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宠文小说

更新时间:2019-07-04

爱你,无需理由 完结

爱你,无需理由

来源:掌中云作者:莫离分类:宠文小说主角:夏湛恩,易宇泽

小说简介:一次日常的工作,身为器官捐献协调员的夏湛恩在医院遇见了身患癌症的前男友陈水寒和他的“现女友”,当年前男友因为自己身体原因,故意和夏湛恩分手,就在夏湛恩和“现女友”争执时,易宇泽出现,而后易宇泽和夏湛恩为了陈水寒的病奔波,后因被设计陈水寒还是身亡,死后夏湛恩得知了当年分手真相....展开

本书标签: 阴谋 纠葛 缘分 爱情 言情

精彩章节试读:

通体雪白的病房里,脸色苍白五官清秀的男人安静的坐在病床上看书,微风拂过翻动书页的声音让人如沐春风,身着病号服的男人好看得像一道遗世独立的风景。

病房的门蓦地被人从外推开,撞击在墙上发出了一声违和的巨响,易辰梦风风火火的冲进病房,手中捏着一份文件。

“陈水寒!是谁让你签遗嘱的?凭什么要签遗嘱!谁准你死的!你还要活着跟我结婚的!你凭什么死?”易辰梦快步走到陈水寒面前,双眼通红,语气哽咽的质问道。

“傻丫头,一大早的脾气这么大,你看看皱纹都要长出来了。”陈水寒抬手指了指易辰梦的眼角,轻柔的笑着说道。

“别扯开话题!为什么要签遗嘱!我一定能找到办法治好你的!难道你不相信我吗?”易辰梦赌气的别过头,撅起嘴巴问道。

“我当然信你了,遗嘱只是以防万一嘛。”陈水寒笑着说道,见易辰梦依旧别扭的站在一旁,他干咳了几声说道:“有点口渴了,想吃个橙子。”

易辰梦一听见他咳嗽,立刻满脸紧张的坐到病床边的椅子上,拿起一旁的水果刀开始切橙子。

“哼!”易辰梦边切橙子边愤愤不平的说道:“那个女人到底有什么好?你们已经分手那么久了,而且是她抛弃了你!为什么你还不能忘了她?”

“谁跟你说我没忘的?”陈水寒好笑的盯着易辰梦吃醋的侧脸。

“你这是要当着证据的面说谎吗?”易辰梦拿着水果刀狠狠地拍了拍被子上的遗嘱副本,瞪大眼睛说道:“遗嘱上全是她!全是她!”

陈水寒愣了片刻,视线转移到遗嘱副本上,无奈的仰头笑道:“宇泽这家伙,还真是靠不住,让他给我办个遗嘱,转头跟你告密了。”

“易宇泽是我哥!他当然站在我这边了!”易辰梦说完把手上切好的橙子递给陈水寒,拿着一旁的水壶站起身说道:“我帮你接点热水吧。”

“去吧。”陈水寒点了点头,低头继续看着手中的书。

易辰梦刚离开病房没多久,一阵轻微的脚步声走进了病房,陈水寒以为易辰梦丢三落四的性子又忘了什么东西,抬起头刚想吐槽却在看清来人的瞬间愣在了原地。

“真的是你?”夏湛恩惊诧的视线在陈水寒跟器官捐赠本之间来回移动,亲眼看见陈水寒之前,夏湛恩还暗自希望只是同名同姓而已,可是世界上又怎么会有这么巧的事情。

“你……”陈水寒有些慌乱的眼神在夏湛恩脸上扫过,继而停留在她手上拿着的器官捐赠本上,苦笑着说道:“你是器官捐赠协调员?”

夏湛恩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点了点头。思绪复杂的走上前去,该做的手续还是要做的,她拿出器官捐赠本正准备循例给陈水寒讲一讲规定再让他签名,然后夏湛恩的工作就完成了。

“你来干什么?”易辰梦一进门,便看见她这辈子都不想再看见的人站在陈水寒病床前。

夏湛恩闻声回过头,眼神一滞,脸上的表情有些尴尬,陈水寒见状立刻开口想帮夏湛恩解围。

“她只是过来……”

“你是过来拿钱的吧?做梦!遗嘱还没正式生效,你现在一毛钱都拿不到!立刻给我滚!”

