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故事]重生後成瞭自己的兒子,看我怎麼報復前妻

↓分享本文至社交平台↓
Share on FacebookShare on Tumblr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Digg thisEmail this to someone

Fc2Me(网友)怎么说:

求更

青春情感推荐《换魂阔少的总裁千金们》

汤圆创作作者:过琳

与前妻离婚后,三个月找工作无果,连网购准备自杀的安眠药也只能买过期的便宜货。却在阴曹地府碰见酒驾的儿子“不行,我儿子不能死!”

重生后成了自己的儿子,看我怎么报复前妻

  • 第一章 山穷水尽劫后生

“楷喆,你终于醒了,担心死妈妈了。”

病床上一个十八岁左右的少年疲惫地睁开双眼,昏昏沉沉地听女人喊他名字,怎么听怎么感觉违和。

但这个名字对他来说并不陌生,这个声音听起来也十分耳熟。

待眼前几个人影重叠成一个后,他认出是柳若岚,可柳若岚明明是他的老婆呀,怎么自称妈妈呢?

“楷喆,以后可不能这么吓妈妈了。”女人严肃却又饱含温情地说。

楷喆?那是我儿子呀,柳若岚这是怎么了,肉毒杆菌打多了,连儿子和我都分不清了吗?

他挣扎着坐起身,发现头上裹着厚厚的纱布。蓦然,目光无意间落在细腻光洁的双手上,不对,这手怎么看都不像是自己的啊!

低头也不见凸起的肚腩,他惊慌地忍痛左右晃动受伤的脑袋,沿手臂到肩膀仔细检查,如此紧实纤细一定不是自己的胳膊。

这是怎么回事?我到底是谁?

他努力回忆。

————————————————

“我叫吉作,就是白鹤报恩里的吉作。”

这是他七岁那年第一天上小学时,用稚嫩而又倔强的口吻做的自我介绍。

教室里一阵猛烈的欢愉,吉作脸上却不以为然。管别人怎么笑,他就是喜欢这么介绍自己。

关于白鹤报恩,天晓得日本人怎么取名,反正在吉作手上的小人书里,男主人公的名字就被翻译成吉作。

也许是因为这个巧合,他穿开裆裤的时候就已经喜欢上了这个故事,每天晚上都要读几遍才能安然入眠。

日有所思,夜就有所梦。

一个神色腼腆,笑容温柔,说话软绵绵的女人,经常在梦里喊吉作老公。他内心暗暗想着,长大以后我一定要找个像梦里面那样美丽温柔的女人结婚。

可是,在他四十岁那年的某天早晨。

吉作刚醒来。

“老公,我们还是离婚吧。”这是柳若岚对吉作说的最后一句话。

这个浓妆艳抹的女人,既强势又霸道,和吉作心目中的梦中情人扯不上半点关系,就算某处如有雷同也是纯属巧合。

那吉作为何会同她结婚?很多人都这么问过。

“你听说了吗?我们金融系的风流才子吉作和商务系的柳若岚谈恋爱了!”

“真的吗,他们太不般配了。那女的长得很一般啊,听说她脾气坏又傲娇,亏吉作能受得了她,大概真的是情人眼里出西施吧。”

“什么?!吉作刚毕业就要结婚了?不会就是跟那个柳若兰吧?”

“可不就是她嘛,你还不知道吧,柳若岚是柳氏集团总裁的千金,那可是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呀!”

“哟,怪不得呢,那小子算是掉进米缸里了,有这样的机会踏入豪门,换做是我肯定也抓住不放啦!”

“就是就是,管她是丑八怪还是母老虎的,我都肯取她做老婆。”

一晃,近二十年的光阴匆匆流光瞬息,岁月无情地卷走了一副英俊的轮廓,徒留个中年发福的大叔安于现状地杵在那儿。

吉作做梦都没想到,这时柳若岚竟会如此不念旧情地一脚把他给登了。

根据法律,婚前财产均属个人所有。吉作净身出户。

至于他们的儿子柳楷喆,一出生就已经过继给了柳家。就算吉作给儿子名字末尾赫然挂上两个吉字,他也还是姓柳,自然也没吉作什么事。

只是吉作怎么会穿越到自己儿子的身体里呢?

