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故事]女友瞞著我生下我的寶寶,三年後,她帶著寶寶成瞭我的鄰居

↓分享本文至社交平台↓
Share on FacebookShare on Tumblr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Digg thisEmail this to someone

Fc2Me(网友)怎么说:

什么小说??哇,有这福利?冷情总裁强占我

女友瞒着我生下我的宝宝,三年后,她带着宝宝成了我的邻居

凉小意爱苏凉默,爱到骨子里。

但苏凉默却爱着温晴暖。

温晴暖把凉小意从国外请回来帮她做手术,手术失败了。

温晴暖成了植物人。

苏凉默把这一切都归结到凉小意的身上。

为了报复凉小意,他精心设计了一个局。

他把凉小意绑到民政局,和他结了婚。

就在凉小意以为苏凉默是真心爱着她的时候,凉小意被他狠狠抛弃了。

在结婚当天,苏凉默狠狠的抛弃了凉小意,而她已经怀孕了。

而他们都没有想到,温晴暖醒了。

这天,凉小意被苏凉默的好友许辰一叫了出来拿照片。

“许先生,”她摇头望窗外:“天色不早了,我想先回去了。哦,还有,替我谢谢那位大摄影师John先生,他给我寄来的照片很漂亮,尤其是那一张单独照的黑白照,我很喜欢。”

许辰一微诧异后,就站起身,温文儒雅:“英雄所见略同,那一张蔷薇花田中你单独一人的黑白照,也是我最喜欢的。走吧,我送你出去。”

等到了咖啡厅门口,许辰一突然说:“慢着,”他拿起手机:“我很喜欢和你聊天,留个电话,下一次我们还可以相约咖啡厅畅谈对当今医学的看法。”

“好。”

凉小意并没有多想,留下了电话号码后,转身离开了这家名为“浮屠塔”的咖啡厅。

许辰一目送凉小意离去的背影,眼角余光微微一扫,金丝边眼镜框恰恰好遮住眼底的诡异之色,淡色的薄唇更是掀起来,转身走进咖啡厅的时候,眼角余光却特意在马路对面的一辆黑色奔驰上顿了一下。

那个女人,居然对着许辰一笑的那么开心,苏凉默回想着刚刚看到的那一抹笑意,竟觉得有些刺目,不该是这个样子,凉小意,她居然笑的这么绚烂,难道见个男人就有这么开心吗?

门“吱嘎”一声关上,也隔绝了从对面那辆车里射出来的冰冷视线。

黑色的奔驰后座,一只手死死的握紧,再握紧,黑色的额发半垂,遮住了男人阴暗森然的眼。

愤怒!

说不出的愤怒!

眼中氤氲暴风骤雨,阴沉的像是化不开的云。

前面开车的司机背脊一片发亮,头皮发麻。

冷然的声音突兀的从后座传来:“开车。”不加掩饰的愤怒,字字都是从后牙槽里迸射出来:“回、家!”

司机大气不敢喘,后座的低气压笼罩了整个车子,司机开车的手有些抖,被一道冷厉的眼神射过,再也不敢抖动了。

大Boss发怒了!

一路疾驰,苏凉默抵达家里的时候,凉小意根本就还没到家。

他支走张嫂,用的理由很简单:我放你假。

……

时间过去很久,男人时不时看手腕上的劳力士一眼。

脸色越发黑沉。

夜开始黑了,那个女人依然没有回家!

22:00,无人。

23:00,无人。

男人的耐性彻底磨光的时候,23:35分,大门传来一声密码锁开启的声音,一声“滴”声之后,凉小意的身影出现在玄关处。

“去哪里了?”

黑暗中,一道声音突然的响起,吓的凉小意换鞋的手顿在半空中,随即猜到是那个男人,她慢条斯理的换好鞋,朝着楼梯走,准备绕过男人直接上楼梯。

“你,去哪里了?”森冷的声音,在这个夏夜里,竟然透着几分怒气。

凉小意摇了摇头,他有什么好生气的?她去哪里又关他什么事情?

