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古言小说

更新时间:2019-06-25

盛世傻妃 完结

盛世傻妃

来源:掌中云作者:东边雨分类:古言小说主角:李沐澜,龙峻昊

小说简介:她本是西楚国侯爷之女,因一碟芝麻糕与东阳国三皇子结下不解之缘。却因一场府中浩劫,她逃生落水,幸被东阳国内监所救,成了可怜又犯傻气的宫女。一路前行,既有三皇子与内监义父的护佑,又有重重刀山火海的考验。她无所畏惧,凭着傻气与智慧,勇闯后宫。什么太子妃、什么殿下,统统不在话下!且看盛世傻妃如何玩转宫廷、傲视天下!展开

本书标签: 宫斗 情仇 后宫 皇妃 古言

精彩章节试读:

西楚国的早春总是来得那么明快。晨曦微漾中,高门大户的侯爷府仿佛一头刚睡醒的狮子,几个丫鬟睡眼惺忪之下开始了一天的忙碌,唯有府中的几个主子,尚徜徉在美梦之中。

府中后门缓缓打开一条缝的同时,一个花白的脑袋探了出来,紧跟着,穿着灰色布衣的身子灵敏而出,一双黑色布鞋稳稳当当踩在了地上,还不忘跳了两下。

出来的是居然是位老者。她伸伸腰肢,那灵活多姿的明眸转了起来,猛然觉得太过放肆,赶紧如脱兔一般向前冲了出去,跑出老远这才松出一口气,扯着嗓子嚷了起来:“哎呀,真是太好了,终于又逃出来了!”他吹了吹花白的胡须,一副自得其乐的模样。

身边的人都没怎么注意这位老者,也只当是个路人而已。

老者站定,从怀中掏出一个绣花荷包,鲜亮的花色赫然入目,他愉快地上下掂掂鼓鼓囊囊的荷包,里头的银子发出清脆的撞击声:“嗯,真是大快人心,可以消磨几天喽!”

出人意料,老者的声音听上去娇软清脆,好似女人的声音。旁边刚巧路过一人,听了赶紧闪避,看他似妖怪。

老者冲他一个鬼脸:“去,没见过老头啊!”他的双眼充满了戏谑,好似捡到了什么乐事。

不多时,侯爷府内传出惊慌的声音:“啊!不好了,不好了,小姐又不见了!”

而此时,乔装成管家荣伯的侯爷府小姐已经混迹人堆,乐不思蜀了。街市上真的很热闹,正逢赶集,走南闯北的都有,熙熙攘攘得呈现出一派繁茂景象。

逛了约莫一个时辰,李沐澜觉得腹内空空,随即就想到了自己每次偷溜出府都会光顾的地方:惠宾楼。

惠宾楼是本地最有名的大酒楼,虽说是酒楼,可最吸引李沐澜的不是千滋百味的酒水,而是他们最最有名的一道点心:芝麻糕!

想着芝麻糕喷香诱人的气味,李沐澜踏进了惠宾楼的大门。因时辰尚不到午时,吃饭喝酒的人并不多。她找了个中央位置坐下,清咳了数次,随即以老者的声音说道:“小二,来一碟芝麻糕,一碟四色拼盘,三两灌汤包子!”

一个面色红润的小二屁颠屁颠地来了:“哎呦,客官,真是得罪,今日本店芝麻断货,这最后一碟芝麻糕已经被前面那位客官给买走了,您要不来点别的?”

李沐澜一听,嘟了嘟嘴巴,摸了摸假胡子,说道:“那我不管,本小、呃,老夫今日就是冲着你们的芝麻糕来的。要不,你去与他商量商量,我们一人一半如何?”难敌芝麻糕的诱惑,她好不容易做出了让步。

小二为难,挠着头皮,说道:“可是,这、客官,您是前辈,怎么的也不该与那客人争抢吧?您老瞧瞧,他可是位得意后生啊!”

顺着指点,李沐澜看到的是一位身穿青色衣衫的年轻男子,正大口吃着糕点。他的对面还坐着一位白衣男子,却背对着她,令她看不到长相:“喂,小二,你说的到底是哪一位啊?”

“喏!当然是穿着白衣的主子喽。”小二理所应当的口吻。

白衣男子将一块芝麻糕夹起,优雅地递出:“来,大德,吃一块芝麻糕,听说是这里最有名的小吃。”

被唤作大德的男子面庞清秀,身形消瘦,目光却炯炯有神,他恭敬说道:“多谢三、”刚说了一半,就朝两边张望,压低声音说道:“呵呵,我差点忘了,应该称呼您为龙公子的。”

白衣男子面如冠玉,俊美的脸上有着淡淡的笑意:“知道就好,这芝麻糕算是我赏你的。”

“多谢龙公子美意。”大德嘻嘻笑着,享受起芝麻糕的香甜。

李沐澜见状,差点流下口水,催促道:“小二,你去还是不去!”

小二假装忙碌:“呃,客官,您稍后,您要的吃食马上就到!”说罢,一溜烟跑了。

“嘿!”李沐澜气结。看来,这想要吃到芝麻糕,还需自己努力了。于是,她迈着四方步走到前面去了:“嘿嘿,小哥,老夫这厢有礼了!”

