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故事]新傳說:黃雀在後

↓分享本文至社交平台↓
Share on FacebookShare on Tumblr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Digg thisEmail this to someone

Fc2Me(网友)怎么说: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然而,谁才是那只真正的黄雀呢?

深夜,飞扬画廊顶楼。有人正在向画廊老板推销新晋画家邵宇的作品。画廊老板明显兴致不高,只草草扫了眼画卷,冷笑道:“画得好有个屁用。这年头,名家大作才值钱。”

这时,老板手机响了,他边接电话边往外面走:“什么?罗尼画家死了!还是情杀!太好了,我全权代理他的作品,这回肯定赚翻了!”被丢下的两人面面相觑。其中一人问另一人:“画家死了才值钱?”另一人不耐烦道:“当然,死了画作就是绝唱,升值了。”

“那咱俩手上邵宇的画,嘿嘿,要是邵宇死了的话……”

两人心照不宣地笑了起来,兴高采烈地往楼下走去。

钟阳从阴影里走出来,他被股市搞得想跳楼,准备临死前再抽一根烟。感谢这根救命的烟,他听到了发家致富的捷径——钟阳当然不想杀人,相反,他要从歹徒手里救人。

如果他成功救了邵宇的命,那么身为画家的邵宇最直接的报答方式是什么?自然是送他自己的画。等到邵宇一死,自己手里的画岂不是成了金画?

事不宜迟,钟阳立刻开始寻找邵宇的下落。他假装成美术爱好者,打听到邵宇的联系方式。刚找到邵宇居住的筒子楼,旁边就冲出辆桑塔纳,直直朝一位过马路的中年男人撞去。钟阳看清男人正是邵宇,赶紧冲过去将他拽开。

司机露出脸,朝邵宇吼了一句:“走路不长眼睛啊!碰瓷死全家!”钟阳认出了司机的声音,正是那天顶楼上的人。

邵宇为了感谢钟阳的救命之恩,主动邀请他去家里坐坐。邵宇的家相当寒酸,他的工作室就是阳台搭建的违建物,里面还有幅尚未完成的画作,上面打出了轮廓,主体是个逃跑的男人,背景是车祸现场。

钟阳盯着画作龇牙咧嘴地想,如果邵宇一死,这幅画可就是正儿八经的绝唱。邵宇注意到他正盯着自己的画在看,不由得搓着手腼腆地笑道:“画得不好,见笑了。你如果喜欢,等画好了送你。”

钟阳大喜过望,嘴上却免不了要推让一番。这时门铃响了,有人登门求购画作。一位宁姓中年富商邀请邵宇去自家别墅作画。

难得有这等大生意,邵宇没有拒绝。钟阳主动请缨给他当助手。宁家的别墅在郊区,不远处就是水库,风景相当不错。

宁先生要求邵宇以此处风景为主题创作出系列作品。邵宇二话没说,支起画架挥毫不止。

钟阳百无聊赖又嫌天热,一个猛子扎入水中游泳。正当他在水里畅游时,无意间瞥到了岸上有个人正鬼鬼祟祟地接近邵宇,正是那天那个意图撞死邵宇的司机。旁边还有个人附在邵宇耳边说话,还凶狠地瞪了水库里的钟阳一眼。

钟阳心中警铃大作。他立刻往岸边奋力游去,接着飞奔上岸跑到邵宇身旁,怒气冲冲道:“你们想干什么?”这两人似乎被钟阳的举动骇住了。没等他们回答,水库里传来咆哮的水声,竟然是水库放水泄洪。要不是刚才他保护邵宇心切赶着上了岸,肯定会被这洪流冲到不知道哪儿去了。

钟阳背上全是冷汗,心中庆幸不已。那两人见他一副凶神恶煞的模样,没好气地悻悻而去。

邵宇倒是和颜悦色地劝钟阳:“那人上次差点撞到我,刚才看见了,特意过来道歉。他也不是故意的。”钟阳心想,你哪里知道人家想要的是你的命。

等到他们返回别墅,只见宁先生正跟那两人站在一起谈笑风生,钟阳的心更是提到了嗓子眼儿。宁先生对这对自称姓高的兄弟倒是一见如故,听说他们是到此处游玩,还主动邀请两人在别墅暂住一晚。

等到晚上入睡时分,钟阳轻轻敲了邵宇的房门。邵宇满头雾水地看着他,他连忙解释说自己房间的床板太硬,想到邵宇这儿将就一晚。邵宇房间里有张躺椅,是宁先生特意为他准备的,因为他习惯靠在躺椅上凝神构思画作。

邵宇看钟阳准备在躺椅上凑合一夜,摇头说:“算了,你睡我的房间,我正嫌床太软了。”

钟阳也不客气,他料想高氏兄弟也预计不到他们会临时换房间,正好可以将邵宇转移到安全地带。夜色渐渐深了,钟阳靠在床头强打起精神,等到万物阒然,房间里终于有了动静。

突然,钟阳听到一阵轻微的“嘶嘶”声,立刻跳了起来。借着窗子射进来的月色,他隐约看到门口有个绳状物,分外诡异。钟阳将手机调整到手电筒模式,哆哆嗦嗦地照过去,靠近门的地方,竟然有条蛇。

