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故事]山區新娘新婚掉死傢裡時常鬧鬼,新墳被挖開竟發現屍體不翼而飛

↓分享本文至社交平台↓
Share on FacebookShare on Tumblr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Digg thisEmail this to someone

Fc2Me(网友)怎么说:

题目和故事内容不符合,写的什么乱七八糟的!看到标题进来看看,看不懂写的什么东西,浪费我的表情。没进

山区新娘新婚掉死家里时常闹鬼,新坟被挖开竟发现尸体不翼而飞

我刚要敲门,忽然一抬头,看到上面挂着一条白布。心里一惊,难道这家店里死了人?就这么想着,还是叩响了门。

里面传出一个低沉的声音,操着广东腔:“做什么的?”

“买东西。”我答道。

“请进。”

我推开门,走了进去。

店不大,商品却不少,架子上摆满了各种副食和日用品,散发出小卖部里特有的,混杂的气味。

然而,我四下里望了望,却不见有人。正疑惑间,突然从柜台里钻出一个人,吓了我一跳。

昏黄的灯光下,只见此人年纪与我差不多大,身材却矮小单薄,脸膛黑里透红,表情就像便秘似的。看样子,他刚才正蹲在柜台底下不知摆弄什么东西。

这人翻着一双怪眼,上下打量我一番,问:“买什么东西?”

我指着他身后货架的高处说:“买酒。”

他便问我买什么酒。

我看过去,只见那些酒按优劣摆成一排,最贵的是‘皖酒王’,最便宜的是‘一滴香’,便指着中间的说:“来两瓶‘老白干’吧。”我心想,王顺和老七忙活了半天,不能买太劣的酒给人家喝。

这人便掂起脚尖帮我拿酒,可由于个头太矮,怎么够也够不到,隔着柜台,我又没法帮他。不一会儿,便累的气喘吁吁,对我说道:“等一下先。”客家人说普通话,喜欢把‘先’放在后头。

说完,他便一崴一崴的去了里间。原来,此人不只矮,还残疾,我不禁对他有些同情。

片刻,他走出来,手里拿着一只凳子。把凳子放在地上,小心翼翼踩了上去,这下能够到了。可刚碰到酒瓶,‘豁咔’一声,凳子腿断了。这可怜的兄弟怪叫一声,‘扑通’一下,没了影儿。随后,柜台里传出杀猪一般的嚎叫。

我急忙扑过去,趴在柜台上,问:“喂!你没事吧?!”

与此同时,一个老者从里间走出来,嘴里‘叽哩咕噜’说着我听不懂的客家话,把那年轻人扶了起来,只见他头上磕破一道口子,血呼呼的往外冒。

那老者眼睛瞪的像铃铛一样,哇哇怪叫,虽然听不懂他说什么,但看那样子就像是在骂一头牲口。年轻人一声也不敢吭,捂着脑袋,一边点头,一边去了里间。

那老者出神的瞪着门口,好一会儿才注意到我,生硬的问:“买什么东斯(西)?”

“两瓶老白干。”

他掂起脚,伸手便拿到两瓶,放在柜台上,问:“还买别的不?”

我想了想,说:“再拿两包‘五叶神’吧。”

付了帐,我把烟酒扔进装肉食的那个大袋子里,提着走了出来。那老者跟过来,把门掩上了。

我站在门口,一抬头,又看到了那条白布。心里有些疑惑,难道这家真死了人?看起来不像啊…突然,我想到白天在沙滩上望到的那座新坟。心里想,说不定便和这家有什么联系,回去问一问老七和王顺吧,他们应该知道。

我回到江边时,只见二人正蹲在帐篷旁边抽烟。见到我,王顺急忙站了起来,在腚上抠了两下,把我迎进了帐篷。我心想,他或许有湿疹之类的皮肤病,所以总喜欢抠腚。

进了帐篷,王顺点着柴油灯。老七看到我提着一大包东西,顿时愣了。

我把东西一件件掏出来,王顺局促的搓着手,说:“唉呀,阿冷,你这么破费干嘛?”说着,眼睛却盯着那些肉食,吞了吞口水。

我用余光在帐篷里瞟了一圈,只见条件十分简陋,看样子,这二人日子过的非常节俭,老七所谓的买肉,估计只是为了招待我。

我鼻子一酸,心头一热,打开一包‘五叶神’,一人递了一支,说:“二位大哥辛苦了,这些都是应该的,只是阿冷买不到比这好的东西,实在惭愧。你们是张冬的兄弟,便是我阿冷的兄弟,只是张冬…张冬他…唉…”我叹了口气,扭过头。

