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宠文小说

更新时间:2019-07-06

平生一顾乱心弦 完结

平生一顾乱心弦

来源:掌中云作者:姣卿分类:宠文小说主角:顾弦,付流年

小说简介:慵懒的躺在床上日光浴,心里确定了一个纠结的问题:这辈子最想做的一件事,就是和心爱的人呆在自己设计的房子里,安静地享受阳光,吃男票煮的饭。掏出手机,拨通:“流年,我想咨询一点法律问题?”“问。”“被监护人饿死,监护人要负怎样的法律责任?”“……”展开

本书标签: 情感 温馨 爱情 甜宠 言情

精彩章节试读:

“阿弦啊,你到底有没有跟流年说啊?什么时候才能借钱给我们……”

顾弦轻蹙眉头:“姜姨,我会尽快想办法的。”

“你每次都这样说,这次你给个准确的时间。”

“……十天吧。”

“不行,十天太久了,两天!”

顾弦不说话,握着手机的手已经青筋暴起了。

对方久久得不到回应,最后愤愤地说道:“最多给你五天时间!不能再多了!要是这点小事都办不成,毁了你姐姐的星梦前途,以后你也就别再回来了!哼!”

电话被对方飞快地挂断了。

顾弦握着手机靠在厨房门口,怔怔的看着炉灶上的汤锅发呆。

汤锅上滋滋冒着热气,散发着一股子枸杞冬瓜的鲜香味道,可是顾弦却像是一点感觉都没有一样,神魂早不知飘到了什么地方去。

“要是这点小事都办不成,以后你也就别再回来了。”

小事?

别再回来了?

呵呵。

顾弦抬手擦了下眼角,难过地自嘲一笑。

顾家的人大概都把她当成了提款机了吧,以为她嫁了一个事业有成的男人,就已经步入名流,成为贵族,手里有花不完的钱一样,每次都这样理所当然地开口让她给钱。

最开始那两年,顾家的人找她拿钱还会找一些看起来高大上的让人无法拒绝的理由,而她基本上也是倾自己所有力所能及地帮助,结果这两年她的软姿态让对方以为她好欺负,已经不满足于她给的小钱,这次一开口就要一百万,而理由居然是,她的继姐顾惜要去参加星梦途选秀,准备拿去贿赂内部人员所用。

只要一想起顾家那些人的嘴脸,她心中就生出深深的恶寒。

这钱别说她没有,就算有也不能借。借了之后肯定也是要不回来的了。

一阵清脆的敲门声突兀地响起,顾弦从深思中惊醒,赶忙几步跑过去开门。

“来了来了……额……,你、来了……”

敲门的不是来送外卖的,而是一个长得极度冷魅的男人。

剪裁得体的黑色西装将他的身材衬托得更加修长有型,刀刻似的脸上棱角分明,轮廓深邃,浑身散发着深沉魅惑的成熟。

他的眼睛很漂亮,若是仔细看的话能看到一种不易察觉的深蓝色,仿佛暗藏波涛的海浪,而表面却看不到一点起伏。薄薄的嘴唇抿着,看不到一丝弧度。

付流年。

是她结婚三年的名义上的老公,平时看不到人的,因为……他很忙。

当然,他们也并没有住在一起。

他和两个朋友合伙开了一家律师事务所,大概是因为工作太勤奋,接手的案件很多,并且胜率是同行业内最高,所以他们这家律师事务所现在的名气很大,许多大公司,跨国集团都会指名要他来合作。所以他也成了律师行业里身价最高也是最年轻的律师,一直都被称作律师行业的传奇。

看见前来开门的她一身老旧的家居服,腰上还围了一个洗的发白的围裙,头发随随便便地绑在脑后,一张素颜朝天不施粉黛,付流年黑厚的眉毛微不可查地蹙了一下。

几个月不见,她还是一如既往的……邋遢呢。

“怎么,看见我很意外?”

付流年淡淡开口,低沉冷肃的声音给人一种压抑的感觉,就好像这不是在自己家的门口,而是在严肃庄严的审讯室。而这种冷淡的口气,更增加了两人之间的疏离感,仿佛是对立的两个陌生人。

他是高高在上的王者,而她,则是落入尘埃的草民。

“怎么可能呢……呵呵,你想多了。”

顾弦下意识地低头,结婚三年,他似乎一点没变,果然还是一如既往地讨厌她呢。

侧开身子,犹豫了一下,还是将双手在围裙上使劲擦了擦,确定自己的手已经擦干净了,这才从鞋柜里面拿出一双已经许久没有人穿过的白色拖鞋摆在地上。

心开始不受控制地急速跳动起来,这个男人有很严重的洁癖,只怕这样他也要嫌弃吧?

付流年没有动,就那么随随便便站着,眼睛瞥了一眼地上的白色拖鞋,又将视线落在她身上。

“厨房的东西要焦了。”他忽然说道,幽寒冷漠的声音里,听不出任何起伏的温度。

“啊?糟了!”顾弦一下子跳起来,飞快往厨房窜去,速度之快仿佛后面有一百只狗在追她。

付流年冷冷瞥了她逃跑的方向一眼,想起她刚刚开门时语气中的热烈和期待,在看见是他进来后瞬间变成失望和小心翼翼的样子,他的心忽然沉滞起来。

她在等谁?这里……难道来过别的男人?

低头,将那双白色鞋子扔进旁边的垃圾桶,又拉开另一个鞋柜的门拿出另外一双白色的拖鞋穿上。

他付流年,绝不会用被别人碰过的东西。

将公文包放在桌上,他往卫生间走去,这满屋子的糊焦味道让他连鼻头都皱了起来,他抬手看了下腕表,现在是下午两点钟,她在这个时候煮东西?

这个迷糊的女人,做事情都是不经大脑的,把厨房里的东西煮糊了也就算了,还不把厨房的门关上,让这样恶心的糊焦味飘出来,飘得满屋子到处都是。

明知道他有很严重的洁癖……算了,反正还有一个月就离婚了,他就看在三年来她安分守己尽量不烦他的情分上,不计较这一次了。

反正接下来的一个月,他也没打算再回来。

所以如果不出意外的话,这将是他们两之间,倒数第二次见面了。

至于最后的一次见面,一定是在民政局,办理离婚手续。

想到这里,他的心情变得舒服了一些,放开打算扯衬衫纽扣的动作,走到厨房门口,手抬起,刚刚要拉上推拉门。

“啊!”

顾弦尖叫了一声,双手急促地收回按在自己的耳朵上。被灼烫的疼痛让她整个人都差点跳起来。

可是在眼角瞥见门口的黑色西服,她下意识地收起所有不雅的动作,双手也不由自主地放下,垂在身侧,甚至往身后藏了藏。

本来有些白皙的脸颊也瞬间绯红起来。

读友们正在关注: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