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故事]村裡有口枯井,對著水井喊三聲,水就流出來瞭

↓分享本文至社交平台↓
Share on FacebookShare on Tumblr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Digg thisEmail this to someone

Fc2Me(网友)怎么说:

这个还真有,在广西省都安县就有一个,不信你们可以去喊直接看评论的我看我多少他妈滴这上是新闻不是小说高人为什么不给那里勘探一下解决那里的吃水问题?村干部一片苦心啊我竟然看完了故事源于生活……!应该献给所有的大队支书哈哈!愚昧无知的人才能被骗!额(⊙o⊙)…

村里有口枯井,对着水井喊三声,水就流出来了

喊 水 井

文/哥子

吴一鸣上大学时学的是地质专业,毕业后他被分配到市地质队工作。六年前,地质队因为效益不好搞人员下岗分流,吴一鸣光荣下岗了。恰在这个时候,吴一鸣的小舅子官运亨通当上了交通局办公室副主任,专门负责办公用品的统一采购。有了这层关系,吴一鸣跟老婆商量后开了一家文化用品商店。因为有小舅子的关照,吴一鸣的文化用品商店刚开张便财源滚滚,吴一鸣从此发财了。

发财后的吴一鸣依然对地质学很是痴迷,他经常在网上和报纸上看一些地质类的论文和新闻。这天,吴一鸣从网上看到一条新闻,说是在甘肃省一个叫喊水村的小村子里发现了一口很奇怪的水井,那水井平时都是干枯的,但只要有人冲着水井连喊三声“水来”,地下水便会顺着水井的石缝流出来,瞬间将水井灌满。当地人管这口井叫做“喊水井”。

看完这条新闻,吴一鸣感到很奇怪,听到人的喊声水就会自动从石缝间流出来,这究竟是什么原理呢?如果喊“火来”难道井中还会喷出烈火岩浆么?想了好几天,吴一鸣还是想不明白其中的奥妙,他决定亲自前往喊水村去一趟。吴一鸣于是告别了老婆孩子,一个人上路了。

经过几天的火车、汽车、三马车的颠簸,吴一鸣一路上边走边打问,终于来到了那个叫喊水村的小村子。从地理位置上来讲,这个村子属于中国最干旱的地区,一路上黄沙扑面,很少能看到绿色的植物,连当地人的脸都是黄土色。

喊水村的村支书是个五十岁左右的西北汉子。村支书为人豪爽,他听说村里来了远方的客人,忙跑过来紧紧地握住了吴一鸣的手。村支书自我介绍说他叫刘望水。刘支书得知吴一鸣的来意后,拉着吴一鸣的手说:“那‘喊水井’只有在每个月的初一和十五才能喊出水来。你来的正是时候,后天就是十五了。你就先到我家住下吧,尝尝咱西北地区的农家菜。”

晚饭很是丰盛,有炖土鸡、炒猪肉、炸土豆,酒则是当地的特产的甘薯酒,酒精度数不是太高,喝到嘴里甜滋滋的。刘支书边向吴一鸣劝酒,边不停地说:“村里条件不好,让领导受委屈了。”

吴一鸣忍不住苦笑,自己算是哪门子领导啊!刘支书又凑到吴一鸣耳边说:“听说大城市的领导和有钱人爱吃稀罕玩意,我特意让人给你准备了一盘特色菜。”刘支书话音刚落,刘支书的老婆便皱着眉头端上来一盘粉红色的肉球,那些肉球在盘子中不停的蠕动。

刘支书陪着笑脸说:“我听乡里的领导说,城里人管这道菜叫‘三吱’。吴领导,你先尝尝。”吴一鸣凑上前仔细一看,忍不住恶心起来,盘子里装着的竟然是一窝刚刚出生的小老鼠。吴一鸣也听说过“三吱”这道菜,据说用筷子一夹小老鼠就会吱叫一声,放作料里面一涮小老鼠又吱叫一声,放进嘴里一咬小老鼠最后再吱叫一声,故起名为“三吱”。

从这道菜上足以看出来,刘支书为了招待好吴一鸣是煞费苦心啊。吴一鸣就不明白了,自己和刘支书非亲非故,自己又不是什么领导干部,刘支书为什么要如此地讨好自己呢?莫非这里面会有什么阴谋?

