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爱情小说

更新时间:2019-06-24

缘深缘浅。原来是你 连载中

缘深缘浅。原来是你

来源:分享有趣作者:乌托邦分类:爱情小说主角:乌托邦

小说简介:六月,是初夏,天渐渐地炎热起来。六月,是离别的开始,是成长轨迹的分道扬镳之日。六月,是夏言降临于这个世界的月份。六月,夏言与傅子城的相爱相杀的开始。展开

本书标签: 女频 浪漫青春

精彩章节试读:

六月,是初夏,天渐渐地炎热起来。

六月,是离别的开始,是成长轨迹的分道扬镳之日。

六月,是夏言降临于这个世界的月份。

六月,夏言与傅子城的相爱相杀的开始。

今天,初中生涯伴随着中考的最后一句“考试结束,请考生停止答题。”

结束了。

夏言和苏文浅像往常一般一同回家,街角的咖啡厅还是一如既往地放着《毕业告白》这首歌曲,昨天的绿叶红花依旧如昨日一样,只是,不同的是,今天是夏言与苏文浅的约定之日。

“你说/毕业后我们就能做自己/我以为/我真的可以/拉着你的手亲吻你额头/毕业告白是我多年的秘密/但是我还未言语/为何你偷偷/离去”

“夏言,我们上一所高中吧!”

“文浅,你很优秀,你成绩很棒,不必为了我,这样耽误自己。”夏言停下脚步,望着苏文浅说。

苏文浅,不再说话,眼眸里方才所有的光芒瞬间熄灭。

夏言,你忘了吗?七年前,我们就说好,小学到大学,我们都在同一个学校的。

苏文浅和夏言相识在七年前的秋天。

苏文浅是个小胖子,又是刚从英航学校转过来的插班生。

“文浅,过来,跟同学们介绍一下你自己。”班导江南将文浅从教室门口领进来。

那时候的苏文浅皮肤白嫩白嫩,一双大眼睛上有些像密林般的睫毛,胖嘟嘟的小脸有着小嘴巴,苏文浅,像只小企鹅,一摆一摆地来到讲台。

“大大大家好,我我我……叫苏文浅,我是从英航小学转过来的。”

“哈哈哈,这个小胖子口吃了,长得跟个花姑娘似的,你们说是不是?”

“唐平,快跟文浅道歉。”

“夏言,关你什么事,难道你喜欢上了这小子?”夏言狠狠地盯着唐平。

夏言的参与让唐平更是火大,他觉得下课后好好地“招待”下这位新同学。

“好了好了,不要闹了,文浅,你就坐在夏言的旁边吧。”

“你好,我叫夏言,夏天的夏,言夏天的言。以后我们好好相处啊。”夏言笑成一朵花,也许本就是一朵花,以后的漫长岁月里,苏文浅便是那个守护在她身边,默默灌溉的人。

“你好,我是苏文浅,苏东坡的苏,文采尚浅的文浅。”

“苏文浅,你这漫画书挺好看的嘛,借我啦。”

唐平一手夺去文浅手中的漫画书,把它拿来垫桌子。

“你你你……还给我,这是我妈妈送给我的生日礼物。”文浅哀求着,用手抹去眼中的泪水。

“唐平,把漫画还给文浅。”

“夏言,我就不,怎么样?略略略”唐平朝夏言做了个脸。

“我再说一遍,你快点把书还给文浅。”

“这漫画垫桌子好像不大合适,撕掉比较好玩。”唐平把漫画从桌子腿拿起,做好准备。

“啊啊啊……放开。”夏言在唐平的手上留下了满口牙印。

唐平把书扔在地上,便不再生事了。

一阵风从窗口吹来,夏言的头发舞出了最美的幅度,太阳的余晖洒落在夏言的身上,夏言拿起漫画,拍了拍。

“没事了,给,你的漫画。”

夏言不知道,从此刻起,她就是苏文浅心里的小公主,苏文浅的眼里看到了温暖,他开始默默地承诺,会保护好夏言。

放学后,夏言在家里再一次遇见苏文浅。

“夏言,过来,这就是我们的新邻居了。以后你两要互相帮助哦。”夏母把削好的苹果递给文浅。

“妈妈,我们会的,文浅,我们去院子里玩吧。”

夏言的小手牵着文浅的小胖手走向了院子。

“文浅,我们堆城堡吧,对了,你为什么从英航学校转过来啊?”夏言睁着眼睛问。

苏文浅停下来,没有望着夏言,泪水从文浅脸颊划过,落在沙堆上。

“文浅,不要难过,以后不会有人欺负你的,我会保护你的。”夏言用手轻轻地拍拍苏文浅的后背。

苏文浅抬起头,两人四目相对,“那我们以后都会在一个学校吗?”苏文浅问。

“会啊,那我们就在一个学校,从现在开始到大学,好不好?别难过了”

“我给你堆了九层城堡。”

“好啊,那我做个泳池。”

“你那个好丑啊,不是那样的。”

“你做的才丑,就是这样的。”

“哈哈哈……”月亮爬到半腰,星星毫不羞涩,不躲在闺阁中……

如果那件事没有发生,夏言会让苏文浅陪伴她最美的青春吧,可现实没有如果。

感情是脆弱的,不知不觉,夏言和苏文浅慢慢地走散了。

整个假期,苏文浅都没有和夏言相见。

因为他明白,夏言,已不是当初的夏言。而自己还是曾经的苏文浅。

苏文浅还是放弃了H市最好的高中的邀请,来了和夏言一样的高中——华强高中。

虽然校园很大,但是苏文浅还是和夏言碰见了。

“夏言,别这样好吗?我们回到过去行吗?”

苏文浅将夏言抱得紧紧,在她耳边说。

苏文浅知道,如果自己再不紧紧抓住夏言,她就会走出自己的世界。

“文浅,我没有办法接受。”文浅,对不起。

夏虫鸣叫,微风吹得柳絮飞舞,喷泉一收一起。

夏言,走了。

月光下的苏文浅,呆呆地伫立着。回想着当初的点点滴滴。

曾经,有个叫夏言的女孩,在他身边笑过,曾经,有个夏言的女孩,她的身边只需要苏文浅。

“夏言,你乖哦,今天就不要去学校了,妈妈请假照顾你好不好?乖,把药吃了。”

夏母拿着药和水,哄着发着烧的夏言。

“妈妈,我想去学校。”

“妈妈,求求你了。”稚气的声音反复地说着。

“夏言,你乖,听话。”

“妈妈,求你了,我想去学校。”

“好好好,你先把药吃了,妈妈送你去。”

夏言捏捏鼻子,将药咽下去。

“夏言,我以为你不来学校了呢?”

“文浅,我这不是来了吗?”夏言用力得给了苏文浅一个笑脸。

“咳咳咳……”“夏言,你生病了,你干嘛不在家好好休息?”

“不,我要在学校,我要在你身边。”

苏文浅的泪水再无法藏匿,如河提溃烂,河水狂奔不止。

读友们正在关注: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