不理他,正准备从他身边绕过,被一道大力一拉,整个人花容失色,狼狈的摔在他的大腿上。

头顶上传来森然的质问:“凉小意,交代!”

轰!

怒火丛生,她像是被点燃的炮仗!

“没什么好说的!我去哪里关你什么事,前、夫!”

“前夫”一词算是彻底刺激了某个怒火中烧的男人。理智神马的全都没了。

抱起女人“唰啦”一下子就从沙发上起身,大步上了三楼。

“你放开我!”凉小意挣扎,当上了三楼的时候,她脸色瞬间惨白,“快放开我!”

抗议没用,手脚并用,外加拳打脚踢,男人轻轻松松就把她固定住,不让她的手脚乱动,那扇熟悉的大门就在眼前,凉小意抖着嘴唇:“我不要……我不要!”这里不属于我,她眼底闪过一丝毅色,手臂一把攀住苏凉默的肩膀,“我不要!”

男人视若无睹,推开门,凉小意面无血色,入眼全都是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装饰。

床、被褥、窗帘、单人沙发、空调……一切的一切,鼻间全都是熟悉的味道!

不要!她不要在这里!会让她想到曾经在这个房间发生的一切,会让她想到这一切的背后不过就是他的算计和惩罚,是他的一个游戏,这里的一切都提醒了她,她凉小意在乎的一切,看重的一切,对他而言,全部都只是一场微不足道的游戏!

他要把她放在床上,她双手死死攀住他的脖子不放,在闹翻之后,第一次收敛起满身的刺,清澈的眼底带着无望的恳求。

粉嫩的唇瓣蠕动,绝望的吐出请求,“求你,去二楼……要做,就在二楼做!”字字平凡,字字泣血!

她,绝不要在这里!

“砰!”

男人面无表情,看也没有看凉小意一眼,直接把她扔在了大床之上。

凉小意的身子一沾上大床,陷入柔软的床褥中,她立即挣扎着爬起,在苏凉默还没有反应过来之前,整个人从另一边滑到地板上,飞快的朝着大门奔去,她没有其他想法,她就是不要在这个地方!

不要在这里,这个地方,这个房间,连空气都提醒着她,曾经她有多、傻!

胜利在望,大门就在眼前,只要她够着门把一旋,门外就是万里晴空,自由的空气了!

凉小意的眼底终于露出了喜悦之色,下一秒!

她的喜悦僵在脸上。

“咔擦”一声,男人的身影快她一步,大门反锁的声音,男人背靠着门,站在阴暗里,除了窗外透进大片落地窗的晕黄灯光,这间屋子里,没有任何一丝光亮。

昏暗不明的卧室,只能凭借着窗外昏暗的路灯投射出来的光明,凉小意分明在那个男人的脸上看到了阴沉森冷之色。

“苏先生,我错了,我不该顶撞你,求你,今后你想怎样都好,就是不要在这里。”别怪她没有骨气,如果你晕飞机晕的厉害,就会本能的害怕乘坐飞机。如果一个人无时无刻都会用他的言语刺伤你,久而久之,你就会远离他。

凉小意也是一个女人,不是伟人,她也怕!她不要在这个地方,不愿意多呆哪怕一秒!

男人保持缄默,眼底潋滟幽暗,俊美的脸微抬,黑得发亮的头发让他整个认看起来像是来自地狱的撒旦。狭长的眸子里,被落地窗外的昏黄灯光映射下,几丝亮芒,几丝缱绻。

魅意竟在孤高冷傲的苏凉默身上流转,与寻常女人的魅意不同,他所流露出来的魅色中,带着男人的爽利,还有他特有的冷。

凉小意总算体会到了,什么叫做冰火两重天。

这里是她一分一秒都不想多呆的地方,而能够让她离开这间屋子的大门,被那个此刻全身充满蛊惑的男人挡住。

他想做什么!