老七搓了搓眼睛,一拍大腿,说:“阿冷是个爽快人,只要不嫌我们是打鱼的,这个兄弟我们交定了!来,去***!喝酒!”

肉的香气弥漫在帐篷里,刺激的人口水直流。饿了很久,我们早已饥肠辘辘了。往桌前一围,便大啃大嚼,象征性的举举酒杯,却谁也没顾上喝。

王顺一口气啃了五六只猪脚,十几块猪头肉,心满意足的点上一支烟。深吸一口,香的‘滋’一下,闭上眼睛。

我吐掉一块鸭骨头,抹了抹嘴上的油腻,看了看二人,说:“问你们件事儿。”

“说吧。”王顺睁开眼睛。

老七还在闷头大吃,不时抹一把汗。

“我回来的时候,在村后那家小店里买的酒,我看到,店门上挂着一条白布,那家是不是死了人?”

老七突然抬起头,诧异的看了我一眼,满嘴的肉也忘了咀嚼。

王顺也是一愣,反问道:“那家小店里,看店的是不是一个又黑又矮的瘸子?”

我眼前一亮,点点头。

二人互视一眼,面面相觑,老七艰难的咽下嘴里的肉,说:“没错,是死了人。昨晚我们和张冬一起喝酒时,就给他讲过,你要不要也听听?”

“昨晚你们给张冬讲过?”我问。

“嗯。”王顺点点头,说:“是这样的…”

于是,他就把那家发生的事情对我讲了一遍。

讲完以后,二人都不吃了,默默的抽着烟。

“那块坡最高处的新坟里,葬的是不是那个新娘子?”我问道。

王顺点点头,喝了一口酒,却被呛到了,一阵猛咳。

我心里已经有数了,这里面一定有问题,嘴上却什么也没有说。

我们三人慢慢的吃喝着,时而聊上几句,却都有些心不在焉,各自想着心事。柴油灯摇晃的火苗,把每个人的影子拉的忽长忽短。

吃饱喝足,夜已经深了,三人都有些醺醺之意,一起跑到江边撒了泡尿,便回到了帐篷里。

王顺把那堆干草铺开,上面垫了张脏兮兮的褥子,便是床。吹熄灯,我们并排往上面一倒,便借着酒劲沉沉睡去。

迷迷糊糊的,我梦到了张冬,我看到他站在江面上,冲我挥手,不停的说,阿冷,我死的好惨啊…随后,便‘呜呜’大哭…

我猛的醒了过来,竟然真的听到了‘呜呜’的声音,仔细听去…“呜…”…就像吹法螺。我心里一惊,酒意全没了。

“喂,七哥,七哥。”我推了推旁边的老七。

“嗯?”他像做梦似的应了一声。

“有没有听到奇怪的声音?”

“嗯。”老七‘叭嗒’几下嘴,一转身,发出阵阵鼾声。

我又推了推王顺,他却像死人一样,毫无反应。

我停下来,侧耳静听,刚才那种声音没了。

突然,我脑子里闪过一个莫名其妙的念头,张冬的死,和那块坟坡有关!

我被这个突如其来的念头吓了一跳,紧接着,我想到,张冬是在正对那块坟坡的江面上出事的。而坡上那座新坟完全没有按风水格局,那个新娘子又死的如此蹊跷…难道这其中真的有某种联系?

