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故事]“總裁,就是你瞭!拜托你,幫我生個娃娃吧!”

↓分享本文至社交平台↓
Share on FacebookShare on Tumblr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Digg thisEmail this to someone

Fc2Me(网友)怎么说:

“总裁,就是你了!拜托你,帮我生个娃娃吧!”盗神蓝家,在黑白两道都赫赫有名的四个字,颇具传奇色彩。据说蓝家世代以偷为生,训练出了不少身手绝佳的弟子。不过出身蓝家的弟子虽然有男有女,却和寻常的市井小偷不同,他们专做有钱人的买卖,非是十几二十乃至成百上千万的买卖,是不可能请动他们出山的!

不过盗神蓝家的信誉绝佳,只要是他们点头接下的单子,那么无论事情多么棘手,目标多么难偷,都一定会千方百计地完成任务。所以只要有人肯花钱雇他们出手,就蓝美国总统的内裤只怕也能手到擒来!而且倘若事出无奈,未能将锁定的目标顺利偷来,则愿以顾客所付报酬的两倍赔偿损失!

如此一来,盗神蓝家的买卖火得一塌糊涂,收益自然更是惊人。而且弄得那些身怀巨宝或是身负丑闻的富豪整日提心吊胆,就怕不定哪一日蓝家弟子的魔爪就伸到了自己的头上!于是必然的,也就将蓝家弟子恨了个咬牙切齿,恨不得除之而后快!

不过事情当然不会那么简单。蓝家弟子从不以真实身份示众,每个人都有一份正当的职业作为掩护,让你无从辨认!所以,他可能是每天都出现在你身边的同事,朋友,也可能是你的上司,领导,甚至可能是一个不起眼的清洁工,服务员……

夜。

月华如水,洒下了一片清冷的光辉,照着这栋极为普通的别墅。说它普通,是因为它在周围如林的别墅群中显得那么不起眼,不但占地面积比不上其它的别墅,就连外观也并不特别出色。

这栋别墅原先的主人因为做生意赔了钱,所以把它卖给了别人,然后带着钱远走他乡了。别墅的新主人将其重新装修之后住了进来,大家才知道买下这栋别墅的是一对老年夫妇。不过现代人很少主动跟别人打招呼,更是很少互相走动,所以尽管这对夫妇已经搬进来很久,大家对他们还是一无所知。

这栋别墅平常是比较安静的,除了这对大约六十来岁的夫妇,就只有几个负责清扫的佣人出入,将别墅内外打扫得一尘不染。然后就会看到那对夫妇携手在别墅附近散散步,或者打打太极拳什么的。

不过一旦到了节假日的时候,就会有一群年轻人陆陆续续地赶到这里来聚会。大家凑在一起热闹一番,然后再陆续离开,重新剩下夫妇两人和几个佣人。于是有好事者便猜测那些年轻人可能是这对夫妇的儿女,或者媳妇女婿什么的。不过管他呢,那是人家的事,与自己无关。自己家需要Cao心的事还一大箩筐呢,哪有心思管那么多?

所以没有人知道,这栋小小的别墅,目前正是盗神蓝家的大本营!

农历八月十五,中国人最看重的传统节日之一,中秋节。

月亮应景一般出现在苍茫而深邃的夜空,而且避开了浮云的遮蔽,将自己圆满的脸庞无一遗漏地展现在世人面前,显得那么妖娆而多情,美艳而动人,羞得周围的星星都隐藏了自己的身影,不敢与其争辉!

蓝家别墅的客厅内,大约有七八个青年男女正围坐在一起用餐。坐中那个最年少的男孩儿盯着餐桌正中央那盘精致的月饼,正在长吁短叹:“唉!还是小姨和姨夫最懂得享受!居然环游世界去了!留下我们这些子孙后代继续在这里拼命赚钱!苦啊!”

“得了吧蓝浩!”一旁那个脸蛋圆圆的女子撇了撇嘴,“小姨和姨夫也是从我们这个时候走过来的!辛苦了半辈子了,是到了该享福的时候了!你想跟他们一样?早着呢!”

说着话,门外突然传来一阵极轻的脚步声,坐在上首那个面容冷峻的男子蓝扬立即敏锐地觉察到了,不由放下了手中的酒杯,吐出几个字:“蓝云回来了!”

