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总裁小说

更新时间:2019-07-09

暖婚宠妻超给力 完结

暖婚宠妻超给力

来源:掌中云作者:童萌萌分类:总裁小说主角:言夏,夜北寒

小说简介:两年前被亲生姐姐算计,进错了房。为了家族利益,居然还要给他生孩子?展开

本书标签: 纠缠 虐心 阴谋 婚姻 言情

精彩章节试读:

暧昧的气息在空气中弥漫。言夏下意识的将双手抵在胸前,推搡着压在身上的夜北寒。温婉的小山眉拧成一条细线,“不要……”

夜北寒没那么多耐心,他略带急躁地把她的手压在两边。

言夏自知抵挡不住,便阖了眼任由他抚弄。冰凉的陌生触感在身上游走,身体也渐渐变得酥麻。一股羞耻感一股脑地炸在脑海,她紧紧的咬住嘴唇,以抵挡住浑身的颤栗。

“动情了?”

夜北寒的声音低沉喑哑,带着浓浓的情欲。温热的气息打在耳畔,言夏的耳畔晕染上了可疑的红晕。她沉默着,她嫁给夜北寒两年,夫妻间除了每月例行的做爱外,几乎零交流。

他需要一个孩子,这是他们上床的唯一原因。

而言夏,这两年始终未能如他所愿。

夜北寒习惯了她的冷淡呆板,身下的女人眉头紧锁,及腰的发丝凌乱地散成一片,水润粉嫩的薄唇呵气如兰,夜北寒情不自禁地吻下去。

突然,一阵刺耳手机铃声响起。夜北寒不耐烦地抓起床头的手机正要关机,屏幕上跳跃的名字赫然映入他的眼帘。

夜北寒眼神一怔,下意识地就瞥了言夏一眼,冷声道:“别出声!”

言夏有些诧异地睁开眼,夜北寒还是第一次在这种事情上停下来呢。

刚刚夜北寒急着接电话,并没有关紧门,他的声音幽幽地传进来。言夏听到,温暖醇厚地声音略带犹豫,小心翼翼地探问:“悠然……是你么?”

自嘲的笑了一下,原来,夜北寒并不是天性冷漠无情,只因……自己并非他心中的人而已。

“悠然,你别急。你站在原地不要动,我马上去找你!”伴随着焦急的声音,夜北寒推开门捡起自己的衣服就往外走。

“你去哪儿?”言夏坐起身子,轻薄的金丝被从肩头滑落。

夜北寒头也不回地说了一句:“你别管!”

不耐烦的话音未落,门已经被重重地甩上了。

言夏呆坐在床上,直到窗外响起汽车引擎发动的声音。她这才反应过来,从落地窗往外看,他的车尾刚好消失在朦胧的夜色之中。

言夏瘫软在床上,心头涌上莫名的酸涩。

自己与夜北寒的婚姻,不过时两年前的一场交易罢了。他心中藏着谁?她心中是何感想?有什么关系。他们早已经立下协定:所有事情,互不干涉。

此刻她心中的悸动失态又算得了什么呢?

……

第二天,言夏一踏进报社,就听到同事叽叽喳喳地讨论着夜北寒。言夏与夜北寒是隐婚,她们自然不知道。看到她,同事们一脸兴奋地说:“言夏,言夏,你知道么?咱们B城最大的钻石王老五夜北寒原来早就金屋藏娇了呀!”

“什……什么?”言夏提着公文包的手骤然握紧,难道,自己的存在……

同事看她一脸紧张,抽出一张报纸笑着塞到她手上,说::“你紧张个什么劲?看看!”

报纸的头条版面赫然印着几个大字:夜家大少夜北寒女友曝光,竟为一线小花旦李悠然。昨日凌晨,两人在机场动作亲密、言笑晏晏……

言夏本来嘴角还弯着,看到文字下面两个人占满整个版面的照片,后面写的什么就再也看不清楚了。大脑在嗡嗡作响,捏着报纸的手不自觉的收紧。

原来是自己自作多情。

其他人没有注意到她的异常,依旧一脸兴奋地讨论着。

“早就听说李悠然背后有一个大佬,没想到是夜北寒。怪不得一出道就火成一片了,前两年还去了好莱坞发展。”

“听说他们两个还是青梅竹马呢,要是我也能遇见想夜北寒这样的男人就好了!”

“就你……你有人家李悠然长得好看么?”

……

言夏听着她们的谈话,心一点一点沉入了虚无冰冷的海底。以夜北寒的性格和势力,记者怎么可能挖到他的花边新闻?更何况,关于他的花边新闻根本没人敢拍,拍了也没人敢报。而这个报纸上写了这么多他的花边新闻,除非他的授意,还有谁?……

“唉,言夏,你脸色怎么这么苍白?是不是不舒服啊?”一个同事拍了她一下。

言夏低下头,敛了敛神色,苍白的脸上撑起一丝笑意,说:“我没事儿,可能昨天睡的不太好吧!”

同事疑惑地看了她一眼,正准备问什么,又被旁边八卦的众人拉到一边。

“都杵在这干嘛?不工作了?”主编站在办公室门口大吼,个人连忙各归各位,生怕被她处罚。

言夏所在的报社,是一家专门的金融报。因为办报历史悠久,实力雄厚,在业界还是具有较大影响力的。而她的主编杨木子女士,因为其能力出众、眼光独到,在业界颇有影响力。所以脾气有些大,也没有人敢惹她。

言夏舒了口气,坐在自己的办公桌前。面朝着电脑,脑子却一片乱轰轰的,脑海里总是闪现着刚刚那份娱乐报。浑浑噩噩地过了一天,看了一眼还未处理的文件,心里恨不得抽自己几个大嘴巴子。

好不容许熬到了下班的时候,手机突然响了。言夏掏出手机扫了一眼,顿时一愣。犹豫再三后最终还是按了接听。

“今晚去别墅。”冷洌清寡的声音在电话那头响起。

平日里为了工作方便,言夏都住在公司旁边的出租屋,只有夜北寒有时间的时候才会回别墅和夜北寒例行公事般做爱。

言夏哂笑一声,他真的是惜字如金,仿佛昨晚和叶悠然打电话的那个温暖耐心的夜北寒是幻觉一样。

“你笑什么?”夜北寒皱眉,感觉今天的言夏仿佛有些不一样。

言夏看了一眼电脑屏幕上他的新闻,突然笑出了声,回答说:“好啊!我也有事正想和你说。”

读友们正在关注: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