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故事]感染19年艾滋病,大三學生的文章

↓分享本文至社交平台↓
Share on FacebookShare on Tumblr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Digg thisEmail this to someone

Fc2Me(网友)怎么说:

我啊弄来都不会同情或关注因为滥交而得艾滋病的人,不过有些艾滋病人确实很无辜,希望你能幸福,虽然很遥远,但是还是祝福你加油!为了爱你的爸爸妈妈。不知道怎么安慰你,为你祈祷!加油乱性得了艾滋病的人那叫活该,但是你这种输血被感染上的实属无辜,积极治疗,心态放好,为了疼爱你的父母加油吧!可怜的孩子我记得有个报道说艾滋病有望可以被治愈了,所以一定要坚持,不要丧失信心,加油!可能我的言论并不妥当招骂,不过我还是要说:只不过是迟点早点走而已,谁能不死呢,活一天开心一天,不必悲伤医院用血必须要用经过血站正规检测的血液,否则千万不要用,尤其是黑市的血液来源渠道不明很危险输血出问题了!是医院的问题!有问题的血,不检测就拿來用!残害生灵!医院难道就承担一点责任吗加油↖(^ω^)↗不单单为了自己,还有至亲!

1991年,在那个寒冷的冬天,我来到了这个美丽的世界。新生命的降临给这个家带来了欢乐。

一晃五年过去了,我记得特别清楚。那是1996年,农历五月初三,因为快到端午节了,可以吃到平时吃不到的鸡蛋。我们这的端午节都会煮鸡蛋,一个人能分到二、三个。就是这个端午节改变了我。因为刚刚收完小麦,正值农忙,又开始新的播种,所以大人们都在地里种玉米,我和姐姐也跟着去了。我们还小,帮不上忙,于是在打谷场里玩。打谷场边放着一个耙【农具】耙齿朝上。我和姐姐扔草帽玩,草帽被扔到了谷垛上,我踮起脚来看,没看见,往后退了几步还是没看见,我又接着往后退,就是这一退,我坐到了耙齿上,二十厘米长的耙齿全部扎进我的身体。当时只知道咬紧牙关,脑子嗡嗡响,我已经记不清那被刺痛的感觉。当天被送进医院,我的内脏被扎破,导致内部大出血。在治疗的过程中,输入了400毫升血浆。当时医院里没有,是到附近一个血站买的。在医院住了一个多月,我又回来了,还是以前那个活蹦乱跳的我。

感染19年艾滋病,大三学生的文章

或许是五岁时伤的太重,没过几年,我的身体开始每况日下。经常感冒发烧,最长的身体良好记录也没有超过两个星期。周围的诊所都已跑遍。记忆最深刻的是那一年夏天。晚上,没有月光,因为刚刚下过雨。我又发起高烧,母亲拿着手电照着,父亲背着我。走在泥泞的乡间小路上,去看病。在快到诊所的一个路口,因为心急再加上路滑,父亲不小心摔倒了。我和父亲硬生生的摔在地上。母亲急忙过来扶我,嘴里念叨着,:“孩,摔着没?”“没”父亲侧身全是泥,父亲没说啥,只是让我再次爬上他的背。我知道父亲是爱我的,在他的背上,我能感受到那急切的脚步。

2006年,又是一个端午,我都有些怕它了。身体变的更糟,当时我已经卧床,连自己站起来走几步的力气都没有。身上起了疱疹,发着高烧,这疱疹不痒,却疼,像针扎一样,一阵一阵的。每一次都通过神经传遍全身。我只能咬紧牙忍着。这种感觉使我无法入睡,即使睡着了,也是在痛苦中睡去,又在痛苦中醒来。由于我的病情持续恶化,父母把我送到县医院。在县医院住了两天,病情依然没有好转,反而更加严重起来,不停的呕吐。当天夜里就驱车前往市医院。我还记得收费站的那位好心的阿姨,看到我的情况后,没有收费就放行了。在车上,父亲一直举着输液瓶,从离开病房的那一刻,从县里到市里,就这样一直举着,举过了两百多里。我知道那是疼我的父亲,那不是输液架。

经过一个多星期的治疗,我的身体情况大有好转。从医院回来后,因为身体虚弱,我几乎每天都待在家里。即使这样也不能阻挡病魔的侵蚀。没过多久,我又开始高烧不退。只不过这次没有了疱疹的痛苦。再次来到市一五九医院。就这样反反复复的好几次,我都有些疲惫了,一直到过年。

感染19年艾滋病,大三学生的文章

记得那是在大年三十,我很开心。白天和伙伴在一起尽情的玩,我们还约好了晚上一起打牌。我是一个不守信用的人,我放了他们鸽子。当鞭炮齐鸣烟花怒放的时候;当别家欢天喜地吃年夜饭的时候;当伙伴们叫我打牌的时候,我却躺在床上,发着高烧。此时屋里特别安静,远处的鞭炮声在屋子里回荡,久久不愿离去。爸妈一直守候着我,2007年的除夕夜,我无法入睡。

嫩绿的杨柳早已发出新芽,此时,父亲带着我踏上北去的火车,目的地—-西安。在第四军医大学附属的西京医院,我们逗留了几天。其中还碰上了医托,父亲身上仅有的东拼西凑来的钱,差一点就没了。还好父亲缓过神来,发现他们是骗子。其间还做过一次化验,我不知道是什么,第二天父亲去拿的结果。结果怎样他没说,我也没问。从西安回来,身体恢复了一些。不过这种状况在艰难的维持几个月后又全线崩溃了。这次没有去医院,父亲带我来到县城的CDC做了一项化验。我问父亲是什么?他说是艾滋病的检测。因为5岁那年输过血。开始我根本接受不了,不过慢慢的,心里还是平静下来。2007年7月31日,在CDC. 当我坐在三轮车上,望着父亲拿着一张单子走过来时,自然的问了一句:“是吗?”“是”没什么特别的,只是疲惫的心上多留下一块稍大点的伤口,用一秒钟的时间去悲伤,然后去面对现实。

有时候,现实是很残酷的。记得我确认后不久。这天晚上,我在后屋看电视,爸妈在厨房做饭,我去看饭做好了没。当我走到距厨房还有几步时,我听到了一种声音,抽泣的声音。爸妈在哭,而且很小声,因为他们怕我听到,怕我听到后心里难受。泪水夺眶而出,我尽量控制自己的情绪,默默的回到后屋,我没有勇气去面对这种场景。以前再苦再累,都没听父母哭过。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时,我给父母带来的除了痛苦以外,就只剩下悲伤了。

感染19年艾滋病,大三学生的文章

接下来的日子里,父母想看到的不是一张充满绝望的脸,而是灿烂的笑容,我能为他们做的也只要这些了。

通过抗病毒药物的治疗,身体逐渐恢复,无论是村里人异样的眼光,还是医院了特殊的病房,几年下来一切都已趋于平淡。走在街上,依然是快乐的我。

我现在在读高中,有自己的梦想上天注定了这个特殊的人生,他给予我的不仅仅是伤痛,更多的是爱。

有人说:幸福就像玻璃球,当她掉在地上,摔成碎片,我们每个人都可以捡,但总也捡不完。不过,只要努力,总会捡到些,那就是属于我的幸福。。。。。。

故事大全转载地址:http://toutiao.com/a6314031019620876546/

↓分享本文至社交平台↓
Share on FacebookShare on Tumblr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Digg thisEmail this to someone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Fc2me » [小故事]感染19年艾滋病,大三學生的文章

赞 (0)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