想到这里,吴一鸣不敢多喝酒了,他推说自己酒量不行,装醉趴倒在桌子上。刘支书喊来两个汉子将吴一鸣抬到炕上,他给吴一鸣盖上被子后,轻手轻脚地关门出去了。这一夜,吴一鸣都不敢入睡,生怕有什么意外的事情发生。好在一夜无事。直到第二天太阳高高地升起来,刘支书才拍着吴一鸣睡觉的房门喊他起床吃饭。

饭后,吴一鸣从兜里掏出五百块钱塞到刘支书的手中,说是这几天的伙食和住宿费。刘支书看着手中的钱嘿嘿一笑说:“不好意思,让领导破费了。既然吴领导是个痛快人,我也就实不相瞒。想要从喊水井里喊出水来是要举行喊水仪式的,只有这样水神才能显灵。

仪式上要请大巫师做法,还要请很多的村民配合大巫师的工作,这一切活动的费用可是不小呢!”刘支书边说边偷偷地观察吴一鸣的面部表情变化。吴一鸣沉思了一下说:“你能不能现在带我去看看那口井?”刘支书爽快地答应了。

“喊水井”就在距离村子几百米的地方。“喊水井”周围寸草不生,吴一鸣根据这一现象可以断定,这口井的下面根本没有水源。吴一鸣苦笑了一下,他知道自己被“忽悠“了。先是被网络“忽悠”,随后又被这个刘支书继续“忽悠”。吴一鸣叹了口气说:“我今天就准备回去了。

看到了‘喊水井’,我也算了断了一桩心愿。”刘支书听说吴一鸣要走,马上就急了,他忙说:“你还没有看到水从井中冒出来呢,怎么能走呢?”吴一鸣盯着刘支书的眼睛问:“你敢发誓,这口井中真的能喊出水来?”刘支书马上拍着胸脯斩钉截铁地说:“如果这口井里喊不出水来,马上让雷劈死我,我全家老少都不得好死。”

话都说到这种地步,吴一鸣也就不好再说什么,他问:“举行一次喊水仪式需要多少钱?”刘支书试探性地看着吴一鸣说:“三万。当然,价钱上还可以再商量。”吴一鸣不再说话,抬腿往村子里走去,刘支书紧紧地跟随在吴一鸣的身后。

回到村子后,吴一鸣掏出手机,通过“114”查出了喊水村所在的乡政府电话。吴一鸣想,如果“喊水井”里真的能喊出水来,这样的奇闻怪事乡政府肯定会知道的。

吴一鸣拨通了乡政府的电话。电话里吴一鸣直接问道:“是乡政府么?我想了解一下喊水村里那口‘喊水井’的情况。”听声音接电话的是个年轻人,那人犹豫了一下问吴一鸣是干什么的?吴一鸣实话实说,说自己是个游客,因为对“喊水井”很感兴趣,所以特意远道赶来。

年轻人让吴一鸣稍等一下,说是要向领导汇报。十几分钟后,一个说话带着官腔的人接过电话,那人在电话里对吴一鸣说:“‘喊水井’确有其事,只不过是因为举行‘喊水仪式’费用太高,已经有段日子没有从井中喊出过水来。”挂断电话后吴一鸣茫然了,连乡政府的领导都说这口井中能喊出水来,莫非世上真有这样的怪事?

吴一鸣找到刘支书,说:“我现在身上就有三千多块钱,我先给你三千元做定金,如果明天真的能从那口水井里喊出水来,我马上到县城的银行里提钱给你。”刘支书倒也痛快,说:“就按你说的办!”

