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故事]我從來不相信算命,但是院門口擺攤的道士一句話就鎮住瞭我

↓分享本文至社交平台↓
Share on FacebookShare on Tumblr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Digg thisEmail this to someone

Fc2Me(网友)怎么说:

乱七八糟进来看图的六哥,看完了,才发现故事没有结局!我是被图骗进来的!擦一起混过的日子,哥几个走着骗人的把戏吊胃口这是小说两部呢,

“师傅,在我们家院门口摆摊看手相啊?”我冲着在马路边上的,一个道貌岸然,仙风鹤骨般的一个道士问道“准吗,就跑到这里来忽悠人?道行够吗?”

道士穿了一身蓝色道士装,带着一顶帽子,看起来50多岁的样子,脸上皱纹很多,黝黑的土色肌肤,下巴的位置,还有很长的山羊胡子,他听见了我的话,很是疑惑的看着我。一脸的不明所以。

我笑了笑,伸手拽了拽道士的胡子,感觉挺硬的,道士的脸上做出了非常痛苦的表情。

“行了,别装了,你这山羊胡子。那边的马路上10块钱买一送一还送一卷双面胶的。”跟着我又掐了掐道士的脸上“恩,脸上的皱纹还是真的,不过你换个胡子,怎么这么硬?没有搞错吧,你粘的这么严实,到时候你摘的时候得多麻烦啊。还有你这身衣服,外面50块钱一身,你面前摆的这些什么八卦啊,红色图纸啊,竹筒,还有签,还有那个古代的蓝皮书,浪费了你不少工夫吧,要是碰不见你想忽悠的对象,你说你不是就亏了吗?”

说道这里,我顺手点着一支烟,摸了摸自己耳朵上的耳坠“话也不会说,人家都是装盲人给人看手相干嘛的,你这个更先进啊,装起来哑巴了,你装哑巴,怎么忽悠人,不忽悠人,人家怎么上当,人家不上当,你怎么赚钱,你说是吧,得了得了,别装哑巴了,说话。吧”

道士听完了我的话,若有所思的点头“年轻人”

“恩?”我低着头,然后听见了他的话,抬头看着他,笑了笑“这就对了吗,装哑巴多没意思,总不能给人家用手写,是吧,抽烟不?”

道士摇头“你肯定是刚经历了什么大悲之事吧”

“我靠,你诅咒我。是吗?”我有些生气“告诉你昂,道士,我从上学的时候,被人算过一次卦,从那以后,我看见算命的就生气,要么你现在赶紧走,要么我叫城管了,实在不行,我就给你这个摊子砸了,多少钱,我赔你,好吧”我指了指他面前的那些算命用具“行了,行了,赶紧收起来,别在这忽悠人。”

“我不是算命,我们这是道家道法,通过周易老祖先的传人,流传下来的”

“少放屁,乌龟穿上马甲就不是乌龟了吗?”

道士又摸了摸自己的胡子“年轻人,看你面相,浓眉大眼,皮肤白皙,人中穴位有隐隐阴暗之色,印堂微红,想来,前一段时间,你一定经历了什么非常不顺心的事情,贫道说的可对否?”

我楞了一下,然后心里就嘀咕,真的假的啊,跟踪我的啊。这个道士是啥意思啊。他是怎么知道的,不过想归想,还是没有把那些都说出来“道士,我告诉你昂。你别给我蒙了,你蒙不对。”

道士笑了笑“可否 伸手借我一看”

“黝黑”我把烟扔地上踩灭“还上瘾了,我是让你离开我们家门口呢,去别的区忽悠人去,明白不。”我一边说,一边指着他的摊子,“如果你要是再不走的话,我可砸你的摊子了。”

道士没有理我,伸手就抓住了我的手“等等”。

我本来想把手抽回来的,谁知道,道士的力气那么大,我使劲抽了两下,没有抽出来,碍于面子,我也不好做太大的反应。心里想着,给他看就看看吧,反正老子刚从网吧出来,把最后的10块钱上网冲了会员了。如果到时候看完了要钱,那就是要钱没有,要命也不给了。

