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故事]民間故事:無良網吧

↓分享本文至社交平台↓
Share on FacebookShare on Tumblr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Digg thisEmail this to someone

Fc2Me(网友)怎么说:

现实这就是中国没毛病。可以这很中国官场正史小编加个鸡腿唉,这。。。谁能帮我买一辆宝马754呀,再加一份6分熟的牛排!宝马啥时候有754了?小编你还在不出来回个话

纪委干事老张毕业于名牌大学,自上班以来,兢兢业业,踏实苦干,业务相当娴熟,是单位里不可或缺的人才。只是他辛辛苦苦干了几十年,也熬了几十年。如今还是普通科员一个,连副科长也没有混上。

老张还记得当年杯揣毕业证、信心十足地到单位报告时,他一亮出这张金光闪闪的学历,就让在场的同事们羡慕得口水直流。当时,他也暗暗在心里订下了宏伟的升官目标:三年升科长,五年升处长,七年升局长,十年升厅长……为此,他每天早到半个小时,把办公室尤其是领导房间的地板拖得锃明唰亮,把所有热水瓶灌得满满当当,把桌子擦得能照出人影来。他积极主动任劳任怨地为办公室里所有的人服务着,一做就是几十年。

开始时,领导和同事们都竖起大姆指,对这个勤快的新兵报以由衷的嘉许;过了一段时间后,同事们逐渐习惯了享受这种免费的服务,也默认了这就是老张应尽的义务,最后就变得熟视无睹了。偶尔老张生病请假不在时,他们就嘟嘟囔囔地骂:该死的老张,也不知道昨晚走前给暖瓶里打满水,在家穷装什么病呢。

四十出头的老张每晚回家还是雷打不动地在书房里钻研业务,总是幽暗的灯光陪伴他到深夜。这一天,他接到一份群众的举报信,案情很严重,情节很恶劣,举报的对象是本市的公安局长郎驰仁。信中罗列了郎局长玩乎职守,索贿卖官,包二奶,欺男霸女,草菅人命,为黑社会当保护伞等种种不法行为。言词凿凿,证据充分。凭着多年的办案经验,老张明白,这是一份极具分量的材料,举报内容只要有一条是真的,郎驰仁轻则要丢官,重则千刀万剐都难平民愤。

因为本案涉及重大,老张推敲到晚上一点多还没睡。体贴的老婆轻轻为他披上外套,递过一杯热茶,看着丈夫花白的头发和双眼四周深陷的皱纹,老婆爱怜的劝到:“亲爱的,早点休息吧,明天接着干不一样?再说了,你为人刚直,这么多年办案不知得罪了多少人。这人又是公安局长,咱可千万碰不得呀,万一他指使黑社会来报复,还有你我的活路吗?”

老张认真地说:“这是我的工作呀,维护正义,打击腐败,是我义不能辞的职责。”

老婆说:“正义有个屁用呀,你办了那么多的案子,除了得罪人,给咱家带来过什么好处?你看看咱家的生活,房间狭小,楼下垃圾遍地,家里摆设破旧,一日三餐将就着吃,每天买菜一分一分地抠。你老是说工作工作,有没有考虑过我们娘俩的感受?我这么多年跟着你,苦打苦熬,没时髦过一回,没山珍海味过一次,可受老了罪了,就算我能跟你受这种苦,难道你忍心让咱们的孩子也一辈子遭这种罪吗?”

老张说:“这段时间,单位不是又要考查干部了吗,这个案子如若办成了,轮也轮到我升了,这次指定是我,不带一点差错的,你就听好消息吧。到时我的工资就会大幅度提高,咱日子也就好过了。”

老婆开导他说:“真是个死脑筋,亏你还这么多年在官场混,怎么就不知道升官的潜规则呢,古往今来,往上爬从来不是靠能力,更不是靠成绩,而是靠背景,靠关系,靠送礼。你们科室的小李刚上班不到两年就提了科长,当了你的上级,对你颐指气使,横挑鼻子竖挑眼。你也不想想个中的原由,也不知道吸取一下教训,我看你这辈子是开不了窍了。”

老张分辩说:“你胡说,我是哪种不懂得人情世故的人吗?逢年过节、领导家有事时,我不也是大包小包地送吗?你呀,不要把官场看得这么黑暗,安心地等我的好消息吧。”

老婆叹了口气摇了摇头,失望加着绝望,不再说一句话,先回卧室睡了。老张把案件推敲清楚了,已是辰光曦微。兴冲冲地揣着材料早早就到单位了,他先找顶头上司小李做了简要的汇报,小李拿起材料瞥了一眼,心说我的妈呀,倒吸了一口冷气。说:“老张,我现在有点事,今 晚上我请你在凯悦酒店吃饭,过时咱再讨论这个案子好不好?”

