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虐恋小说

更新时间:2019-06-27

此生情魔遍天下 完结

此生情魔遍天下

来源:掌中云作者:铵释菟籽分类:虐恋小说主角:玄梦昔,钦伏宸

小说简介:这不是个轻松的故事,有些虐心却也并非无趣。  一个魔女想要成神,岂是换个身份那么简单。九九八十一鞭损魔鞭挞,个中滋味谁能体味?好好做个魔不行吗,何苦非要成神呢?  五万年前如果没有遇见他,她会一直是个承欢在双亲膝下小女孩,虽然生来额上一抹腥红的胎记惹人瞩目,但隐在山林之间深居简出谁又瞧得见?  五万年后如果没有再遇他,她或许已被绑回魔界嫁给那个邪魅嗜血却又情深似海魔君,当起了无忧无虑的魔君夫人,任凭外界波谲云诡又与她何干?  可没有那么多的如果。  五万年前遇上他,她家毁人亡险些丧命;  五万年后再次相遇展开

本书标签: 修仙 虐文 后宫 仙侠

精彩章节试读:

残阳如血,天际赤红。

一个娇弱的小女孩跪倒在地,浑身上下弥漫着稀薄的黑雾。在斜阳余辉的映衬之下,小女孩的周身镶上了一圈金色光晕,好似一朵执拗的乌云,不自量力地要去遮天蔽日,挡住那残阳的光辉。

“你还有何心愿?”一个威严的声音响了起来,冷冽无情,令人听起来不由有些颤栗。伴随着那声音扬起的,是一条银色的九节长鞭。但见那长鞭仿若一根巨大的椎骨一般,上面缠绕着青色龙纹,鞭身通体灵气绰绰,银光闪耀。

小女孩抬起头来,目光投向那银色的长鞭,眼中竟然毫无惧色,前额之上一抹腥红的印记,比之身后如血的残阳更为鲜艳夺目。

那稚嫩却又沉稳的声音从小女孩的口中缓缓飘出,一字一句,却字字惊心:

“惟愿此后,不降生,不存世,不生不灭,不来不去。”

那扬着银色长鞭的手忽然轻轻地颤抖了一下,想必持鞭之人也不曾想到,这番话竟然会从这样一个小女孩的口中说出来。但是这也就是那么一瞬间的疑虑,却并不曾动摇这持鞭之人痛下杀手的决心。

银色的长鞭忽然高高扬起,如一条逶迤飞舞的银龙在空中跃动,接着化作一道凌厉的青光,朝小女孩娇弱的后背之上横扫而去。光起鞭落,小女孩的背上顿时血肉横飞,藕荷色的夹衣被溢出的鲜血染透。小女孩面色惨白,痛的浑身发抖,却牙关紧咬一声不哼。

这长鞭方才落下,忽又高高扬起,仿佛要直冲天际,紧接着又化作一道冰冷的青光,再次朝小女孩那血肉模糊的后背之上重重地扫去。

眼见那长鞭要再次落到小女孩的背上,忽然天边传来一急切的女声:“不要!~”

小女孩转头望去,只见那残阳斜挂的天边忽然紫云翻滚漫天而来。那原本如血的云霞变得紫光霍霍。紫霞之中,一衣阙翩飞神韵飘逸的女子如极光般袭来,广袖长舒,把那即将落在小女孩背上长鞭缚住,转头朝小女孩喊道:“小昔,快跑!”

小女孩望着那女子,之前故作出坚强顿时不在,眼中泪光翻涌,委屈地喊道:“母亲……”

那滚滚而落的泪水忽然如决堤一般,倾泻而下,将她的双目蒙住,母亲的身影在她的眼中渐渐变得模糊起来,越来越不真切,任凭她如何拭去眼中的泪水,却是再也看不清母亲的容颜……

“母亲……!”

玄梦昔一个挺身,从床上猛地坐了起来,后背上的衣衫已是被冷汗浸透。

又是这个梦。

玄梦昔从床上起身,轻轻走上前来推开窗,窗外一轮赤红的圆月西斜,东方的天际边晨曦渐露。玄梦昔斜斜地倚身在窗边,望着墨黑的天际边射入的那一缕如岩浆般火红炙热的晨光,脑中不断翻涌出那漫天的紫云,还有那紫霞中飞身而来的身影。

自玄梦昔记事起,这个梦境总是会在红月圆满的夜晚悄然降临。这么多年来反反复复的,竟是从未曾停歇过。与这个梦境同时出现的怪象,还有玄梦昔额上的那一抹淡红色胎记,每回在月圆之夜,这个红色胎记的颜色便会加深,变得妖冶胜血,然待次晨月落,胎记的颜色又会恢复到平素的无常之色。

玄梦昔自幼跟随父亲长大,母亲早已过世多年。如今,玄梦昔已是记不清母亲的样子。但是在那梦中,母亲的音容竟是那般真切,那般慈爱。

可惜的是每次梦醒之后,玄梦昔却又是再也想不起母亲的模样。梦中明明那么近,醒后却又那么远。

一个自小就没娘的孩子,纵然是在梦中受尽折磨尝遍苦楚,但是只要想着能与母亲见上一面,却仍是甘之如饴的。或许,这便是那个梦境一直久久伴随着玄梦昔的原因之一吧。

玄梦昔曾经偷入父亲的书房,试图去翻查母亲的画像,可是却一无所获。唯一找到的一点关于母亲的线索,便是父亲夹在一本琴谱里的一枚不起眼的书签,上面有着父亲亲笔写下的“紫云”二字。玄梦昔估摸着,这紫云应是母亲的闺名不错了。

