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故事]洗浴中心服務女孩愛上打工仔,那夜她被流氓逼迫打工仔徹底爆發瞭

↓分享本文至社交平台↓
Share on FacebookShare on Tumblr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Digg thisEmail this to someone

Fc2Me(网友)怎么说:

膝盖骨错位难道就要截肢啊,什么逻辑,我也错位了,只要去医院送回去固定就行了什么意思牛头不对马嘴

洗浴中心服务女孩爱上打工仔,那夜她被流氓逼迫打工仔彻底爆发了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我渐渐的苏醒了过来,周围空无一人,苍经理把我仍在了荒山野岭之中。

浑身酸疼,但我立即就恢复了理智,我低下头,想要确定一下我的腿到底有没有被打折。可是我却无法确认,被绑了这么久,我浑身已经冻得僵硬,四肢根本无法动弹。

我欲哭无泪,伤心欲绝,甚至连身体的疼痛都顾不得了。难道我真的成了残疾人了吗?若是如此,还不如让我立即死去。

天已经擦黑,四周静悄悄的没有一点生机,只有偶尔能够听到几条野狗的吼叫,反而把气氛衬托的更加恐怖。我本来就怕黑,此时更是胆战心惊,仿佛周围全是妖魔鬼怪,头皮都有些发麻!

身上的绳子被捆的紧紧的,我几乎用尽了浑身的力气,可是始终摆脱不掉。终于,我再也无力挣扎,只能认命一般的喃喃的哭了起来。

夜色越来越深,饥寒交迫,我像是一具死尸一般被绑在树上。这一夜我昏死过几次,如果不是早上我听到一声尖叫,也许我再也醒不过来了。

当我虚弱的睁开双眼的时候,看到离着不远处,有一人惊慌失措的看着我。他是骑着摩托车,可能是老天不让我死,不知为何,他的摩托车始终发动不起来。

出于求生的本能,我大声的向他求救,他本以为我是死人,见我能够说话,渐渐地放松了警惕。从地上捡起一个树杈,他朝着我小心翼翼的走了过来。

“你是什么人?为啥被人绑在这里?”这人擦了擦鼻涕,开口问我。

“我……”

我正想对他解释,可是眼前一黑,我再一次昏死了过去。当我醒过来,身上的绳子已经被人解开,身上盖着棉大衣,不远处还放着一只死去的野兔。

虽然我浑身再无一点力气,大脑也时而糊涂,时而清醒。但我还是瞬间明白了,我遇到了好心人。

我们这里乡下生产野兔,到了冬天的时候,周围的农户会下夹子抓野兔。也是我命不该绝,碰到了早上起夹子的农户,不知道我是什么人,农户不敢把我带回家,给我解开了绳子,身上穿的棉大衣也给我留下了,怕我挨饿,还不忘给我留下吃食。

对救我的农户而言,这可能只是举手之劳,可他却救了我的性命,如果不是他把棉大衣披在我的身上,我想我已经被冻死了。

将来的命运我无法预料,如果有一天我能够有一番作为,我一定要想办法找到救我这人,然后好好的感谢他!

我饥肠辘辘,往前身子稍微一挪蹭,就把野兔给抓了过来。在这荒郊野外,很少会有人经过,如果我想活下去,只能把这只野兔给生吃掉。

求生的本能是强大的,没有多想,稍微拔了拔兔毛,我就一口咬了下去。一股腥味遍布我的嘴中,我忍不住干呕,可是我咬着牙,还是咽了下去。

大半个野兔吃完,我的身子恢复了一些力气。我试探着从地上慢慢爬起来,可是我的右腿刚刚着地,我整个人就重新摔在了地上。

我的右腿残了!