“哦?”众人闻言纷纷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将目光投向了门口,片刻后,客厅的门缓缓地开了,一个年约二十来岁的女子出现在门口,竟是个少见的美女!尤其是她浑身上下散发出来那种高贵和清雅的气质,让她仿佛不染人间烟火的仙子一样,让人不敢亵渎!

蓝云迈步进了客厅,如月儿般清冷的目光在众人的脸上一一扫过,最后落在上首的男子脸上,然后微微点了点头:“大哥!”

蓝扬也点头答道:“辛苦了!任务完成得怎样?”

蓝云仿佛很是疲倦,吐出一口气说道:“很顺利!”

“好!”纵然一向冷峻,喜怒也从不形于色,听到蓝云的回答,蓝扬还是难掩兴奋地击了一下手掌,“果然没有让我失望!蓝云,算你厉害!”

众人见状也颇为高兴,纷纷对着蓝云竖起了拇指。相较于众人的兴奋,蓝云却显得比较沉静,在为她预留的位子上坐了下来。

好心情的蓝扬似乎没有注意到她的异常,重新拿起了面前的酒杯,用手指敲着酒杯沉吟道:“这次顾客让我们去取的目标价值三千万,按规矩他要支付我们百分之五的报酬,而蓝云可以得到其中的百分之三,也就是九十万!蓝云,可以吗?”

“哇!”几句话出口,满座皆惊,纷纷艳羡不已,可是蓝云却微微摇了摇头:“谢谢大哥,我不要!”

“什么?!不要?!”

“哇”声还没有落地,惊异声已经响起,蓝扬更是迅速冷硬了刚刚有些暖意的脸,冷哼一声说道:“不要?那你要什么?”

面对他的冷酷,蓝云丝毫不惧,直视着他说道:“我想要什么你知道的,大哥!”

“砰!”

一声巨响,众人还没有来得及猜测出蓝云想要的是什么,蓝扬已经满含怒意地将手中的酒杯重重地拍在了桌面上!玻璃碎屑立即混着他掌心的鲜血四散飞溅开来:“这是你第四次向我提出这个要求,蓝云!我已经拒绝了你三次,难道还没有让你死心吗?!”

“大哥你冷静些!快让我看看你的手!”刚才和蓝浩拌嘴的女子蓝宁忙站了起来,一边劝慰着一边拿起了他受伤的手查看着。蓝宁对外的身份正是一家医院的知名医师,这点小伤自是不在话下。

可是蓝扬却轻轻推开了她的手,将受伤的手紧握成拳,看着神色不动的蓝云,突然冷笑道:“很好!像是我蓝扬的妹妹!跟我进来!”

说着他抛下众人,起身进了书房。蓝云咬着嘴唇,苍白的脸上透出一抹与她的年龄不相称的决绝。片刻后,她果然慢慢起身,将客厅里众人那询问的目光尽数关在了门外。

掩上书房的门,蓝云缓步走到了书桌前,对那个站在窗前背对着自己的身影,轻声叫道:“哥……”

“叫我大哥!”蓝扬倏地回过头打断了她,“我现在是蓝家的掌舵人,而你是我蓝家的人,按规矩,你要叫我一声大哥!”

“是,大哥!”蓝云果然立即改了称呼,眼神中却迅速掠过一抹心痛,“你的手……”

蓝扬紧盯着她,再度冷笑:“你还会关心我的手吗?你还会在意我的死活吗?如今你满脑子不是只有一个念头吗?你不是铁了心要脱离蓝家,去过你平常人的生活吗?”

他越说越快,声音也越来越高,透着一种冷然的严厉!原来这才是蓝云真正想要的!

听着蓝扬一蓝串的诘问,蓝云无言以对,只是倔强地抿紧了嫣红的双唇,眉宇间的一抹桀骜却依旧在若隐若现!

看着她绝美的容颜,蓝扬只觉得一阵恍惚,心神顿时微微地乱了起来!他下意识地握了握受伤的右手,借着那阵突来的剧痛重新将神智拉了回来,却发现蓝云仍然在自己的面前沉默着!

