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故事]狐仙送瞭件隱身衣,晚上鉆進瞭姑娘的房

↓分享本文至社交平台↓
Share on FacebookShare on Tumblr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Digg thisEmail this to someone

Fc2Me(网友)怎么说:

好人有好报善心善报。这是告诉我们:出门长个心眼,捅刀子的不一定是外人各人的命

狐仙送了件隐身衣,晚上钻进了姑娘的房

从前,有一家娘俩,小伙子李泰靠打柴为生。天天打完柴,到市上换点盐米,以此为生。

临近年关,这天李泰上山打柴回来,看见一只狐狸在道旁躺着,还有口气儿,眼看要冻死了。他就把狐狸放柴捆上,背回家了家,到家把狐狸放在外屋。他娘一见,就问:“你背条狗回来呀?”李泰说;“不是,是条狐狸。看它快都要冻死饿死了,我就把它背了回来。”

娘儿俩吃饭的工夫,进来个白胡子老头儿,老头儿进屋就问:“小伙子,你拣到的这狐狸卖不?要多少钱给多少钱。”李泰说;“不卖,我看它要冻死了,救它一命,你想要就拿去吧。”老头儿说;“好吧,那我就拿去啦。”老头儿说完就把那只狐狸背走了。刚走出房门,又回过头来对屋里说:“小伙子,有空儿请你到我家去串门儿。我家就在石曲子东边的黑松树林子里,看哪裸树最粗,你就喊:“老胡家看狗!”就有人出来接你。”说完,老头就走了。

过了好几年,老娘去世了,李泰还没说上媳妇,日子过得挺难挺难的。他忽然想起那个白胡子老头儿说的话。一天,趁着上山打柴的工夫,他走到了那片黑松林。越往里走树越密,林子里挺吓人,还“哗—哗一一”山响。他走来走去,真找到一裸大松树,足有七、八楼粗。他往树上“啪啪啪”拍了三掌,喊:“老胡家看狗!”只听哗啦一声,树干开了一扇门:“请进来吧。”

李泰迈步走进树洞再一看,嗬!明光大道,迎面有一座青堂瓦舍的大院套,只见一位白胡子老头儿,领着一群人迎出来了。这个白胡子老头儿正是要走狐狸的那个老头儿。老头儿走上前一抱拳,忙说:“恩人来了,救我儿子命的恩人来了,快请到上屋里坐。”

原来,李泰捡的那条狐狸,就是老头儿的儿子,因为他喝醉了酒倒在路边,差点儿冻死。老头儿的儿子叫胡二,为了感谢救命之恩,他跟李泰结拜为把兄弟了。老头儿不让李泰走,天天给做山鸡、熊掌、猴头、木耳和别的山珍野味吃。李泰住了不少日子,呆不住了。

四月十八是城里千佛寺庙会。这一天有的到佛堂烧香上供,有的还愿许愿,男女老少,人山人海,特别热闹。十八这天早展,磕头弟弟胡二对李泰说:“哥哥,今儿个我领你逛庙会去吧,那里可热闹了。”李泰很乐意的答应了。

俩人换了衣裳,就上路了。走不远,碰上一辆小车子,车上坐着一个姑娘和一个小丫头。天挺热的,也没挂车帘儿。这姑娘长得像出水的荷花,两只大眼睛水灵灵的,小脸蛋儿红扑扑的。李泰瞅姑娘几眼,没看够,还想瞅。姑娘看李泰这小伙子长得浓眉大眼的,也是左一眼右一眼地看。胡二弟看出了李泰的心事,就悄悄对他说:“哥哥,让这个姑娘做咱的嫂子吧。”李泰一听也没了主意。胡二拿出一件黑缎子坎肩,套在李泰身上,说;“这是件隐身衣,穿上它谁也看不见你。”俩人走得挺累,就轻手轻脚地爬上车,坐到姑娘的身旁。

到了城里,姑娘和丫头下车到店铺里买东西去了。胡二弟说:“你跟姑娘走吧,她到哪儿你就跟着溜达到哪儿。我去办点事儿,随后就去找你。身上那件坎肩可别脱呀。”

姑娘在店铺里买了一些香、蜡,就到千佛寺里去了。干佛寺门前可热闹了。姑娘进了前殿,烧完了香磕完了头,就往后院去了。后殿是一尊一丈多高的菩萨,光着脚站在莲花座上。李泰从来没进过城,更没进过这么大的殿堂,看啥都挺稀奇。姑娘拜完了菩萨,站起身把自己亲手绣的花手绢搭在菩萨的莲花座上。求菩萨保佑手巧心灵,选个好丈夫。姑娘把花手绢刚搭在花瓣上,一眨眼没了。她挺奇怪,还寻思是菩萨收下了呢。

姑娘拜完佛,又买些五色花绒线什么的,随后就上车走啦。李泰见胡二弟还没来,急得什么似的,没法,他只好上车跟姑娘一块往回走了。姑娘到家他也跟到家。姑娘上楼他也跟上楼,姑娘吃饭他也吃饭。姑娘就叨咕:“今儿这饭怎吃得这么多呢”。她想喊“再做点饭送来”。李泰说:“不用做了,我已经吃饱了。”姑娘早就觉得身边有人,这回听到说话声,就壮着胆子问:“你是什么人,是神仙还是鬼?”李泰说:“我不是神仙也不是鬼,是人。”姑娘说:“那我怎么看不见你呢?”李泰把隐身衣脱下来,姑娘一看,正是进城路上碰见的那个俏皮小伙儿。李泰又把姑娘献给千手千眼佛的绣花手绢拿出来,在姑娘的面前一晃,说:“看,这不是你给菩萨的吗?’’姑娘一见,脸羞得通红,从此,姑娘就留他住在绣楼里。

一晃十多天过去了,姑娘觉得再瞒着也不行了,就把这件事悄悄地跟她娘说了。姑娘的爹娘都是势利小人,嫌李泰家穷,这门亲事门不当户不对.当天就想出一条拆散他俩的毒计。

第二天刚吃过早饭,老太太来到姑娘的绣楼,堵着房门说:“姑爷啊,你和我女儿的事我们两口子都知道了,用不着藏着掖着啦,把你那件隐身衣交给我女儿收藏好,跟我去见你老丈人吧:”李泰不知是计,脱下隐身衣.就跟老太太上前院去了。来到前院,老太太一声喊,家里人把李泰抓住,吊在马棚上就打,打得死去活来的。

再说,那天胡二弟不见李泰,满哪儿找。一打听,小车子往北边走了,他就找到了姑娘家,胡二弟是狐仙啊,谁也看不见他,他到后楼一看,见李泰正在跟姑娘说笑,就放心了。今儿个他来闲走,见李泰被打得皮开肉绽,趁着没人,就把李泰背走了。

李泰在老胡家养好了伤,又住了几个月。有一天他就悄悄地跑回家里去了。

话说,姑娘跟李泰住了十多天,就怀了身孕。怀胎十月,生了个男孩儿。那时都讲“好马不备双鞍,烈女不嫁二男”,爹妈也没办法,只好听女儿的,套上小车子,给李泰连媳妇带儿子都送家里去了。

后来,李泰把隐身衣还给了老胡家,他和媳妇男耕女织,日子过得挺美满。

故事大全转载地址:http://toutiao.com/a6314105150970544386/

↓分享本文至社交平台↓
Share on FacebookShare on Tumblr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Digg thisEmail this to someone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Fc2me » [小故事]狐仙送瞭件隱身衣,晚上鉆進瞭姑娘的房

赞 (0)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