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故事]上大學後,我發現傢裡給我找的媳婦兒,根本不是人

↓分享本文至社交平台↓
Share on FacebookShare on Tumblr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Digg thisEmail this to someone

Fc2Me(网友)怎么说:

看图什么啊

已殁学生名录!

我深吸一口气,轻轻点开文件夹,里边是十几个学生的的档案,我一眼就看到了张雅的名字!

她的名字为什么会出现在这个文件夹里,难不成她已经……

我脑门上满是汗珠,颤抖着点开这个文件,看清楚上边的资料后,我的脑袋突然嗡的一声,惊得我差点没忍住喊了出来。

张雅,女,艺体系某某级某班学生,生于一九九三年某月,殁于二零一四年某月。

死亡原因:自杀。

这个资料和我要找的那个张雅极为吻合,但让我感到害怕的不是这些,而是档案上的那枚照片。

那张档案照片上的人,竟然是小哑巴!

我吓得连连后退,感觉脸上痒痒的全是汗珠往下掉,顺手抹了一把,觉得手里有东西,一看,竟然是一缕长头发!

紧接着,整间屋子忽然刮起一阵阴风,无数的头发从四面八方朝我涌来,如同藤蔓一样顺着我的四肢在我身体上疯狂的生长着。

我嚎叫着抓扯身上的头发,可越抓越多,刚想跑,忽然发现两腿已被头发紧紧缠住,一下扑倒在地,接着就被无数像是地上长出来的头发一般爬满我的全身。

那些头发像是蛇一样在我身上越收越紧,把我闷的喘不过气,脖子也被一缕头发紧紧缠绕着,发不出任何声音。

我意识越来越模糊,就在我快要失去知觉的时候,忽然感觉一阵温热的气息流过我的全身,身上的头发一下就缩了回去。

我连忙爬起身,抬头看见一个半透明的红影子飘忽在半空,吓得我连滚带爬的冲了出去,一口气跑回宿舍坐在床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我想找李明问个明白,可却发现他的床铺空空如也,就连耳机哥也不知去向。

我几乎一整夜都没睡,直到第二天一早,我依然没看见李明回来,却看着耳机哥从门口走进来,轮廓分明的脸上看上去有几分倦容,两条剑眉微微皱起。

“看见李明没?”

我向耳机哥问了一句,耳机哥只是淡淡的撇了我一眼,然后就跟没听见似的靠在床边插上耳机看书。

“装逼犯,迟早挨雷劈!”我心里边着急,看着耳机哥这副模样更是来气,骂了他一句。

可是他却一点反应都没,像是没听见我说话一样,只是继续认真的翻看着一本书。

我气呼呼的,连早饭也没吃就赶紧去了教室,四下一看,也没找到李明的身影,一直等到早上的课上完,他也没出现。

找了班上几个同学打听,也都说不知道。

我心里边心急如焚,却又无计可施,回想起昨晚的事,除了觉得害怕之余,还觉得特别奇怪。

首先是那幢破旧的小楼,就算有什么原因没有拆除,可是学校也用不着把它当成办公楼吧。而且学校里已经有了一幢豪华办公楼,根本用不着在这里办公。

最奇怪的一点,按理说存着全校学生档案的电脑应该是机密,为什么会放在那幢小楼里,而且也没有设置任何密码就被我轻易打开。

昨晚因为太想找到资料,所以当时没想那么多,现在一想,处处都是疑点。

最后决定再去一趟那幢小楼,反正大白天的,就算真有什么东西在里边我也不用害怕。

等我到了操场以后,突然感觉浑身汗毛瞬间竖起,大热天里,我只感觉一股凉意直往心里边透。

无论我怎么找,就是找不着那幢小楼,一晚上的功夫,竟然消失得无影无踪!

我清清楚楚的记得昨晚那幢小楼就立在这里的,可是现在一看,这里分明是一颗巨大的树木,哪儿有什么楼房!