“啊……啊……”

我撕心裂肺的喊着,像小孩子打滚似的,在地上滚过来滚过去。突然间觉得自己浑身都是力气,可我却不知道该发泄到什么地方。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的情绪渐渐的平稳了下来。难道我就这样自暴自弃吗?如果我死了,柔姐怎么办?就算我真的要死,我也要见她最后一面。

想到这里,我从地上挣扎着站起来,一瘸一拐的朝着县城的方向走去。可我并不习惯单腿走路,这中间不知道摔了多少跟头。

连滚带爬的直到天黑,我总算是来到了大路上。大路上过往的车辆不少,一个开六轮车的好心人把我捎到了县城。

到了县城,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我一阵狂喜,想要立刻飞到柔姐身边,把我所承受的委屈全部都要告诉她!

当我再一次摔在地上的时候,旁边有一条狗冲着我汪汪,就在我愣神的功夫,一张十块钱的纸币仍在了我的面前。

“老子不是乞丐!”

我冲着给我施舍的人大声嘶喊,他嘀咕着骂了我一句神经病,然后扬长而去。我突然像想起了什么,捡起了面前的纸币,撕了个粉碎。

周围不少的人对着我指指点点,县城不大,怕碰到熟人,我从地上站起来,然后走进了一条小胡同。四周空无一人,我再也忍不住痛哭起来。

给我钱的那人并非取笑我,而是我此时的样子和乞丐无疑。摔在地上的次数太多,我浑身上下脏兮兮的,身上只穿着一件棉大衣,膝盖以下的腿露在外面,头发蓬松着,之前的伤口裂开,流在脸上不少的血!

我的世界好像只剩下了眼泪,这样一副模样,我还有什么脸面去见柔姐?她看到我成了残疾只会心痛,我……我不想看到她难过,不想看到她掉眼泪!

“许强,你要还有一点脸,就死了吧!”使劲给了自己两个耳光,我喃喃的说道。

想到这里,我扶着墙根站起来,然后朝着不远处,才开发的楼盘走去……

我不知道在这个世界上,多少人有过自杀的念头。可是我敢肯定,当迈向最终那一步的时候,会有不少的人放弃。

死,说的容易,又有谁真的想死呢?又有人真的有这个勇气呢?

当我费劲了力气爬到顶楼,闭上眼睛,想要往下跳的时候,我放弃了自杀的念头。我做错了什么?为什么要死的人是我?我不能去做亲者痛,仇者恨的事情!

其实说白了,当时我就是气馁了,没有了自杀的勇气,反而给自己找了一大推的理由!

可我依然不敢去面对柔姐,从楼顶上下来,我找了一个取款机,然后躺在了里面。我心里一阵自嘲,我和乞丐还有任何区别吗?

在这一夜,我想过很多,比如要不要报仇,比如我已经是残废,以后该要怎么生活。可是我却想不出个所以然,最后甚至懒得去想,走一步看一步吧!

可能是太累了,取款机里面也暖和,我居然睡过去了,而且睡得香甜。正在熟睡的时候,我只觉得脸上一阵痛疼,当睁开眼睛,有一人还在不停的扇我的耳光。

我没有躲闪,看着扇我耳光的人,我放声痛哭。她用复杂的表情看了我几秒,然后把我抱在了怀中。

她是一个女人,可是在她的怀里,我有一种安全感。哪怕全世界的人都不要我了,只要有她在,我就是幸福的人!

“我……我还以为你死了呢……为什么……为什么不回家?”哭着,她在我后背上又狠狠的给了我几拳。

“姐,我……我被人打瘸了,没脸见你……”我哭得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

这个女人正是柔姐,本不想让她担心,可是当看到她之后,我像个小孩子似的,把我所受的委屈,统统的都告诉了她。没有办法,在柔姐面前,我就是个孩子!

我失踪了两天两夜,柔姐憔悴了不少,她受的伤并不是很重,但是浑身上下被碎玻璃扎的不轻。只是在柔姐看来,能够找到我,才是最重要的事情。县城不大,我和柔姐都是本地人,估计是有人看到了我,然后通知了柔姐。

“怎……怎么回事?快点去医院……”柔姐听了我的话,也有些慌神了。

医院离着不远,被柔姐扶着总算是来到了医院。在路上的时候,她心疼我,不停的流眼泪,我心里更难受,以后我是她的累赘!

