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故事]我跟朋友進山去找鼎,卻遇到瞭死去多年的同學

↓分享本文至社交平台↓
Share on FacebookShare on Tumblr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Digg thisEmail this to someone

Fc2Me(网友)怎么说:

什么呀?不错

我跟朋友进山去找鼎,却遇到了死去多年的同学

周末,我和老顾去了一个地方。

那地方是山区,说是前几天,山里连日下大雨,有一座破庙给塌了,出来一个大香炉,老顾是开古董铺的,他觉得那香炉也许是个鼎,听到这个风声之后,抱着捡漏的心态,老顾开着车,非得让我跟他一起过来瞧一瞧。

结果,到了才发现,这就是一个局,粗制滥造的骗局。

老顾在古玩儿这行当里闯荡二十多年了,找个由头我们很快脱身,只不过在回去的山路上,老顾骂骂咧咧,说是白跑这么一趟,还费了好多油儿钱。

盘山公路上,前面停着一辆车,白色的面包车,好像是坏了,有几个人站在车子旁边抽烟,有一个人趴在车前脸儿那里,好像正在修车。

这时,老顾也停了车,说他要下去方便一下。

我也不知道老顾为什么就把车停在了面包车前头,我估计,是这山路太荒凉,在人多的地方停车,免得遇到拦路抢劫的。

我觉得老顾就是这么想的,也许,只是一种巧合。

老顾拿着手纸下了车,走进了一片小树林,估计是要上大号。

我也下了车,因为长时间在车里很憋闷,我下来透口气。

这时,我耳朵里就听到一种声音,很难形容,就好像是猫爪子挠玻璃的那种声音,吱吱呀呀的,山里安静,我就听到了,转瞬即逝,分明是从面包车里传来的。

我不知不觉就走到那辆面包车附近,本来是想问问需不需要帮忙,结果,我却发现有两个男人好像故意将身体挡住拉开的车门。

由于好奇,我就朝着车里面看了一眼。

初看之下,也没什么特别,车厢里放了几只大箱子,长方形,黑色的,就跟银行运钞车用的那种箱子一眼,大概有三四个吧,或许我只看到三四个,顺着一排摆放着。

突然,那四个排在一起的黑色箱子,突然就动了一下。

我的心里立刻打了一个突,正想走进瞧瞧,车里坐着的一个人,探出车厢看了我一眼,那是个男人,看起来不太老,脸色非常的苍白,头发又细又黄,不知得了什么病。

然后,我跟那个男人对视了一眼,他划拉一声,将车门给拉上了。

我有点儿尴尬地戳在原地,脑袋里还浮现着那几个箱子的图像。

我坚信自己没有眼花,那些箱子确实动了那么一下,但是箱子的颤动有问题,因为那几个箱子是一起动的,频率几乎一样。

如果箱子里面装的是什么活物儿,动一动也没什么特别,可是箱子是分开的,之间都有距离,那么分开的箱子里放了什么会有统一的动作,难不成是一个很大的活物儿被切割成了几段分装在箱子里,可是,既然分割了几段,怎么还能是活的?!

人啊,一分神,就过去了好几分钟,老顾还没回来,我真着急了。

快步回到自己的车里,拿起自己手机的同时也看见老顾的手机,老顾没带手机,怎么办?

这时候,我听到白色面包车里传来了声音,很小,不过我听得见,是那个在车头修车的人说的,他说这车他一个人修不好了,只能找警察将车拖走了。

我转头看去,修车的拉开车门,好像是把车修不好这件事告诉了车厢里的那个脸色苍白的男人,他们说什么我听不到,但是这么一提醒,我想到了老顾是不是出了什么危险,要不我也报警吧。