就在我吓出一身冷汗的时候,肩膀突然被人拍了一下。

我惊得嗷的叫了一声,“谁!”

“同学,别激动,是我!”

说话的是个穿着一套休闲装的男生,可能他被我刚才的反应吓到了,表情显得有些疑惑。

我这才松了口气,连忙摆手向他说不好意思,他四下看了一眼后,压低声音冲我道:“你也看见了?”

“看见什么了?”我一头雾水。

他咽了口唾沫,似乎很害怕一样,缓缓从牙缝里挤出两个字,“鬼楼!”

我心里边咯噔一下,还没来得及说话,就被他拽着离开,到了学校后边的小花园,他才一副惊魂未定的模样,问我,“你是不是也看见那幢鬼楼了?”

我想起昨晚的遭遇,便点了点头,看这个学生的模样,似乎知道些什么,就赶紧问他到底怎么回事。

他四下张望了一眼,然后点了根烟狠狠吸了两口,才说道:“其实我们早就发现那幢鬼楼了,也一直在追踪这件事,可那幢鬼楼已经很久都没再出现过,直到昨晚才出现。”

他缓缓吐出一个烟圈,接着道:“昨晚我上了鬼楼,你知道我看见啥了?我看见一个红色的影子在里边飘着,那个影子的旁边还有个人影,正对着一个骷髅头用手指敲着,当时把我吓了一大跳,连忙转身就跑,还看见那个敲鼓楼头的厉鬼追了出来,还好我跑的快……”

“等等!”我打断他,想起昨晚发生的事,“昨晚你也上了那幢楼?”

他看着我疑惑的点了点头,我一拍脑门,这才明白原来昨晚听见楼道那阵奔跑的脚步声时怎么回事。

他看见的那个所谓厉鬼,估计是看见我了,只不过他为什么说我敲着一个骷髅头?我不记得昨晚有什么骷髅头啊……

突然,我脑子里闪过一个恐怖的念头,莫非昨晚那台电脑,其实……

我吓得一个激灵,定了定心神,问他是什么人,怎么会知道这些。

他说他叫郑杰,是这所学校灵异研究协会的会长。

我惊奇的问,“学校还有这么个组织?”

他点点头,“不是学校组织的,学校肯定不允许这样的组织存在,是我和几个同学私下成立的,那几个同学和我一样,都看见过那幢鬼楼,所以我们就成立了这个组织,秘密调查这件事。”

“刚才看见你心神不宁的站在那里,就猜想你也肯定看见了,这幢鬼楼可不是一般人能看见的,所以我想你和我们应该是一类人。”

我听得不明就里,他接着补充了一句,“说的简单些,我们都是阴气重的人,见过那幢鬼楼的人,都会麻烦不断,如果不把这件事彻底查清楚,我想我们都不能活着毕业!”

他问我是怎么撞见鬼楼的,我就把李明的事和他说了一遍,他听后哆嗦了一下,手里的烟都掉了。

“你说是李明让你去的?”

我点点头,“你认识他”

郑杰眉头皱成一团,半响后才看着我缓缓道,“李明也是我们组织的成员,这件事不可能是他做的。”

我问为什么,他说李明昨天一整天都和他们在一起,根本不可能找到你,还怂恿你去鬼楼,昨天和你在一起的那个,肯定不是李明!