他摁着发痛的脑门努力回想。

清醒前他刚遭遇了离婚三个月以来第八十一次的面试失败,即便有着名牌大学金融专业文凭,可十八年来他一直混际在老婆的家族企业里潜心研究魔兽世界,根本什么都不会。

有直男癌的面试官小伙子一句话就把他心浇得哇凉哇凉的:“叔叔,您都这么大年纪了,我总不能安排您从打杂小弟开始混起吧。”

然后接踵而至的就是财政危机,房租两个月没缴,房东大妈下午又跑来砸门:“吉先森,别躲在里面不出声,我知道你在家,你有本事傍富婆,你有本事开门呐,开门呐。别看不起我老太婆的破车棚,出租起来可抢手哩!”

没想到现在的广场舞大妈知识面还挺全,不但会唱雪姨之歌连八卦新闻都了如指掌,此时吉作的内心是崩溃的。

幸好他早有准备,五天前他好不容易凑了十块钱淘宝了九块九还包邮的安眠药,和卖家说了赶着自杀用,让承诺当天发货,可是同城快递怎么走了五天还没送到呢。

一定是快递小哥偷懒,不愿特意跑来这犄角旮旯的地方,估摸着哪天路过才肯顺道把包裹捎来。太不厚道了,这可耽误我大事了。

正想着呢,屋外传来个口音浓重的声音在喊:“快递,谁家的快递呀?”

吉作一个激灵,赶紧开了道门缝确定房东大妈已经走远才奔出去拦住快递员。

身材矮小的快递小哥吃力地推着辆载得满满当当的红色小毛驴,果然是积压了一堆快件正集体大放送呢。

他头也不抬地问:“什么名字?”

吉作答:“你鞋带散了。”

快递员立马低头查看起双脚来,然后还一左一右地原地踢了两下腿,终于抬起头来,挤眉弄眼地抱怨:“你这是在逗我吗,你才散了呢,你们全家都散了!”

吉作郁闷地想:承蒙您关照,我的家确实散了!

他按耐住心头的不爽,嘴里还是好声好气地解释了下:“那是我网名。”

快递员皮笑肉不笑地嘲讽道:“呵,你们城里人可真会玩。”就把签收单塞吉作手里。

吉作低头签字时随口说道:“兄弟你怎么才送来呀?”

快递员一脸的不耐烦:“这么着急干嘛,赶去投胎呀!”说完接过签收单,头也不回地走了。

吉作心里暗骂一声,嘀咕着:“还真全被你猜对了……”

关了门,他手里拿着鞋盒大小的包裹,觉得比意料中的尺寸大了些,拆掉一层又一层的气泡袋,里面躺着一大一小两只白色药瓶。从细节便可看出卖家很负责,不但打包严实,还附送了赠品。

吉作拿起大的瓶子,处女座的他习惯性看了看瓶底的生产日期,靠!这个无良卖家,居然过期了。

他立刻拿起磨损到掉漆的诺基亚翻盖手机按快递单上的电话号码拨打过去:“哎,我是买你们家安眠药的人,你货不对啊,过期了!”

卖家态度很好,一个悦耳的女声耐心地回答:“亲,您大概没看清楚,我宝贝信息里面写明了过期货低价甩卖,您要不过期的就不是这个价了。请放心,一般不影响使用效果。”

“额,这样啊,那你们送的小瓶里装的是什么呀?”

“亲,送给您的赠品是也是安眠药,这是没过期的,您可以配合一块使用,效果更佳哦!”

