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公想上我妈怎么办呀 女婿对我毛手毛脚的 和女婿在厨房图片

↓分享本文至社交平台↓
Share on FacebookShare on Tumblr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Digg thisEmail this to someone

图片来源于网络,与文字内容无关

老公想上我妈怎么办呀 女婿对我毛手毛脚的 和女婿在厨房图片

永远无法忘记那一刻就像刚刚发生一样,我进入她的那一刻她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兴奋,而是拼命挣扎着说不要,我不认为我对她有什么不好,可是她的行为却让我感觉她已经变了心,只是到最后我发现真相的时候一切都已经太晚了……

我不想待在这,这里的每一丝空气都让我不安,每一句歌声都好像在我耳中爆鸣。再流行的歌曲总有被淡忘的时候,可思念某个人却会把一些淡忘的事显现得格外清晰,《左边》就是一面镜子,听着听着,痛人心扉。

我出来时天一直在下雨,身后包厢里传出的声响时强时弱,《左边》仍不时在心里起伏。看着雨滴,我直接走了出去,一个人缓缓往东门走来。往来的长途汽车呼啸而过,明亮的灯光照着白茫茫的雨珠,刺得人眼睛细眯着,只有几对撑伞的情侣和我不约而同到达东门。

我没直接回寝室,一个人没有目的地瞎走,独自享受这难得的夜雨。我只是想麻痹自己,希望用一身的雨换回一点点安慰。

三年了,我本以为我可以忘了,但真的忘不了。我对着山坡声嘶力竭的大喊,孤魂野鬼哭嚎于孤山野林,宁静的四野惊悚杀戮。雨水模糊了我的双眼,流到嘴角有点咸。不知不觉竟荡回到寝室。

“雨墨,你怎么全身湿透了?又忘了带伞?”室友不知情地问我。

我叫雨墨,三年前在读高三,那一年我十八岁。我喜欢听《左边》这首歌,既不是因为它有多流行,也不是因为我喜欢追星,而是因为她。她说过,她很喜欢《左边》这首歌。

] 十八岁的每一个早晨都很明媚,十八岁的每个生命都有首歌,十八岁的每个眼睛里都有个女孩。十八岁的天空天天天蓝。

又是个美好的早晨,我看着明亮的窗几,听到轻盈的步伐,嘴角微微一扬。她边唱着歌边挥挥手向我打招呼,笑盈盈的。熟悉的身影如期地走进我的眼睛。她坐到我旁边,然后我们开始自习,一起读书,一起唱歌。她起一个调,我跟着她一起唱。我们相视,会心一笑。

我跟她是三年的同学,从高一到高三。那一天,我们已经交往两个月了。我一直相信,我会一直牵着她的手走向明天,不管未来有多遥远,都会实现。

我脱掉湿淋淋的衣服,简单的洗了一下。我很疲惫,我想大睡一场,可是躺在床上,我又一次感到了无能为力,那不堪的画面挥之不去,甚至越来越强烈。

三年前的一个下午,天下着细雨,她打了无数个电话约我去老地方见面,本来我不想去的,可我想做个了断,所以,最终还是去了。我没有带伞,我的心情糟透了这点雨又算得了什么。

那一天,我主动跟她分手了,我考虑了很久。我受不了她跟我交往的同时还跟别人保持亲密联系,我受不了她三心二意的感情。她说她只喜欢我,跟他只是朋友。她拉着我的衣服说不要分手,甚至有点哀求。

我当时心如刀绞,我也想说服自己,只要她跟我道歉,只要她保证,我还是会原谅她。可是我说服不了自己,最终我没有给她这个机会,我不知哪来这么硬的心肠,虽然她一直拉着我的手说不要。

可是我却毫不动容,最后她走了,掩面而泣。我独自站在雨中像一棵松树,笔直坚定,目送着她离开。我坚信,我没有错。烟雨模糊了我的视线,直到她消失在雨中。

“兰琪,又在唱歌呢。”立群从后面走来。

我的女友叫兰琪,立群是别的班的同学,经常来找她玩。

“立群,你来了,有什么事吗?”兰琪转过身来笑着看着他。

我也假装向他打招呼,我并不喜欢他。

“兰琪,这礼拜我去你家玩吧。”

“好呀,我叫我妈多做几个菜,我爸妈都想见见你。”

然后兰琪又跟他聊了几句无关紧要的话。我感觉他们的关系很不一般,也许我跟兰琪都没有这么亲密。我从来都没去过她家。

无意中我听见同学在议论他们,说兰琪认了立群当哥哥,而且私交很好。又有同学怀疑他们在交往,兰琪喜新厌旧了。

对于兰琪什么时候叫他哥,我却丝毫不知,但这是真的。我不好明着去问兰琪,我就去问跟她关系好的室友。她室友告诉我,立群是从别的市转到我们学校来的。我再问她那为什么他们关系这么好,哥一声妹一声的。她室友就没正紧了,吃醋了?这也没什么,这年头认个哥嘛,很正常,你看人家立群又高又帅,家里也挺殷实的,兰琪不吃亏,不过你可要努力哦,否则兰琪就可能跑了。

我半信半疑,我不相信兰琪是个势力的人,我相信真爱经得住考验。所以我一直没问他们的真实关系。

可后来几件事我不得不改变我对她的看法。

有一次上着课,立群突然出现在后门,很焦急的样子。他把兰琪叫了出去,说着令人不懂的方言,只听兰琪呜呜地哭了,然后他拉着她的手跑下楼去。我知道一定发生什么事,可为什么是立群来通知她?