在一种强烈好奇心的驱使下,我懵懵懂懂的站起来,走出了帐篷。

来到外面,被江风一吹,我才清醒过来。

我深吸一口气,四处一望,发现我已经出来了。远处望去,江两岸黑乎乎的,不见一星灯火,白茫茫的江面上,浮动着一层雾气,袅袅弥散。

我茫然的向前面走去,很快便来到了那个沙滩。脚踩在松软的沙子上,就像踩进烂泥地里似的。

忽然,我听到一个闷闷的声音…

“阿冷…”

是,张冬!竟然是张冬的声音!

我大声喊道:“张冬!是你吗?你在哪儿?”

我的声音在空旷的江面上远远荡去,最终沉寂。

我竖起耳朵,只听到风的声音,就在我茫然四顾时…

“阿冷…”

我又一次听到了张冬的声音,就好像捂在被子里发出来的似的!这一次听的清楚,声音竟是从江里传来的!

“张冬!”我大叫一声,奔着江面跑去。‘扑踏’‘扑踏’踩进了水里,冷水灌进我鞋子里,冰凉刺骨,令我顿时清醒过来。我猛的打了个寒颤,望着黑黑的江面,惊恐的喊道:“张冬!”

然而,回答我的,却只有江水发出的‘哗啦’声…

突然,我感觉身后有种异样,一回头,我看到远处的坡上站着一个人!

第五章 古宅魅影(1)

这一惊非同小可,我本能的向后退去,突然,左腿一空,身子便猛往下沉,我心中大骇,右脚一踩,总算站了起来,急忙跨出一步,裤腿却已经湿透了。

我回头一看,不由倒吸一口凉气。身后的水面呈现出一种乌黑的颜色,原来,竟然来到了深水区,刚才差一点便掉了进去。

当我再一次看向那块坟坡的时候,发现之前那个人影不见了。我使劲揉了揉眼睛,看到的却只有一座座黑黑的坟包。

裤子贴在腿上十分难受,冷风一吹,就像有一根根刺,在腿上扎来扎去。

我打个寒颤,望了望茫茫的江面,再也不敢待在水里了,便朝岸上走去。每走一步,脚都陷进沙地里,鞋子里进了不少沙子。刚走没几步,我感觉有一个硬硬的东西钻进了我鞋里,扎的脚生疼。

我停下来,弯腰伸手去摸,摸到一张卡片状的东西。我直起身,甩了甩上面的水,凑到眼前,依稀是一张身份证。

我心中一动,从口袋里掏出手机,幸好水只打湿了裤腿,口袋没湿。我把手机的萤光凑到那张卡片前,然后,我看到了张冬的脸!是张冬的身份证!

萤光下,张冬睁着两只无神的眼睛,面无表情的看着我,就像一张遗像…这张薄薄的卡片似乎有千斤之重,压的我整个胳膊都在颤抖。

脸上,某种温热的液体滑了下来。我回过头,冲着黑黑的江面大喊一声:“张冬!”

回声久久扩散,然而,回应我的,却只有江水发出的一声呜鸣。我呆呆的凝视着江面,突然,我产生一种非常强烈的直觉,我觉得水下的某一处,有一双眼睛正在偷偷的看着我…我打了个冷颤回过神,被人窥视的感觉不见了,然而,另一种直觉告诉我,张冬就在这一带水面之下…

我拖着沉重的腿回到岸上,颓丧的往沙滩上一坐,掏出一只烟。

忽明忽暗的烟头,不断炙烤着我的脸。烟雾飘向江面,与雾气融合在一起。我的思维也像这烟雾一样,散乱游离,目光穿透雾气,穿越空间,似乎回到了遥远的家乡。忽然,我看到了师父的脸!

师父脸上带着一种温和的笑容,沉静的目光令我心里顿时安定下来。

“冷儿…”

“师父!”

“好孩子…”

“师父,你能告诉我张冬是怎么死的吗?”

“冷儿,这要靠你自己去寻找答案,师父没法告诉你…”

“可是,可是我真的很害怕!”

