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故事]大學宿舍住在四人間有三個室友,畢業那天聽說宿舍從來隻有我自己

↓分享本文至社交平台↓
Share on FacebookShare on Tumblr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Digg thisEmail this to someone

Fc2Me(网友)怎么说:

各位,有头无尾的不要看了。小编小说名字我是过来看评论顺便点赞的57一般最后会加公众号的名字跟号码,欲听后续,请添加XXXXX。看来这次小编忘记加了啥破玩意机智的我先看了评论后面要钱才能看举报一波!冥夫要压我

大学宿舍住在四人间有三个室友,毕业那天听说宿舍从来只有我自己

“童瞳我被鬼缠上了!你是不是觉得我很可笑?”小莉大哭起来。

“你别急,先缓口气,到底怎么了?”小莉是个成熟内敛的女孩,应该不会用被鬼缠上这种话来当玩笑。

那么,她就是真的被鬼缠上了!

“我说我被鬼缠上了,所有人都在嘲笑我,可我说的都是真的!所有人都以为我疯了!我说的都是真的,我从来都不会骗人,你知不知道我的感受,我现在的感受……”小莉抽泣着,声音小下去:“不会的,谁都不能体会到我的感受,谁都不能……”

我能。

小莉这样的感受,在我很小的时候,就体会到了。

不被所有人相信,所有人都以为你说的是个笑话,甚至觉得你哗众取宠,后面还会认为你是神经病,从而远离你。

小莉的感受,我经历了整整19年。

“童瞳,你要相信我啊,你真的要相信我啊,这事我只能对你说了。”最后小莉死死抓着我肩膀,充满绝望的看着我。

她肯定以为我也会和其他人一样,随便安慰她几句,却仍旧不相信她的话。

“我相信你。”我说:“你先把情绪平复下来,然后跟我讲讲,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小莉见我对她的话一点都不惊讶,反而有些懵:“你……真的相信我?”

“当然相信,你的性格我还不了解吗?你不会开这种无聊玩笑的。”相信归相信,但我还是没把自己能看到鬼这件事对小莉说。

小莉情绪平复了些,然后跟我说了她的遭遇。

小莉是D大的研究生,现在各大高校都在放假,但她们研究生是不放假的,前段时间他们学校发生了女生跳楼自杀的事,总共有三个女生,分别在不同的时间里跳楼自杀。这其实算不上什么大新闻,如今社会压力很大,在学校里跳楼自杀的学生比比皆是。

但是,小莉说,在学校里,有很多人都在传,说这是鬼杀人事件。

“鬼杀人事件?”我有些严肃,传言纵然不可信,但也一定是因为有了风吹草动,才会出现传言。

鬼杀人……能杀人的鬼,只有厉鬼了。

“这不是重点。”小莉又接着说了下去。

本来传言也只是好玩,小莉也并不把这件事放在心上,她是个乖乖女,平时很安分的上课下课打工回出租屋,她说班上有个和她玩的比较好的女孩,叫做唐柯,最近遇到了感情问题一直想不开,大家安慰了她很久都没结果,然后有一天唐柯忽然兴致勃勃的来找小莉,对小莉说,她找到了一个能够验证男朋友是否真心的办法。

小莉问她是什么办法,唐柯说,请笔仙。

说到这里,小莉的肩膀明显狠狠一颤抖。

我心想,小莉估计真出事了,笔仙这种东西,说好听了是请‘仙’,其实就是请鬼,请的还是死不瞑目的鬼。很多人都认为请笔仙只是个刺激惊险又好玩的事,可如果你知道,这个世界上真的有鬼的时候,还敢不敢再请的?

我没有请过笔仙,也没有见周围人请过,这算是第一次遇到,但我也知道了事情的严重性。

“然后,你们就请笔仙了?”我问小莉。

小莉颤抖着点点头:“因为唐柯执着的要请笔仙,还说如果我们不陪她玩,她就死给我们看。”

死……

“然后呢?”我又问。

“然后……”小莉的眼神变得惊恐了起来。

唐柯非要请笔仙,小莉几个女孩只好答应,一起玩笔仙的加上唐柯,小莉,总共五个人,另外三个女孩也是小莉的同学,唐柯说,她听人说,请笔仙要在晚上11点50至12点之间,还要在没有光的地方请,才是最灵验最有用的。小莉她们一开始反对,但架不住唐柯的软磨硬泡,只好答应了。

D大是所具有历史性的大学,里面有很多古代时期的建筑物,也被列为了保护地区。在D大里面有所古教学楼,听说是民国时期建造的,后来日本人入侵,这教学楼就荒废了,到如今,一直没拆迁,也成危楼,被校方封锁禁止学生进入。