冷汗唰一下从我头上冒了出来,见我不相信的模样,他说待会儿我就知道了。

接着他拿出手机拨打了一个电话,就把我带到教学楼的天台,看见上边聚集着五六个男生,李明就在其中。

我冲过去一把抓住李明,问他昨晚是怎么回事,李明一脸疑惑的看着我,像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郑杰把事情说了一遍,李明听了也被吓的不轻,然后说昨天他根本就没见过我,一直和郑杰等人在一起,旁边几人也纷纷表示李明没有撒谎。

“看来她已经找上你了!”郑杰皱着眉头,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样。

上大学后,我发现家里给我找的媳妇儿,根本不是人

我听得一头雾水,郑杰这才把事情从头到尾给我讲了一遍。

他们几个都是大二的学生,李明是因为学分不够所以留了一级,早在一年前,他们就陆续撞见这幢鬼楼。

然后他们就聚集在一起成立了灵异协会专门调查此事,根据他们的调查得知,这幢楼曾经的确在这所学校存在过。

只不过不在操场边,是在学校后边的小树林里,后来一个女生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吊死在里边,学校就把这座小楼给拆了。

接着这幢被拆掉的小楼,某天突然出现在学校操场旁边,正巧被郑杰撞见,在里边遭遇一些脏东西后,他就麻烦不断。后来又有几个学生陆续撞见鬼楼,也就是灵异协会的这些成员,他们就组织在一起调查此事,发现一切都是那个吊死的女生在作怪。

郑杰说完以后看着我缓缓道,“能看见鬼楼的,都是她的目标。”

我说那怎么办,有没有把这事儿通知学校?

郑杰摇摇头说没用的,学校肯定不会相信,然后安慰我说不用太担心,他们已经找到了破解的办法。

这个时候李明接过话头,说:“那个女人吊死的地方,被人布了邪术阵法,只要将那个阵法破掉,那女人的鬼魂就会烟消云散,昨天我们一整天就是在研究这件事。”

我说那赶紧破掉啊,郑杰说现在不行,必须等到晚上,到时候大家一起去破了那阵法,不让那女鬼再出来害人。

接着我脑子里突然闪过一个念头,尝试着问道,“你们有没有调查过那个女生,她叫什么名字?”

郑杰点了点头,“调查过,一四届的,比我们大一级,只不过校方刻意隐瞒这件事,没有太多资料,只知道那个女的叫张雅。”

我脑袋嗡的一声炸开,暗暗后悔没把这事早告诉李明,也没想到他会知道这件事。

“怎么,你认识她?”李明瞧见我不对劲,连忙问了一句。

我摇了摇头,暂时不打算把实情告诉他们,村子里的事关系重大,在事情弄清楚之前,我不会轻易把它告诉别人。

所以我也没把昨天在鬼楼看见的资料说出去,心里边琢磨着今晚且和他们走一趟,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一整天我都在焦躁不安中度过,吃过下午饭以后,我还是没忍住去了郑杰说的那片小树林,打算先过去看看,这之前我从来没听说过学校里有这么一片小树林。

小树林所在的地方极为偏僻,四周荒凉一片,四周都围着铁丝网,一扇破破烂烂的铁栅栏门上挂着把大锁,我只是站在旁边,就能感觉到一阵强烈的阴气从里边透出来。

栅栏门的旁边立着一块牌子,上边写着几个鲜红色的大字:任何人禁止入内!

看来不仅是郑杰他们,可能校方也察觉到小树林里的不对,刻意用铁丝网围了起来,一看就是很久没人来过,铁丝网上边还能看见许多蜘蛛网。

“小伙子!”

就在我楞神的时候,突然听到背后传来一个声音,扭头一看,是个长得干巴巴的老头,穿着一件样式古朴的暗绿色布袍子,皮肤皱巴巴的就跟枯树皮似的,拿着把扫帚打扫地上的枯叶。

我被他这副长相吓了一条,那老头一面扫地一面头也不抬的说,“你快走吧,这儿不是你该来的地方。”

我觉得这老头似乎知道些什么,就问他:“大爷,这地方为什么用铁丝围着啊?”

老头抬头看了我一眼,慢吞吞的说,“这不是你该问的,你要找的人没在里边,这地方也不是你该来的,快走吧。”

我一愣,瞬间一个激灵,“你怎么知道我是来找人的?你到底是谁?”

