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故事]上司三天兩頭拿我出氣害我受傷進院,老公一句話逼得她下跪認錯

↓分享本文至社交平台↓
Share on FacebookShare on Tumblr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Digg thisEmail this to someone

Fc2Me(网友)怎么说:

9191919191什么小说啊9191

上司三天两头拿我出气害我受伤进院,老公一句话逼得她下跪认错

沈安年是《相恋时光》的场务,初来乍到,总被欺负。今天就被剧组的女主角推搡在地,扭伤了脚。

车子一路开到医院,同事夏织扶着沈安年一瘸一拐的走去挂号,身边不远处却传来一声爆吼,“你这女人敢不敢再笨一点?怎么总是受伤?”

沈安年的身子一僵,错愕的顺着声音的源泉看去,走过来的不是别人,正是自己的丈夫傅森屿。

他和自己是协议结婚,并没有感情在内,现在自己落魄进院,看到他过来,自己竟觉得有些丢脸。

傅森屿大步走向她,一脸阴沉,“怎么?说不出话来了?”

“我……”沈安年支支吾吾一声,还是想着剧组的事情不能被傅森屿知道,要让他知道了,肯定不给自己去工作了。但自己的梦想就是做和电影电视剧想过的工作,现在婚姻不幸福,总不能连事业都不让她发展发展吧?

不过傅森屿为什么知道她在这?

“你怎么来了?”

修长的身影大步走向沈安年,随后在她的面前停住脚步,傅森屿的眼眸募得收紧,开口说道,“又崴脚了?”

沈安年前不久崴了脚,想必还没有好利索,这次只会更加严重。

谁连他的女人都敢欺负。

“杨菁怡和沈安年拉扯期间,不小心摔倒了。”夏织说。

傅森屿托付在剧组的人如果出了差错,他们谁都担不起这个责任。

“杨菁怡?”傅森屿的嘴角扬起一抹冷笑,看来这个剧组请来杨菁怡也是费了不小的力气,难怪在电话中林毅迟迟不肯说出沈安年摔倒的原因。

然而下一刻,傅森屿忽然走上前,打横将沈安年抱了起来,“你的脚如果再受伤,就直接剁了喂狗。”

~

所有的事情办完之后,沈安年被傅森屿带到了一个病房暂时休息,随后他大步离开的房间,沈安年不知道他去哪了,只能安安心心的等。

傅森屿去了医院眼科。沈安年眼睛有夜盲症,但又不是天生的,上个星期他带她来看过医生。

他给下的期限是一周,如今一周已过,刚好今天到了医院,傅森屿就上楼去讨要结果了。

虽说沈安年患有夜盲症,在他身边的时候只要多几分心思照顾就好了,可他终究不能无时无刻的跟在她的身边。

见到傅森屿的身影,那医生吓的一身冷汗,他慌张的拿出沈安年的资料袋,随后摆了摆手,示意傅森屿坐下。

“傅三少,沈小姐的病情……”

然而医生的话只说到一半,忽然就被傅森屿打断了,“三少奶奶。”

“什么?”医生忽然间就愣了,傅森屿这句突如其来的话让他不清楚是什么意思。

“叫他三少奶奶。”关于沈安年的事情,傅森屿自然也多拿出了几分耐心。

医生猛地回过神来,“是是是,三少奶奶。”

医生慌乱的抽出一张纸巾擦了擦冷汗,“傅三少,我们还是说说三少奶奶的病情。”

“自从上次三少爷带着三少奶奶到医院以后,医院里组织了专家会诊,由眼科权威专家和心理医生研究了三少奶奶的病情。”

心理医生……

咔嚓。

听到医生的这句话,傅森屿的拳头握紧,“你是什么意思?”这句话,似乎摆明了在说沈安年有心里疾病。

那女人可健康的很。

除了眼睛,和每次都体力不支以外,傅森屿不觉得她有任何问题。

“三少爷,我,我不是说三少奶奶心理有病,只是我们经过会诊,发现三少奶奶患有夜盲症很可能是因为心病。”

“要么上次就是三少奶奶并没有说出实情,要么就是她为什么变成这样,连自己都不清楚。”

经过上次傅森屿的描述,沈安年在漆黑的夜晚会情绪激动,恐慌,那摆明了是受到惊吓的表现,而那种表现,很可能就是导致沈安年患有夜盲症的心病。

漆黑的双眸从医生的身上移开,随后傅森屿拨通了沈安年父亲的电话。

“傅总,是不是安年出什么事了?”

