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灵异小说

更新时间:2019-06-24

法与理 连载中

法与理

来源:分享有趣作者:看淡流年分类:灵异小说主角:看淡流年

小说简介:进入警局之后,郑亦可发现有一个奇怪的定律,她一谈情,必定有血案发生……不愿意放弃爱情的她,步步筹谋得到男神,与他并肩作战,踏着尸体来谈恋爱!腹黑高冷的上司,对她散发迷人魅力,带着她穿越层层迷雾,揭秘城市中诡异的杀人现场……展开

本书标签: 女频 悬疑灵异

精彩章节试读:

  望着那边正在优雅喝咖啡的苏摩,郑亦可的心都被他给虏获了,她整理了一下裙子,走过去指着他手中的玫瑰花道:“你是来相亲的吗?”

  一支红玫瑰,就是她们的接头暗号。苏摩看了她一眼,忽然坏笑着点了点头。

  郑亦可假装惊讶,然后心虚道:“真巧啊。”

  苏摩将咖啡推到郑亦可的面前,勾起薄唇:“不巧,我就是来相你的。”

  “啊?”郑亦可有点意外,难道是她的欲擒故纵起到作用了?

  此时的她只能故作吃惊,瞪大眼睛道:“你…你就是和我相亲的那个对象?”

  天知道郑亦可是废了多大功夫安排的这次相亲。

  “你不是计划很久了吗?”苏摩淡然的喝了一口咖啡,接着说:“俗话说,兔子不吃窝边草,但是我觉得吧,有草就该趁早吃,所以我就来了。”

  郑亦可被说的脸红,诧异的看着他,低声道:“什么意思,难道…你都知道是我故意安排的相亲?”

  还没等苏摩回答,这时他的手机响了一下,是来短信的声音,他飞快的看了一下手机,忽然就眉头紧蹙起来,郑亦可探究的眼神看着他,他唐突道:“有空和我一起去看个电影吗?”

  “好啊。”郑亦可难得休假,赶紧问:“看什么电影?”

  “凶杀现场。”

  郑亦可听的有些纳闷:“最近没听说这个电影啊?”

  苏摩指了指自己手机,道:“刚刚局里通知的,又有案子发生了,怎么,你没收到信息?”

  郑亦可被问的脸一红,她故意把手机调静音了,为的就是趁机把苏摩拿下。这时她恍然大悟,可她还没来得及看自己手机,苏摩就飞快的起身拉住她的手往外走,郑亦可仿佛就像是他的洋娃娃,他一句话也没问,直接将郑亦可安置在副驾驶上,直奔凶杀现场。

  苏摩在青云市是出了名的刑警,虽然冷面,办事儿却很严肃认真,在早几年,他在国外破获了不少大案子,这一年才回来的,委身于青云市的刑警队中。

  也不知道是为了什么。

  郑亦可有幸,与他组成了一支特别行动小组。

  此次的案发现场是郑亦可接触以来最为血腥的一次,不仅是暴露凶手的病态心态,更是挑战办案人员的心理。

  两人到达现场的时候,周围弥漫的血腥味非常刺鼻,地上全部都是鲜血,而鲜血中,有一个女人被榔头锤碎了头颅,血肉模糊,异常惊恐。

  郑亦可刚到达现场时,刑警队里一窝男人在她面前站成了一片人墙,想给她挡住现场的血腥,她看着他们的眼神,忽然想起了一个词……狼多肉少!

  他们觉得,在郑亦可面前英勇保护她,能够更加激发他们男人的魅力,可是他们错了,郑亦可从来就不是一个柔弱的女人。

  首先带头的周至苏看着郑亦可关心道:“郑队长,现场很血腥,你要是不能接受,就缓一缓再进来。”

  他是刚来没多久的,还不熟悉郑亦可的脾气。

  郑亦可摆摆手道:“没事儿。”

  一旁的苏摩冷笑一声:“她不用缓,甚至还能在现场吃一碗泡面。”

  还真别说,郑亦可咽了一口口水,真有一种饿了的感觉。

  眼尖的法医陈情忽然看着苏摩:“苏摩,你拉着郑亦可的手干什么?”

  苏摩轻描淡写:“刚相的女朋友,不能让她跑了。”

  一群人震惊不已,郑亦可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她偷偷看了一眼苏摩,他已经进入了办案状态:“陈情,说说大概的情况。”

  “现场一共发现了两具尸体,一具在客厅,女性,年龄在六十岁左右,死因是被人活活打死的,头部被锤的粉碎,已经完全分辩不出相貌。还有一具,是在卧室的床上,男性,年龄在四十岁左右,死因是被毒死的,面部、身体均有发黑显现,而他的脸,被人用滚水烫过,死相极其残忍。”

  郑亦可叹了口气,不禁佩服这个凶手:“这凶手的心理真强大,在人死了之后,还有心情去折磨他们的尸体,完全没有一点恐惧。”

  苏摩丢给郑亦可一副无菌装备:“凶手心理强大的原因只有一个,就是被伤害的太彻底了,以至于他的怒气都成了怨恨,面对尸体也不会恐惧。”

  郑亦可随着苏摩进入了凶手现场,果真,她看见客厅的地上有一堆血肉模糊的组织。

  郑亦可走过去蹲下细细看了看,发现这具女尸身上没有什么明显的伤痕,而且她还很富有的样子,左手右手都戴了金戒指,还戴了金镯子,外加脖子上、耳朵上,都有金饰。

  那真是奇怪了,六十来岁的人了,还戴得这么招摇?

  之后他们又走进了卧室,卧室里面的味道更加让人咋舌,里面一股臭味,墙上也有肮脏的霉斑,床头柜布满了烟灰和纸巾,看起来,像是一个寂寞男人的房间。

  房间里面没有什么东西,只有一张床和床头柜,旁边的衣服就堆在地上,连一个收纳衣柜都没有,看起来这个家,很久都没有人收拾了。

  郑亦可看到这里,不禁嘀咕了一句:“男人没有女人,过的真是一塌糊涂。”

  苏摩冷不丁的看了她一眼:“你是想让我说,我没有你,也会过得一塌糊涂吗?”

  郑亦可瞥了他一眼直言道:“我觉得我们两个不会过的一塌糊涂,因为我们一起在家的时间也没多少,你这么没情调,待在家里能干什么。”

  “在家里还能干很多事情。”

  苏摩这话说的一语双关,细细一听不禁让人脸红。

  郑亦可直接无视了他的话,过去查看了一下那具尸体,她发现那具尸体浑身上下也是穿金戴银,肚子吃的大腹便便,脸被滚水烫破了皮,惨不忍睹。

  之后陈情进来了,在对尸体进行基本的检查,苏摩将郑亦可拉到卫生间:“你感觉有什么不对劲吗?”

  郑亦可环顾了一下卫生间,发现卫生间的马桶上放了一个杯子,洗手池下面放了一副碗筷,而旁边的水管上面挂了一条黑乎乎的毛巾。

  郑亦可一顿:“有人在卫生间里面生活?”

  苏摩点点头:“还可能是一个侏儒,所有的东西都放在低矮的地方,方便手拿。”

读友们正在关注: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