下午门点,遵照小李的约请,老张按时来到这家五星级酒店的豪华包间。小李看到老张进门,以近乎肉麻的亲近,小跑过来接住他,接过老张的外套挂在衣架上,就把他推拥到门对面的正座上。

其实,小李早已先到一步,还带来一位满脸横肉的大胖子。这个人也是四十岁上下的年龄,额头上还有一块长长的刀疤,过剩的营养从鼻尖挤出油花发着亮光,黑亮黑亮的头发梳到背后,象伟大舵手的头型。

老张眼前是罗列如山的美味珍馐,有很多飞禽走兽,他都叫不出名字。没见过这种大世面的他有点眼晕,局促不安地让小李介绍一下旁边的大胖子是何许人。小李谈谈一笑说是他高中的铁哥们,就开始劝他喝酒。

不胜酒力的老张,很快就被这俩早有预谋的家伙灌得晕晕乎乎。小李一看火侯差不多了,就开始对着大红脸的老张,灌输友谊万岁的理念,说什么多个朋友多条路,多个敌人多堵墙,为朋友要两肋插刀等话语。看到老张被煽动得起了豪情,就拍拍大胖子的肩膀说:老张,实话告诉你吧,这就是本市的公安局长郎驰仁,约你今天来,就是想咱哥们共同商量一下你手中的哪个案子。”

老张听了,打了一个冷战,原则告诉他必须马上离开这个是非之地。他站起身就要拿衣服走人,还没动窝就被小李又摁回到坐位上,郎局长亲热地倒上一杯酒,皮笑肉不笑地说:“老张,刚才您吃的哪个穿山甲味道不错吧。这东西可是大补,您喝了这杯酒,能帮助消化,要不会伤胃的。”

老张大惊:“怎么,刚才吃的是违禁动物?”

小李紧打圆场说:“反正已经吃了,进了肚子的东西也掏不出来呀。咱仨人在一起还怕个球呀,天知地知你知我知,只要你我他不说,谁又能知道,怕有人举服不成?再说,这好东西越来越少了,不吃就更没机会了。这可是人家郎局长花了好大心血才搞到的。”

老张蔫了下来,郎局长又说:“老张呀,这么多年,你辛辛苦苦图个什么呀,咱活着首先就要为了自己呀,要不到头来在世上白跑一趟。前几天我去过你家哪个区域,简直是个贫民窟吗,垃圾遍地,臭气熏天,您呆了那么多年实在是太委屈你了。我听说,那片地方经常出车祸,盗贼横行,地面很不太平,万一你家人出什么事,那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凭你这么多年的收入,看病都看不起。到说底工作的目标还不是为了生活吗?都是公家的事,犯不着那么认真。您不为自己着想,也得为老婆孩子考虑考虑吧。我们局里新盖了宿舍楼,我自作主张为您分了一套,180平米,二层,地段好,环境也不错。兄弟我已经帮您付了房款,要是能看得起我,您就把这钥匙收下,搬过来住吧。咱俩彼此有个照应,对家人也算是个交待嘛。”

老张:“嗯,啊,不,这怎么能…….”

小李接着说:“老张,您是咱科室公认的业务能手,知道这么多年为什么没升官吗?实话告诉你吧,你太过愚直,不懂得往上送礼呀?”

老张说:“逢年过节我也送的呀!”

小李说:“就你提得哪点破烟烂酒,不值几百块钱的东西也能叫礼,真是可发一笑,你不想想人家领导能看到眼里吗?说白了,这种礼不如不送,领导说不定还认为你是恶心他呢。去年咱领导儿子娶媳妇,你送了多少?”

老张说:“和大家一样,一百元呀!”

小李说:“酒席散后,我开车送领导回家时,又塞了2万红包。其实人家领导压根就没喝醉,一则人家酒量大,二则他拿的酒瓶装的是白开水,走来走去的给每个人敬酒,还不是看大家有什么表现?你说,你哪一百元能叫礼吗?