易辰梦快步走上前,挡在了陈水寒跟夏湛恩中间,脸上的憎恶之情一览无余。夏湛恩略显尴尬的看着她,眼神中闪过一丝受伤,可是更多得是不解跟疑惑。

“我不明白你是什么意思,我今天来只是……”夏湛恩话还没说完,易辰梦立刻打断。

“别装了!当年水寒哥哥刚一病倒你就立刻跟他分手!现在知道他写了遗嘱你就巴巴的跑过来,你心里想的什么谁不知道?你这个贪婪没良心的女人!”易辰梦对夏湛恩简直恨得牙痒痒的,当年一走了之,现在居然还有脸为了钱回来?

“你到底在说什么?当年我们会分手是因为……”

“别说了!湛恩,你先走吧,我会让医生再联系你的。”陈水寒打断了夏湛恩的话,面无表情的下了逐客令。

夏湛恩一头雾水的被易辰梦劈头盖脸一顿骂,心里委屈得不行,当年分手的原因难道不是因为陈水寒劈腿易辰梦吗?现在凭什么来指责她没良心?她还想说点什么,易辰梦却瞪大眼睛挡在她面前。

“听见没有!让你滚!”易辰梦毫不客气的说道。

夏湛恩心里简直委屈至极,咬咬牙愤然说道:“既然如此,我会让医院其他同事来跟进你这个案子,我先走了。”

说完便决然转身离开了病房,走出病房门口的时候与刚好过来探望陈水寒的易宇泽擦肩而过。夏湛恩低着头匆忙离开病房,并没有注意到与自己擦肩而过的人是谁。

易宇泽看了她一眼,走进病房心照不宣的与陈水寒交换了一个眼神,陈水寒无奈的耸了耸肩,易宇泽挑眉,了然于心的看了易辰梦一眼。

“你不在学校好好上课,总往医院跑干嘛?水寒有医生照顾,你在这里添什么乱?”易宇泽施施然的坐在病床对面的沙发上。

“干嘛,我担心水寒哥哥不行吗?”易辰梦一看见易宇泽便整个人变得服服帖帖,讲话都柔顺了许多。

“你先担心担心你自己的学业吧,今天下午不是专业课考试?”易宇泽说着抬手看了看表。

“哎呀!我要迟到了!”易辰梦恍然觉醒的拿起包包就冲出了病房。

易辰梦离开后,病房一时间沉默的有些诡异,易宇泽抬眸看向若有所思的凝视着窗外的陈水寒。

“分手的时候,你没有告诉她你的病情?”易宇泽一语道破。

“没有,我这个病不知道哪一天突然会死,告诉她,她一定不会跟我分手的,何必呢。”陈水寒无力的回头,俊秀的脸上挂满苦涩的笑。

“只是辰梦这个傻丫头,一心以为湛恩抛弃了我,所以对她误会很深,万一我真的走了,要拜托你帮我好好照顾湛恩。她很小的时候妈妈就离家出走了,她爸爸几年前也因为尿毒症过世了,她一个人真的不容易。”陈水寒声音低低地,重新望向窗外的眼神里弥漫着浓稠的心疼。

易宇泽闻言,沉默不语的盯着背影苍凉的陈水寒。他们从小一起长大,他不需要言之凿凿的跟陈水寒保证什么,只需要彼此的一个眼神便能明白对方心里想的是什么。虽然他不理解陈水寒深爱夏湛恩却因病选择分手这个做法,但只要是陈水寒希望的,易宇泽不惜一切会帮他做到。

因为易宇泽父亲是私人医院董事长的关系,从小他便对生离死别习以为常,心中再无波澜,而如今面对着积极努力的过着每一天的陈水寒,他似乎能够理解医院里每天重复上演的生离死别真正让人痛苦的地方是你的无能为力。

读友们正在关注: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