师父的目光里充满慈爱,我感觉头顶一热,似乎他正用宽厚的手掌抚摸着我的头。

“好孩子,你已经长大了,你是男子汉,肩膀要有能够承受一切的力量,知道吗…”

“可是,可是,我…”

师父笑了笑。

“冷儿,你记着,这个世上没有可怕的东西,邪永远都不能胜正…永远不能…永远不能…”

突然,手上一热,我回过神,师父不见了,那句‘永远不能’,似乎还在我的耳边萦绕。

我低头一看,原来是烟头烧到了手指。我丢掉烟头,擦了擦脸上的泪水,站了起来,望着黑黑的江面,心说:“张冬,我一定会找到你,带你回家,而且,我还要查出你死亡的真正原因,等着!”

随后,我掉转身,带着一种坚定的念头,向那块坟坡走去…

坡很大,一座座坟包杂乱的耸立着,连绵到远处的黑暗里。坟头的荒草在冷风中飒飒作响,就像无数只手。

一些老坟的墓碑倾倒在一旁,无人打理,有些下面的土看起来很新,估计是台风造成的。

由于下过雨,泥土很湿,沾在鞋底上,粘粘的,极不舒服。我小心翼翼穿行在坟茔间,不一会儿,便来到了坡顶,脚下便是那座新坟。

上面看去,坡顶是一片平地,种着庄稼。远处,临江村正在黑夜里沉睡,黑色的瓦房高底错落,间或有几栋刷着白灰的楼房,很是显眼,就像包裹着脏兮兮的孝布。

往下看,坟包层层叠叠,像是一锅挤在一起的圆馒头,相对之下,远处的沙滩显得十分平整,让人有冲过去躺在上面打滚的欲望。再往远处,东江白茫茫一片,十分壮观,就像是铺了一条巨大的缎带,把大地分成了两半。

我四下里望了望,缓缓的蹲下来,打量着这座大坟,鼻中嗅到一股潮湿的泥土味儿。

坟头上压着一块石头,下面是一叠草纸。石头不大,轻轻一推就能推动,看起来,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

突然,我反应过来,这座坟不对劲!头一天刚刚刮过台风,有的墓碑都被刮倒了,为什么这座坟上面的石头和草纸没被吹走?只有一种解释,它们是不久以前被压上去的。

我好奇的掏出手机照了照,只觉这叠草纸似乎和普通的草纸不大一样。仔细一看,不由倒抽一口冷气,原来,这根本就不是草纸,而是一叠符纸!上面画满了弯弯曲曲的符号,好像是镇邪用的!

我心里猛的一凉,就像被人当头泼了一瓢冷水,难道这些符纸是用来镇这座坟的?

一阵风吹来,符纸冲我摆动几下,发出‘哗啦啦’的声音。

我头皮一麻,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心想,这下麻烦大了,看样子,这是一处凶冢,已经发生了某种变故…

我这样想着,四下里看去,突然,我看到正下方两座坟之间,似乎有什么东西闪了一下。我好奇的走过去,用手机一照,竟然是一只闪闪发亮的小铜炉,里面有燃过的纸灰,用手一摸,尚有余温。

我心下一惊,猛然间想到了什么,站起来,向左边走去,穿过乱坟,大约走了九步,又发现一只铜炉。之后,我回到原地,又向右边走去,依然在九步之处,发现了第三只铜炉,而从上面那座大坟到中间这只铜炉,刚好也是九步。这时候,我终于明白了,上面那座坟里发生了尸变!那些符纸,便是用来镇僵尸的!…

师父曾经对我说过,有些横死之人,胸中郁积着一股怨气,凝而不散,下葬之后,如果风水不和,有可能发生尸变。如果一旦有尸变的迹象,便须于下葬第七日子时,于坟茔九步开外,呈一字形摆放三只香炉,每只间距也是九步,炉内注入鸡血,燃烧符纸,拔除尸气…至于如何判断是否发生了尸变,师父却没有说,他只是说每个地方都有不同的方法,这种情况十分罕见,万中无一,他也没有遇到过…

我心里想,看样子,这座大坟里的尸体发生了尸变,今晚便是第七日,而就在不久之前,有人来摆香炉,拔尸气。看样子,此人是个精通道术和殡葬的内行,他会是谁呢?…估计,一定和临江村小卖部里的那家人有关。

