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快穿小说

更新时间:2019-07-04

嫡女逆袭:王爷,臣妾要上天 完结

嫡女逆袭:王爷,臣妾要上天

来源:掌中云作者:米老头分类:快穿小说主角:云脂虎,北堂凌

小说简介:她是21世纪最强的天才法医少女,自从穿越后就摊上了灭门劈腿被出卖,竟然还有爱脱人衣服的渣男王爷?当她是吃素的?哼!上朝堂下边关,都没问题!展开

本书标签: 女强 皇权 阴谋 穿越 古言

精彩章节试读:

“救命,救命……”

床帏内,女子绝望而又凄厉的惨叫,还未划破漆黑的夜空,便如同微弱的灯火,寂灭的悄无声息。

云脂虎和一群女奴蜷缩在大殿的一角,瑟瑟发抖,脸色苍白,血腥味在殿内渐渐散开,没有人知道下一个死的人会不会是她们,也没有人会对这些罪奴有任何的同情。

“下一个……”帷帐内,枯朽得如同腐木一样的声音,令人生畏。

侍卫们进来,将那床上衣不蔽体的一具尸体拖了下去,蜀锦织就的地毯上留下斑驳的血迹。

或许,已经见怪不怪了!

老凌王信奉采阴补阳一辈子,每晚从这凌王府丢到乱葬岗的尸体,总会有七八具。

“你!”帐内伸出的手指,缓缓的指向云羽然跪着的方向。

“姐姐!”云羽然小脸惨白。

所有的女奴都带着绝望的神色看着云羽然,可唯独,云脂虎森冷的目光,暗藏着杀意,镇定的挡在了云羽然的身前。

如果说她从穿越来以后,经历了云家一族全族男丁被问斩的绝望,经历了从未来太子妃人选跌落到罪臣之女的卑微。她虽不是真正的云羽然,但体内残存的那一丝魂魄,却驱使着她,去为这个同名同姓的倒霉蛋,做一些必须做的事!

况且这个倒霉蛋云小姐的弟弟,和自己那早年夭折在二十一世纪的弟弟,也同名同姓!

所以今天,一切便是终结的时候了。

一步一步,步履坚定。

隔着帷帐,她似乎都能隐隐的闻到那床上如同腐木一样的人散发着纵欲之后令人恶心的味道。

早该死了!

一百二十个年轻女子的性命,这是云脂虎被发配至凌王府为奴以后亲眼目睹的,这些年被他害死的冤魂,都在九幽地狱向他索命。

她韬光养晦几十日,等的就是今日!

“皮肤还不错……”老凌王看着那嫩如水的肌肤,迫不及待的想要一尝这少女的味道。

他恶心的手还没碰到云脂虎的一刹那,一只银钗已经又准又快,朝着他咽喉气管所在的位置,狠狠的刺去。

没有任何的叫喊,动作干净利落,除了殿内惊慌未定的那些女奴,殿外的侍卫几乎没有察觉到任何的动静。

“不想死的都给我闭嘴!”云脂虎冷冽的目光,看得那些女奴心惊胆战,瞬间便将她们吓得要哭出来的声音生生的压了回去,“后殿的紫檀桌下有暗道,直通城郊,逃命去吧!”

女奴们仓皇逃走,不敢停留,云羽然怯弱的拽着云脂虎的手,不知所措,“姐姐,我们也快走……”

“不急!”云脂虎的嘴角,缓缓勾起几分邪魅的微笑。

她怎么会让老凌王死的这么干脆?既然上天给她重生一次的机会,她除了要替云脂虎完成遗愿,还要好好做一些事。

闭上眼,她的脑海里,是云全族的血,是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的恨!

她的动作很轻缓,缓缓的替老凌王闭上死不瞑目的眼,缓缓的在那一封伪造的书信上盖上凌王的印章,缓缓的将那一封伪造的书信小心翼翼的放在了墙内的夹层。

从云氏一族被太子和凌王所污蔑,被当今天子当做一颗废棋所摈弃,她复仇的计划,已经在心里算计了很久很久了。

本就猜忌心极重的天子,若是看见凌王和太子私通的这封书信,灭门的惨祸虽不会落到太子的身上,却也会让凌王府上下毁于一旦。

“你真以为,这么轻易就逃得掉?”戏谑的口吻,带着几分凉薄的寒意,忽地从云脂虎的身后响起。

她几乎本能的将手中的银钗朝着那声音的方向掷去,却未曾想那男子的身影竟然如同魅一样的躲开,未曾伤到分毫。

“还真是个不知好歹的小狼崽子!”北堂凌疑虑的眼神缓缓的停留在云脂虎的身上,语气带着几分戏谑,“那条暗道通向城郊的废庙,可废庙却是凌王府麾下的暴卫齐聚议事之处,你从暗道离开,只会是死路一条!”

“你……”云脂虎的脸上骤然一片惊骇,她在府中查了许久方才知道这条暗道的存在,可却未曾想到这暗道的秘密。

岂不是,她亲手将那些女奴送上了死路?

云脂虎紧咬着嘴唇,生生的咬出血痕,腰间缠着的灵虚软剑顿时凌厉的刺向北堂凌,“为什么刚才不提前说!”

“姐姐!”云羽然着急的拦着云脂虎,“姐姐,不要,现在只有凌王殿下才能救我们!”

“本王为何要说?”北堂凌的眼中依旧是云淡风轻,淡漠的语气,没有温度,“本王看在云太傅的情分才出手救你们,至于别人的性命,与本王何干?”

好一个与我何干?

人命,在这些天潢贵胄的眼中,就这么不值一提?

换句话说,人命又算的了什么?

这大楚王朝立国之初,全仰仗云氏一族倾举族之力的支持,一门之中曾出过三位首辅,十二位帝师,云氏一族兢兢业业辅助了这大楚王朝的历代天子,却只因为几封书信被污蔑为造反。

情义情分在这些人的眼中全然不算什么,又怎么会在乎其他人的性命!

云脂虎只能将恨意生生的按捺下去,那些女奴的性命,她尽了全力,无可奈何!

她现在,只能藏,只能敛去所有的锋芒。

可她看向北堂凌的眼神却是说不出的讥讽,“是啊,当初云氏一族被查抄问斩,凌王殿下也是与我何干?既然如此,今日又何必惺惺作态?”

北堂凌眉头一皱,骤然将这殿内的温度降到了冰点,妖孽的眼神,淡淡的注视着云脂虎,“你不怕触怒了本王?”

“若是此刻,本王只需要一呼,殿外的侍卫会立刻进来将你们姐妹乱刀砍死!”

“你不会!”云脂虎的脸色无比沉静,似一旺平静的湖水,没有任何的波澜,“那些侍卫若是进来,我一定会告诉他们,杀了老凌王的人除了我和妹妹,凌王殿下也是主谋!”

北堂凌眼中的冷意缓缓散去,只是打量着云脂虎的眼神却分外多了几分玩味的兴致。

这和他记忆中的云脂虎相差甚大。

“投之以木桃,报之以琼瑶,凌哥哥,你一定要记得哦!”

她突然换了脸色一般,嫣然一笑。北堂凌愣了一下,眼前,依稀复现六岁那年,那个在漫天的芳菲之下的小女孩牵着他的手,笑靥如花。

北堂凌记得,可云脂虎怕是已经忘了。

“随本王从后院撤离!”

读友们正在关注: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