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故事]你願意給我出多少錢

↓分享本文至社交平台↓
Share on FacebookShare on Tumblr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Digg thisEmail this to someone

Fc2Me(网友)怎么说:

你愿意给我出多少钱薄云冲进浴室,这才放声大哭,真可怕,他们会把她玩死吧。她慌张地四处看,掏出手机,怎么办?报警?当然不可能!她该怎么说——她本来是自愿送上门来卖身换钱的,真相戳穿,恐怕被抓的是她。

她又后悔又害怕,走投无路在网上联系的“李先生”,承诺她若处女之身陪一夜,给十万,果然没有这样轻松赚钱的好事!屋里起码七八个人,被他们轮一遍,不死也要残废。

四处张望,浴室奢华而宽敞,太好了,有窗户!她决定逃跑。十万块不赚了,她不想被一群色魔折磨得不Cheng人样。

谢天谢地,窗户可以打开,外面有栏杆。体育课从来勉强混及格的薄云,在逃命的时刻小宇宙爆发,她努力攀爬,一边祈祷不要触到什么安全警报,翻出去之后,她绝望了,面前没有路,只是一片密林,不知通往何处。

“小丫头片子,你敢跑?”

糟糕,她被发现了。没办法,拔足狂奔,一头钻进林子里,后面一片骂声,似乎来追她的不止一个。被抓回去会怎样?薄云不敢想,她手脚并用地拨开树林往前跑,密实的树枝抽在她胳膊上,身上,脸上,疼。顾不得许多,她简直是匍匐前进。

到底这片山林有多大啊!想起紫云山据说常有登山者失足掉入山沟,甚至听说有遇到毒蛇的,薄云惊恐交加,眼泪飚出——上帝啊!佛祖啊!保佑我今夜逢凶化吉吧!我错了,再急用钱我也不该想这种歪主意!

前面似乎有灯光,是泳池旁边蓝色的冷光,薄云看到希望,一头推开后花园的小铁门闯进去,用力拍打通往室内的玻璃门,一边慌张地回头望,那帮男人似乎追来了,她能感觉到他们紧追不舍的脚步声。

“开开门,救命啊!”

刚洗澡出来的宁致远,听见有人在敲门,皱着眉头,这个点儿他没有约人,那个小明星早就离开,女佣是早上才来。现在保安的工作越来越差劲儿了嘛,怎么会随便放人到别墅区,乱闯别人家的后花园?

他走去打开门,薄云一头闯进来,惊慌不已地拽住他的胳膊。夏日炎炎,他从这个头发蓬乱的女孩子身上闻到一股子汗味儿,嫌弃地一甩手:“你是谁?”

“求求你救救我,有坏人在追我!”

“你不知道世界上有种人叫警察吗?你不识字吗?不会打110?”

薄云哀求半天,让她先躲一躲,宁致远看她只是个小女孩,谅她也耍不出什么花招。他不想让她的鞋子踩脏地板,顺手打开最近的储物间的门,把她推进去。里面一片漆黑,薄云蹲在一堆吸尘器鞋盒之类的杂物中,抖抖索索,埋头抱住膝盖,咬唇忍住抽泣,不敢发出一丝声响。

恍惚中,她听见门铃响,男人交谈的声音,保安的对讲机里的噪音……仿佛一个世纪那么长,她重新见到光明。宁致远高大伟岸的身材伫立在她面前,无形的压迫感袭来。

她抬起头,依次看见一双肌肉紧实的小腿、浴袍的下摆、露出一线的强壮胸肌、坚毅的下巴……最后,是一双冰冷的眼睛。她从来没见过那么黑的眸子,比夜色还要深沉。她看傻了,这张俊脸仿佛磁铁一般,吸住人的视线。

宁致远看眼前这个脏兮兮的女孩子痴痴地看着自己,嘴角扬起一抹嘲讽的笑容,他早已习惯被花痴们围观。他黑眸如刀锋,上下打量她。模样没得挑剔,可是头发上还有草叶,衣服已经狼藉不堪,何况这种平民商场大甩卖时候几十一百的白T恤和洗得泛白的牛仔裤、学生样的帆布鞋……他实在看不下去这种菜市场的品味,脸色越来越冷峻。

他眼神里强烈的挑衅感和毋庸置疑的嫌弃让薄云深感自卑,呼吸一窒,忙低下头去。

他冰冷的声音在她头上响起:“你可以走了。”

她站起来,像只吓坏的小动物。满脸都是泪,衣衫不整,沾满污渍,胳膊上还有些伤口,刚才来找她的两个男人明显心中有鬼,她看起来真的需要帮助。但他不想多管闲事,他才刚送走一个麻烦的女人,不想招惹另一个。更何况,在这个扶老太太过马路都可能被讹诈100万的年头,他可不愿轻信任何人。

薄云对他不住鞠躬道谢,消失在门外。

恍恍惚惚的,她不知道自己怎么顶着保安狐疑的目光走出别墅区的大门,又是怎么顺着山道往下走的。她终于看见一个公交车站,可惜,早错过了末班车的时间。夜里的风景区一辆出租车都没有。打电话叫一辆吗?她都不知道该拨哪个电话,更何况她舍不得花几十块的打车费,尤其在一分钱掰成两半花的艰难时刻。

走到半路,间或有几辆轿车呼啸而过,雪亮的车灯照得她睁不开眼睛,她不敢伸手拦车,没人会停的。大晚上的,她这副蓬头垢面的鬼样子,谁敢载她下山?

