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故事]離婚前一晚,老公拿出來的一份協議,我決定不離瞭

↓分享本文至社交平台↓
Share on FacebookShare on Tumblr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Digg thisEmail this to someone

Fc2Me(网友)怎么说:

9191

沈安年酸痛的双腿忽然被傅森屿分开,他没好气的说道,“再不睁眼睛我就把你踹下床。”

这女人分明醒了,她偷瞄他的时候他不是没看到,看她这一副做贼心虚的模样,显然是知道自己昨天做了什么蠢事。

听着老公傅森屿这么说,沈安年显然没睁开眼睛,反而闭的更紧了些。

她不敢。

因为昨晚她喝醉酒做的事情实在是太大胆了。

其实听到身边有说话的声音,沈安年醒了过来,她睁开眼的时候,正见身边次裸着上身的男人在打电话。

然而只是这一眼,沈安年忽然就心虚了。

昨晚的记忆逐渐的撞进沈安年的大脑,可她真的不记得自己是怎么回来的了。但她依稀记得,自己对傅森屿做了什么不该做了。

调戏傅森屿的人分明是她,可到最后遭罪的人也是她。

沈安年的脑海中忽然想起一句话,调戏不成反被睡,她究竟是做了什么孽了?

“沈安年。”傅森屿的眉头忽然皱起来,他咬牙切齿的叫她的名字。

很好,沈安年现在完全是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傅森屿眸光一闪,眼中多出几分光亮,他就不信自己还对付不了这个小女人了。

沈安年别着头,心中不停的提醒自己绝对不能睁眼。

然而下一刻,傅森屿没有把她踹下床,反而是一个翻身直接压在了她的身上。

沈安年的身子一抖,双眸条件反射般的就睁开了,然而就算是这个时候缓过神来,对于傅森屿来说似乎也已经晚了。

傅森屿的双眸紧紧地盯着她,眼中带着一种愤怒。

沈安年真的有些被吓到了,她的眼睛里忽然多出几分黯然,参杂着几分无措。

傅森屿不是第一次在沈安年的眼里看到这种神情,但他确实第一次如此的生气,这女人昨晚把他折磨的不轻。

沈安年的眼睛咕噜噜的一转,随后立刻皮笑肉不笑的“呵呵”一声。

“傅森屿,你先起来,我要去厕所。”

“厕所?”听到这两个字,傅森屿的视线里立刻多出了几分鄙夷,“你别和我耍花样。”

愤怒的留下一句话,傅森屿翻身从她的身上下去,反正在他的眼皮子底下,这女人还能跑了不成?

沈安年忽然就松了一口气,她急忙翻身下床,这一下险些摔倒在地上,她的全身都像撕裂一般的疼。

而后意思到自己正赤裸着身子,她立刻抓起了床上的一条薄毯围在身上。

完了,如今她更清楚昨晚和傅森屿发生了什么,她知道麻烦是自己惹出来的,不过具体情况她已经不记得了。

她是傅森屿名义上的妻子,却是私底下的床伴,这是她们签署婚前协议之前就说好的。

沈安年跑进洗手间洗了洗脸,或许是因为酒劲未过,她的头还有些晕乎乎的。

沈安年看着镜子里的自己,随后忽然就愣了愣,虽然昨的她完全失去了意识,可是见到自己身上青紫的掐痕和吻痕,沈安年几乎想到了昨晚的傅森屿有多粗鲁。

他似乎真的很生气。

沈安年头疼的肉了揉太阳穴,然而她真的是想不起来自己做过什么了。

很久,沈安年裹着薄毯走出洗手间,傅森屿已经起床了。

不等沈安年走到自己的身边,傅森屿已经步步逼近他,他高出她很多,此时居高临下的看着她,更是给了沈安年一种说不出的压迫感。

沈安年的脚步顿住,忍不住咽了一口口水,“昨天,我是不是……”

“沈安年。”

沈安年的话不等说完,傅森屿的口中忽然就发出了一声爆吼,“你知道你昨晚做了什么吗?”

“……”沈安年被他吼得面色白了白,她怯怯的摇了摇头,沈安年承认,这次她是真的怕了。

因为昨晚的她完全是处于断片状态,她不知道自己究竟做了什么,也就是这样,让她的心中更加恐慌。

“沈安年,你真是好样的。”傅森屿咬牙切齿的说出这句话,“那我就和你说说,你究竟犯了多少个错误。”

“第一,你出去和他们聚餐之前为什么没告诉我?”

