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总裁小说

更新时间:2019-07-09

五少的豪门娇宠妻 完结

五少的豪门娇宠妻

来源:掌中云作者:狐狸不狐分类:总裁小说主角:时晚秋,梁越

小说简介:三年牢狱出来的时晚秋,蓦然发现最好的闺蜜居然已跟自己的未婚夫结婚,她的顶罪成了一桩笑话。而她做梦都没想到,在她穷途末路时,收留并支持她的竟然是昔日职场上互看不顺眼、明争暗斗让她极度憎恶的梁家五少。她想借助五少的力量复仇,可她发现,这个男人霸道得真的很嘴贱!展开

本书标签: 婚斗 豪门 腹黑 阴谋 情感

精彩章节试读:

笨重的铁门,在身后吱呀吱呀几声后哐当一声的关上。

晚秋重重的呼出一口气,抬头看了看乌云密布的天空,像是即刻要下雨一般,沉闷的空气让人烦闷,可她的心情却无比轻松,露出个浅笑看向前方。

“嗨,晚秋,这边。”冉倩朝她招了招手。

晚秋小跑几步过去,看了看车子里面,微微蹙了下眉:“启生呢,他怎么没来?”

今天是她出狱的日子,三年的牢狱让她无时无刻不想念着这个未婚夫,可今天居然没来接她。

“他今天有个重要项目要谈,走不开。”冉倩怔愣了下才说,显得有些慌乱,忙替她开了车门让她上去,“你也知道他就是个工作狂。不管他,我们先去吃饭的地方,你先洗个澡,我为你洗尘。”

“那他就不能事先安排好把今天空出来?”晚秋还是觉得失望,大好的心情因为梁启生没来而毁了一半。

“一会儿他来了你再骂他好了。”冉倩劝她,发动车子。

冉倩把她送到了本市最好的酒店,洗澡换完衣服之后上了顶楼的空中餐厅,晚秋入狱之前常跟梁启生一起来这里。

“启生什么时候来?”晚秋点完餐问,看向落地玻璃窗外熟悉而又陌生的城市,三年这里变化很大,建了很多高楼,越发的繁华了。

“应该马上就到了。”冉倩给她倒水。

晚秋等不及想见他,“把你手机给我用下,我给他打个电话。”

冉倩的手猛的抖了下,水一下子冲出了杯子外面差点泼到晚秋的裙子上,她连忙的抽了几张纸出来擦桌面。

晚秋觉得有些不对劲,“倩倩,你这是怎么了?启生不会是出事了吧?”

“没有,他怎么可能出事。”冉倩坐下,正要说点什么,电话响了,铃声是小女孩奶声奶气的声音,她忙挂断,可电话马上又再响起。

晚秋垂眸端起杯子假装喝水,冉倩也不好避开,犹豫了下还是接通,不过手稍稍挡住了话筒,轻声说了几句话就挂了。

“你女儿?”晚秋敏锐的还是听到了,那边有个小女孩在撒娇,似乎是生病住院了在找妈妈。见她点头,她很惊讶道:“你已经结婚了?你结婚了怎么不告诉我?孩子多大了?”

“两岁。”

“真快。”晚秋感叹,“当年你还说我会生在你前面,看来你可比我早多了。既然小孩生病了你就不用来接我,我自己能回去。”

“那哪儿行,我就是老公孩子都不要也得要你这个闺蜜!更何况还是你出来的第一天,要郑重。”冉倩笑,神情缓和。

有服务生来上菜,晚秋很自然的说:“我们还有个人没到,菜先不上。”

服务生为难,看看一旁的冉倩,冉倩忙把东西接过来摆在了桌子上,不一会儿点的菜就全齐了。

“我们边吃边等他吧,也不知道他要忙到什么时候。”冉倩给她倒红酒,“有你最爱吃的鹅肝。”

晚秋直觉肯定是出事了,她也不是傻子,直接问道:“他是不是不来?”

“晚秋,他……”冉倩欲言又止。

“行了,我知道了。”晚秋烦躁,拿起桌上的红酒一饮而尽,呵呵笑了两声释怀了:“他不来就不来,跟我求他似的!我们自己吃。”

冉倩暗自松了口气,把她喜欢吃的菜都放到了她的跟前,对于晚秋问的有关她老公孩子的事情,她说得很模糊。

见她并不怎么想说,晚秋也就不问了。

“梁太太!”突兀的女声打断她们的用餐,一个身着华丽妆容精致的女人站在了她们桌边笑道:“真巧又碰到你了。听说令爱肺炎住院了,现在怎么样?”

“好得差不多了,马上可以出院。”冉倩笑得不自然,余光不停的去看晚秋。

“那就好,改天有时间我再上门拜访。”女人说完上下打量了眼晚秋,“这位是……”

“我一个朋友。”冉倩立马说,也不再多说一个字。女人哦了声很识相的也不再多问,寒暄两句就走了。

“梁太太?”晚秋捕捉到一个敏感的姓氏,她忽然有种很不好的预感,但她尽量克制自己不往最坏的地方去想,她认为那绝对不可能。她抬头笑着问道:“你嫁的人也姓梁,是梁家的人?”

冉倩沉默几秒,猛的抓住了她的手赶紧的解释,“晚秋,你听我说,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我们也是迫不得已……”

她的话犹如晴天霹雳将晚秋劈得体无完肤,她无论如何都不敢相信她刚才的猜测,她最好最信任的闺蜜跟她最爱的男人结婚了?

“原来他不来是因为这个。”晚秋的身体在颤抖,死死的扣住了自己的手心压制住自己的脾气,哼笑一声道:“怎么迫不得已了?你是迫不得已上了他的床,还是他迫不得已娶了你?”

冉倩无话反驳,她只是抓着她的手猛劲的摇头,“我们是真心相爱,晚秋,你能不能原谅我,看在我们多年友谊的份上,原谅我们吧……”

晚秋呆愣,她说了什么话她已经听不到了,她的两耳轰轰直响脑中一片空白,她一生最重视的两个人,一个在前面狠狠的捅了她的心脏一刀,一个在背后再加了一刀,两个人转动着刀柄把她的心脏搅得血肉模糊、鲜血淋淋!

“在你眼里,我们二十年的感情就比不过一个男人了?”晚秋冷漠的甩开她的手,顺时泪流满面,质问道:“我跟他谈了七年,为他坐了三年的牢,你们倒是好,孩子两岁,我才进去你们就结婚了吧?你们把我当什么了?当什么了啊!”

晚秋猛的站了起来,无法抑制的大吼。只觉得眼前的一桌饭菜让人恶心,连着吃下去的那些东西也让她反胃,她抓起桌布一股脑的全部都掀翻在地,什么洗尘宴,这就是来给她难堪,来捅她心窝子的,估计还巴不得她死在里面永远不出来吧!

晚秋觉得讽刺,这里的餐厅服务生都知道她是梁太太了,而她跟着梁启生那么多年来了无数次,才三年居然没一个人认识她,真是天大的笑话。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