第二天.天刚刚亮,吴一鸣便被一阵敲锣打鼓和唱歌呐喊的声音惊醒。吴一鸣忙起身穿好衣服,走出房门,顺着声音来到村口。吴一鸣惊讶地看到刘支书头上插着羽毛,腰间围着草裙,手持木剑,脸上涂抹着红黑相间的颜料,站在人群中。

一群男村民手里拿着牛皮水囊正围在刘支书身旁狂舞个不停。原来,刘支书所说的那个能唤来水神的大巫师就是他自己。吴一鸣冷眼看着这群村民们装神弄鬼,他倒要看看这个既是村支书又是大巫师的刘支书有什么样的法力,能从根本没有水源的枯井里喊出水来。

刘支书看见吴一鸣后,跳着来到吴一鸣身边。刘支书口中念念有词:“贵人来,福星来,喊水井中水出来……”刘支书拉着吴一鸣的手,在众人的簇拥下来到“喊水井”旁。“喊水井”前面已经用粗树干搭起了一个一米多高的“神台”。刘支书登上“神台”,像是精神病人般狂舞、乱唱。

大约过了有半个来小时,满头大汗的刘支书似乎从某种境界中清醒过来。刘支书走下“神台”,他拉着吴一鸣的手来到“喊水井”旁。刘支书说:“水神我已经请来了。一会儿三声锣响后,你就对着井口大喊三声‘水来’,清凉甘甜的井水就会自动冒出来。”

事已至此,吴一鸣已经没有任何的退路。吴一鸣站在水井旁,他听到三声锣响后,冲着井中放声大喊:“水来!水来!水来!”喊过后,吴一鸣的眼睛都不敢眨一下,他死死地盯着水井的石壁和井底。几分钟后,奇迹真的出现了。先是细小的水流顺着石壁上的缝隙慢慢涌出,接下来水流越来越大,终于水流像喷泉般喷射出来。

周围那些手持牛皮水囊的男人们马上拥到水井旁,用细麻绳将水囊系入水井中,争先恐后地抢夺水井里的井水。吴一鸣彻底傻眼了,他不敢相信眼前发生的一切,呆呆地站在那里。刘支书笑着走近吴一鸣,他递给吴一鸣一个牛皮水囊,说:“吴领导要不要也打上一囊神水,这神水能去百病呢!”

一个村民将刚刚从“喊水井”中打出来的神水递给吴一鸣。吴一鸣接过水囊喝了一口,水很凉,却一点都不甜,甚至还微微带着些苦头。吴一鸣知道,这是典型的西北地区地下水的特点。吴一鸣不再说话,转过头往村里走。刘支书忙跟着走过来,低声对吴一鸣说:“吴领导,剩下的钱你是不是该给我们了?去县城的汽车我都从乡里借来了。”吴一鸣咬了咬牙说:“行。咱们这就去取钱。”

坐着乡政府派来的吉普车,刘支书带着两名壮汉陪同吴一鸣一同来到县城。吴一鸣面无表情地从银行取出两万七千块钱递到刘支书的手中。看着那大把的钞票,刘支书的脸上露出兴奋的笑容。

刘支书坐着乡政府的吉普车一直把吴一鸣送到长途汽车站。吴一鸣临上车前,刘支书从那两万七千块钱里数出两千元塞进吴一鸣的手中。刘支书憨厚地笑着说:“感谢吴领导对我们贫困村的赞助,我们全村人都不会忘记吴领导的大恩。这两千块钱就算是给你的路费吧。”随后,刘支书又说:“希望吴领导回去后,能帮着我们村做一下宣传。看看还有哪位领导对“喊水井’感兴趣,只要是你吴领导带来的,每带来一个贵客,我给吴领导一万块钱的回扣。”

吴一鸣接过本来就属于自己的两千块钱,跟刘支书握了一下手,登上了长途汽车。汽车开出去很远了,吴一鸣回过头,看见刘支书他们还站在那里冲着汽车远去的方向不停地招手。

回到家里后,吴一鸣开始大量地查阅各种资料,希望能够从中找出“喊水井”的秘密来。令吴一鸣意想不到的是,他竟然真的找到了一些有关“喊水井”的资料。据资料记载:在广西省兴安县白石乡有一口奇特的“喊水井”。这口井每当有人在井口喊话时,井水便会发出响声上涨,若无喊声,井水响声便会消逝。

另外,在湖南新宁县和台湾等地也有过“喊水岩”和“喊水泉”的记载。但是,这“喊水井”究竟是什么原理形成的,资料上却都解释的很模糊。有的资料解释说是因为声音产生共振造成的,有的资料解释说是特殊的地质结构造成的,还有的资料干脆用神话传说来解释这种奇特的自然现象。

这天,吴一鸣正在家里苦苦研究“喊水井”的形成原因,司东华推门走进来。司东华是吴一鸣的大学同学,也是一个地质迷。前两年,司东华通过关系承包了单位的勘探队,两年来他通过给那些煤矿的老板们搞煤炭勘探不知道赚了多少钱。

连司东华自己都说,他连自己的孙子的孙子的孙子的享用钱都赚出来了。果然,当吴一鸣把“喊水井”的事情跟司东华一说,司东华立马瞪着眼睛喊道:“不就是三万块钱么!我这就安排车,咱们明天就动身。我就不信这个斜劲,一个破村支书还能把龙王爷给整出来!”

