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快穿小说

更新时间:2019-07-04

卿惑宫闱 连载中

卿惑宫闱

来源:掌中云作者:红小果分类:快穿小说主角:宋倾倾,轩辕晟

小说简介:宋倾倾重生之后,发誓要改变之前的轨迹,在改变的过程中,遇到宠她无极限的男主,两人开始了一段曲折的感情。展开

本书标签: 疑心 复仇 皇权 古言 重生

精彩章节试读:

“小姑姑?为什么是我?”少女凄惨的哭声传来,惹人心颤不已。

着了盛装的宋皇后眉宇间带着冷清的笑意,她涂着鲜红蔻丹的手指摩挲着手里的白玉杯说道:“宋倾倾?本宫养了你这么多年,你以为真的是心疼你吗?”

宋倾倾眨着那泛着雾气通红的眼眸,若是放在旁人眼里,肯定是怜惜不已,可是眼前的宋皇后,却是满脸的鄙夷和嫌恶。

她猛然站起身,大红凤裙的袍角扫过了宋倾倾的脸颊,让她刺痛不已。

“本宫看中的不过是你娘亲留下的钱,以及你的容貌!”宋皇后无情的说道。

“不!小姑姑不要把我送给鞑子王,他很残暴,你就算是把我送给他,他也不会放了整个皇室!”宋倾倾哭着说道。

“住口!”宋皇后猛然抬手,很想狠狠的甩给她一巴掌,但是一想到她还要被进贡给鞑子王,便生生的忍住道:“宋倾倾用你来换取整个皇室的安逸有什么不好?你不是善良吗?用你的身体来拯救咱们金溪王朝的顺遂,又有什么不好呢?”

“不!我不要!求求小姑姑放了我,我是你看着养大的啊!”宋倾倾跪伏在她的脚边,哭的不能自已。

“本宫养你长大,就是为了让你成为本宫可以利用的棋子!来人动手!”一声冷喝之后,宋倾倾便眼前一黑,再也不知人事。

高大华丽的皇宫里面,身穿鹅黄色纱衣的少女宋倾倾跪在床榻上,红色的缎带反剪了她的胳膊,勾勒出她曼妙的身体曲线,此时的她额头上渗出着急的细汗,耳边是源源不断传来的厮杀声。

突然,宫门被一脚踹开,冷风旋即灌进来,带着空气中凛冽的血腥气,一名带了青铜面具的男子陡然站到了她的面前。

他手里拿着长剑,上面的鲜血还滴答滴答的往下直流。

“你…你是什么人?”宋倾倾极美的灵动眸子,战战兢兢的看着他。

男人没有回答,只是挥剑扫下一片帐幔,蒙住了她的双眼。

撕裂的痛楚贯穿了她的整个身体,让她忍不住痛呼出声。

她的双手用力抠紧身下的被单里面,生生的承受了男人的侵犯。

许久之后,男人大喘着粗气后退,阴凉的声音旋即在她的背后响起:“宋皇后真以为给本王送了这么一个少女,就完了吗?她可真是幼稚的很!本王要的是整个金溪王朝!”随着他的话音落下,长剑就直接贯穿了少女的后心,让她屈辱的死去。

那一年,金溪王朝被鞑子侵占,鞑子大王言而无信,不但杀了进贡的郡主,还残杀了整个金溪皇室,一统中原,成为真正的中原王。

宋倾倾突然圆睁着双眼难过的清醒过来,耳边传来一阵喜极而泣的声音,惹得她眉心紧紧蹙了起来,这是哪里?她好像记得自己被那个言而无信的鞑子王给杀死了,难不成她又被人救活了?

带着疑问,她侧目看向四周,正对上一双温柔至极的眼眸,她心中惊骇,这不是她已经死去多年的娘亲柳氏是谁?这是什么情况?

“倾倾?你可算是醒了,你真是吓死娘了!”柳氏痛哭流涕的抱紧了她,让她脑子有着瞬间的迷惑。

紧接着柳氏身边的妇人擦着眼泪说道:“奴婢说了三小姐命大,夫人还不信,如今是不是真的应验了?”

柳氏柔软的双手怜爱的抚摸着宋倾倾的脸颊说道:“傻丫头,到底是有多大不了的事情,值得你以死明志?”

“以死明志?”宋倾倾的眼眸沉了沉,她仔细回想,竟是因为小姑姑丢了一枚玉佩,前世的时候是她跟大小姐在她闺房里面玩耍,不知怎的,祖母便非说是她拿了去,她一气之下,就跳下了池塘,虽说后来被救下来了,但是她偷东西的污名是怎么也没有摆脱的了,以至于才被送到后来当了皇后的小姑姑身边教养,再后来,便被进贡给鞑子…。

好一个不念亲情的宋皇后,既然老天让我宋倾倾重活一回,我就绝不会再让这悲惨的祸事重新发生在自己的身上!

想到这里,她便撩开锦被就急着往外走。

“你去哪里?倾倾?”柳氏急忙拦住了她。

“娘,我要去告诉祖母,我没有拿小姑姑的玉佩!”宋倾倾沉声说道。

柳氏愣了愣,下意识的说道:“倾倾,就算是拿了又有什么关系?大不了娘就赔给她,反正娘的嫁妆多的是这东西!”

金溪柳家做金银玉器发家,是全城最大的商户,而柳家的大小姐,自然也是嫁妆极为丰厚的,只不过在商户地位极低的金溪,商户柳氏家族,则根本就上不了台面,如若不是当年柳氏出资给做到兵部侍郎的宋老爷,他如今也到不了兵部尚书这个官职。

按理说宋家得了柳家的资助,应该更看重柳氏才对,但是却恰恰相反,不但看不起她,甚至因为她软弱的性子,出身将军府的大夫人,还时时算计她的银钱,让她出钱出力,而好名声全让大房背了去。

想到这里,宋倾倾就讥诮的扬起唇角,那似笑非笑的模样,吓了柳氏一大跳,难道她说错了什么吗?惹得她十岁的女儿,用这种眼光瞅着她。

“倾倾?娘是说错了吗?”柳氏紧张的询问道。

宋倾倾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道:“娘,没拿就是没拿!不存在大不了赔给她的道理!”

柳氏看到她生气了,连忙应承:“是,我们倾倾多的是这东西,怎么会看上她那不入眼的东西呢?”

“对啊!娘也说了,咱多了去这玉佩,我犯不着去偷她的,所以,这件事情必须要跟祖母说清楚!”宋倾倾固执道。

柳氏一想到老夫人,脸就白了,她是怕死了这老家伙,整天看她不顺眼也就罢了,还嫌弃她生不出儿子,若不是宋青山是个有主意的,这三房可早就抬了好几个小妾进门了。

“倾倾咱们可不可以不去?”柳氏声音颤抖的询问。

读友们正在关注: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