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故事]我叫夜不語,聽老爸說我的出生就極為不祥,所以才有瞭後面那些事

↓分享本文至社交平台↓
Share on FacebookShare on Tumblr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Digg thisEmail this to someone

Fc2Me(网友)怎么说:

活尸是什么夜不语小说我看完了。。不错哦!夜不语诡异录躺椅

你好。

我叫夜不语,就是一个常常遇到诡异事件的男人。这辈子,我确实遇到了许多不可思议的东西。例如95年成都僵尸案、风水碎尸奇案。经历过的古怪灵异游戏更是数不胜数。

为什么?

或许,是因为本人出生在8X年六月的缘故。那个年月,极为不祥,戾气重!

直到至今,老爸还常喋喋不休的对我说:“臭小子,你娃刚生下来哇哇大叫的时候,家后边的那条河便涨起了水,谁家都没事儿偏偏水灌进了自己家,还真是怪事。”

可在自己的记忆里,第一次遇到诡异的怪事,是在大约十多年前。也是这件事,直接导致我被带走,离开了自己的老家,夜村。来到了城市中。

那年,我刚好五岁!

198X年。

夜村老宅。

“你咋个那么蠢,这种事都做得出来?”夜村族长气的一巴掌扇在桌子上。

不久前,夜村一李姓人家,因为非常的穷。他家的女儿突然暴毙了。李父悲痛欲绝,但是自家又没有留墓地的农地,更没有钱拉去火化。

实在没有办法的老李偷偷在村外一块代代村中长辈口耳相传,绝对不能埋活尸的山谷飞地深处,挖了个坑,将女儿的尸体给埋葬了。从此之后,整个家就不安宁起来。老李家半夜突然有一天,听到堂屋中有人起居生活的怪异声音。但是拉开堂屋门,却一个人影都看不到。

只有大开的正门外,在不断往里吹冰冷的风。

老李想,自己睡觉前绝对关好了门的。可大门,究竟是谁打开的呢?

小村多迷信,一来二去,每晚如此,这件诡异的事情就在乡里乡亲中传开了。村长听到后,大吃一惊,连忙到了老李家,责问他是不是擅自将女儿尸体埋在了村外的那块飞地里?

“您怎么知道?”老李大惑不解。

“白痴,你娃娃是闯祸了,闯了大祸了!”村长额头上冒着冷汗,一直往地上滴:“一共埋了多少天?”

老李见村长着急,只好回答:“差不多有四十天了吧。”

“四十天!四十天。你妈的老李,你耳朵聋了,祖上都说过那块飞地上,绝对不能埋活尸!”村长不敢耽搁,甩下一句话就走:“今天晚上,找阴阳先生。你跟我一起去那块脏地!”

阴阳先生在迷信思想重的小村庄,就是天。特别是在祖训如此诡异的夜村更是如此。

整个夜村只有一个阴阳先生,姓周。周家是阴阳世家,代代相传,关于山谷飞地的忌讳清楚得很。一千年来,据说正是周家的传承,才令夜村与那块鬼地相安无事。但是一旦破了禁忌,究竟该怎么处理。最终还是周阴阳说了算。

那个周阴阳大概五十岁,曾经有过儿女,但是双亡了。他也早已瞎了只眼睛。为了不断香火,将夜村禁忌继续传承下去。他在村里过继了一个八岁的继子。八岁男孩在有法式时,通常会帮他打下手。

急匆匆刚到周阴阳家的村长连忙把李家埋活尸在山谷飞地的事情说了一遍。本来还镇定的喝茶水的周阴阳,吓得一口热茶喷在了村长脸上。

“操蛋的龟儿子老李,他疯了!四十天,居然瞒了四十天!”周阴阳在堂屋里急的团团转,一边转一边掐指计算:“格老子,要遭!要遭!他老李怕是要把我们全部害死!”

“我也觉得最近的村子不太平,经常有人说猪狗和鸡鸭被人偷走了。可村里人就那么几个,知根知底的,哪家偷的心里都有数。”村长见周阴阳脸色不妙,顿时更加不安了:“我查了好几个有小偷小摸习惯的娃儿,他们根本没偷过。你说那些被偷的畜禽,会不会和这件事有关?”

周阴阳脸上的急色又变了几变:“老幺,你白痴啊。村子里这么大的事,居然一直没跟我说。早说了,老子早就开始怀疑有问题了。”

他看了一眼天色,只见落日已经西斜。天边的火烧云红的像血,殷红可怖,完全是不详的预兆!