第二天,吴一鸣刚吃过早饭,司东华便打来电话。司东华说:“赶快下楼,我在你家楼下呢。”吴一鸣简单收拾了下行李,匆匆跑下楼,上了司东华的悍马越野车。

悍马越野车果然是名不虚传,仅用了不到两天的时间,吴一鸣和司东华已经站在了喊水村的村头。刘支书听说这次吴一鸣领来了一位大老板,高兴得嘴巴像是摔裂口的大西瓜。司东华冷笑着对吴一鸣说:“看那土皇帝的高兴样。他的嘴如果咧得再大一点,嘴肯定能把他自己的脑袋切成两半。”吴一鸣笑了笑没有说话,他早已经领教过这位土皇帝的狡诈。

饭还是老样子,鸡肉、猪肉、土豆一样都没有少。刘支书悄悄地问吴一鸣还要不要再来一盘“三吱”,吴一鸣狠狠地给了他一个白眼,刘支书很知趣地冲厨房里的老婆吆喝道:“上酒,要上最好的甘薯酒!”

喝酒,睡觉,第二天早晨装神弄鬼的“喊水仪式”,一切都跟吴一鸣上次来的时候一模一样,只不过是这一次的主角换成了司东华。

司东华和他的司机被刘支书一帮人领着前往“喊水井”,吴一鸣却悄悄地跑到距离“喊水井”几百米的地方仔细查看地形。这一次,吴一鸣是铁了心要找出“喊水井”形成的原因来。

突然,在一个坡地里的低洼处吴一鸣发现有一群女人围在那里,女人们的手里握着几根长长的,杠杆一样的棍子。吴一鸣再靠近些仔细一看,女人们围着的竟然是几口压力水井。这种压力水井,只要不停地压动井口处的杠杆,地下水就会被抽到地面上来。

就在这时,“喊水井”旁传来三声锣响,女人们马上像是被上了发条的座钟,拼命地压动井口的杠杆。奇怪的是,井口处并没有因为女人们压动杠杆而流出水来。吴一鸣猛地恍然大悟,什么他妈的“喊水井”!肯定是有水管埋在地下,水管连接着这几口压力水井和那口所谓的“喊水井”。

当女人们听到锣声后,就会不停地压水,压力水井里的抽出来的水就会通过埋在地下的管子流到“喊水井”里去。吴一鸣忍不住小声骂道:“狗日的刘大巫师,真他娘的会骗钱!”

就在这时,有个女人发现了吴一鸣。女人们相互交流了一下眼神,有几个女人从压力水井旁离开了,她们悄悄地绕到吴一鸣的身后。等吴一鸣发现那几个女人时已经晚了。几个女人中竟然有刘支书的老婆,那个五十来岁的老女人突然撕扯开自己的衣襟,冲到吴一鸣面前。

老女人一把抓过吴一鸣的手,将他的手放在自己裸 露的、干蔫的乳 房上,用力地揉搓了几把。就在吴一鸣被眼前突然发生的事情搞得不知所措时,几个女人一拥而上把吴一鸣摔倒在地上。女人们嘴里不干不净地骂道:“你个不要脸的狗东西……连我们刘书记的老婆你都不放过……让你耍流氓,把你送派出所里去……”

吴一鸣挣扎着想要呼救,早有准备的女人们脱下脚上的臭袜子塞进吴一鸣的嘴里……片刻后,有几个壮汉子被女人们招呼过来。汉子们二话不说,上前用绳子把吴一鸣捆绑了个结结实实。