老头没有说话,慢吞吞的朝一个方向走去,我正准备追上去,突然感觉脚下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整个身体扑倒在地,等我抬头一看,却发现这老头已经没了踪影!

我气得狠狠朝地上踢了一脚,发现刚才绊我的是一根树枝,看上去特别新鲜,就像是刚折下来的一样。

我捡起那根树枝,暗暗觉得奇怪,这么大个人,怎么就突然消失了?

这个时候,小树林里的树木突然摇晃起来,发出哗啦啦的响声,而我却没有感到一丝风的痕迹,那些树木就跟活物一般,无端的猛烈摇晃。

我吓得拔腿就跑,半路上碰见李明,得知我自己去了小树林以后,他劈头就把我骂了一句,“你找死啊!”

然后他告诉我,那片小树林阴气特别重,即使在大白天,也没人敢进去。里边出人命以后,学校准备把这片小树林砍掉,可是砍树的时候却出现了怪事,那些树刚被砍开,里边就流出鲜红色的血液,吓得没人再敢去砍这些树。

无奈之下,学校只好用铁丝网把它围了,并立下一个不成文的规定,任何人都不许闯入这片小树林。

接着我把刚才遇见那个奇怪的老头的事给李明说了一遍,李明听了以后面色一下耸拉下来,两个眼睛透着一股子凶光,嘟嚷了一句,“这个老东西!”

我问他你认识那老头?李明摆摆手说不认识,可能是哪个疯子胡言乱语,然后就让我赶紧和他一起去天台上集合。

我感到有些纳闷儿,总觉得李明肯定认识那个老头,不然刚才怎么会骂人家老东西?但也没继续追问,现在我没多余的心思去管这些。

郑杰他们早已在天台等着,看到我和李明,立刻走了过来。

“都准备好了吧,今晚就动手!”

我问需要准备些啥,郑杰拍了拍我的肩膀,让我不用操心,他们为了今晚上破这个局已经准备很久了,待会儿跟着他们走,按照他们说的去做就行。

郑杰看了下时间,说今晚凌晨动手,现在还有几个小时,让大家原地好好睡一觉养足精神。

这些灵异协会的成员一听这话,像是很久没睡过觉似的,躺在地上就呼呼睡了起来。

我暗暗佩服这些人,这个时候还能安然入睡,哪像我,感觉心脏都快提到嗓子眼了,能睡着才怪。

几个小时的时间我几乎是熬过来的,快到凌晨的时候,这些人就跟上了发条似的,也不用人叫,几乎同时弹起身来,让我再次暗暗佩服了一番,就算是军人也没他们那么整齐的。

郑杰走在前边带队,我们几个人跟着他一路摸到小树林旁边。

这片小树林白天就已经够阴森了,到晚上更不用说,只是站在旁边就能感觉到一股极其的寒意,冷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这里白天都没什么人来,现在更不用说,根本不用担心被人发现,几个人合力把铁栅栏门拉开,那块用红字写着禁止任何人靠近的牌子也被扔到一边。

即使有那么多人在旁边,刚迈进小树林的时候,我还是感觉到一股直入心底的恐惧。四周黑压压一片,由于长期无人搭理,仅有的一条小路上已是杂草丛生,旁边树木就跟张牙舞爪的怪兽一般,走在里边让人感觉一种说不出的压抑。

越往里走,这种压抑的感觉就越发强烈,这种感觉我在村子的后山体验过一次,就像是空气被压缩一般,每往前走一步都觉得格外吃力。

这片小树林从外边看起来并不大,可是我们在里边走了许久也没到尽头,那条弯弯曲曲的小路感觉越走越长。

在里边吃力的穿行了大概十来分钟,忽地感觉一股极大的阴寒之气扑面而来。

“大家小心,前边就是邪阵!”

