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虐恋小说

更新时间:2019-06-27

将门无良妃 完结

将门无良妃

来源:掌中云作者:二月二分类:虐恋小说主角:云夏,南宫易

小说简介:云夏本是中医世家的千金,虽然胸无大志,但也是有些医学天份的,却不想,一朝穿越变成了南周国将军府的三小姐,要说人家穿越都是闹的风生水起,可自己却把好好的才女变成了下堂妻……“今日,本王就要当着全城百姓的面休了你!”面瘫王爷实在狠心,本小姐有点怕怕哦!但是,面子可以撇,利益不可丢!“一处宅子,五百两黄金,休书我收下!”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南周国的街道上今日格外热闹,青石街道旁挤满了人群,震天的锣鼓声,淹没了两旁路人的窃窃私议。

今日是南周国的二皇子和南周国大将军三女儿大婚的日子。

按理说,将军之女配皇子也算是门当户对。

将军之女—云夏,是南周国数一数二的大美女,才华横溢,是万千公子梦中的仙子。

二皇子,十三岁便自立王府,十五岁就率领三万精兵,击退敌国的六万大军,一战成名,年纪轻轻就被皇上封为“战王”。之后更是一发不可收拾,战绩累累。

这样身份尊贵,英勇神武的皇子,爱慕他的女子更是从城东头排到了城西头。

一些不知道内情的人自是认为这装婚事是天作之合,便起了大早来这里看看热闹,沾沾喜气。

而知道内情的人就是来这里看笑话了。

士兵开路,十里红妆。

花轿一路浩浩荡荡,在满是人群的街道上缓缓前行。

突然,前方两匹棕色骏马疾驰而来,挡在了马路中间。

为首的士兵一见马背上的人,右手一挥,众人便停下了脚步。

“参见战王!”为首的士兵,弯腰拱手,给马背上的人行了礼。

围观的百姓一听这人是战王,便开始躁动起来,纷纷向这边涌来,想看看这战王半路拦截花轿是怎么一回事。

“恩”战王应付般的应了一声,便骑马来到了花轿前。

云夏坐在花轿里,手里拿着啃剩一半的苹果,心里暗暗冷笑。

该来的,总算是来了。

“怎么?你还真的以为闹了一出上吊的戏码就能嫁到战王府?

今日,我南宫易让你怎么走到这儿的,就怎么滚回去。”

战王的声音不大,坐在马背上,声音轻飘飘的传进了花轿里头。街道两旁的人群更是听得清清楚楚。

众人瞪大眼睛,这闹得又是哪一出?

云夏坐在花轿里,无奈的摇了摇头。

外面却又传来的战王的声音。

“今日,我请南周国的百姓为我作证,我今日就要休妻,休了这个不知廉耻的女人”

“休妻理由,一,见到本王,未出来行礼,对本王不敬,其二,心肠狠毒,陷害嫡亲,其三,不知廉耻,竟然给本王下药,败坏本王名声。”

静,死一般的寂静。

老百姓更是被战王说的这三条休妻理由所震惊。

将军府的云夏小姐,怎么能是这样的女子呢?

她可是南周国有名的才女啊?

云夏听到这里,更是不削的轻轻一笑,渣男就是渣男,同时也为早已经魂游异世的云夏感到不值。

“云夏小姐,本王说的这三条理由你可有不服?如果有,本王可以在列上几条,云夏小姐的事迹别人不知道,我可是清楚的很。”冰冷的声音从高处传来,还有一些不耐,从此至终他的都没有正眼的瞧上那花轿一眼。

静,又是一阵寂静。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花轿里并没有传来丝毫动静,半盏茶的功夫已过,别说是战王,就连围观的老百姓都开始不耐烦了。

“去,把帘子给我掀开,看看她又在跟本王耍什么花样?”战王终于忍不住了,黑着脸命令道。

“是!”

一同随来的士兵,接到命令后,便翻身下马,朝花轿走来。

还没等那士兵伸手,轿帘轻轻掀起。

只见一个娇小的身影从花轿里面缓缓的走了出来,一身的大红喜袍,杏眼红唇,瓜子小脸,微微一笑的模样略带着一丝调皮,特别是手里还拿着没有啃完的苹果,会让人觉得,这就是一个单纯可爱的孩子模样。

士兵一愣,便缓缓的退了后。

云夏慵懒的伸了伸腰,朝四周望了望,然后有些不满的嘟起了小嘴,不满的走到了战王的马前。

“一处宅子,五百两黄金,休书我就收下。”云夏微微的抬起头,看着坐在马背上的战王,甜甜一笑,简单明了的说了这么一句。

“你休想!”战王看着下面的云夏,心里有种说不出的异样,今日的她有些不同,没有了往日的端庄,没有了大小姐的姿态,还有,她看自己的眼神也——

“战王看着办,要不满足我的要求,要不娶我过门,战王只能二选一”云夏收回目光,转身又回了轿子里,但是轿帘并没有放下,一边啃着剩下的苹果,一边等着战王的回答。

“云夏,你别一次次的挑战本王的耐性,我堂堂战王,岂是你能敲诈的?”战王看着云夏的态度,不禁新生怒火。

“我哪里有敲诈?南周国的规矩,被休得女人不能回娘家,难道我被你休掉了要住大街么?我要一处宅子过分么?那五百两黄金就当做你给我的补偿吧,毕竟今日你当着全城百姓的面毁了我的名声。”云夏淡淡的解释道。