“我……”

沈安年支支吾吾的我了一声,却终究是什么都没说出口,公司组织聚餐的时候太急,她完全把傅森屿给忘记了。

“第二,谁准许你喝那么多酒?你不知道你回家之后有多少事情要做?”

这女人完全没有尽到一个做妻子的责任,她应该把他傅森屿放在心里的首位不是吗?

“第三,我打电话你为什么不接?”

沈安年深吸一口气,鼓足了勇气对上他的视线,这一点沈安年觉得自己很委屈,她是完全没有听到手机响。

“第四……”

这第四点傅森屿只说道了一半,要说后一句话的时候傅森屿忽然就顿住了,第四,这该死的女人竟然敢主动调戏他。

“所以,我是被你带回来的?”听了这么多的问题,沈安年几乎已经清醒了过来,她低垂着眼眸,面色惨白。

傅森屿愤怒的瞪着她,随后忽然走到床边,拿起床头的车钥匙扔给她,“你哪也别去了,给爷的车清理干净去。”

沈安年被傅森屿吼得缩了缩脖子,随后她抓紧傅森屿扔过来的钥匙,急忙跑到衣柜前找了件衣服换好。

傅森屿漠然的视线落在沈安年的身上,这女人就一句解释都没有?她就一句感谢的话都不想说?

沈安年换好衣服,随后瘦弱的身影匆匆的跑出了房间。

一离开房间,沈安年立刻就松了一口气,她的心中暗自庆幸自己终于从虎穴中逃了出来。

一睡醒傅森屿就发脾气,他的火气实在是太大了,脑海中不自觉的想起婆婆留下的菜单,估计傅森屿是补大了。

楼上的傅森屿站在窗边,亲眼看着沈安年跑出别墅,小小的身影直奔车库,她走路也有些一瘸一拐的,不知道是之前脚腕扭伤还没好,还是昨晚,他真的太粗鲁了。

昨晚的他被沈安年惹得一身欲火,他真的是控制不了自己。

~

沈安年匆匆的跑到车库,随后她忽然就愣住了,这是她第一次进入傅森屿的车库,傅森屿的私人车库和保镖用车是分开的。

车库里的车子各个价值不菲,而且有很多都是限量版。

她现在是看出来了,傅森屿真的是钱多到没地方花,她忽然想起上次和傅森屿一起去做慈善捐款,傅森屿真的很适合那样的场合。

沈安年的视线在车库里搜寻一圈,很快就锁定了傅森屿经常开的一辆,擦车事小,躲过了傅森屿才是重要的。

然而车门刚刚打开,一股刺鼻的味道忽然就扑面而来,沈安年惊愕的愣在那里,她不傻,看着傅森屿的表现和车子里的味道,她几乎已经想到自己惹了什么祸了。

座位之下还放着一件西服外套,沈安年小心翼翼的捡起来,这就见衣服上到处都是污渍,瞬时间,她的心里满满的都是愧疚,也终于理解了傅森屿为什么发这么大的脾气。

愧疚,却也带了几分感动。

看来昨晚真的是傅森屿去把她接回来的。

傅森屿是一个傲气孤僻的男人,她吐到他身上,他没打死自己已经是他最大的仁慈了。

沈安年深吸一口气,走到车库一旁拿起擦车工具开始打扫,擦过车之后,她还要去把傅森屿的衣服洗了,顺便给傅森屿道个歉,再道声谢。

“三少奶奶,这边我打扫,你先回去吃饭吧!”

不久,沈安年的身后忽然传来佣人的声音,沈安年顿了一下,随后还是摇了摇头。

“没关系,我还是收拾好了再回去。”沈安年不敢保证自己现在回去,傅森屿会不会打死自己,几乎只是想想,沈安年就忍不住寒毛直竖。

以前就算傅森屿说她,她也会和傅森屿顶几句嘴,然而这次的沈安年真的是弱爆了,她更深刻的体会了那句做贼心虚的含义。

佣人的嘴角扬起一抹慈爱的笑容,随后执意走上前接过沈安年手中的擦车工具。

“三少奶奶,三少爷叫你回去吃饭,您别让三少爷等太久。”

听着佣人的话,沈安年微微愣了愣,所以傅森屿是不和自己生气了吗?

