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故事]父女情深——女兒的酒

↓分享本文至社交平台↓
Share on FacebookShare on Tumblr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Digg thisEmail this to someone

Fc2Me(网友)怎么说:

这篇文章写的很真实很温馨——好女儿给其爸爸递来酣醇浓香的美酒!——永远喝不醉更喝不完!!!真是个好女儿!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你说的这些,已经很少有理解或是相信的人了!真的好感动,看哭了,我父亲已经走了十三年了,我父亲一生也是特别爱喝酒。可那个时候家里没钱。没给他买几瓶酒喝。也没给他买什么好东方吃。现在想想好后悔,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有父母的亲们好好待她们吧,别留遗憾在心间看了这篇文章就想起了我的父母,我的母亲在我刚参加工作就走了,未过一天好的生活,我的父亲虽八十一才走,但我一直在外乡工作,很少一起生活。未很好孝敬和事奉父母是我今生最大的遗憾,望父母健在的儿女们多尽孝心,以免以后遗憾。哎。老父走了40年了没给他买过一次酒遗憾啊什么叫女儿是父母的贴心小夹袄,这就是有良心有教养的人子欲养而亲不在

父女情深——女儿的酒

我是60年代生人,爸爸生我时,已经51岁了。听妈妈说,那时爸爸抱着我出门,常被邻居调侃:“抱孙女呢!”爸爸酷爱喝酒,每天一顿,雷打不动。每顿2两,绝不多喝,因为每天就打2两。在我长到6岁时,将将能踮着脚尖把瓶子举上柜台时,就接过了每天打酒的任务。二锅头一毛三一两,每天2毛六,偶尔、偶尔妈妈会多给一分钱,可以买块水果糖,但这样的时候极少、极少。在我之前,这打酒的活是谁干,是哥哥姐姐们?是哪一个哥姐姐?我不知道,当时没问过,也从未想问过,只是今天,才想问问。反正我模模糊糊记得,我上边一哥二姐,都是因为嫌寒碜才不管的。你想啊,让他们每天手握一个小酒瓶,这个小酒瓶深棕色,前身是装100ml咳嗽糖浆的药瓶,每天招摇过市,多难为情啊。

记得我第一次去打酒,满心都是好奇、好玩,还有成就感,心想终于能帮妈妈干活了,终于长大了。至于落块糖,是绝对没有想过的。因为家里太穷了,一分钱掰成两半花,都是奢侈的。六分钱一个的作业本,买不起,二分钱一根的铅笔,就是看看,书包都是用红卫兵的袖章缝上底边缀上带子自制的,没穿过袜子,整个小学六年期间,早点最多吃不过10次。作业本和铅笔,都是跑到离家约10里地的新街口买。我家住西直门外索家坟,新街口有一个文具残次品商店,那里的作业本三分一个,页数不少,就是里边的绿线印刷得深浅不一,或者有点歪。铅笔是一毛钱一捆,好象是10–15枝,外皮都是原木色,正品铅笔都是印上小动物或小皮球,还有刷赤橙黄绿青蓝紫等单一颜色的。次品铅笔不值得刷漆,表皮为原木色,大部分都是不够长,就是断杆,还有包铅木杆劈裂,其它没啥,不影响使用。你想啊,所有的铅笔都是越用越短的,断杆的削好就能用,没图案的正好自己在上边涂鸦。每捆中还有3–5根完好无损的,我们叫“正品”。说是无损,其实还是不合格产品,只是我们这些小孩看不出来,要不然人家工人叔叔怎么会把它挑出来呢。我们一般都是成群结伙去,每个人买到铅笔,都是一阵不小的骚动。你看吧,数不清的小黑手争相伸向柜台里的阿姨,“给我给我……”如蛙噪池塘,胳膊长的先得,个小的抵着脚尖拚命拱脑袋,其实前后不差10秒钟。须臾之间,柜台聚集之人即鸟兽散,随即耳边全是“一根、二根、三根……”的数数声。这是在干什么?这是在数铅笔中的“正品”。数完后,“正品”多的兴高采烈,少的同样兴高采烈,大家的眼神有的是骄傲,有的是羡慕,没有嫉妒的。回家的十里地从来就没坐过车,那时也不通车,都是“轻舟如过万重山”般飞回家,一点儿也不累。

