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故事]男友出軌閨蜜,他們結婚時,我給他們送去此生難忘的賀禮

↓分享本文至社交平台↓
Share on FacebookShare on Tumblr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Digg thisEmail this to someone

Fc2Me(网友)怎么说:

书名马了睡前看马了睡前看马马克。马马马马

男友出轨闺蜜,他们结婚时,我给他们送去此生难忘的贺礼

(图文无关,故事纯属虚构!)

正文:

傍晚,雪还在飘,一直没有停过。

灯火阑珊的街头,我站了已经有半个小时了,雪花飞落在我脸上,头上,很快把我银装素裹。

我的正前方是A市五星级兰月酒店,酒店外的巨幅上,印着几个骚气的红字:热烈祝贺连少卿先生和方倩茜小姐喜结连理。

门口还有他们俩的巨幅照片,画风甚是甜蜜浪漫。

这些画面,无不刺激着我的敏感神经,三年前被利用陷害的画面,此刻疯狂地涌上心头,令我无法释怀。

我幻想过很多种暴力的方式冲杀上去,但最终还是抖了抖大衣上的雪花,迈着优雅的猫步朝着酒店走了过去。衣摆在寒风中摇曳轻舞,我在无形中多添了一股萧杀之气。

宴会在酒店二楼大宴厅举行,来的都是建筑业的达官显贵,连少卿作为业界的后起新秀,也算是声名显赫了。

不过,若凌晟浩还在世,应该就没他连少卿什么鸟事了。他是如何成为后起新秀的,我心里跟明镜似得。

我站在宴厅外深呼吸好久,才狠狠一把推开了门。

“砰!”

进门的一刹那,嘈杂的宴厅瞬间安静下来,宾客们都不约而同地回过头来,在看到我时都吓得后退了一步,跟见鬼似得。我没有理会这些人,径直朝着前方那对着装喜庆的贱人走了过去。

“哎呀,这不是连少卿之前的未婚妻吗?”

“对啊,听说她负责施工的项目出问题了,不是被人那啥了么?”

“我去,不是诈尸吧?”

身后小声的议论声不断灌入我的耳膜,如尖刀般刺进我的胸口,我睨着前方那个膈应了我三年的男人,真恨不能那把刀戳过去。

但我没有!

我从衣兜里拿出了一个封好的大红包,唇角挂上了久违的笑。

连少卿正在招呼宾客,看到我时我已经在他五米范围内。周遭鸦雀无声,所有人都在强势围观。

“秦诺!”他惶恐地喊了我一声,随即一个箭步窜到我面前,看我的眼神仿佛看一具僵尸。“你不是已经……怎么还活着?”

“是啊,老天爷怎么还让我活着呢,真奇怪。”我意味深长地看着他,笑得他脸色煞白,“听说你结婚了,作为你的前未婚妻,我怎么着也要来捧捧场啊。”

顿了顿,我看了眼一旁面红耳赤的新娘子又道,“哟,还以为新娘子是谁呢,原来是我的好闺蜜呀,好久不见!”

“秦诺,我……”

方倩茜似乎要解释什么,却被连少卿狠狠瞪了一眼,他深吸了一口气,故作平静地笑了笑,“诺诺,这些年我一直以为你已经离开了,所以结婚也没通知你,还……”

“没关系,你不懂礼数,我懂。”我莞尔一笑,把红包递给了方倩茜,“倩茜,来得匆忙,一点小意思,请别介意!”

方倩茜可能想不到我还会给她送红包,还是这么厚的红包,纠结了好一会才伸出手来接,而当她的手刚触到红包时,我故意指尖一滑,红包顺势跌落,里面的东西洒了一地。

“哎呀,不好意思手滑了!”

我不怀好意地瞄了连少卿一眼,故意把红包踢开了。红包里洒落的不是钱,而是照片,并且……是连少卿与一个男人圈叉的照片,各种高难度姿势各种表情,令人血脉喷张。

时间仿佛静止了,这一刻宴厅里特别安静,不管是看到的也好,没看到的也好,都没发出一丁点的声音。

窒息,太他妈窒息了!

“秦诺,你他妈的想做什么?”

一分钟后,震怒的声音才打破了现场的静谧,连少卿气急败坏地抓起地上的照片撕得粉碎,却无济于事。

所有看到照片的人都露出了特别喜感的表情,包括那千娇百媚的新娘子,此刻像是被五雷轰顶似得懵了。

我卯足气,抬手一巴掌给他挥了过去,“这口气我憋了三年,你他妈说我要做什么?一个从死神手里逃脱的人,她会放过害他的人吗?”

连少卿被我狰狞的样子震慑,竟没有躲开我的攻击。方倩茜却是吓得惊叫了一声,连忙躲在了他的身后,眼底的那份恐惧藏都藏不住。

“这一巴掌是我还你的!”我声嘶力竭地吼道,不等那混蛋回应反手又是狠狠一耳光,“这是你欠凌晟浩的,禽兽!”