“我只想出去。”她说,鼻子间全都是那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味道,她觉得胃里翻腾,好想吐!

男人一步一步走来,步伐优雅的像一只猎取猎物的豹子,而凉小意,在他戏谑的眼中,就是那只可以吃下去的猎物。

不是不痛……她的眼神,那样无助。

可,这不就是他想要的吗?

呵……轻笑一声,男人眼中闪过残暴,他不爱她!一切都只是后遗症作祟!而她,之所以轻而易举就能够挑起他的欲望,只能说,他对她的身体十分感兴趣。

既然如此,他何必委屈自己?等他要够了她的身体,他也就对她没什么兴趣了,后遗症也就消散了吧。

后来的后来,当他失去她的那时候,他才恍然大悟,不管是后遗症作祟,还是他出自真心,只要她还能够陪在他的身边,他甘之如饴,哪怕是后遗症。

在那时候,陆沉就说:“早知今日何必当初。苏凉默,你根本就是个可怜虫!不敢承认自己爱上凉小意那个女人的可怜虫!你以为温晴暖是当年那个透进你黑暗世界里的那抹阳光,所以你和她在一起,你照顾她,你宠她,但是你从来没有爱上她!因为温晴暖从来不是凉小意!

就算相处十年又怎么样?温晴暖偷偷顶替了凉小意的位置,伪装成当年那个小女孩儿,可是温晴暖能够伪装那道锁骨上的刀疤,却伪装不了只有凉小意那个蠢女人身上才会散发出了的光!别忘记了,一开始,你心中记着那个小女孩儿,你甚至自那场绑架之后,就对那个小女孩儿表现出超乎年龄的势在必得的占有欲,你想要得到她,这一切不是因为她对你有恩,而是她是你生命中黑暗世界里透出的一团光!你苏凉默会是在乎所谓恩情的人吗!一开始,你就错了!”

陆沉言辞凿凿,厉言喝骂,那时,苏凉默方恍然大悟,痛彻心扉、悔之晚矣!

是,他苏凉默一生游走黑白之中,白面世界的光线,黑暗直接的龌龊,他从小就接触……陆沉说的没有,越是游走在黑暗之中的人,越是渴望着光明。凉小意是苏凉默的光,但是他曾经触手可及的时候亲手扔掉了他为他的自负他的孤高付出毕生沉重的代价 。

后来,许辰一说:“根本就没有什么催眠后遗症,你苏凉默是轻易会被催眠术这种小把戏控制住的人吗?一开始,我也以为成功了,后来才发现,我又一次在你身上使用催眠术失败了。当年你把你心中的天使错认成了温晴暖,所以后来即使你自己也发觉到你对凉小意的情义,你依然归咎于我的催眠术后遗症,因为你怕承认你爱上了凉小意。

因为,一旦你承认了,你就必须承认当年高中时候你将凉小意认错成了温晴暖,后来导致凉小意这个可怜女人坎坷的情路!”许辰一说:“谁能想到清冷孤傲翻手云覆手雨搅动乾坤的苏凉默,会是一个连自己爱上一个不够完美的女人都不敢承认的可怜虫?”

当然,这些都是后话。

此刻,苏凉默正在一条不归路上越行越远,而且丝毫没有回头的趋势。

凉小意惨白着脸,“真的!苏先生,我以后都听你的话,也不出去这么晚才回别墅,求您,只要不是在这里,怎样都可以。”

她说道,却万万没有想到,一句话又把男人的怒火勾上来。

苏凉默一步一步走向凉小意,最终站在她面前,猛然伸出一只手,攫住她的下巴,用力一掐一抬,把她的脸抬高到他能够看清她那双惶恐害怕的眼。

狭长的眸子眯起,被窗外路灯一照,闪过冷色:“今天,都去哪里了?”眼中冰冷没有一丝温度,声音却与之相反,温润得像是一个谦谦君子。

凉小意下意识地垂下眼:“我,我在家无趣……随意走走。”

哼!随意走走?

