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次洗澡被弟弟 弟弟半夜爬上我身上 姐我是你的

↓分享本文至社交平台↓
Share on FacebookShare on Tumblr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Digg thisEmail this to someone

图片来源于网络,与文字内容无关

我一次洗澡被弟弟 弟弟半夜爬上我身上 姐我是你的

小研,作为我少数朋友中的一员,是最普通也是最不普通的。普通是因为她外貌及其一般,一米六的身高,身形又不丰满,我一直都开她玩笑说要是那个男人看上你这样的一定是个“色盲”,她也毫不在意,总说什么色盲也没什么,起码还是看的见的嘛,只要喜欢我就行了。可后来她的男朋友不但不是一个色盲还是一个十分帅气的男生,高高瘦瘦浓眉小眼的,让我们这些自称是剩女的人感到这世界也太不公平了。那时候我们都还在读大一,而那个男生还是其他系的,叫做嘉树。

据小研告诉我还是那个男生主动追她的,当然我是万万不能相信的。只不过后来我又相信了,这就是我说她最不普通的地方,原来她也有人暗恋着,并且这一恋就是三年。后来那个男生每天都来寝室外面来找小研,然后他们一起去图书馆。每次小研生病他都会在第一时间给她把药送到,给她唱歌,也不怕在外人面前出丑。总之是男朋友应该做的他都做了。

渐渐地后来彼此都有些熟了,一次我们几个一起去外面吃饭,聊着聊着就问他俩是怎么认识的,怎么还真的会有这种色盲。他俩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然后各自笑了,我们在一旁很是无语。过了一会儿嘉树说其实他们早就认识,还在高中的时候就喜欢上小研了,因为那时候他俩是同桌,所以渐渐就喜欢上了小研。可又因那时候高中学习抓得紧所以一直都不敢说出来。然后我们又问小研那时候是不是也暗恋着嘉树?她说没有,因为她不敢,毕竟她一个要身材没身材要学习没学习的怎么敢想去喜欢一个长得帅成绩有好的嘉树。我们笑笑说“算你还有自知知名”

有几次我们一起去爬山,小研还只走了几步就装作走不动,然后嘉树什么也不说就把他背在了身上,硬是一个人走了两个人的路。我们这些旁人看着都累,可嘉树居然说其实小研很轻,没什么。我去,她这也叫很轻啊,那我岂不是都上不了称了。其实我们都知道她最轻的时候都还有一百多斤。好吧,是我这个二十几岁初吻都还在的人太孤陋寡闻了,可能这就是爱情的力量吧。

最奇葩的是大热天的他们去逛个街都还要无时无刻把手拉在一起。有一次我和小研出去逛超市买了一些零食和女性用品,我们一人提着一大袋就往回走,不知道嘉树从哪突然就跳出来了。这一下小研就乐了,我心想这下好了,终于有人帮我们提东西了。我正准备说叫嘉树帮我们一下,可还没等我说出口小研就转过头来看着我说:“来,你先帮我提一下。”

“凭什么是我啊,嘉树不是在这嘛,你的东西当然应该你的男朋友帮着提,不干!”

她凑到我耳边很小声的说“这怎么可以,你忘了我们买了什么了!他是男的啊。”

当然一向大大咧咧的我毫不在乎,故意提高音量说“男的怎么了?再说了又没买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不就是几包卫生巾的嘛,难道男的就不知道女生要来大姨妈,嘉树,你不知道小研每个月有那么几天吗?”

我看着嘉树,他只是笑笑,当然我从他眼神中可以知道他想要表达什么,大致可以用……表示。

这时候小研趁我不注意突然就将东西塞到我手里了,一边说叫我拿好一边跑到嘉树边上一把就拉住了他。嘉树说:“这样不好吧,还是给我提吧。”

“没事的,不重,就只有一些零食,她可是我们寝室的女汉子,好厉害的。”

我说:“谢谢你的夸奖啊,见色忘友的家伙。”我一边说脑海里不断的闪现过无数个你妹,你妹,你妹……下次一定不给你用卫生巾。

我走在他们后面,他俩倒好在我前面卿卿我我不说还一直催我走快点。我心里的火简直就快要爆发出来了,当然我看了看路两旁的花花草草我没有爆发出来,我怕一不小心把他们烧的死无全尸,谁叫我是如此的善良呢,于是后来硬是憋成了内伤。心想这笔账一定要算在她身上,更加坚定了不给她用卫生巾的决心。

就这样很快就又过了三年,我们也终于大四了。而他俩呢,居然也在一起整整三年半,最让我不能忍受的是他俩这三年之间居然一次矛盾都没有发生过。这在对于我这个大学四年一直都没人追的剩女来说简直就是致命的打击。在大四的最有一学期嘉树因为成绩一直很优异被学校送到美国留学,而小研那个成绩差到离谱的家伙还和我一起都得继续待在这学校过完最后一学期。

在嘉树走得那天我们去飞机场送他,小研那家伙居然哭得死去活来,给人一种如丧考妣的感觉。嘉树只是抱着她,轻轻地拍着她的背安慰她“没事,我又不是不会回来了,一放假我就飞回来好不好,别哭了,等着我回来娶你。”

她听后没停下来不说哭得更伤心了,虽说女人都是水做的,可如果按她这样下去以后就只有用水枪打水进去了。

最后还是依依不舍的分开了,我们又回到学校准备度过最后一学期。她一路都闷闷不乐的,我安慰道:“哎呀,你开心点嘛,大不了以后我给你用那啥总行了吧。”我也装出一副难过的表情,其实心里早就乐开了花,因为她也要和我一样过没有男人的日子了,哈哈哈。

