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故事]太行山老墳僵屍出世,少年殺雞做血符驅邪逃命

↓分享本文至社交平台↓
Share on FacebookShare on Tumblr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Digg thisEmail this to someone

Fc2Me(网友)怎么说:

整天都是有头没屁股的,再也不看了,没意思一开始也觉得他娘炮韩棒,后来看到许多关于他的报道,都是慢慢正能量,就喜欢上这个干净的少年啦棒打狍子瓢舀鱼,野鸡飞到饭锅里。说明这人的智商不如野猪。可惜怎么又是未完呢?鼻子难受死了,,,,,,,,,,,,,,,,,,,,,,,,,,,,,,,,,,,,,,,,,,,,,,,,,,,,,,,,,,,,,,,,,,,,,,,,,,,,,,,,,,,,,,,,,,,,,,,,,,,,,,,,,,,,,,,,,,,,,,,,,,,,,,,,,,,,,,,,,,,,,,,,,,,,,,,,,,,,,,,,,,,,,,,,,,,,,,,,,,,,,,,,,,,,,,,,,,,,,,,,,,,,,,,,,,,,,,,,,感冒了30要不连载就继续更要不就一气写完你这写一半说你啥好太监吧已退订蛋疼胡扯八写。。。。。。‘’总是没有尾?

这是我亲身经历过的一个故事。

我这人平时就喜欢打猎,什么野猪、狍子、山鸡的,打猎这东西有瘾,平时竟往那老坟圈子里钻,都说天黑莫上山,夜半鬼藏人,我后来就撞到鬼了。

差不多五六年前吧,我和以前职高的同学一起去太行山来了次打猎,结果遇到了不知名的怪物,也许是僵尸之类的,差点儿没命。

现在想想,这个故事也挺有意思,所以写出来给大家看看。

我那个同学叫老赵,大学毕业后先做了厨子,后来托人弄到了测绘局。这个工作其实也不咋地,每天都在外边露天作业,风吹日晒雨淋,吃不好喝不好休息不好,赚的其实也不多。

有一天,我在路上撞见他,见他足足要瘦了好几十斤,黑得跟非洲人,简直要不认识了。

老赵说,这次他们进太行山干活儿,干了半年了没这么苦这么累过,还出了危险,差点送了命。

他指着车后座上的军大衣说:“你看看那衣服。”

抓过那衣服一看,好家伙,那么厚的军大衣居然碎的一条儿一条儿的,成大墩布了。

我忙问:“你够狠的啊,这是怎么穿的?”

老赵说:“好么,那山上也没路啊,我们都得爬上去,山上还都是酸枣树,给衣服刮了个乱七八糟。我那天跟我师父刚上去,就遇到野猪了,跟我离得那叫近,就跟咱俩现在差不多。当时吓得我啊,我估计没二十分钟就打山上跑下来了,你瞧我这衣服刮的,我的手还有脸,你看看!”

我一看果然,老赵脸上和手上都是伤痕。

太行山老坟僵尸出世,少年杀鸡做血符驱邪逃命

老赵说:“其实那山上挺有意思,对了,你不是爱打猎吗?可以去那儿,也没人管,爱打啥打啥,山下就是个镇子,打完了拿饭馆儿叫人做了喝酒,多棒。”

我一听就来兴致了,跟老赵聊了会儿,便约好下礼拜他们干活儿的时候带我一起去,打算打几只山鸡回来下酒,顺便还能做几个毽子送姑娘。

送走了老赵,我就开始准备了,把我尘封了一年多的野营工具都找出来了。猎枪猎犬我没有,家里只有一把反曲弓,还是当年射箭俱乐部里边的一个美女送的。还有一个弹弓,是刀友论坛里边儿一哥们自己做的。刀子我倒是不少,狗腿、中直、剥皮刀一样来一把,全装包准备好。

我又一想,万一老赵忙没时间呢,我自己多闷得慌,于是就给哥们老鬼打电话,叫他一起去。老鬼当年是射击队开除的,也和我一起练了阵子射箭,是个枪箭双绝的人物。

到了日子,老鬼带着背包早早就到了,拎着一个箱子跟我说:“嘿,你看看这个,我弄了个好玩儿的,山上要是有野猪咱拿这个崩它。”

打开了箱子,里边竟然是一把左轮大手枪。

但是仔细一看又不是,枪的样子有点怪,一看盒子上的字儿我知道了,原来是消防枪,打灭火弹用的。这玩意儿现在卖得挺火,灭火、防身两不耽误,一般被JC叔叔发现了罪过也小。

正聊着呢,老赵开着他那破车来接我们了,把装备扔进后备箱,一路无话,直扑太行。

老赵把车停到了一片儿空场上,这儿其实已经是半山腰了,但是想打山鸡还得朝上爬。

我们拿出装备准备上山,老赵说:“咱们打完了就下来,转过这片儿空地有条小溪,咱晚上炖山鸡吃,炉子我都带着呢。”

我在四周走了圈儿,心说这片儿地还不错,挺大一片空场,看这意思是人工平的,好像是专门停车用的,这荒山野岭的弄个简易停车场干啥?

