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总裁小说

更新时间:2019-07-07

总裁的逃爱小甜妻 连载中

总裁的逃爱小甜妻

来源:掌中云作者:甜味仙女分类:总裁小说主角:柳沫,宋庆轩

小说简介:她是家道中落的毁容孤女,却被整座城市最富有的男人堵在民政局,“你躲什么,难道嫁给我很委屈?”这个男人强势地进入她的生命,以摧枯拉朽之势替她摆平一切问题。有人当着他的面指着柳沫的鼻子,谩骂:“你不就是为了钱为了权才和他在一起的吗?!”男人只是将她搂在怀里,挑眉道:“她图什么我都给,只因她是我的妻。”展开

本书标签: 甜虐 二婚 婚姻 甜宠 婚恋

精彩章节试读:

医院的寒风吹得柳沫阵阵发冷,手边的呼叫铃按了好几遍也不见护士来。

老公和婆婆已经很久没露面了,刚下手术台的柳沫有些分不清,到底是寒风吹得她冷,还是心里冷。

不久前的雨夜,一辆路虎从她小腿碾过,粉碎性骨折,也在她漂亮的脸蛋上留下了一道蜈蚣般的疤。

电话铃声响起,随意抹了一把凉泪的她见到屏幕上闪烁的‘妈妈’二字,秀眉紧紧的蹙到了一起。

“你什么时候出院,医院的催款电话都打到我这儿来了,唐北泽呢?怎么,这钱你指望我给你交?”

柳沫那句‘我刚下手术台’还没说出口,就被周琳的一番话堵得说不出声来。

“一天天的除了会给我添麻烦还能干嘛?还管我要起钱来了,你怎么没被撞死!我告诉你,要钱就去地底下找你那死鬼老爹要去。”

柳沫怎么也不愿相信,说出这种话的人是她亲妈。

她口中的‘死鬼老爹’是自己的爸爸柳毅,他是个战功显赫的军官,两年前因公殉职,柳家虽然还有不错的底蕴,可沉迷赌博的周琳和嗜毒如命的弟弟,早就把这个家败的不像样子。

晚上,唐北泽破天荒的来医院了,让柳沫沁凉的心到底是回升了一丝暖意,想到母亲电话里说的医院催款,她动了动嘴唇,有些晦涩的开口。

“北泽……这次我住院,让你费了不少心,只是今天医生来问我,还有一部分余款没交,是怎么回事?”柳沫小心翼翼的试探着问丈夫,紧张的端着热粥的手都在抖。

“你除了钱还能不能跟我提点儿别的,一天到晚就是钱钱钱,我以前怎么没看出来你是这种女人。”唐北泽不耐烦的皱起眉头,扬手打翻了柳沫手中的粥。

“嘶……”柳沫疼的倒吸一口凉气。

唐北泽厌恶的掏出钱包,抽出一张红彤彤的人民币,打发叫花子般摔在柳沫脸上。

“拿钱滚蛋,你知道你这双腿花了我多少钱吗?三十万了!你什么妻子义务都没尽过,还要我给你花钱。”说完,唐北泽留下一个冷漠的背影。

从父亲去世后,一切都变了。

这一场车祸也让丈夫变本加厉的对自己冷酷。

柳沫用烫的发红的双手捂住眼睛,还是阻止不了那里潺潺流下的泪水。

出院那天,柳沫一人拖着未痊愈的腿站在家门口,还没有来得及落座,唐北泽就给她送了一份大礼。

“北泽,这就是你‘前妻’啊!可有点掉你身价。”一个身穿大红色连衣裙的女人亲昵的挽着唐北泽,女主人范儿十足。

唐北泽低头在女人脸颊上轻啄了一下,两人旁若无人的在柳沫面前你情我浓,仿佛她才是外人。

“你是谁,为什么会出现在我家!”柳沫气血上涌,心脏剧烈的抽搐了一下,“北泽,给我一个解释。”

“如同你所看到的,给你治腿伤的五十万,就当作你们柳家的谢礼,从今往后不要缠着我。”唐北泽单手插兜,闲着的那只手搂着女人的腰,手腕上那块百达翡丽的表扎的柳沫双眸生疼。

那还是她们结婚时,父亲送给他的礼物。

柳沫手里的行李噼里啪啦的掉了一地,两年的婚姻说散就散,那一刻,她的天几乎要塌了。

可是唐北泽用事实告诉自己,比天塌了更可怕的是他的狠心。

他甩出两份离婚协议逼迫着她签字,柳沫手中拿着笔连连向后退:“为什么?”

唐北泽嘴角扯起一抹冷笑:“以前你爹还有点儿用,现在呢?你那个赌博的老妈和吸毒的弟弟会害死我,我现在看见你脸上那道疤,就觉得像是盘了一只虫一样让我恶心。”

柳沫无力的跌坐在自家门口,一如她被踏进地底的自尊。

柳家是在四环开外的一个独院儿,十米开外就能够听到周琳正和一群人打麻将打的酣畅,看到柳沫拎着行李箱几步一顿的走进来,原本还笑着的脸瞬间就冷了下来。

“你这个丧门星回来干嘛?别让我沾了你的晦气,要害我输钱,今天有你好看。”

柳沫没有吱声,转身就去收拾出自己原来的房间。

几天后,她得回学校任课,就算腿还没痊愈也没办法,高三艺术班的美术,耽误不起。

然而到了学校,校长的一番话犹如在她伤口泼盆冷水再撒盐——

“小柳啊!你带的那批学生正是重要时期,你不在的那段时间,张老师替你顶上了,要不你再回去休息一段时间,等这批学生顺利考试,明年你再带新生?”

柳沫没有说话,咬唇离开学校,校园里人声鼎沸,学生们充满欢声笑语,丝毫不知社会的世态炎凉。

一场车祸让她同时失去事业和爱情,应该没有人比她更惨的了吧。

然而祸不单这些,周琳接到电话,警局打来的,说是弟弟柳书语疑似聚众吸毒,现在人在派出所,让家属出面。

周琳拽着她,急急忙忙的去了警局,对待这个儿子,她向来比对待自己上心百倍。

柳沫忐忑的坐在警察局外面的座椅上,看着自己的母亲卑微的听着警察说话,忽然觉得有些可笑。

半晌,她从里面出来,双手就像鹰爪一样死死地扣住柳沫的胳膊。

“沫儿,你弟弟他……涉嫌聚众吸毒,这可不是小罪啊!不过警察没有证据,只要十万块,十万块就能把你弟弟保释出来……”

柳沫茫然的点头,还没等她弄清楚什么情况,脸上就重重挨了一耳光。

读友们正在关注: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