我看了看远处的临江村,心里产生一个很大胆的想法,我决定,夜探临江村…

我来到坡顶,抬头望了望夜空,黑蒙蒙的,看看手机,零点过5分。

突然,我想到之前看到的那个人影!于是便弯腰往地上查看,的确有人为走动的痕迹,但脚印错踪杂乱,看样子,台风过后,有不少人来过。

我转过身,向远处望去,只见我所站之处正对着张冬出事的那片水域。如果时间推前一天,我就会像欣赏无声电影一样,看着他跳进水里…

忽然,我感到一股凉意从身下传来。一低头,那座大坟正趴在我脚边。坟头的纸符随风舞动,似乎里面埋的那个女人正在冲我招手,想要爬出来…

我心里一寒,急忙转身,沿着坡顶的田埂走去,一路上,总是感觉身后有个人在跟着我,回头去看,后面却空空的…

从坡上下来以后,那种被人跟踪的感觉不仅没有消失,反而愈加强烈了。仿佛有某种不知名的‘东西’,被我从坟地里带了出来…我尽量转移注意力,并大声咳了几下,加快脚步,向临江村走去。

一直来到村里,那种感觉才消失,看样子,‘它’好像害怕人气太盛的地方…

我就像游魂一样,行走在村路上。远远的,不时传来一声睡梦般的狗的叫声,头顶的树叶,‘沙沙’的响着,一些被台风刮倒的大树垂死在路边,树干偶尔发出‘嘎’一声哀鸣,心里便猛的一颤。那些房子耸立在黑暗里,静悄悄,阴森森的,空气中弥漫着一种压抑的,不知名的气息,令人感觉,似乎来到了某个原始荒蛮的部落。

当我沿着记忆中的方向来到那家小卖部时,看了看手机,时间是零点25分。

我趴在门上向里面看去,黑漆漆的,没有一点动静。这时候,我有些迷惘了。在一种英雄主义驱使下,我决定夜探临江村,然而,真正来到村里,却又不知该干什么了,反而觉得自己像个窃贼。

小卖部门上垂下来的那条白布,随风摇摆着,似乎也在嘲笑我。

我茫然的打量一番四周,只见这家小卖部正对街道的只是一个偏门,我决定去正门打探一下。

沿着旁边那条巷子,很快,我就找到了正门。抬眼看去,只见这是一处样式比较古老的宅院,门楼的瓦檐棱角朝天,典型的老式客家风格建筑。

大门同偏门一样,挂着白布,也是紧闭着的,我没有金庸笔下的大侠那种翻墙而入的本领。呆立了一会儿,只得摇了摇头,毫无目的的沿着巷子走去。

被水打湿着裤腿不时散发着袅袅蒸气,带着一股江水的腥味儿。冷风从远远的巷口吹过来,两条腿凉的直打颤。

我心里胡思乱想着,走出巷子,四下里一望,发现已经出了村子,一条小路通向前方,路两边堆满垃圾,再往前是一片黑乎乎的树林。

远处望去,路的尽头是一座山,依稀有一座高大的宅院,孤独的立在山脚下。

看样子,今晚在临江村里什么也别想找到了。我掏出手机,准备看时间,忽然发现,手机来到这里竟然连一格信号都没有了!

就在我呆愣的时候,突然,远远的地方传来一声尖利的呼喊:“救命!”

紧接着,第二声随风飘来。

这时候,我已经听的清了,是一个女的,声音是从远处那座宅院方向传来的。

当第三声‘救命’传过来的时候,我想都没想,便沿着小路跑去…

我一路猛跑,离那座大宅越来越近。恍惚中,我看到两个人影在黑暗的墙脚边翻滚,依稀传来一个女孩‘嘤嘤’的哭声。

一个粗野的男声低吼道:“不许哭,再哭老子掐死你!”

话没说完,便‘唉哟’一声,骂道:“***,你敢咬老子!”

听到这里,我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一股怒气勃然而起。我冲到近前,大喝一声:“干什么的?”