沈安年到了餐厅的时候,桌子上的菜和碗筷依旧摆好了,傅森屿正坐在餐桌前,就算是吃饭,傅森屿的身上也散发着一种说不出的高傲。

沈安年站在傅森屿的面前,随后忽然认真的给傅森屿鞠了个躬,“傅森屿,昨天的事情对不起,衣服我会洗好还给你的。”

看着沈安年知错就改的样子,他心中仅剩不多的怒气也消失殆尽了。

傅森屿承认,看着沈安年匆匆跑走时的慌张模样,傅森屿的心中真的涌进了一种奇怪的感觉,他承认自己心软了。

傅森屿的视线淡漠,他拿起餐具,完全是懒得理她。

见他不说话,沈安年再次毕恭毕敬的给他鞠了一躬,“傅森屿,也谢谢你接我回来。”

沈安年很认真,又带着几分委屈,昨晚她真的是喝到神志不清了。这次得不到傅森屿的应允,她就一直保持着鞠躬的姿势。

傅森屿的唇忽然抿了起来,这沈安年究竟来道歉的还是来气他的?

嘭!

手中的筷子猛地被傅森屿拍在桌子上,沈安年被吓得一咬牙,不原谅就不原谅,不接受她的感谢就不接受,他发什么脾气?

“沈安年,你再鞠一个躬直接向遗体告别好了,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我在欺负你呢!”傅森屿的话语中带着一种寒气。

沈安年的心里暗自嘟囔一声,傅森屿就是欺负她了。傅森屿简直就是一座冰山,他冷起来的时候屋子里的空调都不用开了。

沈安年微微抬眸,小心翼翼的看了傅森屿一眼。

见她楚楚可怜,又一副得不到他的话就绝对不吃饭的样子,傅森屿的心里是有气又心疼。

僵持了几秒之后,傅森屿拍了拍自己身边的位置,示意沈安年坐下,“想让我原谅你可以,我有要求。”

沈安年听到傅森屿退步的话,大大的眼睛里立刻闪过一抹光亮,她发誓再也不要做错事了,因为做错事的人不管说什么做什么都是没有底气的。

“说说看。”

沈安年深呼吸,随后走到他的身边坐下。

“把碗里的饭全部吃了。”

傅森屿被她气的没招了,最后也只是把吃饭当作惩罚。其实平日里沈安年吃的也不算是特别少,她的身高不矮,也不是属于那种纤细型的女子。

她的身体有些肉肉的,摸起来很舒服。

傅森屿不喜欢太瘦的,虽然他平日很少和女人接触,也没有摸过哪个女人,但只是看看他就下不去手。太瘦的女人禁不起折腾,摸起来像竹竿,没手感。

沈安年下意识的按照傅森屿所说的话去做,然而刚刚端起面前的碗,她忽然就愣住了,这就是傅森屿的惩罚吗?

沈安年的心中忽然多出了几分慌乱,一种说不出的感觉忽然让她的心堵堵的,究竟是她把傅森屿想的太坏,还是今天的傅森屿很反常?

沈安年夹着碗里的饭,忽然觉得自己没了胃口。

她总是忍不住偷瞄他,傅森屿这个男人举手投足间都有一种贵族风范,难怪听说傅森屿的时候都是从那些女人的口中。

难怪那些女人提起傅森屿的时候都是一脸花痴样。

“沈安年,你觉得我妈拿来的菜单有效果吗?”傅森屿忽然开口,寂静的气氛瞬时被打断了。

沈安年的身子下意识的一抖,他,是什么意思?他妈之前送过来的那份菜单?要他们照着吃的那份?

沈安年愣在那里,满脑子都是傅森屿的那句话,“你觉得我妈拿来的菜单有效果吗?”

沈安年忙不迭的摇了摇头,“没效果。”

听说那些菜要么就是壮阳的,要么就是为了她生孩子做准备的。

然而对于沈安年来说,这完全就是没有必要。

沈安年看了看手腕上的手镯,忽然就泄了气,这是婆婆拿给她的,她对婆婆的印象还不错,只是很可惜,关于菜单的这件事情,大概要让婆婆失望了!

“……”

傅森屿没有说话,他依旧淡然的吃着碗里的饭,自从婆婆从别墅里离开,佣人当真按照婆婆所说的去做了,每天都给他们做一些菜单上的菜。

对此傅森屿也是深感无语。

他摆了摆手,随后叫来不远处的佣人,“把那狗屁的菜单给我拿来。”

听着傅森屿的话,那佣人微微愣了一下,可还是按照傅森屿说的做了。

接过她手中的菜单,下一刻,傅森屿直接将菜单撕了个粉碎。

佣人的眼里忽然闪过几分慌乱,“三少爷。”

她似乎试图阻止傅森屿,然而依旧是晚了一步。

碎片随手被傅森屿扔进垃圾桶,“以后这上面的菜,一道也不许做。”他傅森屿还需要吃这些壮阳补肾的鬼东西?