“不得行了,今晚太阳一下山。老幺,你给我集齐村里所有……”周阴阳又是掐指一算:“所有属猪、属鸡、属狗、属龙的二十岁到四十岁男子。今年马年,这些人都是阳气最旺盛的。希望能压得了那个被埋在污地的李家女娃的凶厉阴气!”

“狗子,给爹准备家伙。手脚麻利点!”

周阴阳对继子吼了一声,八岁的小家伙连忙颠颠的跑进了桃屋中,准备起老爸的祭祀工具了。

看到村长跌跌撞撞的跑去召集适合的村民,周阴阳一直站在窗口边上,用剩下的那只眼,死死看着逐渐下沉的太阳。许久也没动。他心里慌得很,右眼皮不停地跳。

左眼跳财右眼跳灾,难道,最近会发生什么可怕的大事?

你妈的混账老李,他咋个就忘了老祖宗的祖训?哪一次在飞地上埋活尸的,有好下场了?该死,整个村子的人,恐怕都要被他给害死啰!

于是太阳刚一消失在山峦之间,数百个适龄男子就在村长和周阴阳的带领下,急匆匆的朝村外那块山谷飞地赶去。

当时的我只有五岁多,飞地在村子的东边,隔着很远一个小山包。自己人小又好奇,就跟着大人身后,踩着村子的泥巴路,朝村子的禁区走去。

刚过了小山包。一切都变了。

山包背面荒草丛生,没有任何庄家,甚至没有人类的气息。山包犹如阴阳岭,在山顶将一切生机都割开了。丘陵朝人类居住地的一面尚且还有许多大树和灌木,但是别一面,就只剩下命贱的野草。

大型灌木也没有一颗。

越是往前走,草越是稀稀拉拉。没过多久,就连虫鸣和鸟叫都消失的干干净净。仿佛整个世界,只剩下我,是唯一活着在动的生物。

四周,寂静的厉害!

五岁的自己壮着胆子,又跟着他们走了不短的一段距离,终于,举着火把的村民停了下来。

“就是这里了!”老李指着一块明显用铲子翻过的土地,声音吓得发颤。

仿佛埋的地方是一条界线,一踏过这条线,明明是同样的土,却完全孕育不出生命了。阴冷的风,吹得很烈。就像是无数阴魂在惨嚎!

周阴阳一看地方,顿时松了口气:“还好,你龟儿子还算是有点脑子。没有把活尸完全埋进污土里。”

老李埋尸的地方,正是介于有草和没草的交界线上。

周阴阳吩咐村民挖坑。挖了不久,李家女儿的尸体就被挖掘了出来。她裹着一层油布,连棺材也没有,就那么扔在坑中。可想而知老李家到底有多穷,连个像样的站立,都无法给女儿举办。

老李没敢看女儿尸体,正要哭,就听到耳朵边上响起众人此起彼伏的倒吸冷气的声音。

“咋个,咋个会变这样!”周阴阳浑身一抖,面无人色,吓得险些一屁股坐在地上。

我好奇的难以忍受,偷偷跑过去,趁着大人不注意,在大人们的脚缝里往前看。只看了一眼,自己吓得险些晕倒。

只见李家女娃的尸体,不但没有腐烂,而且还跟睡着了差不多,面色红润,身上的所有汗毛和头发都变长了。很长,而且呈现诡异的褐色。她的两只双眼凸出,就像是眼窝里塞进去了两个乒乓球,恐怖得很。

最可怕的是,尸体的皮肤有无数个纵横交错的纹路。仿佛是瓷器碎而未碎时,表面呈现的裂釉纹路。只是瓷器的裂釉是一种美学,而尸体上的裂釉纹路,却是一种可怕的景象。

甚至是一种危险的预兆。

李家女娃的手指甲,几乎长到了接近一米。弯曲的指甲乱七八糟,但是并不脆弱。村民挖她出来时非常粗鲁,但是那些可怖的指甲完全没有碰断,甚至还有几根深深刺入了身下的坚硬黑土中。

可见那些怪异指甲,到底有多锋利坚硬。

一切的一切,都令我不安。我抬头,看了几眼冉冉升起的月亮。刚从山边冒出头的月,居然抽出一丝光芒,普洒在了这片山谷飞地上。地面接触到月光,顿时冒起了一层光晕,像是弥漫的淡薄雾气。

我皱了皱眉,心中的别扭感更加强烈了。

“绿毛鬼,再这样下去,她会变成绿毛鬼的!”周阴阳大惊失色的叫唤着:“快架起火把,把这个女娃的尸体烧掉!”