那个半学期很快就完了,庆幸我和她都安全毕业了,并且还

图片来源于网络,与文字内容无关

被分到了同一家公司。很快嘉树也回来了,但是没有娶她。因为他说在美国的学业还没完成,不敢太分心了,希望小研理解他。小研还真信了。就这样没过几天他就说那边还有很多事就又飞回去了。

可后来嘉树一年都没有回来,给小研也不怎么打电话。小研给我说她发现嘉树变了,不和她说他在美国的状况了,给他打电话有时候也不接,他说他很忙可在他空间上到处晒得是他游山玩水的照片。渐渐的又过了一年,嘉树还是没有回来,小研也说她在空间看到了嘉树和另一个女生在一起的照片了。那一刻我们都知道嘉树不回来的原因了。

有一天晚上小研找到我,在酒吧哭得稀里哗啦,边喝边说他们分手了。其实我早就知道会是这种结局,无奈我还是得装作很惊讶的样子说了声啊!

然后和她一起在那里开骂了,我又开始亮出我那大嗓门“臭男人,还说回来娶你,在一起这么久有什么用,还不是很快就移情别恋了,当初就不该和这种人渣在一起。”她说对。那天晚上她喝了很多,直到喝到胃疼进了医院,一连在医院躺了好几天,不吃不喝话也不说。终于在五天后她愿意出来了,只是她再也没有去上过班。一直待在寝室看着嘉树的照片,我本以为她是要先好好回忆一下然后把它们全部烧掉。

后来发现我又错了。那天下班还没等我回寝室就被她半路挟持了,我誓死不从,心想我可是有贞操的剩女,就算你对我再好我都是不会搞基的,我家可就我一个啊。最后还是失败了,虽然我的精神是高尚的却有一颗吃货的心,所以最后一时没坚守住还是被她挟持到了目的地—饭店。

然后就有了开头那段对话,她说她要到美国去找嘉树,因为她还是不相信他真的不爱他了。我说:“你绝对是疯了,这种男人有什么好去找的,是我躲都躲不赢,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

“你不用担心我,没事,可能结果很不好,但我还是想去试试。”

心想我才懒得担心你,我是怕你出一次过又找到一个外国男友就没人陪我单身罢了。

我没有说什么,只问她好久去。她说明早叫我去送她。你妹,又让我搬东西。一早到了飞机场,居然又哭得死去活来的,真是没有用。她说:“你今天这是咋了,还哭得这么伤心,好了,等我回来,回来就娶你哈。”

一听到这句话喉咙一紧顿时眼泪都被吓得停住了挂在脸上,“你妹,老子不搞基,你快走,谁要你娶。”我们相视笑了笑,说了再见就分开了。我看着他进了站然后自己就赶去上班了。边走边骂,该死的小婊砸,害我上班迟到我跟你没完。

只是可能那时候我们也没想到那次再见后就再也没有见过了。这几年她也给我打过几次电话,她说她找到了嘉树,其实嘉树没有不爱她,在电话里她说她现在在追嘉树。我好好的骂了她一顿。骂她居然还敢喜欢那个人渣,问她是不是真的以为自己没人要……

最后她什么都没说,只是在电话那头笑了笑。该死,要是你不是在外国看我不把卫生巾扔到你脸上。看你还有没有脸。我也给她打过一次电话,我说我结婚了,因为我怕她回来要娶我就完了。她说:“恭喜啊,终于我们的剩女也有人要了。”我咋觉得这话听着那么别扭,但还是说了声谢谢。最近的一次通话是在前几天,她说她要结婚了。

在听到这样的消息时我都忘了自己已经是有夫之妇,

问:“啊长得怎么样?壮不壮?中国的还是外国的?”

她不慌不忙的说:“其实你认识。”

“什么?我认识,不会吧,我们共同的朋友就那么几个啊,别绕弯子,快说。”

“我要和嘉树结婚,就在下周。”

“你个小婊砸,居然还和那个人渣在一起,那种见异思迁的人你也敢嫁,绝对是疯了。”

“你先别急,其实我们都错怪他了。”

那晚小研告诉我其实嘉树去国外不是去读书的,而是在大四的时候发现他自己得了肝癌。但他不想小研担心,所以串通学校骗了我们。小研最后去那学校没有找到嘉树就又打电话问我们的大学老师,老师告诉了她真想。

小研就直接去了嘉树治病的那家医院。可嘉树说不想见到她,叫她走,但小研坚持要待在那里陪他。因为她知道嘉树只有三年的时间了,嘉树的父母告诉她嘉树每天都看着小研的照片流泪可又不敢给她打电话,那些照片也是他们去找的,女孩也是他的一个妹妹。小研听了哭得不能自已,那一刻她决定在嘉树的有生之年一直陪着他。

于是这一陪就是三年,现在嘉树的病情突然加重了,而小研决定把自己嫁给他。嘉树和他父母都不同意,最后在小研的恳求下还是同意了,决定下周一就举行婚礼。

她说了很久,但我听得出来其实她是幸福的。她最后还告诉了我嘉树答应了她什么,嘉树在出国的前一天晚上答应她说这辈子永远只爱她一个人,如果有一天不爱了一定是自己死了。

听完这些我什么都没说,轻轻地说了句“新婚快乐”挂断电话;这头的我早已泪流满面。在心里骂她,你终于还是嫁给了你的那个“色盲”。你告诉过他吗?其实那次那袋子里面除了零食和卫生巾还有专门给他买的东西,叫做爱情。我只是帮你们提着走了一段路,最后终于还给了你们。

↓分享本文至社交平台↓
Share on FacebookShare on Tumblr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Digg thisEmail this to someone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Fc2me » 我一次洗澡被弟弟 弟弟半夜爬上我身上 姐我是你的

赞 (0)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