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古言小说

更新时间:2019-06-19

齐女梦真 完结

齐女梦真

来源:掌中云作者:嘉宁分类:古言小说主角:沈梦真,顾九

小说简介:碧空洗,醉他乡,韶华尽去懒梳妆。屈曲回廊幽深院,敛容颜,清漏长。至此过往,皎月飞光。沈梦真第一世活的实在窝囊,因为这莫名的命格。她失去了太多。若上天再给她一次机会,这一次,她要一个一个将这些阻碍剔除,然后许自己和他一个美满姻缘。展开

本书标签: 爱情 宫廷 古代 古言 言情

精彩章节试读:

又是一年七夕,天阴沉沉的像是随时能将大地吞没。

沈梦真一脸木然地坐在畅音阁,听着台上小生和旦角咿咿呀呀演绎着动人的爱情,一句“愿此生终老温柔,白云不羡仙乡”不知勾起了台下多少唏嘘。

身旁的丽妃想是哭累了,转头要与沈梦真说一说这出戏中有多少曲折离合,却没想沈梦真眼眶中不但没有泪,反而透着厌弃。

丽妃生得艳丽,现下红着眼,诧异地瞪着沈梦真,让她不由得想起那年顾九送的小鲤鱼。

皇宫之中最忌讳真情实意,沈梦真假意咳嗽一声,憋出几滴泪来,伴着悲切的唱词,说的极慢:“方才想到了另一个故事,一时出了神。”

丽妃仔细端详沈梦真许久,收起眼中的疑虑,才点了点头道:“妹妹看皇后姐姐也不是冷情的人,许是这出戏不够动人。不知姐姐刚才想起了什么故事,那么出神?”

沈梦真愣愣地看着台上的两人,脑海里蓦然想起那人的笑脸,眼中多了几分神采,连声线都不由自主高了几分,“不过是一个人间绝色的平淡情爱。”

丽妃脸上明显有点挂不住,还是勉强笑道:“那必然是天长地久的结局了。”

沈梦真看着她笑意盈盈的桃花眼,恍惚间像是回到七年前与他初见的情形,忍不住伸手盖住了丽妃的眼眸,有些哽咽道:“空余恨罢了,这世间早已没了他。”

云裳在背后低低惊呼一声,忙掐了沈梦真的腰身。沈梦真吃痛,拿下了遮在丽妃眼上的手,毫无意外地瞥到一席明黄色的身影,由远及近。

文帝终是站在沈梦真面前,毫无感情的吩咐了云裳,将醉酒的沈梦真送回芳华苑。

许是今晚夜色太过凄凉,沈梦真奋力挣脱了云裳,在文帝转身前,紧紧抓住了他的衣摆,“你答应过他的,战胜之时,就是我自由之日。天子一诺,你放我去见他。”

文帝皱了眉,冲着沈梦真的脸一脚踹了下去,嫌恶地朝着左右宫人怒道:“来人,皇后醉酒,速送回芳华苑。”

帝后不和早就是宫中秘而不宣的公隐。

沈梦真被几个宫人合力制住手脚抬回了芳华苑,云裳跟在她身后低声啜泣了一路。

文帝刚刚用了十二分的力,也亏得沈梦真不过中人之姿,眼下脸虽肿胀,但总算没有丑的看不下去。

沈梦真拍了拍云裳,安抚道:“没事的,不就踹了一下,命还在呢。”

到底是自家的丫头,云裳一面哭一面帮梦真擦了雪肌膏,哀求道:“姑娘,顾公子已经去了,我们好好过日子好么,不要再闹了。”

沈梦真有些难受的看着云裳,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回答她,只默默地握紧了手心,坚持道:“我是他的妻,自然要亲自给他立碑的。我还要替他孝顺国公。云裳,只有出去了,我才能活,你明白么。”

门被人“嘭”的踢开。

“看来不明白的是你,你现在贵为皇后,却仍不知检点,想着其他男子,你沈家就是这样教你的么?”文帝一向不大来芳华苑,宫中各人都是随风柳絮,芳华苑宛如一座孤岛,一直冷清清怪异地立在后宫之中。

文帝今日破天荒的到来,竟没有随侍宫女通传,可见此处不过是个空架子,皇后也不过是个虚职罢了。

沈梦真抬眼看了文帝,面带讥讽:“沈家?这大齐还有沈家么?齐岳,做人最好适可而止,当初我们协议好的,我以天命助你稳定朝政,平息流言。你要保沈家,顾家还有顾九的性命。”

难得文帝没有打断,沈梦真深深吸了口气,赤脚走到文帝面前,紧盯着他双眼,一字一句道:“如今,天下稳定,人心归向,若你还有良知,放我离开。”

文帝像是听到了极好笑的事情,伸手揽住沈梦真肩膀,一面欺身靠近,直到沈梦真能看见他褐色眼眸中的女子身影时,才堪堪停下,嗤笑道:“你可知,顾九是怎么死的么?”

文帝长相阴柔,不笑的时候阴沉吓人,一旦笑起来,怕是能消融冰雪。

只是,文帝只有在怒极的时候才会笑的格外好看。沈梦真怕是见到文帝笑的最多,也是唯一还在世的人了。她退开几步,疑惑道:“你莫要诓我,奏章上写明了顾九是为平定云西,战死沙场的。”

文帝冷哼几声,一把拽住梦真的发髻,压低声道:“后宫历练了这么多年,还如此天真。顾九本来能够平安归来的,都是因为你。”

沈梦真一时没有明白他的意思,有些愣怔的看着暴虐的文帝:“你,杀了顾九?!”

“是你们太天真,与孤何干,孤不过是在军中书信当中多添了一句话罢了。比起狠辣,你沈家也不遑多让。”文帝松了手,嫌弃的指了云裳去端水。

沈梦真跌坐在地上,沈家三女,与顾九还有关联的就只有她,一个人影逐渐清晰起来,“是梦娇?”

文帝满意的点点头,接着道:“沈家三姐妹,你虽容貌不及他人,但总算还有点头脑,孤也不是完全违背了誓言。孤也算替顾九报了仇。”

沈梦真心中怒意渐生,迎着文帝探寻的目光恶毒道:“怎么,以齐岳的手段,竟然只是让柔妃滑了胎么?”

文帝毫不在乎,似是再说一件稀松平常的事:“如此毒妇,怎么配生我皇家血脉。”

沈梦真听的心寒,既然生不能同寝,只愿死后能同穴。见文帝此时正转身用水,也没多想,一手摘了头上的万事安乐簪,用力朝着文帝刺了过去。

文帝生生受了一簪,因着年轻体健,并无大碍。他一把捏住沈梦真的脖颈,不再容忍,似要将沈梦真活活憋死。回过神来的云裳哭喊着扑向文帝,被殿外冲进来的御林军一把拖出了芳华苑。

沈梦真渐渐失了力气,眼前仿佛出现了那年的午后,恍惚中,似是顾九在牵着她,一步一步,重新回到所有的开始。

读友们正在关注: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