村民们连忙在李家闺女尸体上撒了火油,正准备焚烧尸体时。异变突生,李家闺女的尸体,乒乓般大小,凸出眼眶外的眼睛。竟然转了一转。然后身体一曲,从地上僵硬的跳了起来。

一边跳,皮肤上裂釉似的纹路,不停地往下掉落。露出了皮肤下,淡淡的血红颜色。

“尸变了!尸变了!”村民大惊,纷纷恐惧的逃跑。周阴阳咬紧牙关,想要将手里的火柴扔过去,点燃李家闺女身上的火油。但是尸变的李家闺女一跳,竟然跳出了五米远。

它手一扬,一把抓住了周阴阳的胳膊,轻轻一扭。阴阳惨叫一声,拿着打火机的胳膊竟然就这么被扯了下来。变怪物的李家闺女张开嘴,露出了长长的獠牙。

獠牙在月光下,散发着冰冷的光泽。最后深深的刺入了周阴阳的脖子深处。

周阴阳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塌陷了下去。然后那怪物,扭动可怕的眼珠子,竟然直直的朝我躲藏的方向看过来。

我浑身一抖,大惊失色。还没来得及逃,五岁的自己已经被那具变异的女尸拽住了。

自己被撞了几下,顿时失去了意识。

等醒来时,我已经被老爸带离了夜村。

是周阴阳临死前,让爸爸带走我的。他死前那一眼,就如同我比那具女尸更加的可怕。至今,我也不清楚为什么。

事后爸爸告诉我,那变异女尸刚一接触到我的身体,竟然整个人顿时化为了一滩血水,浓臭不堪。

这一走,我便再也没有回过夜村。也许是内心深藏的恐惧阻止着自己吧。我常常在想,那天变异女尸为什么杀不死我,却被我弄死了……

为什么周阴阳会怕我。

我叫夜不语,听老爸说我的出生就极为不祥,所以才有了后面那些事

第一次遇到疑似鬼的存在后,我离开了老家。 几乎没再回去,一转眼,就到了小学毕业,读初中的年纪。

老爸为了我的前途,将我送进了一所出名中学的贵族班。顺带提一下,当时我老爸早已脱离了多年前的窘贫局面,成了当地极有名气的企业家、房产家等等诸多头衔。也因为包里有了几个钱,把我老妈给甩了,娶了一个小他十多岁的、漂亮的女人。

现在想来,我的性格从极度的顽皮变得沉默冷静,就是受了那个打击吧!

说实话,那时我真的有些讨厌变得傲气十足的老爸,觉得他就是个俗气的暴发户。比起其它暴发户的不同,只不过是肚子里多了些墨水吧。所以一听满脸严肃的老爸讲到如果读了贵族学校,就必须住校这一恐怖问题时,我想也不想的欣然答应了!

他愣了愣,满脸的不高兴,想来是他本以为我会舍不得离开他。

就这样,我跨入了另外一个世界,一个全都是有钱人构成的、也是一个我生平最不齿的世界─可以说,那是一个充满流氓胚子的地狱,有钱的人们在里边努力的娇蛮任性reads;。

在这个与我格格不入的世界里,我唯一感觉就是每个人都很难相处,都有令人极度厌恶的性格。

因为我不太看得起这些人互相攀比,便总是离他们远远的,不愿合群。也因为自己过惯了简朴生活,打破了班里公认的奢华规则,那些自以为高贵的人们,便肆意的在我身上耍起了流氓性子。

那么,牢骚完毕吧。

总之,我常常被修理的很惨,直到有一个周末,老爸派他的司机到学校来接我回家。在众目睽睽下,我慢条斯理的跨上高级轿车,全班人都惊奇的张大了眼睛。

我笑了。这一次我感到了钱的震撼力。

此后,那些小流氓们将对我的满腔愤怒,转化为恭维的滔滔长江之水,绵绵不绝。

就这样相安无事的到了初三,虽然每个人都对我和颜悦色,但我还是喜欢一个人待着,并不认为那些常在我四周大唱颂歌的人值得深交。

但是,这样的生活毕竟还是平静的。直到那一天,班里的张闻对我叫道:“喂,小夜,今天晚上要不要来点刺激的?”

“你们又想干什么好事?”张闻这个搞怪大王,总是有满脑筋的鬼主意。

他凑过来神秘的说:“碟仙,你听说过没有?”