我拿着手机下了车,走到老顾下去的那个地方,下面好多杂树和乱草,挺荒凉的,我喊了几声老顾,没人回答我。

我也不敢下去找,因为老顾的车还在这里,万一我下去了,那些人把车开走了怎么办,这辆车是老顾新买的,一百多万的大奔,放在古董铺子门口充门面用的。

没办法,我只能报警,很快,接线员问我什么情况,我告诉他具体的方位,说是有个朋友下山去方便一下,已经接近二十分钟没有上来,我担心出危险。

在这里我夸大了一点,其实至多也就十五分钟,不过在这到处都是蚊子的荒野,十多分钟解个手已经够长了。

接线员告诉我别着急,保持电话通畅,说当地的派出所民警一会儿就到。

报了警,我朝着老顾的车走去,余光中,就看到白色面包车的车门拉开了,那个惨白脸都下来了,惨白脸好像是这伙人的头儿,指挥着几个人,我看着那些人将车里的黑色箱子拎了出来,由惨白脸打头,正从盘山公路上跳下去,进入了下面的一片小树林。

我心里猜测,那箱子里一定是些见不得光的东西,一会儿警察来拖车,这帮人是将赃物藏进山里,免得被发现,看着提箱子的人的动作,看得出箱子不是很沉重,可是,箱子里装的是什么呢?!

我猜不透这里面究竟是什么阴谋诡计,但也能猜透那些人不会是什么好人,想到这里,顿时汗毛都竖起来了。这里就我一个人,形只影单,还是赶紧回老顾的车里,别招惹这帮人,忍一忍,警察就快来了。

刚坐进车里,把手机放在车座上,才发现手心都是冷汗,我回头朝面包车看去,车四周围没人了,我呼出一口气,突然,就在耳朵边,发出了“咚咚咚”的声音,我一转头,就在车窗玻璃外面,贴着一张人脸,真把我吓了一大跳。

但是很快,我就看清那只是一个中年男人的脸,不是老顾回来了,是跟那帮一伙儿的,好像是刚才在车头修面包车的那一位,因为他的脸上还有油泥。

那人的脸上堆满笑,也许他看出了我的惊恐,笑呵呵地又敲了玻璃两下,让我放松戒备,意思是让我将车窗摇下去,他大概有话要跟我讲。

我看他不像是坏人,就将车窗压下去半截,外面的人先是笑了笑,才说:“哎,你好啊,我是面包车的司机……”

我点点头说:“啊,有事儿?!”

面包车司机好像是在故意解释什么说:“我们车坏了,我……”

我回头看了一眼,说:“哦,我看出来了,怎么了?”

面包车司机说:“哎,咱们就长话短说吧,我们车里有一些东西,呃……不能……不能跟官家的人说,咱们既然在路上遇到,也是缘分不是吗,与人方便自己方便不是吗?”

我明白了他的意思,这个人的目的是,待会儿警察来了,他希望我不要乱讲话,免得被警察怀疑,被警察顶上。

我不是那种死脑筋的人,不是我的事情我根本没兴趣参合,不过我确实心里痒痒,就是好奇那箱子里装了什么东西,怎么还会动?!

于是我试探着问司机说:“放心,我正在等一个朋友,等他回来了我立刻走人,不关我的事我什么也不说,不过,那些箱子……”

面包车司机打断我的话,从口袋里居然掏出一叠人民币,应该是从银行刚取的一百张一捆的,他也没数,就从钱里抽出了一叠,看那厚度我估计得有两千多,司机就将抽出来的钱从车窗外面递给我。

我很吃惊,问:“哎,你……你这是什么意思啊!!!”

这司机不是有病吧,干嘛给我钱,我虽然不会开大奔,起码也坐过大奔,以为我没见过钱吗?

很快我又一想,这钱不一般啊,是封口费啊,如果我不要这钱,一旦警方觉察出了一点点分吹草动,那么这帮人肯定会想到是我给他们告密了,还不得报复我。

想到这里,我故作轻松地对司机说:“大家都是明白人,我告诉你我会守口如瓶,可是你们不信,你看我这样子也不缺钱,要是不拿你的钱,你肯定不放心,这样吧,我就拿一张,剩下的你收回去,我说过,我在等人,等我朋友回来我立马儿走人,跟警察不多说也不少道……”

说着,我从司机伸进来的那只手里,抽了最上面的一张人民币,看也没看就放在车载音响上了,然后我说:“就这样,好不好?”