见她始终如此默不作声,蓝扬不由咬牙道:“你知不知道培养出你这样一个优秀的人手需要花费多少人力物力?需要等待多长的时间?现在你已经是我最得力的干将,居然说走就想走?你以为我会那么轻易地点头放人吗?”

蓝云一声轻叹,却并不作哀求,淡然答道:“没有关系,我会继续努力为大哥做事,直到大哥答应放我离开为止!”说着她不再等蓝扬说什么,转身就往门外走去。

“给我站住。”蓝扬突然开口吐出四个字,并不疾言厉色,并没有用命令的语气,甚至蓝声音也没有提高半分,却成功地将蓝云的脚步定在了当地!因为在蓝家,大哥的话是任何人都违抗不得的!不是因为大哥有多么厉害,手段有多么狠辣,只是因为这就是规矩,没有规矩,不成方圆!

看着她俏丽的背影,蓝扬突地一声冷笑:“蓝云,你是无论如何要离开蓝家,要斩断和蓝家所有的关系,再也不要见你那些兄弟姐妹,再也不要见大哥的面了?”

蓝云豁然回身,一直云淡风轻的脸上终于有了一丝动容,急急地说道:“我没有,大哥!我不是这样想的!我从没想过不再见大哥的面!我……我只是不想再过这种偷偷摸摸的日子,不想再靠偷东西生活!我只想找份正当的工作,正正经经地过日子!“

“哦?”蓝扬一扯嘴角,露出一抹充满讽刺的笑容,“正当的工作?正正经经地过日子?你的意思是说,我们蓝家都是些不要脸的小偷,做的都是不正当的生意,过的都是些不正经的日子?所以你羞于和我们为伍,要从此洗心革面,做个好人了?”

他每说一句,便往前跨一步,慢慢逼到了蓝云的面前,一双冷厉的眸子紧紧地盯着面前这张绝美的脸!

震慑于他隐隐透出的怒火,蓝云不由倒退了一步,略有惧意地说道:“大哥,我……”

“够了!不要再说了!”蓝扬一挥手,打断了她的话,同时掉过了头,不再和她对视,仿佛在掩饰什么,“冲你这句话,我放你走!蓝云,我宁愿破例放你走!免得你将来埋怨我毁了你做个好人的机会!”

几句话出口,蓝云惊喜不已,颤声确定着:“大哥?!你……你说真的?!你真的答应放我走了?!”

“我放你走!”蓝扬的声音里却已经听不出任何喜怒,“但是你也不要高兴得太早!蓝云,因为确切地说,我只是给你一个离开的机会而已!因为你要答应我三个条件!如果这三个条件中有任何一个你做不到,那么从此之后你就算死在蓝家,也决不能再跟我提离开的事!”

“好,我答应!”蓝云毫不犹豫,因为她决不能轻易放弃这个得来不易的机会!只要能结束目前这种生活,哪怕付出一些代价,她也是愿意的!

蓝扬冷笑,缓缓转过头看着她,竖起了一根手指:“第一,保证离开之后,不会让任何人知道你是盗神蓝家的人,不会透漏任何关于蓝家的事!”

“那是当然,就算大哥不说,我也不会透露关于蓝家的一丝一毫!”蓝云点头,将第一个条件答应下来。

“第二,”蓝扬再度扯了扯嘴角,丝毫不意外她会答应这个条件,然后又伸出了一根手指,“你要净身出户,不但这些年在蓝家挣的钱分文不能拿走,而且离开之后,不准使用蓝家教你的偷盗功夫赚钱!你不是想过正经的日子吗?我就给你个机会,让你用正当的手段挣钱花!”

似乎是没有想到大哥会做的这么绝,蓝云有些意外地睁大了眼睛,但接着便在蓝扬有些讽刺的笑容里一咬牙答应下来:“我答应,这些年在蓝家赚的钱,我一分不拿就是!而且我保证离开之后绝不会再去偷任何东西!如果违背了这个条件,蓝云任凭大哥处置!”

看来她是真的下定决心离开了,蓝扬想着,心底一股怒气渐渐升腾起来:“蓝云,你就这么想离开蓝家吗?我自问这些年来待你不薄,蓝家的任何人应该也没有做什么对不起你的事!”

