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故事]“你們這群惡魔,畜生,我就是做鬼也不會放過你們、、、”

↓分享本文至社交平台↓
Share on FacebookShare on Tumblr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Digg thisEmail this to someone

Fc2Me(网友)怎么说:

这故事情节也太假了吧

“你们这群恶魔,畜生,我就是做鬼也不会放过你们、、、”这是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

两条矫健的身影消无声息地潜进了上官企业的大楼。

两条身影,一大一小。身影高大,修长,俊逸挺拔。小的身材娇小,在微弱的感应灯光下,看不清容貌,看样子几乎还是个未成年的孩子。

他们动作敏捷,好似身手不凡,很快地,他们就躲开了录像监控器,快速地来到了干刚上官沐非离开的办公室门口外面。

对于这里的地形,两人似呼并不陌生,算上这次,他两已经来过这里N多次了。

高大修长的身影在办公室门口站了下来,转身面对身后娇小的身影压低嗓音道:“乐儿,你真的确定我们还要再进去一次吗?”

声音浑厚,满带磁Xing。

娇小的身影意志坚定地轻轻点点头,同样是压低着嗓音,声音清脆悦耳地道:“俊毅哥,这是最后一次,要是再找不到我们想要的东西,我就死心,然后另辟捷径。”

高大的身影遂不再说话。他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一次次陪着乐儿来这里找她所谓的证据,据他们N次下来的经验,他猜想,这次,也许他们还会无功而返。

办公室门口,微弱的日关灯下,模糊的两张脸。

不一会,办公室的门被打开。高大的身影侧过身子,让身后的娇小先进去,他随后闪身进了办公室。厚重的有机玻璃门在身后缓缓合上,遮住了娇小身影打开的台灯灯光。

娇小身影驾轻就熟地快速关闭了百叶窗帘,防止从窗户泄露的灯光,会暴露他们的踪迹。

待一切搞定,他们才放心地开始动手翻找起来。

大概是为了寻找方便,也估计在这月黑风高的晚上,没有人会来这个高达三十几层的总裁办公室,娇小的身影干脆打开了比台灯还要稍亮一点的天花板壁灯,使房间更加地亮堂一些。

高大的身影并未有任何惊讶,因为每次来,乐儿都是这样。他只是回头看了看娇小的人儿一眼,露出一抹迷人的微笑,娇小的身影不置可否地耸耸肩,露出一抹只有对他才有的淡淡笑容。

灯光虽然依旧微弱,但也足可以显现两个身影的庐山真面目。

身影高大的是一二十五六的男子,身材高大挺拔,相貌堂堂,棱角分明的脸俊美异常。一双剑眉、一双星目、一头乌黑茂密的短发,高挺的鼻子、厚薄适中的Xing感嘴唇,总是荡着一抹似有若无的微笑。

身影娇小的是一个十三四岁的小姑娘,脸若瓜子、眉似垂柳,眼似弯月、高挺小巧的鼻子略显秀气,唇红齿白,此貌虽不比西施,但也赛过貂蝉。一双晶亮的眸子,明净清澈,灿若繁星,只是眼神中一闪而过的冰冷之意比那冰山还要冰那么几分,一张粉面少有笑容,可就是在那种漠然的表情下,自然流露出的七分高贵,三分妩媚,要是生在古代,定会是倾国倾城。

两人开始快速地翻找起来。办工桌,文件夹,只要是没有上锁的地方,都归乐儿寻找,凡是带锁的地方,均属于她的俊毅哥,因为俊毅哥是开锁高手,世界上鲜少有他打不开的锁。

不论如何,乐儿这次一定要找到上官家害死自己前世父母的证据。

从乐儿重生到这个自己死后依然是自己的这个时代,她就知道,自己重生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复仇,为了前世自己冤死的父母还有冤死的自己报仇。

她清楚地记得自己临死之前、、、

那同样是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

在城市寂静的街角。

“救命呀、、、救命呀、、、”一声凄厉的呼救,在静谧漆黑的夜空显得格外的刺耳。

一个漂亮的,正值青Chun年少的少女,慌不择路的跑在一条杂草丛生的,偏僻的小路上。

身后,几个彪形大汉,正以包抄的形式,迅速向她靠拢。

这是一条通往城市偏僻一角的小路,平时鲜少有人从这里走过,更别说是月黑风高的寂静的夜晚。

少女因为慌不择路,才会逃进这片无人问津的死亡之地。

眼看着距离越来越近,突然,少女脚下一滑,一个趔趄摔倒在地,两个彪形大汉趁势扑了上去、、、。

“放开我,你们想干什么?”少女恐惧地挣扎着。

“放了你,哪那么容易,追了你半天,没想到这妞还挺能跑的、、、”

“大哥,这妞长得还挺漂亮的,就这样弄死,好像太可惜了,不如让兄弟们享受享受、、、”

