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故事]前生緣,今生聚,九轉回魂隻為那段情

↓分享本文至社交平台↓
Share on FacebookShare on Tumblr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Digg thisEmail this to someone

Fc2Me(网友)怎么说:

好感人

前世今生,虚幻而缥缈…当那个绝色男子出现在梦中的时候,她潜藏深处的一份记忆好似即将被解开,他竟然是如此的熟悉而又陌生,而那个美丽的女子为何如此面熟…

“应该就是这里了。”苏小糖左手提着行李,右手拿着小张贴吃力的说到。她是孤儿,一个无依无靠的孤儿,没有父母,只有一个养母,而她的养母给她娶了这个名字。

苏小糖一想到这儿,眼眶不禁红肿了起来,这些年里,只有养母对她如亲生女儿一样对待,她更是感受到了独一无二的“母爱”,她努力的想要报答,不料在她考上大学的第一天时,养母却早已不在。

苏小糖慌忙的拭去脸上的那滚烫的泪珠,口袋里的电话响起,苏小糖不敢怠慢的接着,电话里头传来是一阵淳厚的男声,听起来就好像中年的男子:“糖糖,那所屋子你的确要住在哪儿?”苏小糖咬了咬下唇,回复道:“嗯,对。”

“那好吧,那所屋子随便你住。”中年男子随便聊了几句便挂断了电话,他是养母的哥哥,也是苏小糖的舅舅,苏小糖为了不再回忆起那充满温暖而又悲痛的记忆,她选择离开,到另一个陌生的地方去生活。

前生缘,今生聚,九转回魂只为那段情

苏小糖看着眼前的房屋,古典的风格,苏小糖打开了庭院的木门,满院子都是枯黄的叶草,而那房屋前有一颗樱花树,这季节的樱花是非常旺盛的,而对苏小糖来说,这棵树,陌生,并且有点熟悉。

苏小糖缓缓来到最近的房门前,门一打开,淡淡的檀木香充斥在空气中,镂空的雕花窗桕中射入斑斑点点细碎的阳光,她细细打量一番,旁边则是一张柔软的木床,精致的雕花装饰的是不凡,一房古代女子的闺房映入眼帘,古琴立在角落,铜镜置在木制的梳妆台上,满屋子都是那么清新闲适,更是那么熟悉。

苏小糖不禁笑她这么大还幻想着自己白日做梦,不过,让她疑惑的是,一向小气的舅舅居然会这么好心的将这儿的古典房屋白白送给她。

不过这样也好,自己倒是能清净点,苏小糖暗自想了想,也许并不是那么简单,待一切整理好后,苏小糖便早早就睡了。

月光透过花窗,照耀在苏小糖的脸颊上,她不知道的是,铜镜里的“人”笑着看苏小糖的模样,眼神里的眷恋与温柔,好像只为她一人绽放。

“终于,你来了……”声音十分的惨淡,好像不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的……

窗前的女子,白皙肤色,即腰的长发因被风吹的缘故漫天飞舞几缕发丝调皮的飞在前面,头上无任何装饰,仅仅是一条红色的丝带,轻轻绑住一缕头发。

“血染江山山山水图墨画,无奈相遇这乱世。一曲琵琶轻弹着思念。只愿与你人影独醉……”婉转动人的歌声回响在苏小糖的脑海里,她很想看清楚她的容貌,却怎么也无法看清。

十里的红妆,那穿着妖娆红嫁衣的女子,纵跃一转一折,在半空中宛如舞蝶,落同香消玉殒,而一绝色的男子更是悲痛不已……

前生缘,今生聚,九转回魂只为那段情

苏小糖惊醒了过来,原来是一场梦,不过却是如此的真实,真实的让她难以呼吸。

斑斓的阳光照在她的手上,“原来,已经这么晚了。”苏小糖抬起手说着。

透过铜镜,苏小糖看着镜子的自己,一些画面突然闪过,快的让人捕捉不到。

苏小糖暗自想了想,难道,梦里的一切都是真实的?很快,这想法被她抛出了脑海外,她也许在想,可能自己看太多的剧情故事吧……

人群喧闹的街道上,苏小糖耷拉着脑袋缓缓挪动着步伐,身边不时地走过三三两两散步的行人,她一整天都在想那个梦,忘记了她要来这儿是买生活用品的。

这时一个声音在她身后响起“小姐,你的东西掉了。”苏小糖转过头,看见一位穿着浅黄色道衣的和尚,手里拿着一个血红色的曼珠沙华,看上去很美,美的让人窒息,又带着高贵,神秘。