做了一系列的检查,诊断书下来了,我膝盖骨错位,需要立即做手术。如果手术成功,还有康复的可能,但还有一半的几率是手术失败,那我只有截止,然后给我的安装假肢。

柔姐从来不是优柔寡断的人,几乎没有细想,柔姐就签了字,她选择了给我做手术!我不想成为残疾人,杵在一旁没有说话。

“姐……咱们还有钱吗?”把我推进手术室之前,我问柔姐。

“哎呀,钱的事情不用你管,给老娘站起来就行!”笑着,柔姐满不在乎的说道。

家里的情况我知道的清清楚楚,被债主逼的我们经济窘迫。虽然海哥没有追究柔姐的法律责任,可是柔姐住院的费用将近一万块钱,也是她自己掏的腰包。

为了还债,柔姐几乎和所有亲戚都借过钱,不到万不得已,她也不会在从小生长的城市坐台。我做这台手术,怎么也得几万块钱,柔姐还能借到钱吗?

躺在手术床上,等了大约两个小时,医生才给我做了手术。心里清楚,柔姐借到钱了,不然医院也不可能给我做手术。

做手术的时候,我下半身打了麻药,脑袋还是清醒的。我一直在想,柔姐早已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她跟谁借的钱?

柔姐的朋友我几乎全部都认识,我想了一遍,也没有找到这个人是谁。想不出个所以然,我祈求老天能够让我的腿痊愈,如果我成了残疾人,以后怎么保护柔姐?

手术做了四五个小时,被推到病房之后,柔姐笑容满面,她告诉我手术很成功,康复的几率很大!我冲着柔姐笑了笑,然后流下了眼泪。

可能是医生故意把我的腿伤说的严重了,也就是一个多月,我恢复的就差不多了,不过走路还是有些颠得。本来就自卑,这下我更不敢出门了,我怕别人喊我瘸子。

在这期间,我和苍经理的事情告诉了柔姐,她气愤不已,想要去告苍经理,但是被我拦住了。可是柔姐的性格护犊子,她死活不听,最终我没有办法,只能把我差点强迫苍经理的事情说了出来。

听我说完,柔姐上下打量了我一番,眼神中有几分玩味。然后幽幽的对我说了句,你长大了!我顿时脸就红了,想起了那晚,我对柔姐做的事情。

“小强,明天你去上学吧!”这天吃着饭,柔姐对我说。

我不由皱起了眉头,还要上学吗?还得让柔姐继续养着我吗?没有学习的天赋,即便我很努力,我在班里排十几名。我不可能考上好大学,但是考个二本之类的,应该还是可以的。

“姐,求你了,别逼我……我不念了!”放下碗筷,沉思了许久,我鼓起勇气对柔姐说。

“你说什么?再说一遍,我没有听清!”把筷子狠狠的拍在桌子上,柔姐带着怒气说道。

“没……没什么,明天我去上学。”无奈的笑了笑,我对柔姐说。

说实话,我是真怕柔姐,心里清楚她对我好。可她给我的笑脸不多,心情不好还会打我两下。怕柔姐生气,我只能暂时委曲求全。

柔姐没什么文化,初中都没有毕业,她把所有的寄托都放在我的身上,我应当努力学习的。可是想到家里的情况,那么多的外债,我在学校也没有心思读书。

思索再三,我只能慢慢的劝说柔姐,反正我不敢和她对着来。第二天再一次背上书包,我一瘸一拐的朝着学校走去。

我感到头疼,心慌,该面对的事情太多,韩雪到底有没有被花小新强爆?花小新还会不会继续为难我?

喜欢请点个赞,字数限制不能更完请理解,添+微信:guixiaoshuo9 输入关键字 160 可以很方便的看到全本小说。

故事大全转载地址:http://toutiao.com/a6313866190993293570/

↓分享本文至社交平台↓
Share on FacebookShare on Tumblr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Digg thisEmail this to someone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Fc2me » [小故事]洗浴中心服務女孩愛上打工仔,那夜她被流氓逼迫打工仔徹底爆發瞭

赞 (0)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