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故事]我和女鬼一起生活,為瞭永遠陪她,我放棄瞭生命

↓分享本文至社交平台↓
Share on FacebookShare on Tumblr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Digg thisEmail this to someone

Fc2Me(网友)怎么说:

好感人感动生活中就是和你我身边一样的大男孩啊什么鬼故事啊。感动!,,,,,,,,,

鬼是无处不在,当你不断渴望见到它的时候,或许它已经出现,只是你看不到,摸不着…于你的生活中,或许鬼其实就在你的身边…

我叫张涛,是一个灵异文化爱好者,从小就喜欢看恐怖小说、惊悚灵异电影,这个爱好随着我年龄的增长开始越发强烈,甚至我开始在现实生活中寻求真实的灵异事件,也就是说,我渴望遇到鬼!

跟我一起寻找鬼的还有几个人,我们组成一个探险小组,带头的队长叫王贺,是个有钱的富二代,每次探险的装备、资金都由他来提供,甚至他也会给我们发工资,让我们生活有个保障,可以说他也是资深“鬼友”。

“老公,饭好了,快过来吃饭了。”我正在用电脑浏览网页,白悦喊我吃饭。

我和白悦已经结婚两年了,能与她在一起可以说是我这辈子最大的幸福和骄傲。她在我眼里是十足的女神!我们的感情十分融洽,善解人意的她基本没和我生过气,唯一让我俩产生争执的就是我的探险,她总是认为太危险,不希望我和王贺他们掺和在一起。

我和女鬼一起生活,为了永远陪她,我放弃了生命

“恩,这就来!”我回答道。

饭桌上我目不转睛的看着白悦,白悦低头笑了笑问:“怎么了,难道我脸上有什么东西?”

“没有,我只是在想我怎么会娶到这么漂亮的媳妇,是不是我前世修的什么德,让我娶到老婆你啊!”我和她开着日常玩笑,心里盘算着如何告诉她明天的探险计划。。

“对了老婆,王队跟我们说了,他发现一个无人荒村,听说那里有闹鬼的传闻。”过了一会我看她心情不错,索性单刀直入。

“你每次都信誓旦旦的说能遇到鬼,结果去了还不是一个鬼影都见不到,你们这个探险队真是够了!而且如果真的遇到鬼,你们怎么死的都不知道。”白悦皱着眉对我说我。

“你别小瞧我们探险队,我们队里的徐龙,他可是道家传人。”

“就那个满脸胡子的徐龙?他只不过是会点皮毛罢了,遇到真鬼怕他比谁逃的都快!”白悦好像很不喜欢徐龙,话语中满是不屑,真不知道徐龙什么时候得罪了一向脾气很好的白悦。

“王队每个月也会给我们发3000多的工资,我本来就对灵异方面感兴趣,就算这个世界上真的没有鬼,但这么轻松还有意思的工作我上哪找去。”我无所谓的耸了耸肩说道。

“唉,你啊!真是让人操不完的心,你总是这样,让我怎么放心的下!”白悦无奈的说,眼中闪过一抹不舍,然后慢慢化为万般柔情。

“老婆,没关系,我会照顾好自己的,你就放心吧!”我看有戏,急忙趁热打铁。其实我不明白她不相信有鬼存在,又怎么会这么担心我有危险呢?

第二天,我还是跟王队去了那座隐藏在大山深处的荒村,那已经废弃好多年了,村子里只剩下一处处腐朽颓圮的废墟,倒也显得十分阴森。我们很快摸清了地形,找了一处相对干净的地方安营扎寨,然后围坐一团开始交流意见。

“听说这个村子以前居住在这里人,都一个接着一个离奇死亡,后来村子就传闹鬼,住在这里的人也一个接着一个搬走了。”左放是我们队里面的小灵通,寻找灵异线索都是他负责。

“左放,这里的人不会是得了什么传染病吧?”王贺的弟弟王庆问道。

“放心,村民并不是得了传染病死的,当时也有法医鉴定过了,死的七人全是被吓死的,不是自杀也不是他杀!我猜这地方闹鬼,可能八九不离十了。”

“你每次不是说八九不离十,结果呢?连半个鬼影都没见到。”我白了左放一眼说道。

“我看这地方阴气很重,也许真的有鬼!”徐龙粗声粗气的说,拿着一个铜镜在四周瞎照,反正在我看来是瞎照。

“大白天的鬼会出来?你这道士当的也太外行了!”