言罢,我未做任何停留,抖了抖衣服头也不回地走开了。虽然两巴掌根本不解我心头之恨,但常言说得好,见好就收,我不会蠢得继续闹场等人报复。

连家是什么人,我自然清楚得很。

“噢,作孽啊,作孽啊……”

连少卿那尖酸刻薄的母亲经不起这刺激,嚎了一声就倒了。我眼底余光瞄到了,步伐迈得更快了。

其余的人都被我闹懵了,无人阻止我。那些不明真相的嘉宾更搞笑,都不约而同地让开道,仿佛恭送女王似得目送我走了出去。

“秦诺,秦诺你这贱人,我要弄死你,我他妈的要弄死你,我要杀了你!”

连少卿困兽似得怒吼着朝我冲来,却被他高大威猛的父亲拉住了,还狠狠甩了他一耳光。他歇斯底里地挣扎着,平日里衣冠楚楚的模样不复存在,嘴里也不断重复要杀我的话,跟疯了似得。

那些满含杀机的话,是我这三年来听到的最美的声音。

自始至终,我都没有再回头看那对贱人一眼。他们从此以后便是我生命里的过客,再无交集。让他们耻辱的活着,比死了更折磨!

一个是海誓山盟的男友,一个是推心置腹的闺蜜,但就是这两个我放在心尖尖上的人,却联手把我一步步推入地狱。

我不怪自己遇人不淑,却无法释怀因救我而英年早逝的凌晟浩,他本应该是建筑业最耀眼的晨星,但……陨落了。

而这一切,都要拜那对贱人所赐,我又如何能放过他们。

“秦诺你给我站住!”

我快到电梯的时候,方倩茜拎着她长长的裙摆冲了出来,漂亮的脸蛋扭曲着,满含恨意。我顿了一下,冷冷盯着她。

“怎么,要找我晦气?”我今朝满血而来,会怕她?笑话!

“你这是什么意思?你要羞辱我不用做得这么绝吧?”

她竟然敢来讨伐我,还一副怨妇的表情。我竟气得无言以对,这就是我的闺蜜,当年一天不见到我都会以为我被奸杀的女人。

我顿了好久,冷呲了一声,“倩茜,你不觉得应该感激我么?我让你提前看清了他龌蹉的内心,不好么?”

“你……秦诺,当年的事情我是无辜的,我并不知道其中的原因,我们是最好的姐妹,我怎么会那么对你呢?我和少卿结婚也是家里逼婚压力太大,所以才……”

“呵呵,举头三尺有神明,撒谎是要被雷劈的!”

我想不到她还会如此恬不知耻地来为自己辩驳,我若没弄清楚是非,会在这婚宴上闹场子么?她和连少卿丧心病狂,我还不至于!

走出酒店时雪还在飘,风袭过的时候,我脸上顿感一片凉意。

狠狠抹了一把脸,我才发现自己早已经泪流满面。刺骨的寒风不敌心头的悲凉,那是种刻骨铭心的痛。

晟浩,对不起,我暂时只能做到这个地步了。但请你相信,我不会放过他们的,绝不会,我一定会为你报仇的。

我抬头望了眼墨黑的天空,又落寞地垂下了眸子,心头非常愧疚。我始终没有哪个能力把连少卿送进监狱,与连家斗,真的如螳臂当车。

但至少,今天的一幕会让他身败名裂!

这只是一个开始,我会一步步让他尝到从天堂坠入地狱的滋味,如同我当年那样,在最美的年华陨落。

马路的转角,黑色大奔还在闪烁着车灯,车前的男子操着手斜靠着车头,阴霾着一张脸。高大的身影在微光中显得霸气十足,有股慑人的气息在他身上流转,他看起来非常危险。

我怔怔地看着他,诡异的熟悉感又莫名袭来,仿佛面前的人就是凌晟浩,那个令我愧疚一辈子的男人。

“上车!”

低沉阴戾的声音拉回了我的思绪,我想起自己见不得光的身份,便讪笑着走过去想讨好他,他却一转身回到了车里,根本不甩我。

我钻进车,讪讪地瞥了他一眼,不安地垂下了眼帘。

他似乎很生气,黑白分明的眼眸里尽是寒霜。他的眼睛其实很好看,非常清澈,俊朗的脸从我认识他开始就喜欢板着,不见一丝笑容。

车厢的气息很压抑,于是我扬起一个谄媚地笑容凑了过去,“凌枭,你别老板着脸嘛,你笑起来肯定好看!”

我希望他不要这样冷漠,因为此时此刻的我好后怕,真的好希望有个人安慰我两句,至少给我个肩膀靠靠。

他冷眼看着我,也不说话,许久,忽然伸出手捞过我就低头吻了过来,气势汹汹的。我没有抗拒,勾着他的脖子迎合他,与他唇齿交缠。

他吻得霸道,凶残,仿佛我是他今生的仇人似得。

而我并无所谓,因为他是我的情人,说难听点他是包养我的金主。两年前,在我落魄得要卖身的时候,他甩给我一张支票,然后我义无反顾地成为了他的地下情人。

他的手很凉,窜进我的衣摆时冷得我一个哆嗦,但他不以为意,肆无忌惮地揉搓我任何一个敏感部位,很用力。

我也负气似地挑逗他,手探进了他腹下的地方,还触到了他炙热肿胀的部位。

他的呼吸变得粗重,却抓住了我要滑进他衣摆的手,慢慢地松开了我,盛满烈火的眸子阴戾地看着我,我读不懂他眼底的东西。

他忽然一把捏住了我的下颚,脸颊几乎贴在我的脸颊,炙热的气息就荡漾在我脸上,温温的。

“秦诺,我很不开心。”

“你哪里不开心了?是这里?这里?还是这里?”