正想着呢,突然闻到一股怪异的味道,这个味儿说不上是香是臭,只是随风淡淡地飘来。闻起来很腻人的感觉,虽然我一时之间想不起是什么,但是心里觉得有些不祥。

抄起家伙,跟着老赵就上了山,半天儿我们打了三只山鸡,可惜没见着兔子,万幸也没碰见野猪。

我看看表,已经是下午三点多了,我们调头奔回走,路上老鬼要给野鸡放血,以免体内淤血聚集,一会炖着不好吃。

我想了想说:“算了吧,这荒山野岭的别放血了,主要咱晚上得住这,你一路上沥沥拉拉的弄一路血迹,再把狼勾搭来。”

我们下了山,来到了山下的空地儿,老赵拿出来炉子生火,我跟老鬼去边上的小溪给鸡放血。

路上,我时不时地又闻到了那股子味儿,这回似乎味道更强烈了一些,挺臭,但是不是一般的那种臭,具体是什么我一时想不起来,但是似乎曾经在什么地方闻到过。

我们给鸡放了血,我挑了些好看的毛拔下来,留着做毽子,没一会就收拾完三只鸡,一个来小时之后,炒山鸡片儿和山鸡口蘑已经出锅了。

弄好了吃的,老赵和老鬼也支好了帐篷,我拿出来带来的鹿血酒,哥仨连吃带喝挺高兴。

吃完了饭天早黑了,在帐篷外边点了堆火,我们就钻进帐篷侃大山了。哥几个很久没这么开心了,所以挺兴奋,一直聊到了半夜。

老鬼一边聊着,一边摆弄着他的消防枪,我看着瘆得慌,说:“你能不把这个放屋里吗?这要晚上走火了,这么近的距离要崩脑袋上,那可跟砸烂西瓜一样。”

老鬼乐着说:“咱这叫有备无患,这要夜里来个狼,我这一枪……”

太行山老坟僵尸出世,少年杀鸡做血符驱邪逃命

老赵也说:“这还真有狼,我见过一次,不过离得远,也可能是狐狸啥的,还有野猪,晚上睡觉警醒着点,哥几个喝酒了,别睡太实。”

我说:“就这居住条件,根本就睡不着。再说我这刀、斧子、冷钢铲子都有,就是来只狼,哥几个上去也乱刀分尸了。”

我们又聊了一会儿,虽然天气挺冷,睡得又不舒服,不过酒劲儿上来,没一会还是睡着了。我做了一个梦,梦见我在家睡觉,可是老是有人在边儿上走,吵得我睡不踏实,后来我急了,起来跟人吵起来了,吵到后来我就醒了。

我一睁眼,知道做了个梦,刚想再接着睡,突然发现帐篷里蹲着一个人,当时吓得我就坐起来了,仔细一看是老鬼,他回身儿朝我摆手,那意思叫我别出声儿。

我顿时紧张了起来,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情。

这时候,外面的火早就灭了,我大气儿都没敢喘,竖起耳朵听着外边的动静。

这下儿我明白了,外面有脚步声。

那个声音很特别,不像人走路,比人的脚步声重得多,也根本不是人走路的节奏。

要说是野兽也不像,声音太重了,动物都是有肉垫的,就算是只大熊也不能有这么重的脚步声。

那个东西在帐篷的前边走了几趟,说是走,不如说是蹦。砸得地上声音极其清晰,那东西蹦了几下突然围着我们的帐篷转起了圈儿,从前面转到了帐篷的后边儿,而且速度加快了。

我很害怕,顺手摸出来睡袋边上的冷钢狗腿,又抄起把斧子递给了老鬼。

这时候,那股子腻人的臭味又飘了进来,味道之强烈之前闻到的简直没法比,看来这股味儿就是帐篷外边这个东西发出来的。

到底是什么呢?

我心里一咯噔,在拼命回忆之下,我的脑子里闪过了一个词儿:尸臭!

接着,更恐怖的一幕发生了——

……

(未完)

【免费阅读余下全文,请关注我的微信公众号李达”ID:lidayushu),回复数字 30即可。回复数字1—21,还有昆仑尸胎、鬼母、蛇妻、彭加木、妖狐等全本故事看哦!】

太行山老坟僵尸出世,少年杀鸡做血符驱邪逃命

故事大全转载地址:http://toutiao.com/a6312589505560330498/

↓分享本文至社交平台↓
Share on FacebookShare on Tumblr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Digg thisEmail this to someone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Fc2me » [小故事]太行山老墳僵屍出世,少年殺雞做血符驅邪逃命

赞 (0)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