道士端详了一阵,然后点头,伸手抚摸自己的胡子。还自言自语,动不动还笑一笑。

“我说,你是不倒翁啊你,你老点个什么头你。”

“小伙子,你之前,感情受挫,然后友情受挫,之后学业受挫。甚至,一度有过轻生的想法,贫道说的对否。”

我站住了,猛然间就不知道说什么了,想着我之前的女朋友,现在钱包里面,依旧与她的照片。回忆着她抱着我的胳膊,甜甜的叫我六六老公的时候,眼睛一酸,有些控制不住。

道士伸手指了指地上的凳子“来,坐下。抽个签。我给你指条明路,不收你的钱。放心”

我想了想,然后还是坐下了,反正呆会也不会死“说吧”

道士看着我坐下了,然后很仙风的笑了笑“说说你最近的情况,以及你的烦心事,给我听听。我看看,该如何破。”道士说完了以后,看着我不说话,然后笑了笑“你我之前未曾见面,大可不必如此心烦意乱,也不必如此谨慎心,可跟我把你的遭遇诉述一下。定能破之”

我撇了一眼道士,然后叹了口气“高中的时候,没有好好学习,结果考分太低了,连报填志愿的机会都没有,开始感觉没啥,后来身边的朋友,上大学的上大学,混社会的混社会,上班的上班,当兵的当兵,就剩下我自己了,现在是想复读吧,自己学习不下去,想上私立大学,家里不让上。家里因为我上学的事情也很着急,我的压力也很大。最近家里的气氛都不好,现在都10月份了,还没有地方上大学呢。”

“感情上,就是我的女朋友,误会了我,而且根本不听我的解释,我给她打了一个月的电话,发了一个月的短信,都没有理我。她是彻底不跟我过了,然后她哥哥还疯了一样的打电话威胁我。她哥哥是个大混混,还是公安局的大队长。我就郁闷,是她妹妹不跟我过了,我难过的要死。结果他哥哥还说,如果再看见我,就弄死我之类的话,说我辜负了她妹妹,说他了解他妹妹。现在我一打电话,都是她哥哥接了,接了就骂我。要么就威胁我。我是无辜的,可是现在所有的矛头都指向我。所以,我也索性不打了,彻底放弃了。”

“友情上,我们高中时候山盟海誓的那帮兄弟,现在都联系的少了,开始还多点,现在越来越少了。大家都各奔东西了,不在一起了,感觉就淡了许多。我想着以前,很伤感”

说道这里,我又郁闷了,顺手就拿起来了一支烟,要点着。

道士伸手从我嘴里把烟拿走“先别抽呢,这样吧,我给你算一卦。你抽个签。我不收你钱,你算完了以后,如果应验了,只需要帮我做一件事。你看行吗?”

我想了想,反正自己也没有什么损失,我王越像来说话不算话,所以,我伸手就摇了摇签筒,一根签,应声落地。

道士拿起来签,端详了一阵,之后笑了笑。伸手继续摸自己的胡子,开始点头“一日之内,必定时来运转。”

“真的假的啊”我很无所谓的说道“我可是没有钱给你,说好话也没用。”

道士摇头“分文不取,孩子,记好我的话,一日之内,必定时来运转。”

我抬头“要是不转呢?”

“对你没有损失。”道士很随意的说道“但是我说了,一日之内,你必开始转运。我对你有一句忠告,以前的事情,过去了,就放手,让其顺其自然。”

我想了想“行了,看在你说这么吉利的话的份上,我就不说你什么了。今天也不赶你走了,如果一日之内,你说的不准,那我在看见你,一定砸了你的摊子。”

道士继续不倒翁一样的点了点头“如若应验呢?”