你可能要问,我家这样困难,爸爸为什么还要每天喝酒?我也这样问过妈妈。妈妈说,爸爸是搞建筑施工的负责人,每天要在无数个工地之间跑来跑去,还要登梯子爬高,工作非常辛苦。那时也没有汽车,单位给爸爸配了一辆28型旧自行车,但是更多的时候,都是乘坐一段公交后,步行几里甚至十几里才能到工地。午饭也是没有固定地方吃,赶上哪算哪,有时错过时间还要饿一天。因此晚上这顿饭是爸爸一天唯一顿饭,爸爸为了我们四个孩子,已经把生活降至最低标准了,唯一就是喝酒这嗜好戒不掉。让爸爸喝点酒,爸爸才能吃饭,才好有个好身体,才能出去挣钱,才能养我们全家。记忆中,爸爸只有生病的时候,才不喝酒了。但这是被动的不喝,因为确实喝不下去了。“要是不让他喝酒,他吃不下饭,病倒了,咱们怎么办啊”!妈妈说。但是,随着年龄渐长,每天拎个小酒瓶打二两酒,还是有些难为情。记得有一次,好象是过春节,妈妈让我去买一瓶二锅头,牛栏山二锅头,65度,1.7元一瓶。小孩子就是淘气,我把酒装在外衣兜里,要是马上走回家去,是什么事也不会出的。可是,偏不是这样。一出商店门,看见门口一辆三轮车,我上去就蹬。酒瓶放在右边衣兜,一抬右腿,“啪”,酒瓶掉地下,cei 了。我傻了,不敢回家。看着一地碎玻璃,吓呆了。大约过了二个钟头,天都擦黑了,爸爸找我来了。我哭着说了,爸爸满脸微笑,说“打了就打了,再买一瓶”。爸爸是东北人,管“cei”叫”打了”。

就这样,每天打二两酒,是我小学六年中除掉老师的作业外, 每天必须完成的又一项作业。上中学后,功课多了,学校离家远了,爸爸也退休了,我也就从打酒的岗位上“光荣退休了”。

工作以后,给爸爸买酒的次数不多。因为那时认为喝酒没有好处,又费钱,又伤身。我有一个舅舅,是军人,他一生滴酒不沾,还经常把别人送他的好酒送给爸爸,我对舅舅是佩服至极。每每用舅舅比爸爸,不给爸爸的买酒的决心就愈坚定。但是,舅舅终年76岁,爸爸84无疾而终。现在我想,要想让爸爸重回转世是不可能的,但愿来生还做父女,一定让爸爸喝够女儿的酒。

我还想对爸爸提几个要求:第一,您喝酒时,洒了就洒了,您不要撮起嘴吸干桌面上的酒。桌子不是每天都擦,多不卫生呀!您可以划着一根火柴,依旧将桌面点燃,让蓝蓝的火熖跳跃在您的脸前;第二,您不要只就一只咸鸭蛋,就把酒菜和下饭的菜混为一谈,我要给您买您最爱吃的驴肉,再来一盘葱爆羊肉,让您驴肉下酒,葱爆羊肉就饭,至于咸鸭蛋嘛,顶多早点喝粥时见个面;第三,您不要总喝便宜的酒,您跟我要点好酒,我一定在自己经济能力之内努着劲做到。第四,您别怕我不去,我现在最想给您打酒。第五,您不要每天算计能喝几两……,第六……,第七……

(作者:秋日云朵)

故事大全转载地址:http://toutiao.com/a6313328276408713474/

↓分享本文至社交平台↓
Share on FacebookShare on Tumblr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Digg thisEmail this to someone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Fc2me » [小故事]父女情深——女兒的酒

赞 (0)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