苏小糖带着满心的疑惑,接过了曼珠沙华,她刚要说这朵话并不是我的。

恍然间,这朵曼珠沙华在她的手掌里融化了,迅速溶入了她的手掌里,她痛的额头都出现了豆大的汗珠,当她再次抬头时,那个和尚早已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她看向手掌中,发现什么都没有,难道这是她的幻觉吗?她疑惑想到,可这一切又怎么真实。

苏小糖摇了摇头,脸上表示着十分无奈,看着天空已经有些黄昏,苏小糖便走向回家的路。

只不过她没发现的是,那和尚正在远处的往着她,他口洞的眼神望着苏小糖的背影,喃喃自语道:“既然遗忘不了,那便是我成全你们,最终是我与她无缘吗?”

“呼呼!终于到家了。”苏小糖大口大口的喘着气,飞快的跑回房间朝床上躺了下来,也对,这个地方这么远,去买生活用品还要下一趟山。

苏小糖又坐起来,别过头望着窗外的风景,叹了一口气:“哎,最近几天都因为那个梦。”

她站起来拍了拍身上的衣服,她感到口里干巴巴的,苦涩的,她讨厌这种味道,从小就讨厌,苏小糖拿起桌上的茶杯喝了起来。

“怎么会?!居然是温的?!”苏小糖惊愕着,她的手真真实实的感受到茶杯传来的温度,她意识最清楚不过了,因为她根本没有把水煮温!

苏小糖一惊,猛的抬起头来,怪不得舅舅这么好心将这里送给她!苏小糖气的狠狠的咬紧牙齿,太可恶了,难道舅舅就这么想让她死了?!

苏小糖是一个迷信的人,也看过很多古书,她想,既然鬼没有伤她,那他为何迟迟不离呢?

她对于这一点很好奇,她两手一拍,决定了,她要查清真相。

苏小糖用笔记录了近日做的梦,她也不知怎的越写越激动,就好像梦中的女子是自己似的。

苏小糖笑了笑,什么时候自己也变的怎么神经兮兮了?还满心期待的鬼,苏小糖恍然的想起了镜子就是鬼的藏身之处,她心情就像一只气球一样,越升越高,更出乎意料的是,她要在这个屋子请“笔仙”。

一张满是密密麻麻的字迹的纸张张铺在梳妆台上,苏小糖握着一只细细的铅笔,在铜镜面前念叨着:“笔仙,笔仙,你是我的前世,我是你的今生,若想与我续缘,请在纸上画圈……”

苏小糖微微睁开眼睛,无奈的低下头,她想,一个人请笔仙,是不行么?!