我吃了一惊:“你们想请那种玩意儿!听说如果不能把它送回去,就会发生很可怕的事。”

张闻满不在乎的摆摆手,像个派头十足的专家:“送不回去的机率太小了。而且人们不是叫它仙吗?这就说明了它也不是老要害人。”

我皱了皱眉头:“这种玄乎其玄的东西,我看还是少碰为妙。而且学校的校规里,不是明文禁止学生玩这种玩意儿吗?”

说起来,学校会将碟仙的禁止令写进校规中,还真是有些标新立异,有些令人摸不着头脑。

他笑嘻嘻地说道:“那你要怎么应付这次的数学突击考?听说只要请来了碟仙,你就可以问它任何问题。嘿嘿,不是我说你,虽然你的数学成绩比我们几个要好上一些,但离及格还是有一段距离吧。”

确实,我一直以来的数学成绩都不怎么好。不过也差不到跑去求神拜佛,何况碟仙,一听这个名词就有些毛骨悚然。

“我不会参加。”我毫不犹豫的摇头。

“真的?”

懒得再理会他的我转身就走。

但身后依然传来张闻的喊叫声:“今天晚上十二点,我、你、狗熊、鸭子和雪盈五个人在教室。一定要来哟!”

妈的!那家伙还真是个不管别人想法的怪胎。无泪之暗伤

于是那一天晚上,我终究还是去了。至于为什么会去,就连自己也搞不清楚。或许,在内心的深处,我对这些神神怪怪的东西还是很感兴趣吧!

凌晨十二点。

夜色笼罩着整个偌大的学校。

常常听人说,这所中学是在一座乱葬岗上建起的,一到晚上,那些有怨气的鬼魂们便会出来,四处游荡在校园内。

我当然不会相信这种鬼话,但看到沉潜在黑暗中,孤零零的教学楼时,还是忍不住的感到从脊背上冒出的阵阵凉意。果然,校园之所以会有许多的恐怖传说,还是和环境以及它白天与黑夜热闹程度的强烈反差有关。( 广告)

在来的路上,我遇到了班花雪盈。成绩并不是很差的她也会跑来凑热闹,我很意外。

“真的要请,请它?”雪盈怯生生的拉拉我的衣角问。

“这不是你们计划的吗?我只是临时工,什么都不知道便被你们拉来了。”我冷冰冰的答道。

“安静一点,闹到校警就完了。”鸭子嘘了一声,轻轻打开教室的门。我们五个走了进去。

我拉了一张椅子坐下,冷眼看着那四个人紧张的并拢桌子,点燃蜡烛,铺开八卦图文纸,最后拿出了一个像是祭灶王爷的油灯碟子。简陋的设备,只不过碟仙这种游戏,就因为简陋才得以盛行的吧。

“谁先来?”狗熊拿着碟子问,这家伙是班级一霸,庞大的体型足以让许多人畏惧。

五人一阵沉默。

沉默了半晌,鸭子道:“我看,这里边最,嗯,那个理性的要算小夜了。就让他和雪盈打头阵。这种美女和帅哥的组合一定可以一次成功。我这提议怎么样?”

鸭子是狗熊的小罗罗、跟班和狗腿。一个胆小怕事的家伙。

我哼了一声:“我早就说过,自己到这里来只是凑热闹,绝对不会傻的参与。而且张闻不是信誓旦旦、神气十足的说谁要跟他抢,他就跟谁过不去吗?”我看了张闻一眼:“喂,你那种壮士一去不复返的豪情都逃到哪去了?”

“谁,谁逃呀!”他结结巴巴的说:“去就去,就一条命嘛。大不了二十年后又是一条好汉。”说完还真坐到了桌子前边。

狗熊说:“那我就第二个吧。如果我们两个请不来,根据规则,就换一个人再请,直到没有人了为止。这样好不好?”他见没人有异议,便道:“就这样决定了,我们开始吧。”

