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故事]我是一名陰陽師,我來講述一下我十年來經歷的那些怪事

↓分享本文至社交平台↓
Share on FacebookShare on Tumblr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Digg thisEmail this to someone

Fc2Me(网友)怎么说:

什么东西啊,每次都只能看一半,骗子!扯淡,这怎么像鬼故事小说里边的桥段不可信没下文了么?尼玛,你这就太监了接着更呗钱到手了!还有啥好说的我姐也有阴阳眼。据说她家有狐仙,还有魔。还好先看了评论,要不又是没尾巴的不好

我是一名阴阳师,我来讲述一下我十年来经历的那些怪事

我叫常乐,做阴阳师整10年了。

很多人说干我们这行的就是神棍,什么算命啊、鬼啊,通通都是坑蒙拐骗糊弄人的。我承认,我确实骗过不少人,即使是现在我也经常骗人,而且手段高明,就算我骗了你,你也发现不了。

不信?

那我举个最简单的例子。

我给那些善男信女们断姻缘时常说这么一句话:“你命里姻缘不顺,桃花虽有,但多变劫,是注定的孤老命。虽终有婚姻,但对象却并非最爱。”

如何?是不是觉得大部分都中了?

这就是骗术了。

那么我做的工作都是骗人的吗?答案自然是否定的。

说说我现在的情况吧,我在一座北方省会城市的中央商务区有自己的公司,虽然公司不大,员工也不多,但这里面的费用可不是单靠坑蒙拐骗就能负担得起的。要混这行,没有一点真才实学肯定是行不通的。

那什么是真的?什么又是假的呢?

这些我不便透露太多,毕竟不能因一时口舌之快,就断了自己和同行的财路。不过,我会把一些古怪经历跟各位分享一下,如果今后各位不巧也遇到了类似的情况,也能知道如何自保,免得吓到自己。

我人生中的第一次古怪遭遇发生在7岁时,这也直接关系到了我的入行。

做阴阳师有一个先决条件,那就是阴阳眼。

我家祖辈都是做阴阳师的,按家里的规矩,阴阳道术传男不传女,传内不传外。我爸是家里老小,上面4个姐姐,我爷本打算让我爸接班,可是我爸不争气,不但没阴阳眼,用了道家开眼咒都看不见鬼,最后只能作罢。

听我家里人说,我出生之后总是不停地回头看,而且天天笑哈哈地伸手往身后抓。

按我爷的说法,我背后鬼门大开,我是身处阳界,回头便看到阴间,是追魂阴阳眼,注定了一辈抓鬼,不做阴阳师都天理难容。不过也正因为鬼门就在背后,所以我必定要经历一场生死劫。

7岁那年,有天晚上我跟邻居家小孩在镇外一直玩到天黑,等我们开始往回走时,我突然听见身后有人喊我的名字。那声音时断时续、飘飘悠悠的,怎么听怎么不对劲,最重要的是,同行的人没有一个听得到的。

从我懂事时候起我爷就一直跟我说,如果听到有人在背后喊我名字,我一定不要立刻回头,要先等一下,看看周围人的反应,确定大家都听到了才回头。

这话我始终记得,所以我根本没去理那声音。可就在我闷头往前走时,我的右肩膀突然被使劲抓了一下,我疼得一哎呦,本能地转头看了一眼肩膀,结果这一转头,我的余光扫到了身后,在我后面竟然跟着百十来个衣衫破烂的怪人!

我有心想跑,可是身体顿时就不听使唤了,我迷迷糊糊地转过身,然后跟着这些怪人一直走,方向正西,那是鬼门关的方向。

眼看着我周围变得一团黑了,突然一头白老虎跳到我面前,然后一爪子按在我的肚子。我感觉好像有一座山压住了我,接着我便昏了过去,等我再醒过来已经是两天之后了。

后来我爷告诉我说,我是遇到了夜走鬼,也就是百鬼夜行,因为我身后鬼门常开,所以夜走鬼直接奔着我身后的鬼门去了,而且还叫上我一起。正因为我回了头,半只脚还踏进了鬼门关,所以鬼门从此就移到我面前了,我不需要回头便能直接看见鬼。

为了帮我渡劫,我爷让白虎式鬼附了我的身,也算是把白虎传给了我。

关于白虎,我家祖书上有记载,明代时一头白色恶虎伤人,其被杀后化鬼再行凶,我家先祖将白虎收服,并养作式鬼。

我是土命,白虎五行属金,按五行相生之说这本是好搭配,但物大成精,巨虎化鬼灵性太强,会不断汲取我的命土,损我的阳寿。

于是我爷在我眉心种了一个转命眉心煞,这转命凶煞逆转了我的五行,却恰好让白虎过剩的金气反旺我的命,算是以毒攻毒的妙招。只是我随时需要注意一下外部的风水五行,以防扰乱了我和白虎的五行平衡。

从那之后,我开始跟着我爷学阴阳道术、风水八卦。我15岁学成,三年后我爷驾鹤西去,我正式出徒做了常家第27代阴阳师,并接过了“乐易风水堂”的招牌。23岁时,我把乐易堂搬到了省城,并在中央商务区扎根做到现在。