“是。”

佣人微微愣了几秒,还是点了点头退了下去。

沈安年不敢相信的看着傅森屿,这个男人果然任性,她犹豫了一下,随后开口问道,“如果你母亲问起来怎么办?”

“有我在。”傅森屿的语气淡漠,母亲就算是再怪也怪不到沈安年的头上,傻子都看的出来母亲究竟有多喜欢这个儿媳妇。

当然,如果这女人不是沈安年,或许母亲也会很喜欢,毕竟她对自己找女人的要求简直少的可怜。

沈安年点了点头,没再说话。

很久,傅森屿放下碗筷,抽出纸巾擦了擦嘴角,修长的身影站起身就往楼上走。

见他对自己不理不睬的样子,沈安年深吸一口气,傅森屿还是没原谅自己。想到这一点,她的心中难免有些委屈,昨晚她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

沈安年扁了扁嘴,瞬间泄气了,等吃过饭,她还是去擦车吧!

沈安年到车库的时候,佣人已经将车子里处理的差不多了,因为喷了空气清新剂,所以车子里的味道也没有那么难闻。

沈安年凑到佣人的身边,随后犹犹豫豫的看着佣人,很久之后沈安年开口,“我昨晚,是不是做了很多错事?”

当然,看着傅森屿今天的面色她就猜出来了。

只是傅森屿这个男人似乎并没有她想象中的那么绝情,虽然罚她擦车,但至少他还让自己去吃了早饭。

佣人被沈安年问的一愣,“没有。”

虽然傅森屿很生气,但是佣人并不觉得沈安年做错了什么。

倒是沈安年,昨晚真的是可怜的要命,看她这一脸自责的样子,怕是还不知道自己被傅森屿扔在浴室的地上吧!

沈安年点了点头,虽然佣人这么说了,但她的心里依旧很不舒服。

沈安年发誓,以后绝对不喝酒了。

酒这东西真是害人。

直到一个小时之后,傅森屿拿着一份文件到了车库,沈安年屁颠屁颠的跑过去几步,然而下一刻,傅森屿却直接和沈安年擦肩而过。

傅森屿走到另一辆车子旁,开车门,随后一脚油门踩到底,扬长而去,只留下沈安年在原地凌乱。

这男人要不要这么过分?

佣人走到沈安年的身边,无奈的摇了摇头,“三少奶奶,您也别怪三少爷。”

她叹了一口气,三少爷不知道心疼人。

“三少奶奶,你不知道,在你出现之前,三少爷从来都没对谁这样过,尤其是女人。想必你对三少爷也应该有了一些了解,三少爷不近女色,你是第一次。”

“是吗?”

“对了三少奶奶,昨晚是三少爷抱你回来的呢!”

听着佣人的话,沈安年的眸光微微暗了暗,看来昨晚真的是傅森屿亲自去找她的。

沈安年点了点头,脸通红。

不一会儿,沈安年就看到傅森屿过来了,下一刻,她的身体被人一推,整个背贴在一旁的车上。

傅森屿欺身而上,大手钳住她的手腕,火热的吻随之落下,他嗤笑,“沈安年,这是你自找的。”

这是你自找的,原来傅森屿不是在生气,而是被她惹得一身兽欲。

周围的几个侍者和管家退下去,瞬时,这里只剩下傅森屿和沈安年两人,沈安年有些尴尬,如果别人有心要看,可以清清楚楚的见到他们这里的场景。

傅森屿的一句话说的沈安年面红耳赤,她尴尬的别过头,这男人兽性大发的时候真是不分时间地点的,“这里很多人。”

他停下自己的吻,暧昧的话语在沈安年的耳边响起,“我不介意现场直播。”

傅森屿喜欢看着她面红耳赤的娇羞模样,好玩又好笑。

“傅森屿。”沈安年叫他的名字,咬牙切齿,三个字,带着深深的无奈和警告。

“如果不想,那你就求我,求的我满意了,我们就回房做。”他的吻落在她的耳垂上,温热的气息让她的身子忍不住轻颤。

虽然只是几次,但傅森屿已经清楚的知道了她的敏感点……

离婚前一晚,老公拿出来的一份协议,我决定不离了

故事大全转载地址:http://toutiao.com/a6313127935290114305/

↓分享本文至社交平台↓
Share on FacebookShare on Tumblr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Digg thisEmail this to someone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Fc2me » [小故事]離婚前一晚,老公拿出來的一份協議,我決定不離瞭

赞 (0)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