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灵异小说

更新时间:2019-06-24

鬼门十三针 连载中

鬼门十三针

来源:分享有趣作者:大大猫分类:灵异小说主角:大大猫

小说简介:韬光养晦的这十年,许离离步步小心,怕自己行差踏错就此万劫不复,当失落的秘术,鬼门十三针重现世间,掀起的将会是阴界无休止的腥风血雨。可是,那个总是调戏她的男人,有时候还会爬上她的床的男人,到底是谁?“离离,从此以后,你就是我的人了!”“你走开!是人是鬼连自己都搞不清楚的玩意!”“看样子,昨夜你还不够累,还有力气还嘴,我们现在继续~”“....”黎远,请你离我十丈远,谢谢!!!展开

本书标签: 女频 悬疑灵异

精彩章节试读:

是夜,难得下雪的沪市飘了几个小时的鹅毛大雪,每一片雪花如同撕碎了的纸片那么大,砸在郭家别墅上端的人形屋顶上,“噗噗噗”的顺延翻滚,落到了地上,碎成一块块的白色雪团。

  靠着安静湖泊边,竖着一栋精致的独栋别墅,复古暗红色的墙砖被惨白路灯照耀着,如同黑暗里的猛兽张开了血腥的大嘴,静静的等待猎物主动上门。

  “你真的确定,你没有接错人?”

  郭嘉上上下下左左右右前前后后的打量着坐在客厅沙发上一丝不苟的女孩子,再一次问了一遍去接机的季礼。

  季礼才刚进门,抖落了一身的风雪冷气,又点了点头,说道。

  “确定是许离离没错。”

  说完,也看了一眼从刚刚开始就没说一句话的许离离,感觉她浑身上下都透露着一种古怪的神秘感。

  “不对啊,我远房表亲的七大姥爷给我介绍的时候,说这许离离是他们那一带很有名的通灵大师啊?没说给我介绍女朋友啊?”

  郭嘉皱着眉头碎碎念,站在门口的季礼身边,暗暗的打量那姑娘。

  沙发上的许离离差不多一米六的个头,手里拖着一个很小的箱子,帽子,围巾,长羽绒服,黑短靴,把自己裹的严严实实,就露出了一双狭长的眼睛,在客厅巨大水晶灯的灯光映射下,琉璃色的瞳孔流露出淡淡的冷光。

  “这姑娘,有点古怪的。”

  季礼也打量了一眼看起来最多二十来岁的许离离,皱着眉头又不知道从哪里说起。

  “怎么说?难道刚刚回来的路上,发生了什么?”

  郭嘉显然来了兴致,收回了目光,很有兴趣的问季礼。

  季礼摇摇头,神色不明,一时间也说不出来许离离具体哪里古怪,应该说从接到这许离离开始,就没有正常过。

  总之,再抬眼看了一眼欧式真皮沙发角落里安安静静的许离离,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就对那个人,那个瘦削纤细的女人,产生了一种本能的恐惧。

  那种只有游戏里特效才能显现出来的,黑暗里蛰伏的未知力量,似乎浓缩成了一层光晕,在眼前这个姑娘身边上下翻涌。

  “那...那我爷爷的事情。”

  “你先跟她说明下情况,这姑娘应该不简单,至少比之前我们找来的那些唱唱跳跳的骗子要高出点本事。”

  季礼帮着定主意,郭嘉连忙点头照做。

  郭嘉这个朋友季礼最清楚,小聪明不断,可是一旦遇到了超出他认知范围的事情,就彻底没了主心骨,此刻他家老爷子疯癫了两个星期,他爸爸又在上星期被疯癫的老爷子吃掉了左耳,昏迷不醒,一整个家族只剩郭嘉这么一个二十二岁的男人支撑,未免他惹上什么麻烦,季礼不得不过来帮衬两天。

  郭嘉招手,让厨房里的佣人泡了一杯水,放在了许离离的面前,准备解释一下自己爷爷的情况,酝酿了半天,眼前莫名的浮现了一周前,那个满嘴鲜血的骷髅头,腐烂掉的双手双脚,下水道泡了三天三夜的那种恶臭味...

  结果一句话也没说成,直接冲进了卫生间先吐了起来。

  坐在对面的许离离眸光淡淡,表情冷漠。

  季礼轻咳了一声,刚要开口,代替郭嘉给对方打个预防针,哪知道许离离直接开口打断。

  “我已经知道了。”

  “...”

  知道了?

  气氛诡异的安静,许离离的嗓音好像就靠在了郭嘉的耳边,清泠如同山涧,缓缓的游过心田,又如同结了冰碴子的地下水,看着冒白气,其实那是低于空气温度的表现。

  许离离碰都没有碰面前的那杯水,狭长的眼睛扫视了一眼四周,在季礼还没明白怎么回事的时候,眼睛已经固定住了楼上某一个方向,直接拎着箱子抬脚上楼。

  季礼的眉头轻轻皱了一下,也跟着许离离后面,最后劝说了一句。

  “郭爷爷的情况...有点棘手,你现在后悔的话,还来得及。”

  这话季礼说的是一万个真诚,毕竟对方是个看着年纪很小的姑娘,老爷子“疯癫”到了那个程度,这半个月都靠生肉活血维持不闹,现在除了几个忠心的保镖保姆,其他的连郭家的院子都不敢靠近,屋内现在是什么样子,谁也不敢猜测。

  许离离偏头看了一眼跟上来的季礼,冷冷的眨了一下眼睛,倒是真的停下了脚步。

  “说好的,五十万。”

  声音冷冷清清,也没在意季礼刚刚到底说了什么,就好像那种死斗的野兽,临上场了提醒一下雇主别忘记准备钱款的事情。

  不管是眼前这个女孩子是故弄玄虚或者夸大效应,总之对面这个浑身上下只能看清一双眼睛的许离离,季礼的心头,莫名的有些发怵。

  季礼愣了一下,没想到这种关头,对方既没问里面的情况,也没问郭老爷子再哪里,或者郭老爷子身上的过往仇怨,反而是在问事成之后的酬劳。

  这许离离站在楼梯的灯下,金色的灯光笼罩在她帽檐下面的发梢上,反射出一种冷傲又锐利的光芒。

  季礼快速的点点头,回她。

  “五十万是小事。”

  郭家老爷子的卧室在走廊尽头最后一间,此刻走廊的灯光也被掐灭,最深处的那扇门透着淡淡的血腥,对未知领域的茫然与恐惧,透过深邃的黑暗前赴后继的扑向了两个人。

  掏出钥匙,季礼沉着脸打开了门,金属的锁芯发出上锈之后“咯吱咯吱”的声音,阴冷的气息扑面而来,同时还夹杂着恶臭的泔水味。

  “跟你说,只要不开灯...”

  季礼的话音刚落,“咔哒”一声,开关就被身边的许离离准确的摸到,都不带一丝犹豫!

  “救我!”

  一声分不清男女的尖叫几乎震碎了身边的玻璃窗户,季礼心中大骇,脚下却被定住了一般,湿冷的血腥之气迎面而来,卧室温柔的光线瞬间变的刺眼,眼前,郭老爷子瘦的显露出了骨相,一副牙齿长成了尖利的僵尸牙,夹着不知道哪里来的狂风,对着他的门面就冲了过来!

  “呃...”

读友们正在关注: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