走在最前头的郑杰忽然压着嗓子说了一声,我一听心脏忽然感觉紧了一下,本就发软的腿肚子忍不住发颤。

郑杰拍了拍我的肩膀,安慰我说不用害怕,他们已经做了充足的准备,那只鬼暂时伤不到我们。

然后继续前行,走了不到五分钟,眼前突然出现一片开阔地,郑杰往前一指,“这里就是了!”

我顺着他指的方向,接着微弱的月光定睛一看,发现前边的开阔地正中央长着五颗大概两人高的柳树,这五颗柳树围成一个圆形,中间垒着一堆呈金字塔状的白色石头。

我看着这一幕觉得有些眼熟,突然想起我最后一次去村长家的时候,在他家院子里也看见过类似的布局,只不过他家院子用的是槐树而不是柳树。

就在我思索着这二者之间有什么联系的时候,郑杰忽然压着嗓子喊了一句,“各就各位,准备破阵!”

说完之后,他就和几个人分散开来,在这个奇怪的阵法四周围成一个大圆形。

“张展宁,上!”郑杰他们几个的表情看起来有些怪异,不像是紧张也不像恐惧,像是特别痛苦一般,反正看上去怪怪的。

我不知道他让我干嘛,李明补充到,“你过去,撒泡尿在那堆石头上,然后折一根柳树枝对着石头打,直到把石头打垮为止!”

李明说话时的表情也和郑杰一样,五官扭曲在一起,像是在承受着巨大的痛苦一般,说话的时候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

“快啊,我们撑不住了!”郑杰见我没动,咬着牙关催促了一句。

瞧着他们这副模样,我没敢耽搁,连忙跑到那堆金字塔一样的石头旁边撒了一泡尿,然后折了根柳树枝,朝着那堆石头用力打去。

轰!

第一下打过去我就被吓了一条,那根柳树枝大概只有小拇指般粗细,可是我甩在石头上的时候却发出一声巨大的响声,就跟打雷似的,连地面都跟着震了一下。

轰!

我咬着牙又朝着石头山用力打了一下,这次动静更大,除了那声巨响外,我感觉一股极大的力量顺着柔软的柳树枝传遍我的全身,有种骨头都快要被震散架的感觉。

第三下抽过去的时候,我的虎口直接被震裂开,鲜血顿时顺着柳树枝淌了下去。

还没等我打地四下,我就看见那堆垒成金字塔状的石头轰然倒下,一张画着诡异团的黄符从石头堆里飘了出来,在半空中无端燃烧起来,一瞬间就灰飞烟灭。

与此同时,本就寒意极浓的空气忽然像是凝固了一般,一股大风呼一声刮起,四周树木开始疯狂的摇晃起来。

“嘿嘿嘿嘿…….哈哈哈哈哈……呜呜呜呜……”

整片树林突然传来一阵阵各种各样的声音,像是在阴笑又像是在哭泣,那种声音似很遥远又像是就在耳旁。

我吓的连连后退,感觉脖子似乎被什么柔软的东西触碰了一下,有些痒痒的,扭头一看,顿时吓得嗷一声惊叫。

一个长头发的女人被倒着吊在身后的柳树上,随着大风一晃晃的,触碰我的正是她倒吊着的头发!

最恐怖的是,这个女人面色苍白如纸,但却没有五官,只有光秃秃的一张脸!

我本能的往旁边闪了一下,却又感觉撞到了另一个东西,一看,竟然又是一个倒吊在树上的女人。

我吓的拔腿就跑,风越刮越烈,我看见发现四面八方的树上,密密麻麻的倒挂着无数个长发女人的身体,那些身体随风一摆一摆的,全都没有五官,光秃秃白生生的脸发出一阵阵凄厉的阴笑!

故事大全转载地址:http://toutiao.com/a6313738652862972162/

↓分享本文至社交平台↓
Share on FacebookShare on Tumblr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Digg thisEmail this to someone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Fc2me » [小故事]上大學後,我發現傢裡給我找的媳婦兒,根本不是人

赞 (0)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