“你小子懂个屁啊!我这铜镜可是我师父传给我的,看见镜子上照出的阴气了没?”徐龙指了指镜子,果然在镜子中我看见在我四周环绕着淡淡暗黑色雾气,这难道就是阴气?

“看来这次你是有备而来呀!”我笑了笑道。

“以前去的那些地方根本没有鬼,而这个地方我敢肯定一定有鬼,这地方乃阴煞聚鬼地,这里不仅有鬼,而且还多的很,晚上我们可要小心了。”徐龙说道。

快入夜了,我们把临时居住的废物打算干净,徐龙在屋中贴了许多黄符,自己更是手拿七星剑,就是由大铜钱做成的铜钱剑。

我负责摄影机,听说摄影机可以录到鬼,只要录到鬼的影像,我们就成功了,这也是我们的队伍存在的目的。

夜晚悄悄降临,周围漆黑一片。

我们所有人的在摄像机旁观察里面的影像,直到深夜的降临,屋外已经吹起阵阵阴风,风吹到我们身上,所有人都不由的打了个冷颤。

“你们大家快看!”王队看着摄像机小声对我们几人说道。

我和女鬼一起生活,为了永远陪她,我放弃了生命

随着王队的音落,本已经有些没精神的几人,立刻精神起来,看向摄像机。只见摄像机中,一个脸已经完全腐烂的人在地上爬行,接着还有仰面朝天行走的女人,表情恐怖到了极点。气氛一下子紧张到了极点,所有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之前只是对鬼怪好奇,当我们真的直面它们的时候,心里只有深深的恐惧。我真的怕它们会攻击我们!

而往往越担心的事情越会发生,只见仰面朝天的女鬼,慢慢像我们转过来,眼睛死死的盯着我们所在的这间屋子,顿时我们所有人心的都提到了嗓子眼里,徐龙也不例外,白悦说的没错,徐龙遇到鬼果然会害怕,更别提驱鬼了。

你说你没本事你装什么道士啊!你不害死我们你不舒服是不是?我现在恨不得给这个成天吹牛不嫌累的孙子一脚,亏老子以为你挺厉害的,被鬼发现吓成这熊样。

“没…没事,有…黄符镇着,这鬼…是进不来的。”徐龙磕磕巴巴的说道。

不过我知道这孙子是硬撑着的,自己都吓成熊样了,他画的符还能有用?反正我是不信有用。

仰面女鬼用全是眼白的眼睛看望了望咱们,却迟迟不进来,难道是徐龙的符咒真的有用。不过我还是想错了,只见女鬼慢慢走了进来,发出仿佛来自地狱的嚎叫声,徐龙大叫一声快跑,第一个跑向后门,要多狼狈有多狼狈。

我一把拽住还在纠结摄影机的王贺,他并不在乎摄影机,他在意的是里面的录像,王贺咬了咬牙,还是跟我跑了出去。

可能是因为太过于害怕的原因,徐龙他们竟然没等我们跑没影了,我骂了一句一帮孙子,成天喊着找鬼抓鬼,遇到鬼跑的比兔子还快。

我和王贺向村外跑去,但不管我们怎么跑,都会回到原地,不会是鬼打墙吧!难道我真的要死在这里了吗?我死后白悦怎么办,我脑中飞快的想着,仍然拼命的跑着,我怕停下来就会被鬼杀死。

终于我和王贺都没有了力气,王贺一屁股坐在地上道∶“如果还有来世,我绝对不会在寻找鬼了。”

阴风阵阵,吹的我们不由同时打了个寒颤。我知道自己的死期到了,来自地狱的嚎叫声再次传来,而且听声音不止一个鬼发出来的,我唯一能做的就是在临死前,多想一想家中的老婆白悦,就算死也无憾了。

想着想着,白悦仿佛出现在我眼前,那么真实,穿着一件红衣是那么妖娆动人,虽然是临死前的幻觉,但是能再见她一面真好,我嘴角微微一翘,拖着疲倦的身体,我眼睛渐渐闭上。

“张涛这不是你老婆吗?”

王贺惊讶的摇了摇我,我猛然睁开眼睛,王贺他们曾经来过我家,他们爷见到过白悦,我见到白悦是幻觉,但王贺也见到了,这就不可能是幻觉了,就是说那并不是幻觉,白悦真的来了!