“她留在我的身边会出什么事情?”傅森屿冷嗤一声,声音淡漠,“我问你,沈安年是什么时候患了夜盲症的,在那之前有没有发生过什么刺激到她的事情?”

沈父微微一愣,随后回答傅森屿的话,“安年的夜盲症确实不是天生的,如果说有没有什么事情刺激到她了,我想这件事应该算。”

“不过这件事情说起来实在有些不堪……”

“说。”傅森屿的话语凉薄,他没心思听沈父卖关子,他想知道的只是关于沈安年的事情。

“那时候我和她母亲还没有离婚,是因为她的母亲贪慕虚荣,跟了一个有钱的男人。安年患上夜盲症之前,亲眼见那男人打了她的母亲,所以……”

嘟嘟嘟……

沈父的话没说完,电话忽然就被人挂断了。

如果医生说沈安年患上夜盲症和心病有关,那么他想,大概就是如此了。

“傅三少可是知道原因了?”

见傅森屿挂断电话,医生的视线落在了他的身上。

“如果找到了原因,解了她的心病,她的夜盲症是不是就能好了?”傅森屿说道。

“这件事情我暂时还不能确定,不过……”

心病!

如果是因为心病,那么事情确实有些麻烦,傅森屿并不打算为难医生,他瞪了他一眼,随后大步离开病房。

一个抛夫弃女的贱女人,被打就被打了,那么多年的事情,还至于她沈安年一直放在心里?

嘭!

房间的门被傅森屿狠狠的摔上,病房里的医生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

……

沈安年被傅森屿抱出医院,小心翼翼的放在了副驾驶的位置上。

在傅森屿给自己系上安全带的那一刻,沈安年忽然发现自己心乱如麻,心跳加速。

傅森屿一脚油门踩到底,车子开得极快,不久,沈安年的耳边忽然传来一阵车鸣声。

傅森屿的车子一路停在一家高档餐厅门外。

门外的保安过来拉开车门,沈安年立刻下了车,生怕她慢了一步,傅森屿就走过来抱着自己。

她一瘸一拐的走了几步,见到她坚定的视线,傅森屿这才走到她的身边。这次的傅森屿并没有执意为难她,只是伸出了胳膊让她扶着走。

见到是傅森屿,服务生也不多问,直接带着两人上了楼去VIP包厢,只是这次傅森屿的身边多了一个女人,一路上自然吸引了很多人的视线。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傅森屿身边的女人极少,只要她走在傅森屿的身边,众人就像看怪物一样好奇的看着她。

沈安年的面色一时间有些难看,她是妖怪吗?

吃饭的时候沈安年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电话上显示着夏织的名字,本打算站起身离开去接电话,她的胳膊确忽然被傅森屿拽住了。

“就在这接。”

傅森屿并不打算松手,究竟是多见不得人的电话,一瘸一拐的还要离开?

沈安年的视线有些闪烁,见傅森屿执意,也只能在他的面前接了电话。

夏织问她的脚伤怎么样了,沈安年笑着说,“就是崴了一下,不严重。”

面前的傅森屿面色冷淡,崴了一下不严重,但在短短几日之内,沈安年的脚崴了两下,偏偏要断了脚她才满意吗?

夏织提醒她说不用急着去工作,沈安年笑着答应,可她好不容易有机会,又得到傅森屿允许的进入了剧组,怎么能不急?

