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故事]我是一名陰陽師,我來講述一下我十年來經歷的那些怪事(二)

↓分享本文至社交平台↓
Share on FacebookShare on Tumblr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Digg thisEmail this to someone

Fc2Me(网友)怎么说:

认为小编鬼话连编的请点个赞。没看完,就看评论的有几个人明明假的不得了,还正式登报!

我是一名阴阳师,我来讲述一下我十年来经历的那些怪事(二)

前文链接:我是一名阴阳师,我来讲述一下我十年来经历的那些怪事

晚上8点,我骑着单车准时到了陈时康家。他家住在富豪花园社区里,是一栋别墅。不需要进门,只在外面看一眼我就大概可以判断出这别墅有问题了。

别墅位于社区正北,前方是个死水湖,在风水里这叫开天门、闭地户,寓财源广进之意,看得出陈时康选房子的时候也做过一番研究。不过在死水湖的中心有一座假山,假山顶宽座大当腰细,从正面看就像一个大葫芦,这座葫芦山就正对着陈时康的家门。

这种布局其实是把双刃剑,屋主得令时则风调雨顺,失令时则招鬼怪、引鬼邪,属于亦阴亦阳的局。现在是秋天,如果陈时康是木命,那就恰逢他的失令月,住在这里自然会闹鬼。

陈时康就站在别墅的院门口等着我,于是我过去问了下他的生辰。

事实果然也跟我想的一样,陈时康今天33岁,是石榴木命,现在就是他的失令月。

“你家门前这个死水湖不错,它能让你生意兴隆,不过那个假山可就不妙了。春夏你会诸事大顺,但到了秋冬就会召鬼引邪,如果你不想搬家,也不能破坏这座假山,那我建议你每年秋冬两季来我这,我给你请几道神令贴在门窗上,帮你镇鬼辟邪。”我对陈时康建议说。

“是吗?当时给我看房子的风水先生说我住在这肯定发财,原来还有另外的说道!”陈时康虔诚地望着我说。

“当然了,懂风水的人未必懂鬼神,所谓术业有专攻,这你也不能怪他。”我停顿了一下,然后朝着房门一指:“咱们还是进屋看看吧,先解决你枕边鬼的问题。”

陈时康立刻点头,然后便在头前将我引领进了他的屋子。

屋里的装修很有古典范儿,墙上还有古风的壁画,在门口、墙角、窗边这类位置都放置着一些旺木的器物装饰,让这个屋子很合陈时康的命相。如果这屋子里真闹鬼,那或许也正是这种旺命的风水布局才让陈时康没有丧命。

我让陈时康带我直接去了他的卧室,刚一开卧室的门,一股浓重的阴鬼气几乎直冲着我的脸扑了过来,在鬼气当中还夹杂着女人凄惨的哭声!

陈时康看不到这股鬼气,也听不到鬼气中的哭声,他就那样迎着鬼气走进了屋里,并打开了卧室里的灯。那鬼气始终太浓了,浓到我根本看不到前面有什么,我不得不向后倒退了一步,然后挥了挥手将面前的鬼气扇开。

“大师,怎么了?”陈时康发现了我的反应,他立刻紧张地过来问我。

“你卧室里的鬼气太重了!是不是平时一直都不开窗啊?”我皱着眉问。

“我挺怕冷的,有点凉气我就会一直打喷嚏,所以就……”

“没关系!”我摆手止住了他的解释,然后说:“你先到外面等着,无论听到什么声音都别进来。”

陈时康也没多问其他的,他点了下头然后便快速走出了卧室,而我则取而代之进到了房间里,并紧紧关上了房门。

鬼气就像浓雾一样笼罩在卧室里,让我无法看清周围。我从怀里取了张镇鬼符,在念了一套八阳咒后便将符纸向上一丢,镇鬼符在离手之后立刻燃烧起来,弥漫在屋里的鬼气顿时散去了。

就在鬼气散开的一瞬,一个黑色的影子滋溜一下从床上逃到了地面,感觉好像是一只大猫!我紧跑几步追到床边,那影子又嗖地一下钻到了高脚双人床的下面。

我没有继续靠近,而是与床保持了一定的距离,然后伏低了身子往床下面看。床很高,借助卧室里的灯光我便能看到床下了,而就在我的目光刚刚探向床底下的一瞬,两股黑影猛地从床下蹿了出来,并且直奔我的双眼。

我赶紧向后躲闪,同时伸出两手猛地住了那那两股东西——那竟然是两戳乌黑的长头发!