到底是朝夕相处了多年的大哥,骤然要离开,蓝云也感到有些难舍,可是……上天知道,她是有苦衷的!她不得不离开!

想到这里,蓝云硬起了心肠,一扭头避开了蓝扬的目光:“大哥,我要离开是我自己的事,跟任何人都没有关系!你们也没有半分对不起我!”

“既然如此,那你为什么走得这么坚决?为什么一丝犹豫都没有?好像把我们这些人都当作了毒蛇猛兽,连一分钟都不愿意再多呆下去?”蓝扬的声音里已经带上了浓浓的疑惑,如今这个情形,蓝云的去意已不止让他感到愤怒,而更多的是迷惑不解了!他实在很不明白,自来蓝家的人都是这样生活的,从来没有人对这样的生活提出过质疑,为什么偏偏是她不同?

“大哥,第三个条件是什么?”面对蓝扬的责问,蓝云只觉犹如含了满口的黄莲,苦不堪言,却偏偏无处诉说!只得咬紧牙关,状似随意地问出了这句话!

一句话问出口,令蓝扬原本有些热切的眼神骤然冷了下来,冷笑道:“还真是去意不减啊!好!我就成全你!听着:第三个条件就是,一年之内给蓝家生下一个孩子,不论男女都可以!完成这个条件,我就放你离开蓝家,永远都不用再回来!”

“什么?!大哥你……”蓝云震惊无比,忍不住蓝退三步,才勉强扶着一旁的书柜站稳脚步,可是眼中的惊异却有增无减,她抬起双眸看着浑身冷冽的蓝扬,直要怀疑是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刚才那些话,其实并不是蓝扬说出来的!

可是蓝扬却紧接着就粉碎了她的侥幸,冰冷的话语接蓝冲着蓝云甩了过去:“我知道你很吃惊这个条件,不过你也知道,我们蓝家一向都是这样的!每一个来自蓝家的人,无论男女都负有生育下一代的任务!只有这样,才会有人继承蓝家的事业,将‘盗神’的名号延续下去!”

明白蓝扬说的乃是事实,蓝云放弃了劝他收回成命的打算,转而要求道:“可是……大哥,一年的时间是不是太短了些?你知道的,我……我还没有结婚……怎么可能来得及在一年之内……”

“那是你的事!”蓝扬毫不留情地打断了她,嘴角噙着一丝冷笑,仿佛看笑话一般的,“蓝云,那是你的事!反正条件我是摆在这里了,要不要答应,你看着办!而且如果这个条件你办不到的话,以后就给我安心呆在蓝家,哪里也不准去!”

看着蓝扬丝毫不准备通融的样子,蓝云的心头掠过一丝绝望,忍不住惨笑道:“大哥提出这样的条件,是存心要看我的笑话的吗?是存心嘲笑我不自量力、自取其辱?”

“我没有这样说!”蓝扬似乎有些不忍心看她如今的样子,便略略扭过了头,避开了她的目光,“我说过只是给你一个离开的机会,至于这个机会怎么把握,全看你自己!”

蓝云仿佛不胜疲惫一般,几乎要将整个身子都倚在书柜上,才勉强站住身体,可是却挣扎着从牙缝中挤出几个字:“好,我答应!一年之内!”

这次,终于轮到蓝扬吃惊了!他霍然回头,不敢置信地看着蓝云,失声道:“什么?!你答应?!你……”

“对,我答应。”蓝云笑着,可是笑容却空洞得可怕!蓝扬居然用这样的手段来对付她,是她怎么也没有想到的!既然如此,还有什么话好说?

得到她的确认,蓝扬的心头更是怒气翻涌,双眸中的火焰霍霍地燃烧着,直要将蓝云烧成灰烬!

“蓝云,你……你好!”他砰的一拳击在了面前的书桌上,接着更是不解恨一般狠狠地一挥手,将桌面上的手提电脑猛地扫了出去!电脑在空中画出了一条优美的抛物线,然后“通”的一声落在了地上!

“大哥!”书房的门便在同一时刻被撞开了,客厅里的其他人纷纷涌了进来,惶急地叫着。想来是因为担心他们两人出现什么争执或者意外,所以一直在门外守候着。

看到面前的一切,众人都有些不解,却不敢直接去问蓝扬,都把询问的目光转向了蓝云,蓝宁轻手轻脚地走到浑身颤抖的蓝云面前,轻声问道:“怎么了蓝云?出什么事了?大哥为什么这么生气?”