一股怒火压也压不住,男人眸光更加清冷,声音越发温柔:“说说,都去了哪些地方?和谁?”

凉小意的嘴唇瞬间颤抖了下,……他为什么这么问?不会是知道什么吧?

做贼心虚的心里下,凉小意有些心虚,说起谎话来越发不顺了。

“我,没,……就一个人,随便走走。”想了想,“哦哦,还有君华,我们去逛街了。”

“啊!”下一秒,凉小意疼的尖叫,男人出手突然,攫住她下巴的手重重一掐,疼的她整张脸都揪成一团。

凛冽的气息笼罩在头顶,男人声音一改先前温和,透着森然:“凉小意,我给过你机会了。”猛地,他向前躬身,腰身微弯,磁沉的声音在她耳边轻吐:“说谎的坏孩子,是需要受到惩罚的。”顷刻间,一抹湿濡含住她的耳垂。

他们,靠的那么近……

他们身体靠的那么近,心却隔着太平洋。

耳垂上湿濡的触感,她甚至可以清晰的感受到男人的湿滑的舌头。

冷不丁凉小意打了一个战栗,呼吸局促起来,脸色煞白煞白。

当凉小意以为他会对自己做什么的时候,几乎整个身体都靠向她的男人,突然之间往后退了一步。

凉小意抬头,那个男人就站在离她半米的距离,手臂抱胸,看着她露出玩味的笑。

当凉小意以为一切都结束了的时候,她又错了。

“还记得你第一次来这座别墅的时候吗?”

苏凉默的声线优雅低沉,凉小意心里“咯噔”一下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果然……

“我要你脱光,在我面前一丝不挂地趴到床上。”他低沉地笑,笑声透着不加掩饰的轻视,凉小意手指发麻,冰冷,仿佛又回到当初那个幽暗的房间里了。

脱!

我让你停了吗!

全部,不知道是什么意思吗?要我请一个中文家教教你吗?

……一瞬间,这些她以为已经过去的事情,一下子全部回想起来了!这些难听冷酷的话语,爆炸一般回荡在脑海里。

苏凉默静静地看着全身颤抖的女人。狭长的眼睛里,有心疼的不舍,有残虐的痛快。情绪复杂到他自己也理不清。

他神色晦涩难明,深深浅浅,看她被他无情言语刺伤,他深邃眼底一抹心疼,下一刻,意识到什么,眸光一顿,其中温度陡降!

残暴,嗜血,暴虐!

眼仁充血,赤红可怕!

他告诉自己:她,不是他要的女人,从来都不是!

“不脱?”苏凉默靠近凉小意,“忘记了?或许我可以帮你回想起那一夜。”然后,让你再也忘不了,他眸光嗜血,咬牙切齿:“记住,你的男人,只能是我!”

苏凉默半拥住身前娇小的女人,磁沉的声音冷酷无情,高大的身躯将她整个罩住,“下一次,再敢对着其他男人笑,我就挖了他的眼珠……无论那个人是谁!”哪怕是他从小到大的伙伴!“以后离许辰一远一点!”

凉小意的面色惨无血色……他看见了!他果然看见了!

“我……”你误会了,不是你想的那样子。

“嘘,”男人根本不给凉小意解释的机会,修长的食指优雅地抵住她柔软的唇瓣上,他笑的嗜血混帐,“惩罚时间,开始。”

“脱!”

苏凉默坐落地窗边的单人沙发里,沙发柔软,高大的身躯凹陷进去一块,修长的腿抬起,叠在另一条腿上,高贵的雅痞!

凉小意的心,扑通扑通跳的飞快,已经能够预料到即将要发生的一切!

她腿下意识不自觉地往后退了半步……“想逃?”男人眯着眼,“你能逃到哪里?”

凉小意闻言,陡然站住脚!……你又能逃到哪里?

他说的没错……她以为只要她把自己武装成刺猬,只要她努力摆出不在乎,装模作样在他的面前表现得处处与他作对,反驳他的话,他说什么她偏不如他的意……她以为只要她这么做了,她就不会再被他刺伤了!