我两手一摊“你说,如果应验了,需要我做什么,你说,只要不违法,什么都可以。”

道士冲着我笑了笑“如果应验,我只需要你帮我一件事”

“说”

道士很谨慎的四处看了看,然后一副要说什么国家机密的口吻,把嘴贴到了我的耳朵边上“城南,商业街,许家胡同门口,有一算命的和尚。50岁上下。在中午人多的时候,砸了他的摊子。可否?”

“我草,你还是道士吗?”我有些不可思议“是不是我听错了?”

道士摇头“你只需做就行。可否?”

我很无奈的笑了笑,心里就纳闷,这和尚和道士有什么仇恨,不过既然已经到这了,反正先答应算了,也不一定非要去“行。那就这么着,要是没有转运,那你就最好收拾包袱走人,别再让我从我们家属院门口看见你”

道士笑了笑“自然。”

我转身就要走,然后突然想起来了一些什么,又转头,看着道士“道士,你为啥要跟那个和尚过不去。”

道士很认真的叹了口气“现在行业竞争太激烈,伪劣山寨产品层出不穷。我们这样的正版,已经被盗版欺凌的体无完肤了。更可恨的,现在我居然成了盗版。所以,你要应我这个事。我会帮你破你的那个运。听见了吗”

“草,这他妈也是算命的。”说完了以后我转身开始走。走着走着我就笑了“哈哈,真他妈有意思,新鲜事,真是年年有啊。”

我从来不相信算命,但是院门口摆摊的道士一句话就镇住了我

我走了几米之后,道士从后面笑了笑,喊道“有缘人,三年之后,我会在这里,为你继续算上一卦。记得我们的约定。因果循环,切记切记。”

我没有理道士,走到我们家楼下,转身,道士已经不再门口,上楼。开门,回家。

老娘准备了一桌子的丰盛的饭菜。而且很是开心。在厨房里面哼唧着歌曲。

“妈。我回来了,今天什么日子啊,是中了五百万了,还是丢了手机了,这么多饭菜。”

这个时候我爸从屋子里面也出来了“还不是你的上学问题,你沈叔叔,帮你解决了,哎,第三次补录,幸亏赶上了,等着我一定得去好好谢谢人家”

这个时候,我妈也开心的从厨房出来了,手里端着饭菜“王越,赶紧,晚上咱们一家三口好好庆祝一下。()真是老天保佑。你这个学的事一解决了,我是真的放心了,记好,这次学习的机会,真的是来之不易,你要好好珍惜。”说完了以后我妈还很开心的冲着我笑了笑。

我突然之间,就想起来了,刚才的那个道士。

晚上躺在床上,琢磨了半天,心里也是确实很高兴,只是,在高兴之余,一直还是有些别扭的,想着那个莫名其妙的道士的事情,不知道想到了几点,然后就这么沉沉的睡着了,梦里面,道士的脸又出现在了我的面前。还冲着我笑,笑容有些吓人。

我一下就睁开了眼睛,跟着坐了起来,看着刚蒙蒙亮的天空,非常的困,但是实在是睡不下去了,缓缓的伸了个懒腰,起来简单的收拾了一下,靠在床边,点着了一支烟。思索着那个怪异的道士。

自己的学是有的上了,问题是,要不要迷信一下,去把和尚的摊给砸了。

心里面无限的纠结,如果要是去,那就要好好的准备一下,而且,还要在商业街的闹市区,弄出来那么大的动静。但是如果要是不去的话,那又违背了道士的约定。我王越是一个诚实守信的人,咳咳。因为一直那么诚实守信,所以,偶尔的违背一次,也不影响整体的效果的。

而且,我上学,跟道士有什么关系,明明都是我沈叔叔的功劳,我叔叔叫沈天啸,在Y县有很大的势力。就算在市里面,也很有关系很有人脉,之前她还有个女儿,跟我是娃娃亲,本来我还有希望升级成为他的女婿呢,只是由于我和那个女人的性格不合,到了是没有走到一起。