对于母亲,父亲虽鲜少提及,但却是用情极深。自母亲过世之后,父亲就沉浸在对母亲的思念之中无法自拔,一直对年幼的玄梦昔鲜少关注。直至玄梦昔如今出落得亭亭玉立,这些年来父亲唯一过问的,也便只有玄梦昔的婚事了。

然则对于父亲定下的这桩婚事,玄梦昔却并不满意。

在玄梦昔看来,这桩婚事不过是父亲与对方的一场交易罢了。

这么多年来,玄梦昔一直渴望着能得到父亲的关注,可是她做梦都不曾想到,父亲却终究将她当做了一颗棋子,亦或是棋子都不是,只是一个物件,去交换他所需要的东西。玄梦昔忽然怀念起曾经被父亲忽视的日子,能够一直那样被遗忘着,其实也是极好的,至少来去自在,悠然自得。

玄梦昔常常在想,究竟是有着什么样的缘由,才会让一个父亲狠下心来对自己的亲生骨肉此般的冷漠绝情?

或许这魔界本就是个人情淡漠的地方。而父亲作为一个魔,大约本性就该如此。倒是玄梦昔自己,身为一个魔女,时时纠结于这些个所谓的温情,反是变得可笑,在魔界中显得异类了。

身后的门“吱嘎”一声被推了开来,一个青衫白裙的女子匆匆而入,径直走到玄梦昔身边,摸了摸她的后背,关切道:“小昔,还好吧?又做梦了?”

玄梦昔释然地转身对那女子笑笑:“我没事,素姨。”

这位被玄梦昔唤作素姨的女子,乃是玄梦昔的贴身近侍,名为素如。自玄梦昔记事起,素姨就一直伴随其左右。母亲早殁,父亲冷漠,唯有素姨,是玄梦昔贴心的依靠。

素姨轻轻握住玄梦昔的手,叹气道:”这些年来,这个噩梦反反复复地折磨着你,素姨瞧着着实是心疼。“

“也不是第一次了,这些年早就已经习惯了。”玄梦昔回握着素姨的手,复而又拍了拍,示意让素姨不必担心。放下素姨的手,玄梦昔不禁又是一阵怅然,心底轻轻地叹了口气,然则面上却是一派云淡风清的样子,眨巴着那双妩媚的大眼睛望着素如,嘴角竟还挂上了一丝无邪的甜笑。

“你是素姨瞧着长大的,性子倔,什么事都放在心里,自己扛着不说。这别人是从你面上瞧不出什么端倪,但素姨何尝不知道你心底的苦处?有时候,也不要太委屈了自己。”素姨说着,目光落在了那整齐叠放于妆台之上金丝细绣的红色喜服。

玄梦昔羽扇般的长睫微垂,眼中露出一丝黯然之色,却依旧装作没事一般,轻松地说道:“素姨,我没事!你放心吧!”

“小昔,你跟素姨说实话,你可是不愿意嫁?”素姨望着玄梦昔,真切地问道。

“是,我不愿嫁,可是……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啊!”玄梦昔见素姨一脸正色,于是收起了故作的甜笑,犹豫着开了口。

“没有办法?那你说说,这是什么?”素姨说着,从袖中摸出一张被烧得残缺不全的碎纸片,盯着玄梦昔问道。

玄梦昔心中一惊,昨天那张纸居然没有被完全烧掉?眼中一转,轻轻扶着额头道:“哎呦,素姨!我……头疼……”

素姨见玄梦昔忽然这般叫唤,却不为所动,依旧满面严肃地说着:“小昔,别玩闹了!这不是开玩笑,你可知道你这般偷偷摸摸地对自己施加封印气息的符咒,是非常危险的!搞不好会要了你的命的啊!”

“素姨~没有那么夸张啦,我就是好玩!”玄梦昔忽然嗲声地拉着素姨的手撒娇道,说着撅了撅嘴,略带些负气的意味继续道:“真玩出火了,那也没什么。反正我这命也不重要,父亲也不会在乎的。”

“小昔!你说什么呢!谁说你的命不重要!你的命可是你母亲拼了命……”素姨说道一半忽然停了下来,似乎觉得她自己有些失言,转而继续说道:“小昔,你这孩子真傻,只要是你不愿意的事,素姨又怎会强迫你违背自己的心?”

玄梦昔面上的调皮之色顿时一扫而光,忽然肃穆沉静下来,幽然地望着素姨的眼睛,心中感动道:“素姨,你会帮我吗?”

素姨再次拉起玄梦昔的手,用力握了握,笃定地说道:“小昔,放心。让素姨来帮你!”

忽然一阵天旋地转,玄梦昔觉得头仿佛要爆裂开来一般,双手抱头缩进素姨的怀中痛苦地喊道:

“素姨,我头疼~”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