“真的?剧组有个大投资人?”沈安年愣了一下,一时间有些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话。

电话那边的夏织显然也很高兴,详细的说了一下她知道的过程之后,两人就挂断了电话。

听到投资人三个字的时候,傅森屿的眼里忽然闪过了一丝复杂的情绪。随后傅森屿接过菜单自顾自的点餐。

沈安年犹豫了一下,还是凑到傅森屿的耳边缓缓开口道,“傅森屿,我去趟洗手间。”

淡漠的视线忽的就落在了沈安年的脸上,傅森屿嗤笑一声,“你这女人还真是麻烦。”

而后的一刻,傅森屿忽然起身将她抱了起来,沈安年惊呼一声,急忙摆手,“我就是和你说一声儿,我可以自己去的!”

她并没有要让傅森屿抱着自己去的意思,“你少废话,如果再受伤,我就把你关在厕所里。”

沈安年的眼角一跳,立刻乖乖的闭了嘴。

沈安年似乎发现了,每次她受伤傅森屿都很生气,只是她不明白,受伤的人明明是她,又没有牵连到傅森屿。

“停下,我自己进去。”洗手间门外,傅森屿依旧没有要放开她的意思。

沈安年的心里一惊,瞬时不安的挣脱起来。

“啊!”

下一刻,傅森屿抱着她走进洗手间,里面的人瞬间传来一声惊呼,她们有的慌张的跑了出去,有的又花痴一般的看着傅森屿。

沈安年的头埋得低低的,简直是太丢人了。

然而比起不淡定的沈安年,傅森屿倒是一脸平静,他将沈安年抱进洗手间,随后嘭的一声将门关上。

女人叽叽喳喳的声音不停的传进沈安年的耳朵,不久之后,门外果然传来一声爆吼,“都滚出去。”

沈安年惊愕的睁大了眼睛,傅森屿这男人闯进女洗手间,还这么嚣张霸道。

一直到被傅森屿抱着回去,他们遇到了朋友夜语,她强憋着笑,“唐森屿,你这男人看人未免看得太紧了一些,小嫂子也需要个人空间啊!”

“狗屁。”傅森屿不爽的吐出二字,转而看向沈安年的时候,他却冷冷的嗤笑一声,然而这笑容里还带了几分邪气,看得沈安年毛骨悚然,“作为我傅森屿的女人,必须做到把爷当做个人空间。”

然而刚刚的那一刻,沈安年也清清楚楚的听到了夜语对傅森屿的称呼,她叫他,“唐森屿。”

沈安年跟在傅森屿的身边也有些日子了,她也知道傅森屿的母亲是姓唐的,难道傅森屿还有另外一个名字,是跟着母亲的姓?

沈安年好奇的视线落在了傅森屿的脸上,她疑惑了片刻,还是摇了摇头。

不管是什么原因,都和她没有太大的关系。

她乖乖的坐在傅森屿的身边吃饭,一顿饭之后,傅森屿一路开车回家,沈安年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她时不时的看向他,每一眼都小心翼翼。

“你有话要和我说?”傅森屿不耐烦的看了沈安年一眼,这小女人有心事。

沈安年点了点头,随后又摇了摇头,“没有了。”

“没有了?”傅森屿的视线专注的落在前方的马路上,然而听到沈安年这句话的时候,他的嘴角却扬起一抹讥讽的笑容,“那就是说之前有?”

沈安年咬了咬唇,随后她深吸一口气,虽然她很好奇,但在这之前并没有要问的意思。

可是如今,可是傅森屿一直追着她问的。

“我就是想知道,夜语为什么叫你唐森屿。”

沈安年鼓起了勇气,说出了自己心里真正想问的话。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沈安年也一直观察着傅森屿的神情,在那一刻,沈安年清楚的见傅森屿的眸光闪烁了一下。

傅森屿说道,“小时候和母亲生活在一起,所以叫唐森屿,名字是顾梦白取得。”