“哼!我毁了你的名声?一切都是你咎由自取,宅子可以给你一处,五百两黄金,你想都别想!”战王冷哼一声,说道。

“四百两”

“三百两”

“二百两”

“我去,南宫易,你够狠,那一百两我也不要了,赶快把宅子给我,要不然老娘我天天骚扰你,天天给你下药。”云夏见战王不在理她的那副表情,就看出,这渣男肯定是一分钱都不会拿了,心里不禁有些怨气,一不小心漏出了原形。

战王看着突然就炸了毛的云夏不禁黑了脸。

围观的百姓更是不敢相信,刚刚还一个可爱乖巧的姑娘,一瞬间怎么变了这幅模样。

众人开始理解战王为何半路拦花轿了,这样的女子,嫁到谁家就是个祸害呀。

云夏并不理会其他人的目光,自顾着生这闷气,同时也为以后的路担心起来。

“去,带云夏小姐去牧院,稍后本王会派人把地契给你送去。”战王扫了一眼坐在轿子里生气的云夏,不禁皱起了眉头,吩咐道。

没想到,就这么轻易的休掉了云夏,没吵,没闹,也没拿她的父亲说话,战王越想越不对劲,但是又说不出来那里不对。

哎,摇摇头,让自己不在想,毕竟结果是自己满意的就好。

牧院

荒凉一片,杂草丛生。

云夏一个人被丢在了这里。

“哎,死南宫易,南渣男,这么小气,就给这么一个破宅子,什么都没有,只有一个破草屋。一分钱的补偿费没拿到,还给这么烂的宅子,我诅咒你一辈子单身,一辈子光棍,出门被马踩死,喝水被呛死”

云夏一边骂着,一边掏出藏在衣服里的包裹。

幸好,本小姐以前在将军府备受宠爱,私底下存有这么多的宝贝,要不然老娘今后可就惨喽。

想到这里,云夏不禁好奇起来,以前的云夏到底是怎么死的?

脑海中仅存的记忆全部都是以前的云夏为了能够配的上战王而努力要求完美的画面。

被害的那天,却一点印象都没有,只听身边伺候的丫鬟说,我为了能进战王府,下药诱惑战王,却让二姐抓了现行

二姐难道和二姐有关?

“哎,管它呢?反正一切都过去了,什么二姐,战王,将军府,统统都和我没关系了,以后我要自立门户,继续吃吃吃!!!睡睡睡!!!玩玩玩!!!!”

“呼,话说,我也真够悲哀的,古代的美食一点都不好吃,没有薯条,没有汉堡,没有冰淇淋,只有这个糕,那个糕,一点都不好吃,最可气的还没有软软的大床,刺激的卡丁车,这一切都怪死老铁,非要玩什么蹦极,吓得我魂穿了”

云夏感慨了一番,手里的东西也收拾的差不多了,,把一些值钱的首饰,藏在了床底下,拿了一些碎银,便离开了宅子。

说是宅子,这里其实就是战王府以前的马场,后来因为战王嫌地方太小,马跑起来不过瘾,便又让人重新找了一处,这里便空了下来。

那个茅草屋以前就是看马的马夫休息的地方。

云夏在集市上匆匆的买了一些生活的必须品,便急忙的赶了回来,毕竟这个时候,她是不宜在外露脸的。

虽然她不在意这些,但是她的父亲是个将军,那个渣男又是个皇子,她可不想在路上遇到什么熟人,到时难堪。

回到了宅子,收拾了房间,铺了新买的床褥。

拔掉了院中杂草,云夏这才发现,这个院子真的很大,从晌午一直拔草到天黑,终于完工了,云夏发现,院子后面是一片茂盛的竹林,穿过竹林却是一座一眼望不到顶的高山。

云夏暗暗后退脚步,不由得紧张起来,这山里会不会有野兽呀?

想着,云夏便抬脚跑回了屋子,关紧了门窗。

心里暗骂:这南渣男,准没安好心,给这么一个宅子,这哪是什么宅子呀?明明就是野兽的厨房好不好,这渣男是一心想让我死,毁尸灭迹,永绝后患那。

正想着,天也渐渐的沉了下来,好像也就是片刻间,无尽的黑暗就笼罩了院中的一切,只有床头的一盏烛火微微摇曳。忽明忽暗的灯光,使这黑夜有增加的几分狰狞。

“刷刷刷刷刷刷刷刷刷”

突然,院中传来刷刷的声音,听起来像是脚步声。

云夏的心更是紧到了一处。

拉过被子盖在头上。

可是剧烈颤抖的身躯,说明了云夏内心此刻的恐惧。

“菩萨保佑,如来保佑,耶稣保佑,土地公公保佑,蜘蛛侠也要保佑我啊,我云夏天生爱吃,爱玩,爱睡,可从没干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顶多也就是调戏一下帅哥而已,今日就拜托各位神仙,帮帮我,我可不要成为野兽的晚餐啊”

云夏拜了一遍中外的各路神仙后,这才平复一下内心。

悄悄地从被窝里探出头来,仔细听着外面的动静。

“刷刷刷刷刷”

声音越来越近了怎么办?好像有很多脚步声

怎么办?怎么办?

“啊!救命啊!!有没有人啊?好多狼啊!!!!”

读友们正在关注: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