蓝云摇了摇头,不堪承受地闭了闭眼睛,蓝扬的声音已经传了过来:“回房间等着,我会去找你!”

“是,大哥!”蓝云低低地应了一声,轻轻地走了出去。

“将这里收拾一下,然后各自回房!”蓝扬不做任何解释,简单地吩咐了一句后便离开了书房,留下一干人面面相觑。

蓝云还在为蓝扬的第三个要求而心痛。她知道蓝扬不会轻易放自己离开蓝家,就算是有这个可能,他也一定会提出一些苛刻的条件,所以在此之前,她曾经设想过无数种可能,却怎么也没有想到蓝扬会提出这样的要求!

毕竟不管怎么说,她蓝云刚满二十二岁,还从来没有谈过男朋友,更别说谈婚论嫁这回事了!可是蓝扬却要求她在一年之内生下一个孩子!这怎么可能?就算要她现在立刻去找一个自己喜欢的男人,然后跟他谈情说爱,直到彼此满意,愿意共结蓝理,然后怀孕生子,这个过程,恐怕也不是可以在一年之内完成的!

关键是孕育一个孩子需要十个月的时间啊!他当这是养猫养狗吗?三月两月的就可以制造一个小的出来?

换言之,蓝扬提出这样的条件,根本就等于直接告诉蓝云:想离开,门都没有!

可是“蓝云”这两个字的意思就是,凡事皆有可能!既然孕育一个孩子需要十个月,那自己还有两个月的时间可以用来筹划不是吗?天无绝人之路!

正思虑间,房门被敲响了。蓝云回过神来,深吸一口气说道:“请进!”

房门推开,蓝扬毫无表情地走了进来。蓝云忙站直身体,微微点了点头:“大哥!”

蓝扬走到她的面前站定,看着她的眼睛问道:“怎样,考虑好了吗?这第三个条件,你是不是真的答应了?”

“是的,大哥,我答应!并且非常谢谢你给我这个机会!”

蓝扬冷笑,对她的感谢不屑一顾的,突然举起了手中的东西,蓝云才发现他居然拿着一叠照片:“好,既然你答应,我也不多废话!听着,不用我说你也知道,你自己一个人是不能生下孩子的,你现在需要的,是个男人!而为了保证你生下的孩子能像你一样优秀,孩子的父亲便不能太差劲了!当然也就不能随意选择!这里,是我从资料库中筛选出来的一些优秀男子的照片,你可以从中选择一个做孩子的父亲!至于这个过程怎么去完成,那就是你的事了!只要你能保证,将来他不会对你的身份和孩子的去向生出任何怀疑就好!”

听着他的话,蓝云的脸色越发苍白,简直没有了一丝血色!面前这个人,还是那个虽然冷酷,却一向疼爱自己的大哥吗?

她嘴唇哆嗦着,勉强挤出了一个字:“哥……”

“叫我大哥!”蓝扬硬着心肠,不让自己服软,心底希冀着她会因为受不得这样的侮辱而放弃离开的打算!

“哥!”这一次蓝云却没有听他的话,依旧这样称呼着,“哥,在蓝家,虽然我们都姓蓝,可是他们和我要么是姨表亲,要么是姑表亲,或者是堂兄妹,只有你,只有你是我同父同母的亲哥哥!现在,我不过是要离开而已,你真的狠得下心这么逼我吗?”

“不是我要逼你!是你自己!”蓝扬坚持着,竭力控制着自己的双手,以免那就要出现的颤抖泄露了内心的秘密,“这条路是你自己选的不是吗?我只是按蓝家的规矩办事!如果做不到,那就不要再提离开的事!”

“不!我要走!就冲这些背离世俗的烂规矩,我也要走!”蓝云不顾一切地喊着,眼泪终于控制不住地流了下来!

蓝扬终于彻底失望了!他没有想到自己已经用出了这样的手段,居然还打消不了她的念头!于是,他逼近一步,将手中的照片递到了蓝云的面前:“好!那就把这些照片拿去,选出你的如意郎君吧!”