手机突然响起来,一听这个铃声,她手忙脚乱地从背包里把手机掏出来,这是疗养院的来电。

“你好,是薄枫的家属薄云吗?”

“我是。”

“薄小姐,麻烦你明天来一趟好吗?你母亲的纸尿裤和防水垫之类的物品马上就用完了,请你再送一个月的量来。另外,她今天不肯好好吃药,把药瓶打翻了,刚好掉在水盆里,没办法,你还得重新给她买,不能断药。”

薄云听得要哭出来,忙答应下来。可是,她哪有那么多钱呢?母亲吃的那种药挺贵,一小瓶两百多,一个月的量就要上千。现在她的银行账户里只有够她每天吃碗泡面的三位数,交了疗养院的保证金和第一个月的费用之后,家中可谓一贫如洗。保险公司报销的那部分医疗费迟迟不发下来,她每天打电话去催,总是跟她说尽快尽快,她真想骂脏话。

她立在路灯下,踌躇许久,拿出口袋里的小梳子小镜子,把头发梳整齐,原路返回。

门铃坚持不懈地响,宁致远披上睡袍,打开门,无名火窜起,又是她?

“你要怎样!”

薄云想,脸不要了,救命要紧。她双手拽着双肩包的背带,一字一句地说:“请你睡我,给钱就行,我还是第一次。”

宁致远以为自己幻听,她疯了吗?

但这是真的,十分钟后,她站在客厅中间,鞋子和包都扔在门口。她把头发梳理整齐了,清汤挂面的黑色长发没有任何修饰,显得下巴愈发精致小巧。双手因为紧张而扭在一起,咬着下唇,唇瓣是娇嫩的粉红色,这个动作让宁致远不由得小腹一紧。

他看她,她低垂着头,浓密的睫毛轻轻颤抖。再仔细看,素面朝天,毫无修饰的她的似乎没那么讨厌了。年轻就是资本,娇美玲珑的曲线,充满胶原蛋白的肌肤,

宁致远坐在沙发上,一边不动声色地观察薄云,一边慢条斯理地往威士忌里加冰。真有趣,这个周五晚上真是撞邪了。

薄云站在他面前,声音发抖却滔滔不绝,翻来覆去就重复那一个要求,她卖身,他给钱。原来是个雏妓。

他翘起腿,命令道:“先去里里外外洗干净,你一身臭汗,我没有Xing趣。”

薄云洗好,裹着浴巾出来的时候,宁致远不在客厅,她环视周围,只见一个房间透出光线,她走过去,敲门。

宁致远靠在书桌上,手边搁着一杯酒,仿佛在思考什么。他抬眼看了这个女孩子一眼,连她的名字都不知道,他也不想知道。有人在餐厅买只烤鸡吃,还会问这只鸡叫什么名字从哪儿来吗?

“脱。”他的话简洁有力,不容拒绝。

浴巾滑下,她的身体月亮一般发光,胳膊上几道划伤,但瑕不掩瑜。她的皮肤是清晨初放的玫瑰花的粉红,一头微微卷曲的乌黑长发。她双手遮住害羞的地方,头低垂。

宁致远把她从头看到脚,从脚看到头。绕着她走一圈,深呼吸。真奇怪,明明她用的是他的浴液,为什么会散发出完全不同的芬芳?奇妙的化学反应,这就是少女的体香吗?像雨后的青草地。

他的手顺着她的腰往下滑,掰开她的手。

“处?”

她点头。

“成年了吗?”

她点头。

他小腹热起来,玩丰满妖娆的女明星也腻了,偶尔吃点清淡蔬果,正好换换口味。

“睡你要多少钱?”

薄云想想,之前跟那个“李先生”开价十万结果搞砸了,也许真的是她痴心妄想,有钱人不是傻子,他们不会真的为尝鲜而豪爽买单。

她决定以退为进:“你愿意给我多少?”

宁致远玩味地笑起来,她究竟是太单纯还是太老练?他拉开书桌下面抽屉,示意她看。里面一叠粉红色的大钞。

“这里面我不知道具体多少,一叠一万,你可以自己数。但是你能拿走多少,就看你今晚能让我多愉快了。”他用手指敲击桌面,眼睛直勾勾地盯住薄云。

她在发抖。害怕?害怕就不要出来卖。

由于篇幅限制,故事只能发到这里,后续内容请添加关注微信号:yanqing59 回复 403 可以直接看全部内容!喜欢本文请点赞,收藏,分享,转发。

故事大全转载地址:http://toutiao.com/a6312772339156123905/

↓分享本文至社交平台↓
Share on FacebookShare on Tumblr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Digg thisEmail this to someone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Fc2me » [小故事]你願意給我出多少錢

赞 (0)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