老张有点明白过来了。郎局长接着说:“老张,象您这样的人才,升不上去是社会的损失,可这也是无法改变的现实。如果我早和您认识,一准调您过来当副局长。只是您年龄大了,手续不好办呀。我已经打听到了内部消息,这次干部考察,又没你的份。”

老张一下子彻底地从头顶凉到脚跟,他的泪花里交替闪现着妻子憔悴的面容、孩子瘦弱的身躯、狭小破旧的房子,还有一任又一任总是对着他笑、也对他寄予厚望的领导们的脸。他凄然一笑,仰天长啸,什么都明白了。花白的头发霎那间好像全白了,低下头,爬在桌子上,撕心裂肺地大哭起来。

郎驰仁和小李相视而笑,悬的心终于放了下来。酒席散去,郎驰仁开着自己的宝马754LI把老张送回家,扶上床。醉得不省人事的他半推半就接过了郎驰仁递过来的新房钥匙,还下意识狠狠地用手捏了一下。

第二天早上,老张醒来已是日上三竿,阳光充足,晴空万里,房里透亮透亮的,让人心情格外地舒畅。推开窗户,新鲜的空气扑面而来,老张的精神为之一振。他从包里拿出钥匙,摩挲着把玩了好一会儿。起身拿着举报信,先打车去看了新房,后又去了公安局。郎驰仁满面春风地和他寒暄,四只大手紧握在地卢,象久别重逢的老友。

老张故意把那份材料拿出来在郎驰仁面前晃了一下又装进去,平静地说:“我去看了,房子还行,不过,我没装修经验,局长您是见过大世面的人,不知道能不能给推荐一个装修公司呀?”

郎局长说:“我听小李说,您比较喜欢欧式风格,您放心吧,您前脚刚从房子走,我后脚就把装修公司的人就派进去了。一个月后保你入住,定会让您满意。”

老张满意地笑了笑,说:“听说现在对网吧查得很紧,我听说这个工作是归你们管。唉,我老婆闲在家里好几年了,不知道能做什么呢?”

郎局长眼睛一转,说:“老张,这就怪你了,干嘛不早说呢,咱哥们谁跟谁呀,您一个招呼,没说的。的确是我们在查网吧,实话告诉你,绝大多数的网吧就是片警开的。明天您就选好地段,租房子,买电脑,布线,办营业证兄弟我一句话给你办妥。开业后,让你老婆管着准没错,要是有人敢查,报我的名号准没事。”

老张把材料递给郎局长,回到办公室就开始了大事化小,小事化没的工作。一个月后,本市最大的‘浪淘天’网吧开张了,生意很火,主要进出的都是周围学校里的初中生。

半年后,郎局长的政治风险终于化解得无影无踪。老张也搬进了哪套180平米的欧式住宅。有一天,郎局长接到上峰命令,要严查无良网吧。已经摆脱麻烦的他不知什么原因就想起了让他破财的死老张。他一声令下,手下的爪牙飞一般就查封了‘浪淘天’网吧,搬走了所有的机子,大门上贴上了封条。

老婆花容失色跌跌撞撞地跑到老张的办公桌前,哆哆嗦嗦语无伦次地说了事情经过。老张长出一口气,往椅子上一靠,说:“老婆你先回吧。这事由我处理,准保三天后咱重新开张。”

老张给郎驰仁发了一个短信:“郎局长,上次给你的那份材料,我留了复印件在家里,如果需要的话,请给我回信。”

郎局长马上打过电话来,老张能听到听筒里传来尴尬的笑:“老张,上命所差,兄弟确实没办法,事态紧急,没向你打招呼,真是对不住。我明天就派人把东西给您送过去,其实这次搬您的电脑,只是演戏给老百姓看的,我们毕竟是执法单位,也有不得已的苦衷,请您多多担待。再说了,我还需要您这个防火墙呀。”

老张说:“就是嘛,咱哥俩,谁跟谁呀。”

第三天,网吧又重新开张了,郎驰仁还专门跑过来剪了彩。生意更加火爆起来,未成年人象逛菜市场一样自由地出入着。

故事大全转载地址:http://toutiao.com/a6313870598263898369/

↓分享本文至社交平台↓
Share on FacebookShare on Tumblr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Digg thisEmail this to someone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Fc2me » [小故事]民間故事:無良網吧

赞 (0)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