传言很多学生晚上路过这栋教学楼,都能听到女孩男孩的哭声,大家都说是这栋楼里的冤魂在哭,最后对这栋教学楼都敬而远之了。

唐柯把请笔仙的地点选在了这栋楼。

这简直是找死行为。

我在心中叹了口气。

“童瞳,你是不是觉得我说的很荒诞?”小莉颤抖着抓住我。

我拍拍她的手,安慰她平静:“我说过我会相信你的,后面发生了什么事,你详细告诉我。”

小莉咽了口唾沫。

半夜10点,五个女孩从宿舍楼里跑出来,躲过巡逻的校内保安,跑进了这栋民国老教学楼里。

老教学楼里黑压压伸手不见五指,其中一个女孩打开了手电筒,教学楼里空落落的,走路都能传出回声,她们不敢待在一楼,怕被保安发现,便上了二楼,脚步踩在楼梯上,吱呀吱呀作响,然后声音一遍遍传递在空气中。

夏日炎炎,小莉却觉得浑身都在发冷。

上到二楼之后,她们五个人随便找了个房间进去,唐柯带了很齐全的东西,把东西摆开来,点燃四根蜡烛。

请笔仙的步骤和工具比较简单,工具为一只书写流利的笔和一张白纸,据说白纸越大越“灵验”,求仙者将白纸两侧分别书写“1、2、3、4、5、6、7、8、9、10”和“唐、宋、元、明、清、近”,另两侧书写“男、女”和“是、否”,将纸平放后,请笔仙的人双手指交叉并共执笔。

游戏规定不允许以肘或腕作支撑,需保持悬空,笔垂直于纸面任何一点准备开始。求仙者重复念诵请仙之词“前世,前世,我是你的今生,若要与我续缘,请在纸上画圈”。

我的眼睛,造就了我的性格。

这不是我天生安静沉默好不好,试想你从小能看到周围都有鬼漂浮着,还生活在那样一个家庭里,要能欢脱的起来,那就真的是神经有问题了。

“不说这些了,我现在正好住在我那个朋友家,我先带你过去。”这种事情不能耽搁,我拉着小莉站起来。

小莉现在早已经六神无主了,我给她起了主意,她肯定是答应的,我招了出租车和小莉一起坐了进去。

路上小莉跟我说,其实她这几天也因为这件事到处想办法,无意间在电线杆上看到个小广告贴,就说是专门处理灵异事件,她今天在见我之前其实约了那个小广告上面的人,只是那人似乎临时有事,爽约了,她感觉被忽悠被骗了,就来见了我,虽然后面那人又给她打了电话,但小莉没接,很气愤的跟我说:“唉你说这年头的人怎么那么缺德,不仅到处乱粘贴小广告就算了,还用这种方式来骗人手机话费!”

“骗手机话费?”

“你不知道吗童瞳,这年头有些人设置了什么软件,然后你只要给他打电话,话费就会被扣很多,怪不得我说我话费怎么用那么快!”小莉气呼呼的捏拳:“下次就应该直接报警让警察来把这种人抓走!”

小莉的注意力终于不在笔仙上了,我也不想她有那么大压力,跟着她开了几个玩笑,她一路上都在念叨那个发小纸条又爽约的男人,说那男人的长相,肯定是秃顶大肚脸上坑坑洼洼又矮又丑说话一口黄牙还带韭菜味口气,穿着破烂脚踩拖鞋,还有一大股脚气。

把我弄的恶心死了,让她别说了,笑着和她闹了几句。

出租车刚在宋子清家外停下,宋子清就给我打电话,隔着老远的听筒,在那边吼我:“老子家的大门是怎么回事!”

“呃……”如果我跟他讲是被冷陌一脚踹坏的,他会不会揍我?“那什么,我带了个朋友来找你,有点事……啊!我看到你了!”

宋子清正站他家大门外大声大气凶巴巴的吼我,老远就看到了,我悄悄对小莉说:“我这朋友性格比较火爆,见谅,见谅哈。”

“你什么朋友哦……男朋友?”小莉坏笑看我。

“是我哥,表哥,远房的!”我立马说。

我和宋子清本身就任何事都没有,不想玩暧昧,也不想被人误会。

小莉没再多问,我带着她过去,宋子清也看到我们了,大步迎过来,不等我介绍他就瞪我:“大门被你折腾成这样你还敢出去玩!要是东西被盗了怎么办!”

“你不是有……那什么吗?”我想说他不是做了结界的吗,还怕什么。

“有你的大头鬼!”宋子清给我脑袋上狠狠敲了一下。

我疼的捂住脑袋。

宋子清长得也是非常帅的了,又高,还年轻,完全就跟吴亦凡那一类的小鲜肉明星似的,小莉眼睛都直了,主动打招呼:“你好我叫王小莉,是童瞳朋友。”

“你好。”宋子清立马换上一副人畜无害的笑容,太虚伪了!