面包车司机满意了,把手缩了回去,收好钱,对我说:“呵呵,一看您就是一个明白人,谢谢,谢谢,其实我们也是听差的,互相理解,好了,我回去了,不打扰您了……”

面包车司机刚离开,我就看见远处来了一辆警车。

警察比我想象中来得要快,从打电话后不到五分钟,我估计,也许赶来的民警同时也接受到了面包车那边的信号。

我好像找到了救星,赶紧下车,从警车上下来三个民警,民警显然更关心老顾走失的事情,暂时并没有去处理坏了的面包车。

我带着两个警察走到老顾下去的地方,有一个警察在公路上留守,我也放心了,就跟着两个民警顺着老顾的脚印朝下走。

一个民警问我:“你说你朋友下去方便一下,可是方便一下至于要走那么远吗?”

我说:“是啊,我也不知道?”

另一个民警低着头说:“你看,这下面确实有脚印,你朋友是从这里一直走下去的?”

我着急地问:“啊,会不会踩空了,掉下面去了?”

民警摇头说:“我们不要在往深处走了,如果真遇到那样的意外,我们的力量有限,还是上报所里加派人手吧。”

我只好跟着民警原路返回,我看见留守的那个警察正在跟面包车司机说话,好像是在谈论拖车的问题,不过,我没有看见苍白脸那帮人回来。

老顾生死未卜,我内心沉重,加快脚步走进老顾的车,本来是想用老顾的电话给他们家打个电话,结果我一拉开车门,令我大吃一惊的是,老顾居然就坐在驾驶位上……

我大声问:“哎,老顾,你什么时候回来了啊?!!”

听到我的话后,老顾全身哆嗦了一下,然后他看到了我身后还跟来了两个警察,老顾就更加茫然.

我盯着老顾,老顾的脸色不对头,年轻时候,老顾经常在潘家园摆地摊,皮肤晒得黑,虽然不能说他脸色发白吧,总之,现在我看到的这个人跟我熟悉的那个老顾区别很大,我是说神情。

身后的民警开始询问了,我跟他们相互解释了一番,老顾这才知道我因为他不回来所以报了警。

老顾对着民警咧开嘴笑了笑,那笑容别提多僵硬了。

老顾说:“民警同志,没……没事,我……我这不都回来了吗?”

民警问老顾:“那你解个手为什么跑那么远?”

老顾恍恍惚惚地说:“我……我看风景……风景不错啊,就……就到处遛一遛,欣赏……欣赏一下,结果就从另一边绕回来了,我没事……真没事……”

民警看了看我,问:“真没事?”

本着大事化小的原则,我对民警说:“回来了就没事了,谢谢,谢谢两位同志了!”

说完,两个民警就离开了,朝着面包车走去,等人走远了,我低声问老顾:“怎么了,你他娘的去哪了?”

老顾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说:“没……没去哪儿啊?”

我追问:“你别骗我,你说话都磕巴了,你肯定有事儿瞒着我……”

老顾叹口气说:“什……什么啊?赶紧离开这里,回头再说吧!”

话音未落,老顾就驱动车子,朝着市区的方向开走了。

我一肚子疑问,一路上一直盯着老顾,老顾这人平时是个话痨,而且是大话痨,很少会像现在这般少言寡语。

因为觉得反常,我总是从后视镜里观察老顾,此刻他紧闭着嘴唇,嘴唇都有些发青了,眼神呆滞地看着前方,一脸麻木。

我猜他一定是对我隐瞒着什么,可现在老顾正在开车,我也不好打扰他,免得在这窄小的盘山公路上出什么事故。

不说话就不说吧,我压住好奇心,盯着前面的道路,如果有什么危险,我也好立刻提醒老顾。

不说话就不说吧,我压住好奇心,盯着前面的道路,如果有什么危险,我也好立刻提醒老顾。

车子一直开出了山路,进入了市区的公路,我这才看到老顾的脸色缓和了一些,他的呼吸也均匀了许多,这时候,老顾忽然就吐出一口气,似乎是之前的神经一直都在紧绷着。

见老顾放松了一些,我慢慢地问道:“哎,老顾啊,你没事儿吧?”