大德刚嚼着喷香的芝麻糕,见有老者对自己行礼,嘴里的美味差点就噎着了。他顺下一口气,问道:“咳,咳,大爷,您是在对我行礼吗?”有没有搞错啊,他的主子还坐着呢。

白衣男子没搭理人,随意夹起一块芝麻糕,想送入自己口中,不曾想,一双筷子半路杀出,夹住了他的芝麻糕。他这才开口说道:“大爷,你是不是夹错地方了!”

李沐澜嬉皮笑脸地说:“嘻嘻,没错,没错,老夫就是在找它呢!公子可否割爱呀?”这芝麻糕果然名不虚传,光闻到气味就两人垂涎三尺了。

两双筷子生生夹住同一块芝麻糕,谁也不让谁。

大德张大了嘴巴,看看老者,又看看自己的主子,咽下口水,说道:“那个、这个,大家有话好好说。公子,您怎么个意思?”

龙峻昊看着眼前的老者,却闻到了若有似无的馨香,说道:“堂堂惠宾楼,不会只有这一碟芝麻糕吧?”他看着老者充满生机的眸子,心中觉得怪异。

李沐澜打算为了这芝麻糕豁出去了,她咽下口水,说道:“还真是巧了,今天惠宾楼最后一碟芝麻糕就在这桌上了。”她没有松开筷子的念头:“不如我们一人一半吧。”

“那请明天趁早吧!”龙峻昊毫不相让。不是他年轻气盛,实在是他也非常喜欢吃芝麻糕,舍不得放下。

“你真的不让吗?老夫是出银子买哦。”李沐澜从齿缝里蹦出声音:“我出双倍!”

大德不想事情闹大,将碟中另外一块芝麻糕放在了一个空盘内:“大爷,这块送给您,当是我省一口吧。”

“你打发叫花子呢,剩下的老夫都包了。”李沐澜从未如此豪放过,拔高声音说:“现在,我出三倍价格!”

“咦,你这大爷好不讲理,你凭什么与我们讨价还价?我这可是好意,您不吃就算了,我吃!”说完,大德将那块柔软香糯的芝麻糕送进了嘴巴里:“嗯,味道真好,好吃啊!”

李沐澜欲哭,说道:“你们欺负我,那这块芝麻糕我要定了!”

看着老者的怪腔调,龙峻昊忽然产生了怜悯之心,松开了筷子:“你很饿吗?那就送你吃吧,不过,本公子有个条件。”

李沐澜看着被夹坏的芝麻糕,心疼不已,好像夹坏的是自己的手:“你说,什么条件?”为了一块芝麻糕,她的牺牲未免太大了吧。

“我看你的力道不小,倘若你能赢得了大德,不只这块芝麻糕,今天的饭钱我请了。”龙峻昊心里有着不小的怀疑,只是没有问出口。

李沐澜毫无惧色,吹了吹花白的胡子,说道:“好,比就比,比什么?”她才不信自己会输咧。

“扳手腕!”龙峻昊缓缓吐出三个字。

大德呵呵笑了起来:“大爷,您会输的,我在我们东、呃,我们那地方,可是一把好手哦!”他拍了拍自己的手臂:“您会吃亏的。”

李沐澜不愿被他瞧不起,伸出了自己的手臂:“老夫也不是吃素的,来吧,找张空桌子,我们玩玩。”她好久没这么玩过,在府中真是憋屈坏了。

三人走到隔壁桌,桌上干净,什么都没有,连凳子都没有。

“这样更好,我们扎马步比手腕吧,如何?”李沐澜反倒给对手出难题。

“啊?这个,这我可不会啊。”大德连连叫苦:“公子,要不就算了,您还是给他这块芝麻糕吧。”

李沐澜一阵眉飞色舞:“嘻嘻,你们投降啦?那好,请客吧!”她就差欢呼了。

“慢着,大德不比,我来!”龙峻昊双眼异常明亮。

“你?行不行啊?”李沐澜假装傲气地说:“老夫可是打败天下无敌手哦,你年纪轻轻的,还是算了吧,大家都让一步,我们就算平手了,如何?”

龙峻昊却笑了起来:“不用,我不会高看你,你也不用高看我,我们开始吧。”他蹲下马步,一副十拿九稳的样子。

李沐澜没法子,刚摆开了架势,忽然朝后一指,说道:“快看,你的仇家来了!”

龙峻昊没有上当,倒是大德先说话了:“大爷,您看走眼了,那恐怕是您的仇家吧!”

果然,有三五个人冲了进来。李沐澜一看,妈呀,真的是府中家丁来抓人了。说时迟那时快,她伸手敏捷得掠过主仆二人,不忘将桌上那块夹坏了的芝麻糕放入口中,边走边含糊不清地说:“让开,让开,后门在哪儿,我要去后门!”

龙峻昊失语,看着老者匆匆消失在眼前,喃喃自语:“他到底是谁啊?”

“啊?谁、谁啊?”大德不明所以:“公子,您说的什么啊?我听不清楚,您再说一次。”

龙峻昊回神,走到桌边坐下,说道:“你这么好奇做甚,肚子吃饱了?吃饱了我们好赶路,外公家马上就快到了,我们还要去买些礼物送人呢。”

读友们正在关注: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