坐到桌子前的张闻和狗熊还是有些紧张,毕竟碟仙的传说,带着许多的神秘感。人总是会对有神秘感的东西既好奇又畏惧。

“碟仙,碟仙,快从深夜的彼岸来到我身边。碟仙,碟仙,快从寒冷的地底起来,穿过黑暗,越过河川……”他们两人各用食指按着碟子的一端,轻轻念起咒语。

三分钟过去了,碟子纹丝不动。又过了三分钟,依然没有任何事情发生。

张闻长长的松了一口气:“换手,换手。”他轻快的跳起身,左手在鸭子的右掌上一拍。

“我可不可以不玩?”这只胆小的鸭子话还没说完,狗熊的目光已经逼视了过来。他用力的缩紧脑袋。

“好吧,好吧。玩就玩。干嘛瞪我!”他战战兢兢的坐下,把食指小心翼翼的放到碟子上,那小心的程度就如同碟子有生命,稍一用力就会咬他一口似的。

咒语声再次响起,不过这次也没有任何事发生。

“那么该雪盈了。”狗熊站起来说。

“不公平,小夜又不参加。我看我还是退出好了。这游戏怪可怕的!”雪盈叫道。平时这个班花傲气十足,似乎谁也不看在眼里,但现在却怕得尽我的背后躲。武神金身

狗熊说:“那,小夜就排最后一个好了。”

“我不玩。”我依然摇头。

“只是一场试胆游戏,何必那么认真嘛。”

“没兴趣。”我重复道。现在想来,以我那么重的好奇心,居然会一再拒绝如此有诱惑力的游戏,这还真算是一种诡异。或许冥冥之中的第六感,在当时已经预感到了某些不详的东西即将发生了。

“小夜,那你就用手碰一碰碟子,这样我们也算你玩过了。”狗熊的语气很硬,隐隐带着威胁:“你总不希望明天全校的人都知道,夜不语其实是个胆小鬼吧?”

“小夜!”雪盈哀求的望了我一眼。

唉,本人这辈子什么也不在乎,但就是不善拒绝漂亮女孩的请求,虽然对雪盈,我并没有太多好感。

“那我可只碰一下。”我叹口气,伸出了食指。

本来只想轻轻碰触一下就算了事,但令人惊讶的事,在我俩想将手指收回来时发生了……

是碟子!它动了!

那一刻,教室中的五人如同石化般望着那个移动着的碟子。

这种无声无息的移动,带着我和雪盈的手漫游在整个八卦图文纸上,似乎在寻找些什么。

我很快便清醒了过来。想抬起食指,却发现碟子与手指之间不知何时突生出一种强大的吸力,将手指牢牢粘住了。我心有不甘的拼命抵抗,好不容易才将手指拉了回来。

但雪盈却没有那么幸运,她的手指还粘在碟子上reads;。

“快将那东西放开!”我大声吼着,诡异的状况让自己内心很混乱。

“我,我放不开它!”雪盈恐惧的喊着,吓得‘哇’一声哭了出来。

“这怎么可能?”我立刻扑上去将她的手用力往后拉,并冲吓得一动也不动的另外三个继续呆滞的“男子汉”怒喝道:“还发什么呆,快来帮忙!”

这一喝,倒是把他们叫醒了,但哪想到这些自称胆大的家伙居然发出“鬼呀”的大叫撕心裂肺的尖叫,前仆后继的往外跑去,居然一眼都没有回头看被困住的雪盈。

我大叫他们没义气,气极之下,用力一拉,嘿,竟然把它给拉开了。

按理说,用那么大的力气,早已应该把碟子提离了桌子才对,但那碟子脱离了手指时,非但没有被提起来分毫,还丝毫不管世界上任何一种有关力学的定理,依旧在纸上疯狂的移动着。

雪盈和我不敢在瞧下去,忙不迭的逃掉了。

我在跑出门时,不知为何又回头向桌上望了一眼,突然惊奇的发现,碟子的移动并非漫无目的,它总是游离在三个字之间。

那三个字竟是:在,水,边!

接着身后传来了“啪嗒”一声,似乎是碟子掉在地上摔坏的声音。

在水边?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是碟仙游戏真的请来了仙人,它想传递给我们某个信息?

我们五个人都逃离了,屁事情都没有发生。没有摔断手脚,也没有掉头发。这件事似乎就这么结束了……

但当真能如此轻易的结束吗?

或许,没那么简单吧!以后的种种迹象残忍的告诉我,这,还仅仅只是那场连续悲剧的开始。

操场上夜鸟在凄厉的嘶叫着,它们恐怖的声音一声接着一声,像是催命的音符般,预示着恐怖的即将降临……

【未完待续,后续内容请点击下方链接↓】

每个学校,几乎都有着奇怪的事情流传着,而我的学校真的很可怕

也可以订阅小编的头条号,每日更新中。】

故事大全转载地址:http://toutiao.com/a6311489007654781186/

↓分享本文至社交平台↓
Share on FacebookShare on Tumblr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Digg thisEmail this to someone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Fc2me » [小故事]我叫夜不語,聽老爸說我的出生就極為不祥,所以才有瞭後面那些事

赞 (0)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