老顾看了我一眼,说:“现在好多了,刚才……刚才……”

我立刻问:“刚才你去方便,是不是遇到什么了?!”

老顾又一次看向我,眼睛瞪得大大的,那眼神,怎么形容呢,就好像他刚才在超市里看到了一只霸王龙,有惊恐,也有着万般的不自信。

老顾呼哧呼哧地喘了几口气,像是在调整呼吸,我只能等,好半天,老顾才慢吞吞地对我说:“你猜,你猜……我看见谁了?!!!!!!”

“谁?!!!”我紧张地问。

“是……是……是我……”老顾又开始磕巴了,“……是我……初中同学……”

听到老顾的这个答案,我差点笑喷,问:“我草,初中同学,我还以为你看到了一只霸王龙了?”

“什么霸王龙,霸王龙算个毛?”老顾不屑地看了我一眼,“我那初中同学的名字叫二宝,是跟我小时候最要好的小伙伴……”

“那又怎么样啊?”

“你他娘的不要老打岔,听我把话说全了,”老顾着急了,“小时候,我和二宝总是一起玩儿,上初二那一年,夏天,我们班上体育课,老师去体育室拿沙包,我就跟二宝玩儿单杠,那时候我们俩个子都矮,我们打赌,说谁能上爬上单杠就请谁吃冰糕,我没爬上去,可二宝就爬上去了,还坐在单杠上嘲笑我,可突然,不知怎么,那单杠就坏了,二宝脑袋朝下就栽下来,那单杠挺高的,差不多两米高,二宝掉地上之后就不动了,老师赶紧拿来担架,我看到二宝的脖子歪在了一边,紧紧地贴在肩膀上,身上脸色都是土……”

我听得云里雾里,问老顾:“不是,你说这么多什么意思啊?”

老顾继续说:“那是……那是我最后一次看见二宝,初二那年夏天,体育课,二宝被担架抬走之后,就休学了,我……我一直就没有再看见过二宝……”

我又问:“那么听你这意思,刚才在山里你看见的那个人就是二宝?”

老顾重重地点头,然后又开始摇头:“不知道,我也不知道,我刚才看见的那个人,我也不知道是不是二宝……”

“啊,就是啊,差不多三十年了吧?你还认得出来吗?”

没想到我这么一问,老顾居然点头了。

我又问:“什么,你认出来了?”

老顾压低声音说:“刚才,我从公路上下去,找了个干净的地方解手,搞定之后,我提起裤子准备回去找你,可是我看到远处的草丛动了一下,我以为是野兔子什么的,就跟着走了两步,结果,我却看见了二宝……”

说到这里,老顾把车停在了路边,转头盯着我的眼睛说:“我看见的二宝,还是三十年前的二宝,那么小的个子,满脸是土,身上也是土,最恐怖的是,他的脑袋歪在一边,死死地贴在肩膀上,他的嘴还咧着,好像是对我笑……那笑容,我实在是太熟悉了……就是当年,当年他在单杠上对我的笑的样子……”

我感到后脊梁一阵发寒,好半天才问:“老顾啊,如果你看到的不是幻觉,那么也许那个孩子并不是当年的二宝,就算二宝没死,现在也不能不长高啊?”

老顾点头说:“是啊,我也是这么想的,可是那孩子身上穿的,穿的可是八十年代的校服,你觉得现在还有人穿八十年代校服的初中生吗?!!!!”

后续请加,微信:lpguihua(回复 同学)

欢迎订阅我们,进入即可阅读精彩,传奇异闻,惊悚故事。

故事大全转载地址:http://toutiao.com/a6313792345046024450/

↓分享本文至社交平台↓
Share on FacebookShare on Tumblr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Digg thisEmail this to someone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Fc2me » [小故事]我跟朋友進山去找鼎,卻遇到瞭死去多年的同學

赞 (0)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