听到这里,他脸上一副吞了只死苍蝇的表情,可事到如今也别无选择,只好将就着用吧。

  • 第二章 柳暗花明遇红颜

挂了电话,他转身提起角落里的暖水瓶,却发现里头空空如也。他把心一横,拿起一个杯子去水龙头底下接自来水,可干涸地水槽里挤不出一滴水来。该死,一定是没交房租被房东停水了。

有药没水,这不坑人嘛,不带这么玩的。吉作一摸口袋,还好剩下两钢镚。

他无力地笑了笑,钱财这玩意儿他早已看穿,生不带来死不带去的,留着不如花了。

他出门穿过两条马路来到一个小杂货店里,“老板来瓶农夫山泉。”

一位鹤发童颜的老大爷,麻脸将军肚,脸上堆满了和蔼可亲的笑容把矿泉水递给他:“给你,天然的弱碱性水。”

还有点甜呢,吉作可没心思同他开玩笑,他接过水就慢慢往回家方向走去。

秋风瑟瑟,直往他脖子里灌,他把脑袋尽量向白衬衫泛黄的领口下缩。咖啡色夹克外套的拉链已经损坏,他就将水瓶插口袋里,然后佝偻着后背用冷得发颤的双手提起衣襟两端往中间死拽着来阖拢。

他惆怅地踽踽独行在曲径通幽地小道上,深秋已然带走了夏花的绚烂,枯黄的落叶飘肆意旋转着飘落下来,砸在他爬满皱纹的眼角,又静美地坠落在地上。

人生在世,如梦一场。

作别西天的云彩原来也不过如此。

世界如此美好,要问吉作此生唯一放不下的,那就是儿子柳楷喆。

这孩子小小年纪就被他妈给宠坏了,只懂得挥霍钱财寻欢作乐。

现在他的眼前是一片黑洞洞的空间,忽然有一圈白色光晕,朦胧中浮现出了儿子的身影。

“爸,老爸!我是楷喆啊,你怎么也……”

“楷喆?”吉作半信半疑,我不是已经死了吗?又再仔细一看,“啊,真的是你,是老天怜悯我太想念你,让我临死前再见你一面吗?”

两团虚浮的人影团抱在一起。

这场面颇为感人,只是,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这句话你可以不置可否,但他们二人却不得不去面对。

柳楷喆哭丧着脸却怎么也流不出泪来,“老爸,我错了,我刚才酒驾出了车祸,现在……现在快要死了……”

“什么……你还那么年轻,怎么能就这样死了……”吉作终于明白过来,原来儿子同自己一样,来到了阴曹地府。

可舐犊情深的本能,使他难以接受这个事实,他视死如归般地怒吼起来:“不行!老爸不许你死,要死让老爸替你死!老天爷,听见了吗,让我替我儿子去死!”

————————————————

现在这样醒来,一切真相似乎都呼之欲出了。

天啊,难道我以后就要代替我儿子活下去了吗?

“楷喆,你感觉怎么样,肚子饿不饿,我去给你煮碗面?”柳若岚关切地对儿子说。

少年用无比厌恶地眼神看着她。

柳若岚啊柳若岚,十八年来我对你百依百顺,像皇太后似的把你供着,从没见你对我有如此关心过。呵,也好,以后的日子看我怎么折磨你!

“滚远点,我不看到你。”

柳若岚见儿子莫名其妙地冲自己发脾气,眼底掠过一丝痛苦,却又勉强自己扯起嘴角,灿笑着说:“行,妈先出去,你有事再叫妈妈奥,乖。”

吉作看着柳若岚茕茕离去的背影,心里也很不是滋味。

哎,儿子就是这么给你宠坏的,真是活该。

他坐在床头忧虑着,不知道儿子楷喆现在怎么样,会不会也穿越到我的身体里去了,还是已经……

吱丫一声,病房的门突然又开了,“我让你出去!”吉作条件反射地咆哮起来。

“啊,对不起,我只是想来看看你。”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女蓦然出现在吉作面前,她怯生生的模样真是我见犹怜,估计随便哪个男人看了都会忍不住心软。