我撇嘴:“你不是要去见什么大波妹吗?怎么又回来了。”

“说起来还不是怪你,死丫头!害我错过和美女的约会时间,不过算了,既然你朋友来了,我们就赶紧迎她进屋坐坐吧。”

小莉也是个美女,恰好胸……也不小,宋子清瞬间变成了狗腿,笑的别提多风骚了,把小莉迎接了进去。

我默默的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小包子……和小莉的比起来,简直不要太惨不忍睹。

“你家真漂亮,就是这门……”小莉一边打量着宋子清家一边说。

宋子清为她倒了杯水:“别介意,是那死丫头在我家拆家,我妹妹比较让人心烦,我听她提起过,她和你们住一出租屋,那段时间承蒙你们照顾了。”

我站在不远的地方,宋子清手握水杯背对着光,彬彬有礼的对小莉说:这段时间,我妹妹承蒙你们照顾了。

心中某根很柔软的弦忽然就被触动了。

如果我能有像宋子清一样的哥哥,唔,大概,也是挺幸福的吧。

“别说,你们长得仔细看看,还挺像的。”小莉说。

我只觉得这是小莉客套的玩笑话,并没有放在心上,宋子清也没有放在心上,和小莉说笑着。

客厅沙发上扔着宋子清的外套,小莉无意瞥见宋子清外套衣兜里露出一个小纸条,她觉得眼熟,走过去抽出小纸条,看完上面的字后,一下子瞪大眼睛扭头看向宋子清:“原来是你!”

我被弄的一头雾水,走过去:“小莉怎么了?”

小莉很不可思议,眼睛瞪的贼大:“你为什么会有这个纸条?!难道你就是上面说的那个阴阳先生?!”

我把小莉的纸条拿过来看,上面写着:天灵灵,地灵灵,解决灵异我最行!专业解决灵异烦恼,请拨打电话XXX,姓名,宋先生。

不会那么巧吧?小莉说今天找到张电线杆上的小纸条,约了个阴阳先生,然后宋子清衣兜里……就发现了一样的小纸条!

“咳。”宋子清咳嗽一声,把纸条从我手中抢回去:“你哥我要挣钱养活你啊!做点副业不行啊!”

……

我仰头看宋子清,男人的脸白白净净不油腻连一颗小痘痘都看不到,笑起来带很小的酒窝,牙齿很白,穿着得体干净的T恤牛仔裤运动鞋,身上有淡淡的薄荷味道,身材高挑颀长。

我不禁想到了小莉在出租车里对宋子清的形容。

秃顶大肚脸上坑坑洼洼又矮又丑说话一口黄牙还带韭菜味口气,穿着破烂脚踩拖鞋,还有一大股脚气。

“噗哈哈哈哈!”我一下子就笑喷了。

宋子清莫名其妙的:“死丫头你抽风呢。”

小莉知道我在笑什么,特别尴尬的捂脸:“你怎么会是纸条上的人啊!你怎么看都不像是到处粘贴小广告小纸条的人啊!”

宋子清何等聪明,看看我,看看小莉,瞬间明白了,指向小莉:“你就是给我打电话那个……王女士?!”

这世界上真是狗血一波接一波天雷滚滚源源不断的洒,谁能想到宋子清就是小莉约见的所谓阴阳先生,谁又能想到,宋子清口中的大波妹……就是小莉。

我把宋子清拉旁边,小声问他:“你怎么会去贴小广告啊?”

“怎样,难不成还要大张旗鼓的跟别人说,我可以专门对付鬼吗?!”宋子清有些不好意思,还嘴硬:“我也不是千里眼,也不是你这种眼睛能看到鬼的人,我总不可能走在大街上都用符咒覆盖眼睛来找鬼吧,所以就找这种方法,有些人遇到灵异事件,会来找我。”

听他说完,我忍不住啧了声:“你还真是有一颗侠肝义胆的心。”

“死丫头!”他抬手作势要揍我:“还有门的事,我知道是怎么回事,过后再跟你算账!”

我低下头,一提到门就想到冷陌,一想到冷陌,我就心塞。

宋子清去找小莉询问事情经过,小莉把对我说的事对宋子清又说了一遍,完了之后,她充满期盼无比虔诚的望着宋子清:“大师,你能帮我吗?你真的能够对付鬼吗?你真的不是招摇撞骗的人吗?不过……你是童瞳的哥哥,我相信你!”

“什么叫做我是她哥你才相信我?!”宋子清显然被这句话打击到了,头发都气直了:“那丫头完全没用,你怎么能通过她才相信我?”

“这不是重点好吗?”我实在看不下去了,走过去,拉拉宋子清:“宋子清,你觉得笔仙的事,会是真的吗?”

说起这个,宋子清表情严肃下来,摸着下巴思考一会儿:“具体事情我们需要去学校里调查才能肯定,所以小莉美女,你能带我们去你学校吗?”