却原来一切又回到了原点!这个男人轻而易举就冲破了这些日子她建立的心理防线。撕碎了她好不容易装出来的性格和表象!

凉小意抬起头,看向沙发的方向。

苏凉默,你是我的劫数,是上天派来结束我的人生的镰刀死神!

于是,她的手动了,颤抖着,一如当初,害怕又屈辱的在他的面前,他的眼皮子底下,层层剥开自以为牢不可破的尊严。

寂静的卧室里,只有衣料摩挲的声音,沙发上,苏凉默的眼漆黑如夜,凉小意轻易的能够感受到来自前方那道视线的火热。

“过来。”

凉小意脸色一白!

和当初一样啊……连这句话都一模一样!

所以这算什么?绕了大半圈又回到了原地?

男人站了起来,将已经脑子里一团浆糊的凉小意推上床,下一秒,高大的身躯覆在她身上,化身野兽,要着她。

这一夜,苏凉默自和凉小意挑明一切之后,第一次睡的这么沉。

一夜无梦。

……

二日清晨

清风吹拂开浅灰色的丝绒窗帘,别墅三楼的卧室,落地窗前的洁白kingsize的大床上,一具古铜色结实精瘦的性感身躯,一个翻身,白色的床单滑落他的腰间,大块的裸背,性感的足以叫任何一个女人尖叫。

男人长臂伸出,习惯性搂向一旁。下一瞬间……眼睛瞬间张开,漆黑的眼瞳一瞬不瞬盯着旁边空荡荡的床位。

“Shit!”男人狠狠趴了一把头发,套了一件睡袍就起床,“该死的女人!”一早上怒火全开,一边向楼下走一边心里盘算着怎么修理那不听话的女人。

下了楼,左右找不到凉小意的身影,又跑到二楼去看,依旧没有看到她的身影。正准备出卧室门,苏凉默突然脚步一顿,走到了衣橱前,一打开衣橱……入眼那个行李箱还在,苏凉默松了一口气。

一大早早上找不到那个女人,有那么一瞬间,苏凉默心慌了,以为凉小意那个该死的女人偷偷瞒着他,离开了这里。

走下楼,正问,“张嫂,她呢?”

刚问,门外门铃一阵急促的响声。

“怎么回事?”苏凉默拉开门,认出是别墅区保安,早上没有见到凉小意的恼怒直接有了宣泄口,发泄到这几个倒霉蛋保全人员身上,“最好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否则现在就收拾行李滚蛋。”

“Boss,外面来了好多媒体!”一个保全负责人神情严肃,“拦住了夫人不让夫人走。”

闻言,苏凉默挑高了眉头:“凉小意在别墅区门口?”

“是的,Boss,夫人正准备出别墅,就被那些媒体人车阻拦,挡住了去路。”保全负责人欲言又止,苏凉默面色微沉,冷然命令道:“有话直说。”

“晴暖小姐也在。”

“咻!”

苏凉默利眼冰刀,直射保安,“温晴暖来做什么?”

“温小姐貌似,貌似在哭。”能当上保全的负责人,必须是有眼色的。

女友瞒着我生下我的宝宝,三年后,她带着宝宝成了我的邻居

大Boss对于温晴暖不客气的称呼,让保全负责人从“晴暖小姐”的称呼直接变成疏远客套的“温小姐”。苏凉默自己都没有注意到的细节,保安都注意到了。

苏凉默拧眉,“媒体堵了凉小意,温晴暖在哭?”眼神锐利,“媒体是温晴暖引来的?”

故事大全转载地址:http://toutiao.com/a6313013878980657410/

↓分享本文至社交平台↓
Share on FacebookShare on Tumblr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Digg thisEmail this to someone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Fc2me » [小故事]女友瞞著我生下我的寶寶,三年後,她帶著寶寶成瞭我的鄰居

赞 (0)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