。

叶云曼一怔,将正要拿起的酒杯再次放了下去,对着秦渊认真说道:“答应我,你一定不能出事。”

秦渊抬起头,看着这个从小一起成长的小姨,嘴角露出一丝难得一见的温暖笑容,点头说道:“放心,没人能够轻易取得了我的命。”

“切,说的自己好像很厉害的样子。”叶云曼撅着性感的小嘴说道,整个人静静依偎在秦渊的怀里,她喜欢这样的场景,也就只有这个时候,她才能感受到秦渊是属于她一个人。

秦渊也不辩解,任由叶云曼如此亲昵地依偎在他身上,这个时候,他那里还管得了那么多道德伦理。

“小渊,你说我们可以一直这样么?”叶云曼张着滚圆的眼眸期待地看着秦渊,那眼中的柔情尽显无疑,此刻她就像依偎在秦渊身上的小女人一般,说着最为单纯的悄悄话。

秦渊微愣,他一直以来都没想过这个问题,如果说他到现在还没感受出叶云曼真正的心思,那他只好去撞墙了。

毫无疑问,秦渊也喜欢叶云曼,而且是从小就开始喜欢,起初以为曾经那只不过是一种对小姨的依恋,并不算真正的感情,如今回来后他才发现,那种久违的感情再一次被触动,甚至已经到了无法自拔的地步。

“可以啊,为什么不可以。”秦渊微笑着答道,右手轻轻地抚摸着叶云曼那长长的秀发,指尖在她的发丝间来回舞动,丝毫没有阻碍。

“小混蛋真好,来,再赏一个。”叶云曼甜蜜一笑,双手撑在棉沙发上,身体微微向上移动,然后那性感的樱唇在秦渊的嘴唇上轻轻点了一下。

女人有时候很容易满足,她只需要男人一个很肯定的答案而已,即使这个答案听起来有些自欺欺人。

可那又怎样?她不需要你的山盟海誓,更不需要你的花言巧语,情话也可以是一个很简单的答案。

秦渊还在回味叶云曼刚才那个香吻,虽然很短暂,可是他很肯定刚才那一下是亲到他的嘴唇,这还是有生以来他第一次亲到叶云曼的嘴唇。

“小姨,你真美。”感受着叶云曼那吐气如兰的呼吸,秦渊的头脑突然一热,猛然翻身扑到她的身上,将她那柔软性感的娇躯使劲地压在柔软的沙发上,头缓缓地埋了下去。

谁知叶云曼突然用双手撑着秦渊的胸膛,阻止他进一步动作,脸上的绯红已经从脸颊一直蔓延到脖颈。

“嘿嘿,小混蛋终于发情咯,这几天老娘还以为自己的魅力有问题呢,原来你还是抵挡不住老娘的诱惑。”叶云曼满脸幸福说道。

之前秦渊对她的调戏每次都避而远之,叶云曼还真的以为自己已经老了,如今看到秦渊那如狼似虎的眼神,她终于很满意很幸福的笑了。

听到叶云曼的话,秦渊总算恢复一丝清醒,身体尴尬地僵硬在那里,进退两难,至于“小姨我要你”这种禽兽的话,秦渊暂时还没那个胆说不出口。

“小混蛋,下来吧,你身体好重,压得我很疼呢。”叶云曼略带着娇喘说道,那楚楚可怜的样子,更带有一番媚惑风情,看得秦渊体内那股邪风再次窜了上来,恨不得就地将叶云曼给办了。

“好吧,你赢了。”秦渊轻轻一捏叶云曼的琼鼻,满脸无奈说道。

幸好秦渊的忍耐力已经达到非人的地步,否则还真不一定会干出什么事来,他强忍住内心的邪火,才从叶云曼身上缓慢地爬了下来。

叶云曼狡黠地看了秦渊一眼,然后得意说道:“谁叫你自己爬上来,人家又没让你这么做,怎么,你就那么想占老娘的便宜?”

看着秦渊如同一只败北的公鸡在一旁拉拢着脑袋,叶云曼嘻嘻一笑,这个才是她以前所熟悉的秦渊。

“是啊,你才知道。”秦渊不甘示弱说道,双眼肆无忌惮地打量着叶云曼的身体,这一次他不再躲避,眼角露出一抹邪邪的笑意。

“哟呵,还学会调戏老娘了,滚犊子,老娘现在没空跟你调情,洗澡去。”叶云曼白了一眼秦渊,然后扭着小蛮腰往卧室走去,还不忘回头抛给秦渊一个诱惑的香吻,看得秦渊又是窜起一股莫名的邪火。

这小妮子诱惑人起来还真致命,秦渊苦笑想到。

很快浴室内传来稀里哗啦的流水声,秦渊再次想入非非,不得已只好打开大厅内的电视机,调大声音,然后漫无目的地转换着电视台。

(洗澡之后到底会发生什么?请继续关注后续)

故事大全转载地址:http://toutiao.com/a6314071902835245313/

↓分享本文至社交平台↓
Share on FacebookShare on Tumblr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Digg thisEmail this to someone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Fc2me » [小故事]退役特種兵回歸故鄉要平靜過日子,卻遇到生死仇敵6

赞 (0)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