“哈哈哈、、、”一片猥琐的笑声毫无忌惮地响彻整个夜空。

“大哥,求求你,放了我吧,我跟你们无冤无仇,求求你们、、、”少女以颤抖的嗓音哀求着貌似为首的男人。

男人往前走了两步,猥亵地抚摸上少女娇好的粉嫩脸颊,几欲爬上少女脸颊的脸,喷着令人作呕的恶臭。

借着昏暗的夜色,少女清楚地在他脸上看见一道长长的疤痕,从脑门直下到下颌,犹如在平坦的土地上被人挖掘了一条深深的,难看的沟壑,使其显得更加地凶恶狰狞。

“放了你,我们肯,可是那些金主们不肯,”男人细细地在昏暗的夜光下打量着少女:“恩,是长得还不错,”虽然夜色朦胧,触手的肌肤,依然能够让他感觉到少女的娇嫩与美好。

少女绝望的眼神,睨着眼前这帮面目可憎的恶徒们,她已经惊吓的双腿无力,要不是两个恶徒夹持着,可能她现在已经瘫软在地了。

“大哥,怎么样?”

“不要、、、求求你们了、、、我家刚刚遭逢巨变、、、爸爸妈妈刚刚冤死、、、求求你们、、、放了我吧、、、”

少女凄厉的哀求,试图唤起这群恶狼虎豹哪怕是一点点良知。但是她哪里知道,豺狼终究是豺狼,是没有良知可言的,他们从不会轻易让到手的猎物有逃脱的机会。

只见为首的男人不再犹豫,大手一挥,剩下的男人蜂拥而上,就像是饥饿的狼群,争先恐后地把娇嫩可口的美味拖向黑暗的更深处。

“你们这群恶魔,畜生,我就是做鬼也不会放过你们、、、”

少女恨恨地睨着眼前这帮刚刚发完兽Xing的畜生们,用着极其虚弱,飘渺的嗓音,怨气十足地道。

为首的刀疤脸,缓缓地度到少女跟前,蹲下身子,睨着少女苍白而绝美的脸颊,讽诮地道:“想报仇?下辈子吧,不过,记着,不要来找我们,要找就去找夏侯和上官两家,他们才是幕后的Cao纵手,要怪,只能怪你那个顽固的老爸,才造就了你今天的命运”

什么?夏侯和上官?那两个一直疼爱自己视自己为己出的叔叔?

少女惊恐的大眼里,露出了诧异与不甘、、、

在她咽下最后一口气的瞬间,她在心里默默地呐喊着:“爸爸妈妈,对不起,喜儿不能给你二老报仇了、、、不过二老放心,就算是化着厉鬼,喜儿也不会放过那些残害我们的人们,”

等着吧,那些戴着虚伪面具的人渣们,我安喜儿对天发誓,我要让你们血债血偿、、、

她——林乐儿,前世名叫安喜儿。

因家遭巨变,父母冤死,自己惨死,怨气冲天,带着前世的仇恨记忆,在自己死后的第二年重生了。

重生后的唯一目的,就是为上一世的父母和自己报仇雪恨。

可是,天不遂人愿,重生后的乐儿命运悲惨,母亲生她时,难产死亡,父亲在她还未满月之时,照样是在一个月黑风高,凉意深深的晚上遗弃了她。

幸运的是,就在父亲遗弃她的晚上,她又偶然被现在的俊毅哥——司马俊毅捡到抱回了家。

所以,她几乎就是跟着司马俊毅长大的,她对司马俊毅的感情,像父亲,也像哥哥。

“怎么,又想起了自己的前世?”不知过了多久,司马俊毅走到乐儿身边,轻抚着她稍显稚嫩的双肩,轻轻地道。

乐儿猛然惊醒,才发现自己又魂游了。

回头对着俊逸哥淡淡一笑,轻轻地道:“没事的,怎么样?有什么发现吗?”

司马俊毅轻轻摇摇头,依然是一无所获。

司马俊毅睨视着眼前这张娇好的面容,从捡到她的那一天起,他就知道她不平凡。

试想,当你抱着一个刚出生还未满月的婴儿,突然张开嘴跟你说话,你会怎么想?

当然是胆小的直接就晕倒在地,饶是胆大如斗的他,当时也给吓得不轻,以为自己是在月黑风高的晚上捡到了妖怪,差点就直接把她送去人妖研究所。

当他听了她的哭诉,听完她的故事,虽觉得不可思议,可是,内心的正义感已经被怀中哭的快要断气的婴儿勾了起来。

于是,一身正义的他,从此后就跟有着十八岁记忆与思维,却又还是个婴儿的她相依为命,直到现在。

为什么没有证据?当年那么大的惨案,不可能不留下证据的!

乐儿懊恼地环视着整个办公室。

不在办公室?可是上官家,他们也已经去过N次了,会在哪里呢?

“乐儿,有人、、、”

由于篇幅限制,故事只能发到这里,后续内容请添加关注微信号:yanqing59 回复 409可以直接看全部内容!喜欢本文请点赞,收藏,分享,转发。

故事大全转载地址:http://toutiao.com/a6313704999390216450/

↓分享本文至社交平台↓
Share on FacebookShare on Tumblr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Digg thisEmail this to someone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Fc2me » [小故事]“你們這群惡魔,畜生,我就是做鬼也不會放過你們、、、”

赞 (0)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