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故事]恐怖小說:兒子的手指

↓分享本文至社交平台↓
Share on FacebookShare on Tumblr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Digg thisEmail this to someone

Fc2Me(网友)怎么说:

哦不是儿子的手指吧老天看不下去了……报应

恐怖小说:儿子的手指佟老二本来的名字叫佟志豪,挺刚气的一个名字。可惜这个名字却几乎没什么人知道了。大家都是当面叫他佟二子,背后叫他窝囊废。

佟老二的确是够窝囊。自从他领着幼小的儿子入赘到麻寡妇家,他的脊梁骨就变软了,软的不足以为自己,为自己的儿子撑起一片天来。

每天他就像一只狗一样被麻寡妇呼来喝去,不敢有一点不痛快的情绪,甚至还总是赔着笑脸。

他这个样子就真正苦了他才刚八九岁的儿子小虎。

上学是不可能的,小虎的任务就是每天上山去放麻寡妇那几十只羊。

在山深草密的地方,羊儿总能吃得饱饱的,而虎子却仍然饿着肚子。

如果只是放羊,只是吃不饱,虎子可能都会认为自己很幸福,但是回家之后还有又多又重的活计等着他做。做的好了,他会受到后娘的白眼,做的不好了,就是一顿暴打,打的他小小的身子都不再能护住他的心,那血淋淋的伤直接就落在他的心上。

每次虎子挨打的时候,佟老二就背上粪筐垂着头默默地走出家门。他都不知道他的眼睛有没有看见儿子求救的目光,耳朵有没有听见儿子撕心裂肺的哭喊。

他不敢看不敢听,可能他唯一听见的就是麻寡妇一次次指着他的脊梁骨恶狠狠的咒骂:“你们这两个挨千刀的饿死鬼,整天就知道吃老娘的肉喝老娘的血,看着等哪天老娘气极了把你这小饿死鬼剁了熬汤喝!”

可能佟老二是在想,不管怎么样,自己爷儿两个在麻寡妇这受点气,好歹也是有个活路,要是离了她,自己要钱没钱,要地没地,拿什么养活儿子,拿什么买那一天二两烧酒。

所以,唉…能将就也就将就吧!

但终于有那么一天,将就也将就不下去了。因为虎子突然失踪了!

虎子清早像往常一样赶着羊群上了山,到了晚上,羊群自己回来了,虎子却没回来。

麻寡妇发着横波在院子里破口大骂:“你个挨千刀的小兔崽子,死也不找个时候,要是丢了老娘的羊,死了我也把你剁了熬汤!……”

夜已经黑透了,麻寡妇骂累了,躺在炕上把呼噜打的山响。睡不着的佟老二悄悄爬了起来,他还没忘了自己是个爹,他还知道该去找找自己可怜的孩子。

佟老二找了一夜,越找心越凉,越找心越怕。虎子不见了,真的不见了!佟老二的心纠紧了,他已窝囊到麻木的感知慢慢苏醒过来。他开始后悔,如果不是他窝窝囊襄的没有给儿子一点保护,儿子就不会每天挨打受累,不会总吃不饱饿得像一只瘦狗,不会总是哆嗦着入睡,再一次次惊醒…他也才突然想起来,虎子已经有多久没喊过自己一声爸了。

是啊!自己哪还配做一个爸爸,是自己让儿子小小的心失望乃至绝望了啊!

那一夜,在凄冷的夜里,佟老二的嚎哭惊醒了沉睡的旷野。

天亮了,佟老二失魂落魄的回家了。当他刚刚恢复一点的刚气被一场大哭泄去之后,麻寡妇凶蛮的脸又让他的脊梁快速地软了下去。他怕她,怕到骨子里。

很难得,麻寡妇居然并没有刁难他对虎子一夜的寻找,反而还早起熬了肉汤等着他回来。

麻寡妇终究也是一个人,还有一点点的同情心。尽管这同情心建立在虎子没有被找到的基础上。

佟老二哪里有心思吃饭?但肉汤已经熬了,他可不敢不坐在桌子前面。

麻寡妇居然还笑着亲自盛了一勺汤放进佟老二的碗里。浓浓的汤汁散发出诱人的香气。佟老二拿起筷子搅了搅汤碗,一小块白白的肉浮了上来。像一截嫩嫩的耦,但是佟老二看得分明,那是一根手指,小孩的手指!

佟老二一下子僵住了,他的身子开始颤抖,他的眼睛开始充血,终于,他发疯一样叫了起来。

……老娘把你剁了熬汤!老娘把你剁了熬汤!麻寡妇恶毒的咒骂像劈雷一样炸响在他的脑子里,他懵了,彻底的懵了。而麻寡妇傻了,被他叫的傻了。

麻寡妇傻傻地看着他叫,傻傻地看着他站起来走进厨房,傻傻地看着他拎着菜刀出来,都还没明白怎么回事。

窝囊废佟老二杀了凶蛮的麻寡妇。他给自己的小虎子起了一个小小的坟茔,埋下了他小小的手指。然后把剁碎的麻寡妇熬成一锅浓浓的汤端到坟前。

“虎子,是爸对不起你,爸让你活着受罪受委屈,死了还让那婆娘熬成汤,是爸对不起你啊!虎子,你活着的时候没吃过一顿饱饭,今天爸也把那坏婆娘熬了汤来给你吃,你吃吧,吃的饱饱的。吃了,你就再也不会饿了…”

佟老二痴痴傻傻地诉说着,忽然,一个小小的声音说:“爸,我们一起吃。”

佟老二激凛一下子。就见坟后面转出一个小小的人来,正是失踪了的虎子!

佟老二眼窝一热,哪里还去想是人是鬼,一把抱住儿子,放声大哭:“虎子,虎子!你没死?你回来看爸了啊?”

虎子瘦小的身子颤抖了一下:“爸,我丢了一只羊,我躲在山里不敢回家,二妈会打死我的。我几天没吃饭了,爸,我饿。”

虎子的眼睛看着那罐子里的肉汤,放出了让佟老二心寒的绿光。

佟老二猛然想起了什么。他一把抓住儿子的手:小虎子的手脏兮兮的,但手指一根也不少!

佟老二怪叫一声扑到新起的坟上。疯狂地用手扒土。直扒的双手鲜血泥泞。

他扒出来了,一个小小的布袋,里面装着的,就是那肉汤里捞出来的“儿子的手指”。

佟老二哆嗦着打开布袋,一截小小的耦掉了出来。

鲨鱼小舟,订阅看更多。

故事大全转载地址:http://toutiao.com/a6313303194341998849/

↓分享本文至社交平台↓
Share on FacebookShare on Tumblr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Digg thisEmail this to someone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Fc2me » [小故事]恐怖小說:兒子的手指

赞 (0)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