前话表完,接下来便是正题了,首先我要给各位分享的是一段跟头发有关的诡异经历。

那天是周一,我8点多一点就骑着单车去了乐易堂。十五分钟后,一个全身休闲打扮的男人来到了我的公司,他叫陈时康,是我今天要约见的客户。

陈时康今年30多岁,自己开了一家经贸公司,年收入几百万。虽然跟京城的达官贵人子弟不能比,但在我住的这地方,以他这种岁数能有现在这样的成绩,那就绝对算得上是成功人士了。

昨天我跟他在网上聊过,他说他最近遇到怪事了,每天早晨起来他都发现枕边有好多女人的长头发,可是他近一个月都没有带任何女人回过家。

这事很怪,而我专治各种古怪。

我将陈时康让到了办公室,然后便聊起了具体的情况。

“昨天您说了,让我回想一下最近有没有发生过什么特别的事。我想了下,在两个月之前我跟我一个……跟我一个女朋友分手了。”陈时康言辞闪烁,很明显是在跟我隐瞒什么。

“陈总,既然你到我这儿来了就证明你是信到我了。做我这行的其实跟律师一样,客户的秘密我绝对不会外泄,所以你不用对我遮掩什么,有话就直说,这样对你、对我都有帮助。”我说。

陈时康尴尬地笑了下,然后改口说:“其实那也不是我女朋友,就是一个模特,跟了我两年。然后上个月我认识了一个挺不错的姑娘,所以就想跟那个模特断了,结果她觉得她已经是我女朋友,总是纠缠着我不放,然后我就……我就……”

我向陈时康做了个请继续的手势,鼓励了一下他。

“哎,我当时也是一时冲动,我抓着她的头发打了她几巴掌,还骂她就是个鸡,反正当时闹得挺不愉快的。然后就是最近几天的怪事了,我每天早晨起来都发现我枕头旁边有长头发,但最近我生意忙,从来也没带女人回过家,我头发也不可能有那么长的!”

“有没有可能是你那个模特朋友在跟你玩恶作剧?”我问。

“我确实带她来过我家好几次,不过我给她在外面租了房子,我们平时都在那见面的,而且她也没我家钥匙。昨天晚上我还特意去找过物业,他们查过监控,确定她绝对没有到过我住的社区,所以我就怀疑……我怀疑是不是有鬼每天晚上睡在我旁边!”

“这个倒也不是没有可能!”我很认真地点着头。

陈时康被吓得顿时睁圆了眼睛,然后紧张地询问我:“那应该怎么破?常大师!”

“大师这名号我可不敢当,话说回来,你遇到的这种情况嘛……”我故意卖着关子、拉着长音。这一招绝对屡试不爽,如果我言语轻佻他们就会觉得自己遇到的不是什么麻烦事,但我如果语气凝重、表情严肃,他们就会觉得问题大条了,之后我也更好要价。

果然,陈时康上套了,他紧张地连续眨巴着眼睛,然后用力抿着嘴唇盯着我。

我皱着眉沉默了片刻,然后才继续说:“我可以替你请几张白虎符和纯阳真君符,这两套符可保你不被鬼近身。不过神符是治标不治本,如果想找出‘病根’,那最稳妥的方法还是我亲自去你家走一趟。”

“如果大师愿意去的话那自然是再好不过了,酬劳方面我知道规矩的,预付一万,现金我都带来了。”说着,陈时康伸手从上衣口袋里抽出一沓百元钞放在桌上,并轻轻推到我面前。

我微眯起眼睛对他轻轻点了点头,然后强调说:“我捉鬼并不为财,但阴阳师也是人,是人就要吃饭养家的,如果我不收钱,那其他的同行也都没办法收钱,久而久之做我们这行的人就会越来越少,最后的结果就是鬼怪横行。所以这钱我就收了,你的事就包在我身上。”

一边说着道貌岸然的台词,我一边将钱接过来放到了我办公桌下的保险箱里。

“那咱们约个时间吧,你看哪天晚上你比较方便?驱鬼这种事最有效的时段就是晚上。”我解释说。

“今天晚上就行!您说个时间,到时候我安排车来接您!”陈时康非常痛快地说。

“这倒不用,你把地址留给我,晚上8点我去找你。”

“好的好的,这没问题。”说着,陈时康拿出纸笔来给我写了下他家的详细住址,还特意留了他的私人手机号码给我。

随后我们又简单聊了几句,在他临走的时候我免费送了几个铜符给他,叮嘱他挂在办公室的门窗上。

陈时康接了铜符后连连向我鞠躬道谢,就像受了多大的恩惠一样。当然,有些事情我不可能告诉他,比如铜符到了不懂道术的人手上,那就跟几块废铜烂铁没有任何区别了。

(关注威信公众号yuedusq,回复5,获取后续更多精彩内容!订阅头条号,每日更新更多精彩内容,快来关注吧!)

故事大全转载地址:http://toutiao.com/a6313732696075436290/

↓分享本文至社交平台↓
Share on FacebookShare on Tumblr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Digg thisEmail this to someone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Fc2me » [小故事]我是一名陰陽師,我來講述一下我十年來經歷的那些怪事

赞 (0)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