钟阳哪里还敢动弹,他小心翼翼地往窗子方向挪,眼睛眨也不眨地盯着毒蛇。他好不容易才背着手推开了窗户,赶紧往下面跳。

邵宇房间外面是花圃,前一天工人刚修剪过树枝,下面的草坪上又垒了石头做假山,他这一跳,大腿被树丫贯穿了,身体倒挂在树上时,头还撞到了假山,差点儿命丧当场。他不由得发出凄厉的惨叫。

众人被惊动了,宁先生目瞪口呆地看着他:“钟先生,你在做什么?”钟阳已顾不上在高氏兄弟面前打马虎眼,气若游丝道:“宁先生,您引狼入室,有人放蛇想害邵老师。”

邵宇大惊失色:“怎么可能?”钟阳连忙将自己的发现说了一遍。几人上去查看后脸色都不太好看,原来钟阳所说的毒蛇不过是个造型别致的门吸,用来固定门打开后的装置。宁先生面色不悦,高氏兄弟更是冷笑:“这又不是深山老林,哪里来的毒蛇。”

钟阳有苦难言,他大腿贯穿还脑震荡,伤倒是能养好,就是疼得他吃不消。而且他一住院,邵宇就孤身一人暴露在高氏兄弟的眼皮子底下了。

钟阳坚持不肯在医院休养,处理完伤口以后强烈要求跟邵宇回去。每天邵宇出门作画时就用轮椅将他推过去,他枯坐着还不敢松懈,十二分警惕邵宇周边的动静。

如此这般折腾,钟阳哪里是养伤,简直快要神经衰弱了。好在高氏兄弟也没耐心再等下去,见实在找不到机会下手,只得向宁先生辞别。

邵宇全身心地投入到创作中去,废寝忘食。钟阳比宁先生还高兴,只有画完了这些,他才有时间完成允诺给自己的画啊。这一系列山水画完成的当晚,宁先生高兴地拿出珍藏的美酒与邵宇庆祝。正当酒酣时,外面传来了汽车的声响,然后一大群人出现在门口,其中领头人怒喝:“你们是什么人?”钟阳莫明其妙:“你们又是谁?私闯民宅可是犯法的!”

可惜宁先生这位主人却一语未发,待到一阵混乱过后更是早已溜之大吉。几人七嘴八舌一番沟通下来才知道这别墅的主人根本不是所谓的宁先生,真正的主人仅仅每年秋天过来住一段时间,给了“宁先生”鸠占鹊巢的机会。

邵宇傻眼了。宁先生不辞而别,别墅主人又对他的画毫无兴趣,他只能灰溜溜地收拾行李走人。钟阳却是背上生寒,宁先生为什么好端端地要欺骗邵宇来作画?恐怕他根本就没打算买画,而是跟高氏兄弟有着同样的目的,弄死邵宇让自己手上的画作升值。

邵宇正垂头丧气时,钟阳却拍着胸口道:“邵老师,这些画我都要了。”后来钟阳又陆续买了几幅画,可惜他都要山穷水尽了,邵宇还是没有遇害的迹象。

钟阳倒是又碰到过宁先生跟高氏兄弟。三人坐在露天大排档里喝啤酒,宁先生愤愤道:“那个姓钟的实在太可恶了,把咱们的计划全都搅乱了。”

高氏兄弟也附和道:“就是,真想灭了他。”宁先生嗤之以鼻:“算了,这个不行换个目标就是,天底下又不是光姓邵的能画画。”

钟阳一听他们要放弃,恨不得冲到他们面前去央求,他们不杀邵宇的话,他的画猴年马月才能升值?他失魂落魄地回到家,讨债的已经在他家门上泼上了红油漆。恐惧之下,一个念头袭上钟阳心头:要是邵宇死了就好了。

邵宇见到钟阳还是和蔼亲切的模样,他不顾重感冒的头晕脑热,亲自为钟阳泡了茶。钟阳殷切地劝邵宇吃药,看着他入睡,然后欣欣然离去。煤气灶上,水已经翻滚。

邵宇死于煤气中毒。幸亏当天他姐夫宁先生担心他一个人病倒在家里过来探望,否则可能还会造成瓦斯爆炸事故。

钟阳心满意足地看着报纸,果不其然,专家分析说邵宇的画升值空间很大。正当他去画廊打听消息准备出手时,警察找上了门:“钟先生,我们怀疑你涉嫌谋害画家邵宇,请跟我们走一趟。”

警察局里,钟阳面色苍白地看着那幅邵宇曾经答应送给自己的画,那幅画上逃跑的男人面容已经清晰,是钟阳的脸。背景中,白衣女人倒在血泊里,死不瞑目。

三年前,钟阳交通肇事逃逸,导致受害人失血过多身亡。他侥幸没有被发现,觉得时间这么久了应该没事,一次喝醉酒后曾向人吹嘘过此事。被受害人的丈夫宁先生听闻了此事,找到一直没有放弃寻找凶手的妻弟邵宇。

“你真不该这么迫不及待地杀人灭口,邵宇已经是癌症晚期,根本没有几天命了。”警察说。

钟阳瘫软在椅子上。原来他们要谋害邵宇是幌子,黄雀在后,他一直都是那只自以为是的螳螂啊。

更多精彩故事,请关注微信公众平台:故事吧(gushiba11)

故事大全转载地址:http://toutiao.com/a6313291055106703618/

↓分享本文至社交平台↓
Share on FacebookShare on Tumblr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Digg thisEmail this to someone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Fc2me » [小故事]新傳說:黃雀在後

赞 (0)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