前生缘,今生聚,九转回魂只为那段情

只是在苏小糖低下头的那一瞬间,镜子里的人却变了模样,此时的“他”正看着低下头的苏小糖,他的手正从镜子里出来,想去触摸着苏小糖,不知怎的,又退缩了回去。

或许是怕她吓到了,又或许是不敢面对罢了……

“哎哎,肯定是我有病,这世界怎么可能有鬼呢?”苏小糖满脸不在乎的说道,便头也不回的朝着外面走去。

只不过她没有发现的是,那铜镜里的人暗自的看了她一会儿,便消失的无影无踪,像是一切都没有发生过似的。

夜又是这么璀璨夺目,并且又是这么凄凉,一道铃声打破了这个沉默的气氛,“喂,小糖啊,明天我去看看你……”电话里传来的正是苏小糖的舅舅。

“舅舅,不用了,我在这很好。”苏小糖推辞道,她从小都不喜欢这个舅舅,她感觉他就是一个伪君子。

“就这么说定了,明天我去看你。”电话里头的人说完,便挂断了电话,苏小糖顿时升起了满满的厌恶感,她总觉得舅舅来这肯定没好事。

在她的记忆里,舅舅从来都没有好事过,每天都吃喝嫖赌,要不是养母收留他,舅舅早在大街上睡觉了,或许是被追债的人打残。

次日的黄昏时刻,一辆白色的面包车停在了不远处的古宅上。

“哈哈,苏军,只要你这次做好这件事,那些钱你就不用还了。”一个刀疤的男子拍了拍一个中年男子的肩哈哈大笑着。

中年男子恭维又嬉皮笑脸相迎刀疤男子,“三天时间搞定,要不要活命就看你的了。”刀疤男子豪不掩饰对他说道。

“许虎大哥,这,三天,你也知道那古宅闹鬼,三天,这……”中年男子做出了一副难为情的样子,“鬼?!狗屁!老子给你三天,三天之后,见不到货,你这条命就甭想活!”刀疤男子明显被他激怒了,他怒气冲冲的开着车走了……

“舅舅!”苏小糖吃力的叫了中年男子一声,苏军往后一看,两眼不由得发亮起来,他发现苏小糖有几分姿色,想到这里,苏军不由得咽了咽口水。

回到古宅后,苏军第一件事就是要求跟苏小糖聊天,“小糖,养母的事你就别想了。”苏军两眼盯着她说着,苏小糖的眼神有些躲避的说道:“呵呵,知道了,舅舅。”

“她走的早,哎,小糖啊,不要伤心….”苏军一脸叹气的说着,可是他的手确是不安分的摸着苏小糖的手,苏小糖立即抽回了自己的双手,干笑对苏军说着:“恩。”

原本色心起见的苏军看到苏小糖这样的“装”清纯,心里已经十分的不高兴,不过,不着急,他就不信得不到她。

苏军心里偷偷的想着这话,顿时感到背后有一股冷气吹向自己,他不禁打了一股冷颤,这房子真邪门,难道真有鬼?苏军怀疑道。

其实,这古宅原本是他在赌场里赌来的,可是,想不到的是,他拿着地契买出去的时候,每当他回到家,那地契还是完好无损的放在他的桌子上。

苏军想到这里,双眼不禁的环顾四周,他总觉得这个房子邪乎着,”小糖啊,你住在这里还有没有不适应?“苏军坦坦克克的问道,“没有,很适应。”苏小糖如实的回答道。

“快到晚饭时间了,我去厨房煮菜。”苏小糖对着苏军说道,“小糖,我来煮,你就坐着吧。”苏军笑了笑,心里暗自的喜悦:吃完这餐,我就不信你不晕,哈哈……

“不用了,舅舅,哪能辛苦你呢。”苏小糖强勉欢笑道,“没事的,厨房哪里走?”苏军不知羞耻的问苏小糖。

“那好吧,厨房是在那一边。”苏小糖指着那一方向说道,苏军便直奔那个方向。

为了这一次的行动,苏军前几日可是拼了命的学会炒菜,好让行动方便一些,苏军来到了有点脏乱的厨房里,他拿起着刀将菜切了切,然后目光朝了朝外面看了看,确定没人之后,他便偷偷的拿出一包东西,撒在了菜上。

前生缘,今生聚,九转回魂只为那段情

已经饿坏肚子的苏小糖看着桌上的菜不由得咽了咽口水,便开始狼吞虎咽了起来,“没想到你厨艺这么好。”苏小糖笑着对舅舅说道,此时的她已经没有任何的防备之心,她认为苏军只是色一点而已。

但是,她没想到的是,菜是被下了大量的安眠药,“你,居然….”苏小糖还没说完这一句话就已经晕倒在了桌面上,“哈哈,苏小糖啊苏小糖,你可别怪我,要不是你养母把遗产全部捐赠给孤儿院,我也不会打主意打到你身上。”苏军恶狠狠的瞪着已经晕过去的苏小糖。

一想到自己好久没男女之欢的苏军就立马起了色心,“你敢碰她试试?!”冰冷的声音突然传来,苏军吓得看了看四周,可是一想到债务危机,苏军就壮起了胆子。(要么鬼杀死他,要么他就被债主打死,所以他决定一拼。)