我指着他的胸口,小腹,最后指尖落在了他凸起的双腿间。他一把抓起我的手甩开,气急败坏地怒视我,眼底的炙热也褪了下去。

我不敢造次,狼狈地收回了手,讪笑着说了声“对不起”。我确实是没弄清楚自己的身份,我竟然敢在他面前撒娇,真是找死!

“shit!”

他怒急的吼了一声,轰动油门一溜烟地窜了出去。我瞥了眼他愠怒的侧脸,尴尬地转过了头。

今夜好冷,跟我的心一样冷。

送我回到别墅后,凌枭就准备离去,我不知道哪来的勇气竟扑上去抱住了他,还恬不知耻地踮起脚尖吻他,如饥似渴的。

明知道他不准我主动靠近,我却顾不得。不知道为何,我今天特别想要激怒他,挑衅他。甚至于,我希望他占有我。

可能是害怕,或者是孤独。

其实我并不是如饥似渴的女人,因为直至今日,当了两年情妇的我,依然还是处女之身,这对一个职业情妇来说,肯定是莫大的耻辱。

我所住的地方是A市最豪华的别墅区,这里住的大都是有钱人的二奶三奶什么的,真印证了“物以类聚,人以群分”那句话。

别墅区里的女人们每天津津乐道的无非就是金钱和性,我作为她们中的一员,有时候是个尴尬的存在。

我渴望有种归属感,哪怕对方是一个不能正大光明带出去的男人。我在怕,怕自己某一天又被害死了,连个为我收尸的人都没有。

我的技巧很生涩,甚至笨拙。因为在认识凌枭之前,我爱上的是个衣冠禽兽,是个gay!

凌枭愣了一下,抱过我一把扯掉我的大衣反吻住了我,我没羞没躁地迎合着他,用自己生涉的手段挑逗他。

他喘着粗重的气息,风暴般地吻着我,揉捏着我,甚至把我衣服都要扒光了。当我以为他终于决定要占有我时,却还是在最紧要的时候刹车。

我分明感受到他汹涌的烈火,却硬生生被他控制了。他死死咬着唇瓣瞪着我,样子狰狞可怕,我弄不明白他的眼神是怒还是悲。

而后,他重重地摔门而去,一句话都没说。他如此这般两年了,我完全弄不明白他养我的企图。

“凌枭,你这样到底是几个意思?”

我对着紧闭的门扉吼道,狼狈地从床上坐起来,揉了揉被他拽疼的手腕,抹了一把脸,却发现我竟然被他吓哭了。

好糗!

我瘫在床上缓了很久,到浴室打开了浴缸的水龙头。

脱掉衣服往浴缸一泡,手臂上一条密集的疤痕就悄然涌现了,宛如张牙舞爪的蜈蚣,从肩头到臂弯,很显眼。

这是三年前那场意外留下的杰作,那时候我的整只手臂被撞得血肉模糊,这些皮肉都是一块块缝上去的。好在这疤痕很细,又在医院做了磨皮,不经意还察觉不到。

只是这疤痕背后的恨,却令我刻骨铭心。

我恨那该死的虚伪的连少卿,也恨自己当年的愚蠢,没看清那混蛋接近我是另有企图。我因为一念之差害死了凌晟浩,也害得自己变得这样人不人鬼不鬼的。

我这两年每天都过着醉生梦死的生活,跟着那些小三儿们今天做SPA,明天跟她们逛街购物,我一身锐气在两年前被打击得荡然无存,变得毫无斗志。哪怕是当小三,我也是非常不合格的。

我为自己感到可悲!

我在浴缸里把自己泡得一身泛白才起身,套了个浴袍出去了。

我准备给凌枭拨了个电话,想对自己今天的反常举止道歉。他并不知道我的过去,也不知道我今天去兰月酒店所为何事,但我今天的行为很反常,我怕他多想。

电话响了很久才接通,里面却没有声音,我张了张嘴,却一个字都没说出口。

我不知道电话那头的人是谁,是他,还是他太太,或者是别的人。作为一个拿不上台面的女人,我这点觉悟还是有的,明知不可为而为,那不是找死么?

我轻叹了一声,准备挂电话,那边传来了凉凉的两个字:“讲话”。

故事大全转载地址:http://toutiao.com/a6283626888088076545/

↓分享本文至社交平台↓
Share on FacebookShare on Tumblr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Digg thisEmail this to someone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Fc2me » [小故事]男友出軌閨蜜,他們結婚時,我給他們送去此生難忘的賀禮

赞 (0)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