只是,和母亲生活在一起吗。

一时间,沈安年竟然有了一种和傅森屿同命相连的感觉。她也从小和父亲相依为命。

只是她更多的心思却放在了顾梦白的身上,顾梦白,傅森屿的干妈,夜言夜语的母亲,沈安年很小的时候就听说过顾梦白,因此她对顾梦白多少也有着些崇拜之情。

于是在刚刚工作两天的时候,沈安年再次成功的负伤了。

强制被傅森屿留在家里两天之后,沈安年这才可以下地走动,傅森屿觉得她是打不死的小强,伤痛来的快,去得也快。

第三天的时候,虽然傅森屿依旧不允许她出去工作,可是因为沈安年执意,一早就已经赶到了剧组。

林毅导演见到沈安年的时候,立刻围上去关切的问她的身体状况,沈安年只是摇头说,“我没事了,谢谢导演关心。”

“如果你身体不舒服,那就找位置坐下,反正你来剧组的目的就是学习,怎么不是学呢?”随后跟在林毅身边的副导演忽然说出了这样的话,沈安年听着就微微一愣。

她怎么忽然觉得,这次大家和她受伤之前的态度完全不一样了呢?

沈安年木讷的点了点头,而且之前看着自己视线锐利的杨菁怡也不再多说什么了,夏织急急忙忙的围到了沈安年的身边,“沈安年,知道吗?你不在的这两天,我们剧组可出了大事了。”

听着夏织的话,沈安年的视线中募得多出几分惊愕,“怎么了?”

“听说我们剧组来了一个投资人,所以今天才回来这么多人。”夏织拽着沈安年,随后小心翼翼的指了指不远处几个穿着黑色西服的男人。

一时间,沈安年竟然觉得那几个穿着黑色西服的男人有些眼熟。

对方显然也看到了沈安年,随后他冲着沈安年微微鞠躬点头,算是和沈安年打了招呼。

看着这样的一幕,不只是沈安年,就连夏织都愣住了,好一会儿夏织缓过神来,疑惑说,“沈安年,那男人不会是看上你了吧?如果你去认识认识,说不定他还会帮你成名,只是可惜了,这男人可没上次见到的那个帅气。”

沈安年自然知道夏织口中所说上次的那个男人是谁,然而也就是夏织的这一句话,沈安年忽然就想起了些什么,她终于知道那男人为什么看着眼熟了。

他是傅森屿的保镖。

只是他们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难道是因为上次自己受伤之后,傅森屿找来保护自己的?

沈安年这样想着,随后忽然就摇了摇头,不会的,这不科学。

“快,傅三少来了,林导,您要不要亲自去?”

这时候忽然有一个女人急急忙忙的跑到了林毅的身边,听着这句话,沈安年的身子募得就僵住了,看着不远处的几个保镖围像了一辆轿车,沈安年更加确定了来人是谁。

傅森屿……

这男人还真是唯恐天下不乱。

所有人都围向傅森屿的时候,只有沈安年和夏织愣在了原地,夏织慌乱的揉了揉自己的眼睛,随后不敢相信的看着沈安年说道,“沈安年,我没看错吧?”

沈安年的嘴角一抽,心中隐隐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她说道,“我也在怀疑是不是我的眼睛出问题了。”

难道他们口中所说的投资人就是傅森屿?傅森屿的公司企业涉及虽广,可沈安年并没有听到谁说傅森屿的公司涉及到娱乐圈,傅森屿是拿着钱寻开心吗?

这男人敢不敢不要这么浪费?

何况他们的这部相恋时光,沈安年并不觉得能火到让傅森屿下手。

见到沈安年发呆,身边的夏织推了推她,“沈安年,你这个小情人究竟是什么来头?”