那头发实在长得有些离谱了,我距离床大概有三米的距离,那头发从床底伸出来并绷得紧紧的,头发的另一端显然还连接在床下的某个东西上,而且发丝上散着浓浓的鬼气!

床下边的东西就是在陈时康家作乱的邪物,绝对错不了!

“给我出来!”

我一边低喊着,一边猛地用力一拽那两股头发。床下那东西力气意外的大,我这一拽居然没拽动,它还跟我较上了劲。我索性将两股头发全都交代右手,空出的左手则伸到怀里抽出一张镇妖符丢向床下。

没有经过咒语开光的灵符就跟白纸无异,但这东西显然吓到了床下的东西,趁着它松劲的一瞬我猛地把胳膊向后一扯,床底下的东西也终于被我拽了出来——在我手中那乌黑头发的另一端竟是一个女人的头颅,而且只有一颗头颅,并没有身体!

那颗头在飞出床下的时候也猛地睁开眼睛,并且极其夸张地张大了嘴巴怨念地喊着:“给你头发,给你头发!”

在喊叫的同时,头颅上的其他头发也猛地伸长,就像数条触手一样伸向了我,转瞬间就缠住了我的双腿、手臂、躯干、甚至是脖子,而且越缠越紧。

我用最快的速度念了套火铃神咒,同时右手掌心向上一翻,缠在我右臂上的头发一下子着起了火,这火焰也顺着头发朝着那女人头颅蔓延。

“不要!不要烧我的头发,不要烧我的头发!”

女人的头颅再次发出了一阵哭喊声,紧接着缠在我身上的头发一下子全都松开了。火继续蔓延着,但那颗头颅果断将着火的头发自行断掉了,而剩余的头发则分成八股,就像八只腿一样驮着那颗头颅迅速在地上爬行、上墙、最后爬到了屋顶上。

我左手从怀里抽出一张镇鬼符,右手则从腰间拔出一把匕首,随后我一边念着火铃神咒一边将符纸穿在匕首上。

随着火铃咒念诵完毕,匕首上的符纸也呼地一下燃烧起来,紧接着整个匕首的刀身也完全被火覆盖住了。

我没有着急把匕首丢出去,那颗好像蜘蛛一样的女人头动作非常迅速,直接的攻击肯定会被她轻松躲掉。所以我将匕首反握于右手,而左手则抄起床头的一把小椅子并甩手砸向天棚。

果然,那女人头快速地爬到一边躲过了椅子的攻击,椅子在砸中天棚后也散了架。

就在木屑飞溅开的同时,我也再次念完了一套火铃咒,那些飞散的木屑随之着起了火,就像在棚顶炸开了一枚燃烧弹。

头发是非常怕火的,只是几点火星就一下子点着了那颗头颅上生出的长发。火焰瞬间吞噬了那些诡异的头发,随着哭喊声,那颗头颅也一下子从棚顶上掉落到了地面,但刚一落地,从头颅的发根处又迅速生出了新的长发。

不过我不会给她逃跑的机会了,还不等她爬走,我已经冲到了近前一脚踩住了其中一戳头发,随后便将右手中的匕首从头颅的正上方扎了进去,直没刀柄。

女人头发出了一声尖锐刺耳的嚎叫,紧接着整颗头颅都猛烈地燃烧了起来。

我紧紧握住匕首,防止那头颅挣脱开,并且快速念咒着伏魔咒。在我念咒的时候,我依旧可以听到一个女人幽怨的哭喊声,她不停地念叨着:“你说过喜欢我的头发,你说你喜欢黑色的长发,你说你喜欢古典的女人,你说你喜欢我……”

伏魔咒很快便念完了,那幽怨的哭声也随之终止。

“黑色的长发……”我自言自语地低声念了句。

这有头无身的女鬼显然是由一个女人的怨念而生。陈时康家的鬼虽然收了,但事情到这里还没有结束,我需要找到那颗头颅的主人,我需要知道她现在的状况,因为我家有句祖训——捉鬼不寻源,千防万防也枉然。

(关注威信公众号yuedusq,回复5获取后续更多精彩内容,快来关注吧!订阅头条号,每天都会推送很多有趣的东西哦!)

故事大全转载地址:http://toutiao.com/a6313770787430433025/

↓分享本文至社交平台↓
Share on FacebookShare on Tumblr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Digg thisEmail this to someone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Fc2me » [小故事]我是一名陰陽師,我來講述一下我十年來經歷的那些怪事(二)

赞 (0)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