吴一鸣被关进了一间小黑屋子里。门缝里透进来的光线白了又黑,黑了又白,吴一鸣就在这间小黑屋子里被关了整整一天一夜,水米未进。

第三天的早晨小黑屋的门终于被打开,刘支书面无表情地走进来对吴一鸣说:“我对司领导说你家里有事先回去了。现在司领导已经走了,钱也付给我们了。我这就给你松绑,带你去吃一顿真正的农家饭。”刘支书掏出吴一鸣嘴里的臭袜子,又给他解开绳子。

吴一鸣心里明白,只要刘支书不开口,他在这喊水村里已经是插翅难飞。吴一鸣跟在刘支书身后,走进一家农户的院子里。那家人正围在桌子前吃饭,他们见刘支书来了,慌忙起身招呼。刘支书也不客气,一屁股坐在饭桌旁,他招呼吴一鸣也坐下。

刘支书说:“吴领导,被绑了一天一夜饿坏了吧。吃吧,这才是地道的农家饭。”说罢,刘支书从饭桌上拿起一个黄乎乎的玉米饼子,大口吞咽起来。吴一鸣看了一眼饭桌上的饭菜,一小箩筐黄乎乎的玉米饼子,几大碗红乎乎的粥饭,饭桌中间是一盘炒土豆和一碗黑乎乎的咸菜条子。

刘支书自言自语地说:“高粱饭、玉米饼、老咸菜,养人啊!不怕吴领导笑话,两年前村里人连这饭都吃不饱呢。”吴一鸣也的确是饿了,顾不得嘴里的臭袜子味,端起碗来猛喝了几口高粱饭。

刘支书招呼那家主人也坐下来一起吃。刘支书边吃边跟吴一鸣唠叨着说话,他说村里每户人家都有一个大水窖,因为即便那几口压力水井也只有在雨季的时候才能压出水来。村民们会把水储存在水窖里,到了干旱的季节,那水窖里的水就成了村民们活命的救命水。

老辈子的人想水都想疯了,很多年以前这一带就有了“喊水井”的传说,说是只要冲着水井喊三声“水来”,水就会自动从地下冒出来。刘支书使劲咽了一口玉米饼子又说,前两年乡里让开发旅游资源、搞招商引资,我们这破村子饭都吃不饱,招个屁商吧。我一生气,就把有关“喊水井”的传说当作旅游资源报到乡里去了。没想到,乡里竟然又把“喊水井”的事情报到了县里。

县领导听说有这样的怪事就要来我们村参观,我只好把事情的经过原原本本地跟乡里的书记说了。书记听罢把我大骂了一顿,说我给乡里摸了黑要处分我。最后,还是书记的秘书想出这个从压力水井压水到“喊水井”的办法,骗过了县里的领导。此后,就经常会有一些外地人慕名来我们村参观“喊水井”。我们也趁机昧着良心,装神弄鬼地靠这个荒唐的骗局走上了致富的道路。

听完刘支书的一番话,吴一鸣心里苦苦地难受,不知道是个什么滋味。吴一鸣起身想到门外走走,打开屋门那一刻他顿时惊呆了,院子里黑压压地跪着一片村民。吴一鸣不知道大家这是要干什么?刘支书从后面走过来轻声对吴一鸣说:“喊水村的全体村民在求你呢!别把‘喊水井’的真相说出去,我们全村的男女老少以后还能不能吃上饱饭就全拜托你了!”说罢,刘支书颤颤悠悠地弯身跪在吴一鸣的面前……

尾声

吴一鸣坐车回到家后不久,就接到司东华的电话。司东华在电话里骂道:“你他妈怎么自己先跑回来了?”吴一鸣说:“嗯!”司东华说:“那口‘喊水井’还真神了,回头我得组织几个专家再去研究研究。”吴一鸣说:“嗯!”

……

司东华说:“你怎么不会说人话了,老‘嗯’个啥?”吴一鸣说了一声:“嗯!”然后,挂掉了电话。

————————————–

图片来自网络,图文无关

更多内容请在注微信公众号:xuanxiaolei94

故事大全转载地址:http://toutiao.com/a6313670853176099074/

↓分享本文至社交平台↓
Share on FacebookShare on Tumblr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Digg thisEmail this to someone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Fc2me » [小故事]村裡有口枯井,對著水井喊三聲,水就流出來瞭

赞 (0)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