他可是万事准备着,“你有胆量就出来!老子就有本事让你灰飞烟灭!”苏军怒喝着,因为他身上正有灭鬼的符咒与桃木剑。

“呵,不知死活!”这次的声音在苏军的背后想起,他往后一看,这可是吓坏了苏军,因为眼前的“男子”穿着一袭白衣,袖口一圈淡淡的墨黑,长发更是衬托出他那绝色的脸。

“哈哈,你果然上当了。”苏军突然哈哈大笑起来,拿起符咒往男子身上打了下去。

黑烟滋滋作响,男子万万没想到的是这符咒竟是那样的厉害。

“就等死吧你!”苏军拿起桃木剑刺向了男子的心脏,男子也躲过了一劫,只是手臂被刺伤罢了,要知道鬼的心脏被桃木剑刺伤,那等待他的只会是灰飞烟灭。

“呵呵。”苏军冷笑了几声,便抽出一把匕首朝苏小糖刺去。

男子很是心急如焚的躲在小糖的面前,果然,上当了。苏军露出了一副讽刺的眼神,而那把匕首也不知被苏军做了什么手脚,换成了桃木剑。

男子捂着胸口,双膝不争气的跪地了,“卑鄙无耻的小人!”男子神气很是痛苦的说道,“哈哈,承蒙你的赞美。”苏军倒是毫不客气的说着。

男子吃力的挥了袖口,苏军突然感到一阵强而有力的力量朝着自己袭去,后脑勺一痛便晕了过去。

其实男子是看在他是苏小糖舅舅的份上才不敢出手,然而苏军却是毫不留情,这实在太可恨了。

“你,你是谁!?”苏小糖惊讶的望着他,她记的苏军在菜里放药,然后脑子就一片空白。

“若依……”男子紧紧的抱住了苏小糖,他抬起她红扑扑的小脸,吻上那让他朝思暮念的柔软之上。

“唔……”苏小糖的大脑像是炸开了一般,她就被他吻住双唇,熟悉的感觉让她禁不住使劲攀住了他。

男子紧紧的拥抱着她,苏小糖的脑海顿时像河水一样,记忆滚滚而来。

前世,她与他的爱情是那样凄凉,她是公主,而他只不过是朝中的大臣,为了国家的安稳,她只能是联婚的棋子,她的驸马正是别国的王爷,也是青梅竹马的哥哥,她恨,她恨啊,为什么不能与心爱之人在一起?为什么她只是一颗棋子?最终,她在出嫁那日,谢绝天下!

“莫离,是你,你……”苏小糖开口说着男子的名字,只是,莫离的身子明显快消失了,这一刻,苏小糖快疯了,为什么,刚刚相见就是分离之时?

“阿弥陀佛,施主,不必担心,我有办法救他。”和尚的声音让苏小糖有了希望。

“是你。”苏小糖望着和尚,那日给曼珠沙华的和尚,“女施主,方可……”和尚不急不慢的说到一半,便不在说下去,“什么?!”苏小糖疑惑问道。

“莫离,这次我成全你们,下一辈子,我必定不会让你。”和尚微笑着说道,手里拿着东西,快速的让莫离咽了下去。

男子的身体越来越明显,“怎么会。”他疑惑的望着自己的双手,他居然有肉体,而另一旁的和尚的身子如雾,好像随时会灰飞烟灭,“本是鬼,这次你真会灰飞烟灭的,连魂魄都会……”男子说着。

前生缘,今生聚,九转回魂只为那段情

“既然遗忘不了,便成全你们。”和尚回答着,“莫离,哥哥。”苏小糖含着泪说,和尚微笑的点了点头,他正是苏小糖前世青梅竹马的哥哥……

那一个如同雾的身子已经消失不见了……

让时间回到那一天。

“一颗丹……”和尚看着手中的东西,它可以让魂魄拥有肉体,同时要献上一人的魂魄。

“若依,莫离,这一辈子我成全你们……”

(终局)

故事大全转载地址:http://toutiao.com/a6313569367154786561/

↓分享本文至社交平台↓
Share on FacebookShare on Tumblr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Digg thisEmail this to someone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Fc2me » [小故事]前生緣,今生聚,九轉回魂隻為那段情

赞 (0)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