黑暗中,那男人似乎吃了一惊。那女孩大叫一声:“救命!”从墙角里挣出来,披头散发的向我跑来,竟然一头扑进了我怀里。

鼻中嗅到一股淡淡的幽香,怀里软绵绵的,我感觉有些眩晕。

那男人见只有我一个,狞笑一声,从黑暗里走出来,不慌不忙的说:“小子,***,即然让你撞到了,这样吧,等我先过了瘾,然后让给你,成不成?”

那女孩闻听此言,猛的一震,从我怀里挣了出去,浑身发抖。我感觉怀里一空,似乎整个心也跟着空了。

自从张冬出事以来,我心情一直都不好,今晚像傻子一样,在临江村转悠了半天一无所获,心里本来就积压着一股怒气,闻听此言,就像被点燃了引线的爆竹,火苗子腾一下便‘蹿’上了脑门,嘴上却冷冷的问:“你说什么?”

这人‘嘿嘿’一笑,说:“看样子你没意见,那好,咱俩一起把这妞给办了!”

说着,上前便要动手,那女孩似乎吓呆了,一动也不敢动。

这时候,我感觉脑门‘嗡’的一声,怒火瞬间喷涌而出,脏话脱口就冒了出来,大叫一声:“操你妈!”蹿上前,一脚便将他踹翻在地!

随后,我跟他扭打在了一起,拳头落在脸上生疼。这人高我半头,力大无比,很快便将我按在了地上,啐了一口,骂道:“操!老子男女通吃,信不信把你这小白脸儿也一起炖了?!”

这时候,那女孩不知从哪里拣到一根树枝,哭嚎一声,一下子抡在了他背上。

这人吃了一痛,‘唉哟’一声松开了手,我猛的从地上爬起来,野性和倔劲都被激发出来了,就像一头发情的豹子,冲过去,不分要害,狂踢猛打,在我眼里,似乎张冬就是被他给害死的!

这人被吓到了,边躲边往后退,嘴里叫道:“**!你吃了春药了!”到了后来,喘着粗气说:“别,别打了,这妞老子不要了,我让给你了,成不成?***!”说完,掉头就往临江村方向跑去。

我站在原地,喘着粗气,紧紧攥着拳头,就像一头斗恼了的公牛,浑身发抖,呆呆的望着远处。

一只冰凉的手,忽然放在我额上。我吃了一惊,挥拳就要打过去,这才看清,是那个女孩。

她被我吓了一跳,差点叫出声来。

“对不起。”我松开拳头,只觉浑身到处疼痛,像脱了力似的,两腿发软。

“谢谢你,如果再晚一会儿,我就…”

我颓丧的摆了摆手,叹了口气,指着那处宅子,说:“唉,这个世道,这家人听到有人喊‘救命’,也不出来。”

“这是一座空宅,里面没有人的。”她轻声说。

“空宅?”我诧异的问。

“嗯。”她点点头,望着那处宅子。

现在的她与之前判若两人,除了头发凌乱,衣衫不整以外,整个人显得很平静。

我看了看四周,问道:“那你大半夜的跑到这里来做什么?”

她没有吱声,只是静静的立着,发梢随风轻摆。

忽然,我感觉脸上一凉,用手一摸,下雨了。

雨来的很快,瞬间便下大了,远处的天边隐隐滚动着雷声。雨点淋在我脸上的肿胀之处,火辣辣的。

“唉哟,下雨了。”她说,“我们先避避雨吧。”随后,拉起我便向那座宅院走去。

我被她拉着,脑袋里晕晕乎乎的。

“你叫什么名字呀?”

“阿冷,你呢?”

“我叫晨星。”

“晨星?”

“怎么了?”

“没有,好名字。”

“……”

喜欢请点个赞,字数限制不能更完请理解,本书书名《殡葬传说》,本内容为试读内容,请支持正版阅读。添+微信:guixiaoshuo9 输入关键字 铜镜 可以很方便的看到全本小说。

故事大全转载地址:http://toutiao.com/a6313872884108525825/

↓分享本文至社交平台↓
Share on FacebookShare on Tumblr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Digg thisEmail this to someone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Fc2me » [小故事]山區新娘新婚掉死傢裡時常鬧鬼,新墳被挖開竟發現屍體不翼而飛

赞 (0)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