吉作赶紧道歉:“对不起,我还以为是我……是我妈妈。”他在心头翻搅了半天,才说出口称柳若岚作妈妈。

女生脸上绽放出一抹明媚的笑,拿着一束鲜花站在病房门口。

眼梢微翘的杏眼被硬生生拧成两弯月牙儿,秀气的琼鼻外加樱桃小口素面朝天,穿一套蓝白相间的校服,带平刘海的黑长直柔美婉约,那简直是男生眼里最标准的清纯少女形象。

她应该是儿子的同学吧,怎么办,吉作对儿子的学校生活不太了解,根本不认识眼前的女孩。

不管了,随机应变吧,实在不行就装失忆说撞坏脑子了,应该也能门混过关。

他首先保守地选择同她寒暄道:“谢谢你啊,请进来坐吧。”

女生扭捏着坐下,可眼神却飘忽不定,根本不敢直视看他,好像心情十分紧张。

吉作在心里忖度,一般情况下女生有这样的表现一定是害羞,难道这女孩喜欢我儿子?哈哈,这小子真是艳福不浅。

于是他大着胆子主动开口化解尴尬:“你刚放学吧,我出车祸的事学校都已经知道了吗?”

可让吉作大跌眼镜的是女生听闻后瞠目而视,诧异地问:“你认识我?”

什么情况?我当然不认识你,可我儿子应当认识你啊。难道你有什么特殊癖好,喜欢找陌生人探病玩?

吉作一脸迷惑不解,不过这点小状况难不倒当年的才子加情圣,他立刻收敛了表情,淡然道:“我当然不认识你,像我这么出名的人,有点什么事很快就传得人尽皆知了,要不然也不会有我不认识的美女特意跑来看我。”

女孩认同地笑起来,自我介绍道:“我叫朴羽薫,是你隔壁班的,你不认识我,可我认识你。上个礼拜你带着你的几个兄弟把我弟弟朴羽俊打了一顿。我弟弟说你还扬言见他一次打他一次,所以我来找你问问他到底哪儿得罪你了,要怎么做才能化解你们的矛盾。”

吉作尴尬极了,这小子真是过分,打架也就算了,说出来的话怎么跟黑社会似的。

他红着脸一时不知该说些什么。

无论如何打人终究是不对的,可连发生过什么事情都不知道,现在又完全被顶在杠头上。道歉也不是,不道歉也不是,究竟如何是好?

面对朴羽薫焦灼的眼眸,吉作吞吞吐吐地应付着:“我……那个……我打人肯定有我的理由,要想知道就问你弟弟去,我懒得跟你解释。”

该死,我说的这是什么鬼话。吉作忐忑不安地用眼角的余光悄悄窥探朴羽薫。

只见低头她咬着嘴唇,目光紧贴到了地板上,那委屈样仿佛被打的人就是她自己似的。

这也难怪,朴羽薫和弟弟朴羽俊是孪生姐弟,本就心灵相通,感情自然要比普通亲人间更为亲厚。

朴羽薫踌躇着突然抬起头,紫色的双眸里蓄满了眼泪恳求道:“柳楷喆,只要你们肯放过我弟弟,随便你开什么条件我都答应!”

她的嗓音因情绪而哽咽颤抖,就似一条毛毛虫缠绕在吉作心头,啃得他浑身酥痒难耐。

吉作的心在呐喊:求求你别哭了,我答应你,你说什么我都答应……

有了,不如就顺着她给的台阶下,反正我现在就是柳楷喆,打不打人都由我说了算!

—未完待续—

如果你感到意犹未尽,想看更多类似小说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汤圆创作

一个可以让你免费阅读海量故事的地方

故事大全转载地址:http://toutiao.com/a6313499374224048385/

↓分享本文至社交平台↓
Share on FacebookShare on Tumblr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Digg thisEmail this to someone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Fc2me » [小故事]重生後成瞭自己的兒子,看我怎麼報復前妻

赞 (0)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