在傍晚时,兰琪回来了,木着脸,僵僵的,眼神中很不安。我问她发生了什么事。她说她妈妈出车祸了,还在人民医院做手术。我安慰她说阿姨会没事的。

因为学校离医院近,兰琪经常会去看她妈,可是她从不叫我陪她去,而是立群。这一个多月一直是立群陪着她进进出出。我觉得我们的关系算完了。

一次我也去看阿姨,当快到病房的时候,我看到兰琪靠着立群的肩膀在走廊的椅子上睡着了,立群抱着她,静静地握着她的手。我当时强忍住了,我再清醒不过了:他们早就好了,我是个傻蛋。我还坚信我们有未来。

后来我对兰琪渐渐冷淡了,淡的像水一样,她很忙,中午要去医院,晚上还要补习功课,还有做不完的试卷。结果我你知道的,最终我们分手了,在那个下雨天。

我在床上翻来覆去,窗外的雨越下越大,淅淅沥沥到半夜,也许真的累了,渐渐静了下来。第二天早上一起床,室友还问我,你昨晚怎么了翻来覆去的弄得床板吱吱响,吵得我也没睡好。我假装一笑,雨声太大了,失眠了,不好意思,吵着你了。

后来我在我们大学校园里见到一个人,你猜是谁?就是那个立群。没想到他居然跟我考到同一所大学,两年了居然没发现。

他很绅士的跟我打招呼,我出于礼貌也向他笑了一下。他问我跟兰琪的关系怎么样。这不是明摆着揣着明白装糊涂嘛。不过可以看出兰琪也没有跟他在一起,我暗自欣喜,当年屁颠屁颠的有啥用。早分了,都几年没联系了,我冷冷的回答他。其实我觉得你跟我表妹挺适合的,兰琪是个好姑娘,她遗憾的看着我。

什么,你表妹?她是你表妹?我急切的问他。

一个惊天秘密解开了。

原来兰琪的母亲和立群的母亲是两姐妹,嫁在不同的城市,平时交往比较少。当立群调到我们学校来读书,兰琪的父母也就很想见见他,所以立群就主动去她家了。

后来,他们的母亲一起坐车出了车祸,兰琪的母亲伤得比较重,立群的母亲伤得比较轻,所以才有了那天上课的那一幕,所以他们才会结伴去看望他们的母亲。我那天去看望阿姨的时候,正是兰琪的母亲出重病房的日子,兰琪这几天担心坏了,靠着立群的肩膀就睡着了。

真相就是这样,我即内疚又后悔。我为什么当时不直接问一下兰琪,只需要她一个回答,一切就没事了。都是我那可怜的自尊,都是我不自信。

其实那天我们是这样分手的。

那一天下

图片来源于网络,与文字内容无关

着细雨,兰琪打了几个电话想找我聊一聊。我们相约在老地方见面。她撑着一把雨伞早早的站在那里。她说我们最近的关系越来越淡了,我觉得你对我忽冷忽热,不像以前了。

最近我家里有事,可能忽略了你的感受,对不起。可我忘不了医院的那一幕,我有意的冷淡我们的感情,故意回避她。我对她说我对你一直就那样,不是我变了,是你变了,我觉得我好傻,可能我们真的不懂什么是爱情。

等待了好久,我终于说出了那句话,我们真的不合适,我们分手吧。我们俩都愣在那里,又过了好久,耳边只有簌簌的雨声,安静。她说好吧,也许我们真的不懂得什么是爱,三心二意的爱情又有什么意思,既然你说分手,我也不问为什么,分就分吧,强留是没用的。

又沉默了好久,雨下大了。后来,我转身离去了,我记得我没有哭,真的没有哭,是雨水模糊了我的双眼,可他妈的雨水为什么是咸的。我当时就想,只要她叫我的名字,我会毫不犹豫的跑回去抱着她,管他什么男人的自尊,我不能没有她。可是什么都没有发生,她一直站在那里,雨还在无情地下着。我多想回头,但脚步一步步远去……

这几天我想了好多,我觉得我们不应该就这样不明不白的结束。

我拨通了她的电话,耳边响起了那熟悉的手机铃声——《左边》。我知道,淡了的感情需要慢慢升温。我对你的爱一直没变,我相信你一定能看见。我一定要用我的左手牵着你,感受我爱你的心跳在左边。

我把我手机铃声也设为《左边》,那一天我手机响了。

你不曾发觉

你总是用右手牵着我

但是心却跳动在左边

你和我之间的遥远永远隔着亲切爱少的可怜

伸出右手想陪着你向前走

感受你爱我的心跳在左边

那么深深爱你的我相信你会了解……”

“喂,我是雨墨,兰琪吗……”

↓分享本文至社交平台↓
Share on FacebookShare on Tumblr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Digg thisEmail this to someone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Fc2me » 老公想上我妈怎么办呀 女婿对我毛手毛脚的 和女婿在厨房图片

赞 (0)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