当我睁开双眼,入眼的便是一身红衣的白悦,此时她脸色苍白,看不出一丝血色,从骨子里散发的戾气就连我也心声恐惧,她的眼中为什么充满了怨气?她还是我认识的白悦吗?现在的她,更像是鬼片中出现的厉鬼。

村中的怨鬼见到白悦,都不敢靠近,全部停止了动作,仰面女鬼直直的看着我们,像做了决定一般,冲向我们,场面实在是说不出来的惊悚,当仰面女鬼距离我们不到两米的时候,早已害怕过度的王贺,直接大叫一声吓晕过去。

而我此时想站起来,却发现自己根本无法动弹,我大叫一声白悦快跑,可白悦像没听到一样一动不动。

就当我以为白悦会命丧女鬼之手的时候,令我一辈子都忘不掉的事情发生了,白悦好不费力的掐住仰面女鬼的脖子,像提小鸡一样,把仰面女鬼提了起来,而女鬼露出十分痛苦的表情,在半空中不断的挣扎,身体也越来越淡,到最后消失无踪,其他怨鬼见到仰面女鬼一死,纷纷后退消失了。

“白…悦,你是怎么…做到的?”我不可思议的问道。

白悦看向我,长叹了一口气道:“涛,在我们没结婚前,我就已经死了。”

“老婆,你…在开什么玩笑,这个笑话一点都不好笑。”我还是不敢相信,虽然我知道如果不是鬼怎么鬼轻易杀死仰面女鬼,但我宁愿相信她用的是道术,我跟她生活了两年,是那么的真实,白悦怎么可能是鬼,我也不要她是鬼。

“我没有跟你开玩笑,五年前我被一个抢劫拿刀在路灯下割断了喉咙,死后变成了厉鬼,从此我便在路灯下徘徊,直到遇到每天都会经过的你,看你经常在路灯下老鬼故事,我看秘胆子那么大,我当时就想要吓吓你,结果我披头散发的出来,不仅没吓到你,反而当人被你说半夜跑出来吓人,当时的你实在太有意思了。”

白悦闭上眼睛回忆着我们的点点滴滴,又叹了一口气说道:“可我没想到的是,从此你会天天约我见面,时间久了我发现我竟然喜欢上你了。”

“所以一切都只是我的幻觉对吧!结婚是假的!一切的一切都是假的对吧!这些都只是我的幻觉,不过这些我早就知道了!”我淡淡地说道。

“你早就知道了?”白悦用不可置信的看着我。

“不仅张涛知道你是厉鬼,我们也早就知道了。”离开的徐龙三人走了出来,王贺也睁开了眼睛。

“白悦,我们是故意来到这个村子的,因为只有在这里才能消灭你,因为你死时有怨气,所以才能就在留在我身边,可跟我在一起的两年你的怨气早就所剩无几了,刚刚有耗费大量阴气灭了仰面女鬼,现在的你只有死路一条了。”我冷冷地说道。

“原来,一直沉寂在幻觉中的是我,难道你从来没爱过我吗?”白悦留下两行血泪,她委屈,害怕这个她喜欢的男人寻鬼有危险,她暗中保护着他,结果他要寻的鬼竟然就是自己。

“开什么玩笑,你是鬼,我是人,我怎么会喜欢上你,我一直在寻找消灭你的机会。”徐龙递给我一张黄符,白悦现在的状态,这张黄符足以让她魂飞魄散。

“原来我最喜欢的男人一直在算计我!”白悦身上散发着浓浓的怨气,因为恨已经让她失去理智,向我扑来,虽然我手上有可以消灭她的黄符,但是现在的白悦只想跟我同归于尽。

“噗!”白悦的手穿透了我的胸膛,而黄符却没有打在白悦身上,而是被我撇在了地上。

“不!”白悦的手穿透穿透我胸膛的一刻,就恢复了理智,看着我撇在地上的黄符,血泪止不住的流下道:“为什么?”

“你怨气将散,就会魂飞魄灭消失无踪,我不想失去你!所以我要激发你的怨气…..并且……永远陪着你”我咳出一口鲜血,眼前越来越模糊,到最后眼前一黑,坠入无限冰冷。

后记:

那个闹鬼的荒村再也没有人敢涉足,那个失踪了一人的探险队对此也是只字不提。时间慢慢遗忘了一切,让鲜明的记忆变得荒芜、模糊。老去的王贺偶尔会想起那个村子,想起张涛那含着笑意的尸体;想起白悦不可置信的眼神;想起离开村子时背后传来相拥而泣的透明人影……

故事大全转载地址:http://toutiao.com/a6313568706354364673/

↓分享本文至社交平台↓
Share on FacebookShare on Tumblr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Digg thisEmail this to someone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Fc2me » [小故事]我和女鬼一起生活,為瞭永遠陪她,我放棄瞭生命

赞 (0)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