结果那个女孩,叫沈琳,最后跟我以前的一个好兄弟。搞到了一起,只是不知道,现在两个人的关系怎么样,很久没有联系了。也不知道他们过的好不好。

沈叔叔把我安排到了Z市的一所国家承认学历的正规大专。虽然从来没有听过,但是对于苦于没有学上,已经都了10月份的我来说,还是相当开心的。其实上学不上学的都是次要的,我上学,最大的目标,就是要多找几个姑娘,多认识几个美女。可以多摸几次不同质感的肉。体验一下不同的生活。

按照沈叔叔的说法,第三次补录,有人不上那个学校了,所以,有个位置,正好,可以把我卡进去。为此,我全家上下,包括我自己,都非常的感谢沈天啸。昨天吃饭的时候,妈妈还跟我说打算强行让我娶沈琳的事情,不过被我拒绝了。她威胁了我半天,我没有理会,很明显。我认为,现在不是封建社会,什么狗屁的结婚就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我想娶,她想嫁。完全就可以凑成一对。我不想娶或者她不想嫁,那就谁也别想强迫我们。

我一直认为,人活这么大,如果连自己的婚姻大事都不能自己做主。那不如找头猪撞死算了。

我拍了拍自己的脑袋,不在胡思乱想,最后下定决心,偶尔失信一次,也没什么。毕竟是沈天啸帮的我,我干嘛要去帮助道士去搅和尚的摊。道士算道士的命,和尚算和尚的命。两者之间没有啥联系,更何况,道士摆明了是在忽悠我,学校的事情,是他碰巧给赶上的。所以。经过长达两个时零十五分钟的考虑,还是决定收拾东西,准备后天去学校报道。再高考之后的第三次补录,再十月份,是最后一次,上大学的机会。

所以,道士的话,早就抛到了九霄云外,我看见算命的就烦,要是真的是什么仙人,也就大可不必这样给人算命了。我虽然有些迷信,但是我也不是傻子,更不会盲目的迷信。把烟掐灭。心里骂了一句“去你妈的狗屁道士” 老子今年才18,不信那些球胡莫测的球卵子东西,只知道王越就是天王老子。别的,爱你妈谁谁。爱咋周咋周。我刚想到这里。

我房间的门一下就开了,我妈穿着睡衣,手里拿着擀面杖,伸手一指我“你个王八犊子,又在家里抽烟,今天非得好好教训教训你”说完了以后冲着我挥舞着擀面杖就冲了上来。

“哎呦,妈,我错了。哎呦,我发誓我再也不抽了。疼死我了,哎呦,我是不是你亲生的啊。哎呦,怎么又打。我错了。我错了,别打了,再打翻脸了。哎呦,我错了,我不翻了不翻了,我离家出走我…….”

去学校之前,拜访了家里面的所有亲戚,有很多比较舒适的事情。最舒适的,就是会收到钱了,什么让我们好好学习之类的话,早就听的腻了。时候是考好初中,初中是让考好高中,高中了以后让考好大学。结果我从学开始托关系上初中,然后教高价学费上高中,然后差点上不了正规大学,费了九牛二虎之力上了一个破大专,之后家里人又给发出来了指标,专接本,然后考研究生,硕士,博士。天啊。他们的孩子,都是天才吗。不过看在父母那么大的期望,我还是不忍心拆穿他们,毕竟他们生我养我。有点希望是好的,至少这两年上学的时间,他们的希望还是不会破灭的。只是这么长时间了,他们真的不敢面对现实,认清现实。他们的狗屁教育我是一个字都没有听进去,但是他们给的钱我却一分不少的收进了自己的腰包。