“你……们?”小莉有些诧异的看向我:“难道童瞳,你也懂?”

这种事情不是太好解释,我随便找了个借口敷衍了过去,好在小莉也不是太关心,没多问,也没起疑,马上就对宋子清说:“我现在就可以带你们去学校!”

宋子清也不想多耽搁,便答应了。

小莉问他需不需要准备什么,比如狗血啊,糯米啊,桃木剑啊之类的,又问他要不要开坛做法,宋子清特潇洒霸气的拿过自己背包,说:“不用,那些都是装神弄鬼的玩意儿。”

那些确实是装神弄鬼的玩意儿,我就没见宋子清用那些东西对付过鬼的。

之后宋子清开车我们三人到了D大。

宋子清是真的喜欢大胸妹,一路上对小莉又是谈心又是安慰又是深情款款的发誓,就差来一句我爱你我们上床来一发了。

真看不下去了,进了校园之后,我一个人落在了后面一些。

D大校园很漂亮,充满了古色古香的艺术气息,我到处看了看,没发现什么灵异的地方。小莉和宋子清从桥上已经过去了,我跟在后面,低头看了眼桥下湖水。

水波荡漾而清澈,我却觉得水底怎么有些红色,像是……血!

我揉了揉眼睛,再看过去,又什么都没有了。

好奇怪。

后背隐隐发痒,我抓了抓。

宋子清在前面叫我,我追了上去。

我们从小花园里出来之后,小莉指着前面的建筑:“你们看,这就是那栋教学楼。”

我抬头看去。

这是栋充满了民国时期特色的建筑教学楼,很老旧了,外面的墙皮都在脱落,有些楼层窗户也摇摇欲坠的,教学楼周围都有封锁的那种线,还有告示:禁止入内。

周围有巡逻的管理员,小莉说这些管理员都是轮班巡逻的,即使这样,小莉说,还是会有很多大学生晚上偷偷猫进去冒险,就比如她们。

“大师,你有没有发现什么异样?”小莉问宋子清。

宋子清是看不到鬼的,他每次看鬼都是用他的手指念几句咒语然后在眼睛周围比划几下,大白青天的,他大概也不想用法术,便看向我,用眼神询问我。

我对他摇摇头,别说有鬼了,连鬼气我都没看到。

有些奇怪,大多数学校都是建立在墓地之上的,按理说一般校园里至少都会有那么一两只鬼魂飘着的,就像我们学校,我们学校至少有不下十只鬼魂,不过都是无害的孤魂野鬼,不想投胎,也没什么威慑力,大概鬼差管不过来就懒得管了,有三只还和我讲过话,有事没事缠着我聊天。

但D大真的好奇怪,一路走来,我都没有见到半只鬼魂,与其说D大干净,倒不如说……诡异。

“这样看不出什么问题。”宋子清回复小莉:“我现在想去你同学出事的地方看看。”

“好!我们先去体育场吧,那里比较近。”小莉说。

去的路上小莉遇到个同学,跟她寒暄着,宋子清退到后面,凑我耳边:“有没有觉得这学校太安静,安静的异常?”

宋子清也感觉到我的感觉了,我点点头,把我看到的告诉他:“从进校门到现在,这学校里什么鬼魂都没有,太干净了。”

他比个明白的手势,又说:“一个地方一只鬼魂都没有,有两种可能性。”

“哪两种?”我问他。

“第一,人为在这里布置了阵法,吸收所有鬼魂。”

我明白了,就像是在仁和村一样:“第二呢?”

“第二……”宋子清表情猛地沉下去:“在这个地方,有凶鬼。”

“凶鬼?”我的心重重一咯噔。

“宋大师!”小莉回来了,我和宋子清只好停止了交谈,宋子清上去和小莉说话,我在后面却越来越觉得不对劲。

凶鬼……

凶鬼到底是什么?

关键时刻,我后背又开始发痒了,到底什么情况啊?难道是过敏了?

体育场到了,我们去了第一个死者,林筱沫死的地方,体育器材管。

进去之后小莉指着某个地方告诉我们,这里就是林筱沫尸体的地方,地上还可以隐约看到警方画的尸体轮廓。

还是没有任何异样。

我再次对宋子清说。

之后我们又去了唐柯跳楼的地方,依旧没有异样,目前只剩下最后一个地方了。

女生宿舍。

可问题来了。

“宋大师,你怎么进去?”

大学宿舍住在四人间有三个室友,毕业那天听说宿舍从来只有我自己

故事大全转载地址:http://toutiao.com/a6313879722574119169/

↓分享本文至社交平台↓
Share on FacebookShare on Tumblr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Digg thisEmail this to someone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Fc2me » [小故事]大學宿舍住在四人間有三個室友,畢業那天聽說宿舍從來隻有我自己

赞 (0)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