就算是投资人,但能让林毅导演见了都要主动去迎接的也着实不多,傅森屿算是夏织见过第一个如此有排场的一个男人。

她忽然深吸一口凉气,心中暗自开始庆幸上次见到傅森屿的时候没有彻底将他给得罪了,否则她相信,面前的这个男人绝对有本事将她在娱乐圈里封杀了。

“沈安年,你可要在你男朋友的面前多给我说说好话。”

“不是男朋友,是男的朋友。”沈安年随口就说了个谎言出来,毕竟她和傅森屿的事情,彼此都不希望更多的人知道。

“管你是男朋友还是情人,只是记着给我说说好话就是了。”夏织从惊愕中回过神来,随后嘴角扬起一抹殷勤的笑意,大步走向傅森屿。

沈安年暗自擦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说好话,劝说傅森屿把她换了,和夏织结婚吗?如果傅森屿愿意的话当然可以,这样她和夏织就属于双赢了。

在夏织之前,杨菁怡已经扭着水蛇腰走到了傅森屿的面前,沈安年距离他们的位置较远,根本听不清他们在说些什么。

但尽管如此,沈安年似乎也能感觉到傅森屿身上所散发出的那抹寒冷气息,根据这些日子沈安年对傅森屿的了解,他最讨厌的就是一群女人围着他叽叽喳喳个不停。

这个男人说起来,似乎是有些洁癖。

而且还是对女人。

然而这一点对于沈安年来说真的不知道是好还是坏。

只是片刻,傅森屿的视线忽然就落在了沈安年的身上,妈的,他的心中瞬间涌起一丝愤怒,眼中的怒火也随之隐隐燃烧起来。

他为了这个女人投资剧组,然而这女人对他却完全视如不见,任凭那些不三不四的女人围着他叽叽喳喳个不停。这女人,怎么就一点正宫娘娘的样子都没有。

“沈安年,还不过来。”林毅注意到傅森屿的目光,随后立刻叫了一声沈安年的名字。

沈安年哦了一声,虽然不情愿,可还是要给林毅导演的面子。

她匆匆几步走到林毅的身边,就听身边的林毅和自己说,“沈安年,你今天什么都别管,你负责给傅三少端茶倒水。”

噗……

沈安年险些喷出一口老血。

她不敢相信的看着林毅,一时间竟然记不得刚刚是谁和自己说,“如果你身体不舒服,那就找位置坐下,反正你来剧组的目的就是学习,怎么不是学呢?”

怎么所有的一切在见到傅森屿之后就全都变了?

夏织的手中撑着一把伞,急忙走到傅森屿的身边给他打好,如今的傅森屿颇有一番古时候皇上出宫的样子。

沈安年走到傅森屿身边的时候,他不爽的瞪她一眼,随后走到化妆室里。

沈安年的视线落在傅森屿的身上打量,原来大家所说的投资人真的是他,面前的男人每晚和自己睡在一起,可是在这之前,她根本什么都不知道。

进了化妆室,傅森屿猛地抓住她的手,落在自己的裤腰带上,“解开。”

冰冷的两个字,撞的沈安年大脑发蒙,本就苍白的脸上闪过一抹羞红,耳边依旧是傅森屿的话,“脱,伺候的我舒服了,我们再来谈你工作的事情,包括让杨菁怡下跪认错。”

看着她犹豫的样子,傅森屿冷笑,“不愿意就滚。”

沈安年抿了抿唇,点头,“好,我做。”

“解开,别让我重复第三遍。”得到她的回答,傅森屿很满意,沈安年笨拙的解开他的裤带,偌大的化妆室里,只有傅森屿和沈安年两人。

她的手微微颤抖,在工作场合解男人裤带这种不要脸的事情,她沈安年都做了。

他的裤带被解开,傅森屿握着她的手,忽然按在自己身上……

上司三天两头拿我出气害我受伤进院,老公一句话逼得她下跪认错

故事大全转载地址:http://toutiao.com/a6312312159050383618/

↓分享本文至社交平台↓
Share on FacebookShare on Tumblr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Digg thisEmail this to someone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Fc2me » [小故事]上司三天兩頭拿我出氣害我受傷進院,老公一句話逼得她下跪認錯

赞 (0)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