这天,我想出门买点零食,放家里,毕竟马上就要开学了,准备点吃的,还是好的,上火车,也可以带着,火车上的东西,又贵又难吃,现在列车员都动不动拿个筐,筐里面什么东西都有,然后兜售,贩卖,一会儿是躲功能手电,一会儿是多功能魔方,还有啥戒烟的,这个,那个,在列车上打广告,一套一套的。连演带讲的,表情行动还有语言,配合的天衣无缝,口才如此的好,如果把那身衣服脱了,一准让当成传销的抓走。

溜达着走到区门口,总是感觉有个眼睛盯着我看,怪怪的,转身,果然看见了道士又在那里摆摊。依旧是我前几天见他的时候,那身衣服,那套工具,那种表情。而且,现在正在那,冲着我似笑非笑。

都这么着了,我要是再不过去跟他聊几句,就实在太有损我的人性一面了。我叼起来一支烟,走到了道士的边上“道士。又来了啊”

道士笑了笑“伙子,怎么样,转运了吗?”

“没有,哪有那么快的”我一副愁眉苦脸的表情,语言表达的要多无奈,有多无奈“真是郁闷,你说,我这个学的问题可怎么办啊”

道士仙风鹤骨的又笑了笑,然后摸了摸自己的胡子“伙子,少打诳语,对于你,是有莫大好处的,想来,之前你也一定吃过不少诳语的亏了。”

“行了行了”我打断了道士的话“出家人不打诳语,那是和尚的说法,什么时候被你们道士盗版了呢,我说你为啥老想找人家麻烦,原来是盗版伪劣产品,还理直气壮的要诋毁正版,就恨你们这样的。你这算命,一准也是抄袭人家的。对不对?”

道士摇头“伙子,做人,要诚实守信,你面色红润,神采飞扬,肯定是有什么开心的事情发生,如若老衲说的没错”

“等等,你是道士,不是和尚,应该是贫道”

“哦,对”道士仙风鹤骨的样子,突然之间就没了。冲着我笑道“贫道如若说的没错,之前我说的,对了。施主,想赖账,想骗贫道。对吗?”

“没有,我说了,没有就是没有,你别弄得神神秘秘的,跑这里来招摇撞骗了,看在你跟我态度还算可以的份上,以后我就允许你在这里摆摊了,跟你说吧,这个区,我是一霸。从院东门到院西门,从一号楼到二十九号楼,基本是家喻户晓。”跟着我拍了拍自己的胸脯“好了,我走了。还要去买东西呢”

“施主,等等”道士往前走了一步,看着我,不说话。

我有点郁闷“你老这么看着我干嘛,有话说有屁放。”

道士又很神秘的笑了笑“因果循环,因果循环啊。”说完了以后转身就要走。

“说什么呢你。”

道士摇头“三年以后,我们再相见。老衲祝你学业有成。”跟着道士笑了笑“不过,九成九的估计,你上不了多久学的。哈哈”跟着连地上的东西都没有收拾,就走了。

我在原地看着他的背影消失在了人群里面“神经病,因果个毛,死骗子,一点技术含量都没有,一会贫道一会老衲的。”跟着我也没有想太多。哼唧着曲,就冲着超市走了过去。

晚上睡得颇为舒适。之后的日子,在玩起来就舒服多了,因为之前去玩的时候,熟悉的人总是会问“王越?还没上学呢?”那会我都很郁闷的笑笑,说没呢,这几天,我是扬眉吐气了,再有亲朋好友问我,我都挺直了腰杆告诉她们“我还没有开学呢。”回家以后,父母也不像以前那么愁眉苦脸的了。家里的气氛也好了。真是突然之间,所有的一切都好了,时来运转。

转眼间,到了报道的日子。

故事大全转载地址:http://toutiao.com/a6313886654943805697/

↓分享本文至社交平台↓
Share on FacebookShare on Tumblr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Digg thisEmail this to someone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Fc2me » [小故事]我從來不相信算命,但是院門口擺攤的道士一句話就鎮住瞭我

赞 (0)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