蓝云惊恐地看着他的手,几乎又要忍不住后退了:“哥!你不要逼我……”

可是蓝扬却不再给她犹豫的机会,再次喝道:“拿去!想要离开,就不要后悔!”

蓝云一咬牙,终于伸手接过了那些照片!

蓝扬的脸也渐渐变得发白,似乎已经预感到自己即将失去一样最宝贵的东西一样,连连冷笑着:“怎么样?大哥为你挑选的是不是都是些智商高绝的人中之龙?你可要好好选哦!不过我提醒你,动作要快,别忘了你的时间只有一年!如果一年之内……”

刚说到这里,蓝云突然一扬手,将那叠照片抛向了半空,顿时,照片如雪花一般纷纷落了下来!

看着照片到达制高点,蓝云便闭起了眼睛,向着照片落下的方向伸出了一只手!既然不能决定,那就把一切都交给老天吧!

很快的,蓝云便睁开了眼睛,手心里已经静静地躺着一个年轻男子的照片,那冷峻的面容居然和蓝扬颇有几分相似之处!

“穆轻寒……”蓝云轻轻地念着这个名字,“对不住了,总裁,就是你了!拜托你,帮我生个娃娃吧!”

而一旁的蓝扬则白着一张脸,深沉的双眸中透出一股奇怪的神色,口中却淡淡地说道:“我已经关照过所有的蓝家人,一年之内不会干涉你的所有行动!至于怎么搞定这个男子,你尽可以凭自己的本事去做!不过在这一年之内你还可以算是蓝家的人,所以如果你有任何方面的需要,包括金钱,都尽管从这里拿就是!”

蓝云的目光却只是紧紧地盯在手中的照片上,轻声回答道:“谢谢大哥!我……会尽量不给大哥和蓝家添麻烦!”

“麻烦?不给我添麻烦?怎么你觉得你给我添的麻烦还少吗?”蓝扬冷笑,看着她颇带惧意的眼眸,“还有,蓝云,我有必要提醒你一句:机会只有一次!如果错过了这次机会,那么以后……”

“我知道,大哥,”蓝云微笑着,笑容苦涩而惨然,“如果错过这次机会,以后就算我死,也要死在蓝家的大门里!”

“你知道就好!”蓝扬转过了头,不再去看她,俊逸的脸庞上迅速地略过了一抹心痛,“最后一句:你注意听清楚我说的话,我说的是一年之内生下一个孩子,而不是一年之内怀上一个孩子!所以如果到明年的八月十五之前,孩子还不能出生的话,纵然他已经在你的肚子里,那也算是你没有完成我的条件!你明白吗?”

蓝云双眼一闭,忍了许久的眼泪终于成串地流下:“我明白!大哥,算你狠!”

一句话出口,她颓然地跌坐在了窗前的椅子上,手中的照片飘然落了下来,轻轻地在地面着陆了。照片上那个年轻英俊的男子仿佛听懂了两个人的谈话,眉头正自微微地皱着……

穆轻寒,二十七岁,帅得不像话,冷得不像话,聪明得不像话,也有钱得不像话。据说他刚十七岁时便以其独到的商业眼光和绝高的智商做成了第一笔生意,净赚一个亿,被称为商业神童,所以才能在如此年轻的时候便成为了“彩虹桥”广告公司的总裁。

这样年少多金的优秀男子自来便是无数怀揣梦想的女孩子趋之若鹜的对象,更何况穆少本人更是帅得一塌糊涂。所以尽管他平日里总是一副冷若冰山的酷样,却并不妨碍那些花痴们费尽心思地制造者和他相遇相处的机会,只不过她们玩的那些小把戏都不能瞒过穆少那双如鹰般敏锐的眼睛就是了!

由于篇幅限制,故事只能发到这里,后续内容请添加关注微信号:yanqing59 回复 407 可以直接看全部内容!喜欢本文请点赞,收藏,分享,转发。

故事大全转载地址:http://toutiao.com/a6313034681878167810/

↓分享本文至社交平台↓
Share on FacebookShare on Tumblr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Digg thisEmail this to someone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Fc2me » [小故事]“總裁,就是你瞭!拜托你,幫我生個娃娃吧!”

赞 (0)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